当前位置:

第9章 章回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据说智慧是根据大脑皮层的沟回多少和脑部大小来决定,原战离开的第三天早上,严默瞅着褐土送来的木针、骨针、几把小刀和明显提炼过的黄白盐粒,很想切开当地土著们的脑袋看一看。

    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小瞧远古人,远古人比现代人缺乏的只是知识的积累,论智慧并不比现代人差。相反,现代人的优势只不过是站在几千乃至数万年的人类历史积累上,才能如此发散思维,去想远古人不敢想的东西。

    而今褐土送来的东西,让他顿时有种还是小瞧了远古人的想法,至少他们的动手能力和理解能力比他预想中的要高出两三筹。

    大约是看出了严默的惊讶,褐土很轻微地笑了一下,解释道:“你说的这个针的形状,以前我也琢磨过,我老是想着如果有个什么东西能够穿过毛皮,让我把毛皮合成一个圆筒,再在开口处穿上皮绳,就能让大河,还有我自己出门的时候多带些东西。因为东西挂在腰上,不小心就会掉没。”

    严默恍然。

    “我以前想过在骨刺后端磨一个缺口,这样就可以带着皮绳穿过毛皮,但皮绳太粗,用骨刺还不如用石锥锥出洞来,再用皮绳穿过洞眼。我没想到人的头发和马鬃也能当绳子用,不过这两样东西都不结实……”

    “没有麻线和丝线,也只有用它们代替。以后有机会教你们做羊肠线,那东西用在人身上进行缝合比头发和马鬃要好。”

    褐土点头,默默记下严默所说的东西,“你看这些能不能用?不能我再去重弄。那些盐……我们三家的盐都加起来,用水反复煮,才煮出这么一点,我不知道够不够,但是这已经是我们所有,盐实在太难弄了。”

    “足够,这量用过后应该还会有不少剩余。”

    听说盐能剩下来,褐土脸上明显带了些喜色,她自己家没关系,没盐吃也就没盐吃,熬一段时间就是。但大山和大雕家,如果能有剩余的盐给他们用到下次分盐,那自然是最好。

    严默看着放在兽皮上的六根骨针和六根木针,基本满意,这份满意当然是建立在如今的手工制作基础上。褐土大概担心自己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十二根针竟分不同长短和粗细,最细的那一根大约是用鱼刺所做,大小粗细竟和现代普号缝衣针差不多。

    最精彩的是那几把小刀。

    严默只画出了手术刀和一些常用医疗用具的外形,本没指望褐土给他提供这些,没想到对方愣是按照他画的手术刀大小和形状,磨出了几把似是而非的石刀。

    褐土还满脸歉意,“小默,对不住,时间太赶了,我、草町还有大雕大山都动手也没做出你想要的东西,你说的那个镊子、夹子、钳子,看起来简单,但做出来都没有你说的那种效果。”

    “没关系,有这些也勉强可以。”

    草町从门帘处探头进来,小声道:“大山大人和我主人已经找到合适地方,我主人让我过来问一声,能不能把大河大人送过去了?”

    “先把需要的东西都送过去。”

    草町答:“已经都偷偷运过去了,现在只差把人送过去。”

    “那走吧。”

    草町闻言立刻钻进来,背起严默。

    褐土紧张地询问严默还需要带些什么东西。

    严默让她把送来的东西拿好,再让她带上门口他准备好的几根剥皮木枝。

    为不引人注意,褐土拿了东西先回去自己帐篷,她和大河要等一会儿才会出发。

    草町合好门帘,背着严默往天然茅坑的方向走,天热,走没多久,就闻到了一股屎尿味。

    越过茅坑,看看左右无人,草町背着严默向山背面走去。

    天然茅坑和帐篷区之间有几块相隔的大石头,一名身穿劣质皮裙、背上有奴隶印记的男子从其中一块石头后探出头,瞅着草町两人的背影,脸上有不解,也有一种似乎抓到什么秘密一样的小兴奋。

    他不知道那个新来的奴隶受了什么样的伤势,只看到草町天天把那奴隶背进背出,他对草町有好感,可惜草町属于原雕大人,她本身对其他奴隶也不假辞色,让他想要亲近也难。

    他已经注意草町和那个新来的、还没有打上印记的奴隶好几天了,今天他觉得草町尤其鬼鬼祟祟,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鬼使神差的,当他看到草町又背着那个新奴隶出门时,他跟了上来。

    草町背着那个新奴隶没有在那条屎坑停顿,而是往后山而去。

    见此,他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草町背着她的主人打算和新来的奴隶苟/合。

    这种事在奴隶中并不少见,大多数主人也都不在乎,尤其是那些娶了妻子还拥有女奴的战士,他们不需要女奴帮他们生孩子,自然也不在乎女奴去跟谁睡觉,战士之间互相交换奴隶使用的事也不少。

