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章 章回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这绝不是我故意想要让大河痛。”严默看着自己的右手道:“指南大神,真的,不是我不想为大河止痛,实在是工具太少,就这么几根针,符合针灸大小的就那么数根,在止痛和无法动弹之间,为了救他的命,我只能选择后者,相信您也是可以理解的。”

    原雕听他吐出谁也听不懂的语言,不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只有草町明白,严默是在使用治愈的咒语,他前面在治疗自己腿伤的时候也用这种奇怪的语调和发声对着右手念过。

    就在严默即将下刀的一瞬间,原山突然轻喝一声:“等等!”话落,人已经直扑石林。

    严默停下手,所有人一起转头看向原山扑去的方向,很快大家就听到一声不属于原山的惊叫。

    过了一会儿,原山抓着一名奴隶的脖子走进空地。

    草町皱眉,这奴隶她认识,以前经常纠缠她,是三级战士原冰的奴隶之一,叫羊舌。

    “脏了我的手,还得我再洗一遍!”原山气呼呼地把人扔到空地一边,又用劲在羊舌身上跺了一脚。

    “把他弄出去,他太脏,蚊蝇都跟他飞进来了。”严默冷冷地道。

    原山二话没说,弯腰又把那昏迷过去的奴隶抓起,扔出了空地。

    手术再开,没有合适趁手的工具,没有熟练配合的护士,这些都稍微拖慢了严默手术的速度。

    原雕手持木板条负责分开切割口,他是战士,所以他更清楚严默做的事有多厉害,不是谁一刀子下去就可以正好切开肚子上的皮肉,而不伤下面的内脏一分,更不是谁都能把这个切割口一刀就切得正好是自己需要的大小,更不用说严默后面所做的事情。

    原雕觉得哪怕是部族里专门负责宰杀的肥犬恐怕都不如严默了解人体构造,不,也许他根本就不该把肥犬和严默相提并论。

    原雕看着低着头默默切割原河的严默,一丝寒意突袭心头。

    这少年如此了解人体构造,还能用几根针就彻底固定住原河,让他一动都无法动,凭他这手玩刀子和定人的功夫,再加上他切割人体时的冷漠,如果他的武力值也跟上来……这小子以后的杀伤力得有多大?

    原雕开始在心中为自己的好兄弟祈祷,也许他该建议原战在这个少年没有长成之前就彻底弄残他?

    当然,如果原战就希望拥有一个可以帮助自己战斗和捕猎的奴隶,那又另当别说。

    只是这少年的武力值升上来后,原战还能压制得住他吗?

    原雕真心为自己的好兄弟担忧起来。

    “草町,给你的主人擦汗。”低着头的严默突然道。

    本来给严默擦汗的草町立刻抬手给自己的主人擦汗。

    原雕直到此时才发现,为了让木板条保持不动,他竟然已经流出了满头汗,汗水都顺着下巴滴到了地面上,为了不让汗水不小心滴到原河身上,原雕头又往后仰了一点,为此他的双臂也不得不伸得更直。

    这木板条这么轻,不过是把切割口朝两边分开而已,为什么他会感到这么累?他可以单手提起羬羊的胳膊都开始感到酸痛。

    切掉腐坏的肠子,把健康的重新塞回肚中,并把两段连接缝合。

    直针自然没有弯针好用,不过这也没怎么难倒严默,痛苦的是原河。

    这位健壮刚强的战士咬着兽皮眼泪都流了出来,他痛得要死,却更加佩服少年,因为他只要忍住不叫出来,完全不用担心身体会因为剧痛而挣扎。

    草町神经最紧张,盯着伤口处,只要有血流出来,就赶紧用特意鞣软且煮过又晾干的干草去擦干净。

    她还以为会流很多血,可是不知道少年做了什么,被切开肚皮的原河大人并没有流很多血,而这让草町不由自主地感到敬畏,这是她无法理解的力量,她只能视其为神赐的能力。

    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止草町一个。

    但祭祀原本就是部落与神沟通的巫者,他们也是最接近神的人。认定严默肯定是某族祭祀弟子的原雕等人虽然震惊于严默的能力,却没怎么感到奇怪。

    “收手。”

    原雕听到这两个字不亚于听到天音,当即就用最快的速度收回了木板条,然后就躲到一边开始拼命甩手。

    手术维持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严默这人是渣,但他的医术也真的没话说,而且他还有一个优点,也算是他作为医生的自傲和自持吧,那就是对于医术十分严谨的态度,不管他是否抱了折腾人的心态,在诊断、手术、针灸和开药方时,他绝不允许自己出哪怕一丁点的小错。

    他就算是坏人,也是一个技术过硬的坏人。而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明知他是坏蛋,明知会被他利用,还要求上门的原因。

    严默切断充当缝合线的头发丝,完成了最后一步缝合。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缝合的针脚,发现熟练度和精密度竟然不如以前,当即就下定决心从今天回去后就开始练习手的灵活性。

    严默喊早就等在一边的褐土过来上药,结果原山、原雕一起跑过来抢着看原河被缝合的肚皮。

    原河脸色苍白,满身是汗,整个人虚弱到极点,可如果不是他不能动,他也很想抬头看看自己的肚皮。

    看来这里的原始人的生命力和耐受力真的很强大!严默手痒,很想彻底解剖一个原始人看看,如果能是活的,那最好不过。

    “好厉害!原来人还可以这样……”

    “缝上。”严默教他们使用新词汇,发音当然是汉语通用音。

    “缝上,对,缝上。”学习了新词汇的原山呵呵傻笑,盯着自家兄长的肚皮不错眼地看,如果不是严默不让,他都想伸手去摸摸那条缝合口。

    褐土把两人喝开,挤到丈夫面前,蹲下/身给他涂抹大蓟叶捣烂后的浆汁。

    “头发的韧性不行,在伤口愈合前,你最好不要动弹,尤其腹部不能使力。在我允许前,肉类和其他任何固体食物都绝对不能吃,如果能弄到黄米……就是黍米,就煮成稀粥喝,越稀越好。而这两天,你只能喝水,可以适当加一点盐,补充体力,比例等下我会告诉褐土姐。”

    严默这话表面上是告诉原河,其实是在叮嘱褐土,“如果不想肠穿肚烂,绝对不能吃任何东西,记住了吗?”