    但草町不一样,大家都知道她的主人对她很好,听说原雕大人甚至打算等将来她有了孩子后,就向族里要求去除她奴隶的身份加入原际部落——那可得出大量的食物来交换。

    男子更加兴奋!如果让他当场抓住那两人苟/合的现场,他就有了威胁草町的把柄,如果草町不想被他的主人打死或转手给其他战士,她就得也乖乖陪他睡觉。

    男子正要跟上去,又有人往这边而来。

    男子立刻重新缩回巨石后。

    来人是褐土他们。原山和原雕分别抓着一块兽皮的两头,抬着快要死的大河越过那道天然茅坑,褐土抓着一包兽皮包裹的东西,紧跟其后。

    男子再次探出头,挥手赶走向他嗡嗡飞来的苍蝇,望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心跳逐渐加快,他是不是窥见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话分两头,且说草町背着严默走向后山。

    严默看着从山脚一直到山腰的累累石林,顿时明白部落里的石制用品都是哪里来的了。

    抬头远看,一片草原,那草原上似乎还有不少人在活动,再远一点可以看到一条水光,不知道是不是河水。

    “山背面是部落里的田地。”

    “田地?”严默惊讶。在哪儿?那片草原吗?那看着可不像是正经的田地。最重要的是这里人已经会耕种了?那不是代表他们有粮食吃?可他为什么没在家里找到一粒粮食?

    “嗯,都是一些年老的奴隶在种、在看守,每年收成都很糟糕,一到收获的时候就会有好多鸟飞来偷吃,抓都抓不尽。这种黍米还特别吃地,种个几年,种它的那块地就会给它吸干,变成连草都不长的干地。如果不是祭祀和长老们爱吃,这些田早就不种了。”草町似乎并不把那些田地放在心上。

    严默知道原因。就算他没种过庄稼,也知道一些常识,庄稼地如果不勤施肥,有些土质不好的田地还需隔年休息,否则就会造成田地养分流失,最终成为死田。

    “奴隶们种出来的黍米是不是只有酋长、祭祀和长老们才能吃到?”

    “当然。一些三级战士的妻子也能讨到一些,不过量很少,大家都不够分,为了公平起见,酋长大人就没有把黍米分下去,连他自己都不吃,全都留给了祭祀和长老们。”

    看来这里的酋长并不是那种为了私欲就罔顾一切的人。他的记忆中,盐山族的族长并不是世袭,而是由族人共同推举,通常武力值最高也最让大家信服的那个人就是新任族长,而原本的族长会退位为长老。不知道原际部落是不是也是这样?

    说话间,草町钻入了石林,也不知道她怎么辨认方向的,七转八转就转到了一片空地上。

    空地隐藏在一圈高高的石柱中,说隐秘倒也隐秘。

    空地中央的小石块和碎石杂草全部消失,被清理出约一丈方圆的干净地面。

    空地一角被临时挖出一个火坑,还搭起了一个简单的石台,石台上放着一口石锅,火坑旁还有一缸水。

    草町把严默放下,按照严默指示,点火烧水。

    褐土几人在水开时赶到,原雕瞅着严默,表情相当怪异,按指示放下大河后,立刻走到严默身边,蹲下,用力拉了一下他的脸蛋。

    “你小子行啊!不但把自己弄活了,还能救别人,不错,没浪费大战那两只肥兔子。”

    严默按住自己被拉疼的脸蛋,面无表情地直视原雕。

    可惜他那张敦敦实实的老实脸孔完全做不出他想要的那种效果,反而惹得原雕又用力拉了他另一边脸蛋一下,还一脸戏谑地笑:“操哟,别用这种人眼神看本大人,我要把你操了,原战那家伙回来非跟我打一架不可!”

    你这个操蛋的原始人脑子里只长了生殖器吗?严默一改脸色,一脸求救的表情看向褐土。

    褐土上来就在原雕肩上狠拍了一巴掌,“昨晚草町叫了一个晚上,你还做不够!别打小默的主意,原战恐怕还没沾过他呢。”

    严默嘴角抽搐,大姐,敢情原战沾过我了,我就能给别人随便操了?

    看起来很忠厚的大山在一边闷笑,瓮声瓮气地道:“大雕,我家蚊生很耐操,你要么?用一次,给我换两块拳头大的鲜肉就行,腌肉一块就成。”

    原雕哼哼,起身一把搂过正在火坑旁忙活的草町,拉着她就往石柱后走——他在用行动告诉别人,他原雕有现成的奴隶用。

    草町被他拉得跌跌撞撞,却没有拒绝。

    褐土啐了一口,也没说什么。对于这种事,这里的人都习惯了。

    年轻的战士精力充沛过头,*也强烈,有时长时间打猎回来,能拉着来迎接的自家女人或奴隶直接按倒就上,根本不管旁边有没有人观看,有些人被看还会更兴奋。

    很快,石柱后就响起了在如此严肃的手术现场绝对不该出现的声音。

    严默瞅瞅躺在毛皮上咬牙忍痛还露出一脸男人都懂的笑容的大河,再瞅瞅表情自然,接过草町活计,把兽皮包裹的器物分别放入沸水中煮过的褐土,以及拿着一块木片专职负责赶走蚊蝇等昆虫的大山,无语了三分钟。

    原始人的生活对比现代人是悲惨的,但同时他们也单纯地快活着。

    严默忽有所悟,也许他该庆幸他来到的是原始社会,而不是已经有着完整文化体系的封建古代社会,神医华佗都能因为一句开颅提议而被关入大牢直到死,他一个魂穿的普通人敢亮刀子试试?

    封建社会可是越到后期越封建!古早说不定还能做做外科手术——这点在后来华国出土的手术用刀也能证明,等到后来,连头发都不能随意剪掉的封建时代古人又怎么敢、怎么愿意让人在自己身上动刀子?就算病人自己愿意,他的家人、当地官府、统治者也不会愿意。

    被罚魂穿到原始社会进行改造虽然糟糕,但绝不是最糟糕。

    凡事都有利也有弊,相反亦然。已经有完整文化体系的封建社会也许在生活水准上会比原始社会更方便也更安全,但限制也更多。

    原始社会虽然更危险,但也隐藏了更多机遇。

    严默忍不住想,也许除了发挥本身医术,他更应该努力提升一下自己的武力值?

    总算原雕还记着有正事要办,在褐土开始给大河擦身时,他和草町一前一后回来了。

    这是一台条件极为简陋的手术,就连动手的医生都因为自身腿伤而不得不坐在地上给病人开腹。

    严默先处理的是大河腹部的伤口。

    褐土给自家男人擦了一遍又一遍,擦得大河觉得自己的肚子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

    严默告诉褐土比例,让褐土又用盐水把大河伤口周围擦抹一遍。

    严默让大家尽量把手洗干净,还用盐水浸了浸。

    所有用具都被煮沸消毒,严默拿起两块自制的木片交给原雕,“等下我会把大河大人的伤口划开,去掉腐肉,我要求你时,你把这两块木片伸进伤口处,把伤口分别朝两边撑开,没有我的吩咐,你中途千万不能松手,明白吗?”

    原雕大咧咧地点头,“小事情。”

    小朋友,别把撑开伤口想得太简单,等会儿有你哭的。

    “草町姐你把手洗干净,负责给我传递用具和擦汗,还要把大河大人流出来的鲜血用干净的干草擦掉。”

    草町深吸气,“是。”

    “大山大人负责赶走所有蚊蝇,绝对不能让它们靠近我们。”

    “好,你放心。”原山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水。

    “褐土姐准备好大蓟叶,把它们全部捣碎捣烂。”

    褐土应声,抓着一把大蓟叶就像抓着自己丈夫的命。

    严默拿起一根骨针,他能在医学界扬名,甚至超越许多被称为圣手的老中医和外科专家们,除了他把中西医的本领都学得相当扎实,且中西医结合走出了自己的路,还有就是凭借他一手针灸的绝活。

    没有人知道他的针灸技术跟谁学的,这是他曾经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大概也在他的一亿人渣值中占了不小比例。

    现在还缺少做手术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麻醉药,任是原河再英雄、再能忍痛,他也不可能做到身体完全不颤抖。麻醉药除了减少病人的痛苦,让他们不会痛死以外,更方便医生治疗,最大可能减少手术时因为病人不稳定而造成的误伤。

    没有麻醉药,他可以通过针灸刺穴的方法,让病人感觉不到痛苦,也无法动弹。以前,他就曾几度用这种方法为不能麻醉的病人进行过手术。

    要不要为大河止痛?

    可是想想好不甘心,为了这家伙,他不但挨上八次的火烙之痛,还不得不尽自己最大努力救活他。

    所以他决定,不为大河止痛,只刺穴让他无法动弹。

    骨针刺下,严默在心中微笑,同时他会保证让大河大人从手术开头一直到结束都保持意识的极端清醒,以便让他好好体会一下被人活生生地切开、割肉、刮骨、穿刺……的一系列生动经过。

    这可是难得的体验,不是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