    褐土连连点头,原河脸色悲苦——早知他在前两天就多吃一点。

    严默瞅瞅他,特憨厚地笑,“大河大人,幸亏您受伤后就没怎么吃东西,否则你的肠子就烂光了,漏出来的食物渣子还会让其他内脏也跟着烂掉,到时候别说我,就是我师父也不一定能救回您。”

    天!幸好!原河庆幸之余,也吓得脸色更白。

    褐土身上一阵冷汗,她这两天还逼着她男人吃东西,幸亏她男人性子犟,又一心为他们母子着想,真是……老天保佑!

    原雕摸下巴,师父是什么?教他本领的老祭祀的名字、尊称?

    草町轻声问:“小默,大河大人的手臂是不是也在今天一起处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见原河体力还能支撑,严默点点头,决定把他手臂的腐烂处也一并在今天处理了。

    原山突然拿木瓢舀了煮开的温水送到严默嘴边。

    严默愣了一下,说了声谢谢,低头喝水。

    原山一直等到他喝完,才收回手,还顺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严默,“……记得洗手。”

    原山呵呵笑,“知道,你放心。哎哟,我觉得我这双手这辈子都没这么干净过!”

    其他人听了,一起笑了,他们都这样。

    严默撇嘴,让草町重新烧水,所有器具都需要再消毒一次。

    趁这点休息时间,他看向自己的右手掌。

    刚才缝合完毕,他的右手就亮了。这两天他的右手亮了不少次,因为他指点褐土等人制作工具,教导他们一些卫生常识,减了不少点人渣值,在手术开始前,他的人渣值已经减到99999990点。

    严默的目光一落到右手上,那本改造指南就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把内容再次显示了一遍。

    ——挽回他人性命一次,人渣值-100,总计人渣值99999890点。

    ——恭喜流放者一次性获减100人渣值,本指南第二条改造地点生物大全指南已可使用。

    特注1:使用时请主动要求打开第二条页面,并主动向页面进行询问。询问时请用右手接触询问生物。

    特注2:使用本条指南会增加人渣值,增加点数不定,请一定谨慎使用。

    严默没怎么在意特注2,他只高兴指南第二条终于可以用了。这代表以后他在这个原始社会就算碰见不认识的生物,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指南显示并没有结束,而下面显示的内容差点让严默激动得狂吼一声。

    ——恭喜流放者一次性获减100人渣值,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针灸用金针一套,共72枚,请到本指南的奖励列表中领取。

    特注:此套金针使用无限制,遗失不补,请流放者善加使用、多多使用,以期早日明正心性。

    竟然真有奖励?还是他最需要的针灸金针一套!严默心中狂喜,左手握紧,嘴角翘起,就是老练如他,此时也无法控制脸上的表情。

    当下他就忍不住开口让指南显示出奖励列表。

    指南翻动,原本一片空白的奖励列表页面出现了宛如现代电脑扫描效果的一套金针图像。

    在图像下面还有说明。

    特注:为防遗失,所有奖励品可在用后放回奖励列表储存。需要时只需点击奖励品图像,心中默念“取出xx”,即可取出使用。想要储存时,则用右手覆盖奖励品,心中默念“存放xx”,即可放回奖励列表。

    指南判断严默已经读完所有内容,页面变化,金针图像缩小,说明文字消失,列表页面真的出现了一行表格。

    番号***品名*********数量***功能***备注

    0001***针灸用金针***72枚***针灸***遗失不补

    严默忍不住伸手想要去点击图像,却又临时缩回。

    这时候突然拿出一套金针,也未免太惊世骇俗,而且他要怎么解释这套金针的来历?

    说是神的赏赐?

    当原始人都是呆子吗?就算他们相信,谁敢保证他们不会见宝起意,毕竟是神赏赐的宝贝,管它什么效果,如果有机会,谁不想要?

    就算空地中这几人因为他救了大河而压住贪心,谁又敢保证他们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到时候就算他们不出手,其他人也会因为贪婪而对他出手抢夺,而无论他交不交出金针,最后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暂时不用。”严默轻轻说了一声。

    而指南就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奖励页面消失,重新回到人渣值统计页面。

    严默以为显示已经结束,正要和褐土等人说给大河去除他断臂上的腐肉,就见指南再次亮起,显示出了另外一句话。

    ——心存恶意故意致使病患疼痛一次,人渣值+10,总计人渣值99999900点。

    ——因流放者人渣值一次性增加10点,将被施予一次小惩。小惩内容为感受该病患痛苦十分钟,即刻执行。

    “操!”

    严默只骂出了这一个字,剧烈的疼痛就立即袭击了他的神经!

    “我不服!”严默倒在地上缩成一团流泪大喊。

    他口中喊着不服,其实心里则明白指南为什么要惩罚他。因为他完全可以为原河止痛,而不是定住他的身体,如果原河感觉不到痛苦,自然也不会在手术中乱动影响到他。

    他想钻个空子,结果指南火眼金睛,一点都没有被他骗过。

    这操蛋的世界!这操蛋的指南!一点空子都不能钻!一点活路都不给人留!他不玩了!他要去自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