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章 章回1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突然倒下抽搐,原雕等人俱吓了一大跳。

    草町反应不是最快,但她了解严默的腿伤,当即大喊:“按住他的伤腿!别让骨头移位!”

    原山当即一错位,跑到严默身边迅速把少年抱进怀里按住,原雕略略迟了一点,但也过来按住了严默的伤腿。

    “他这是怎么回事?”原雕问草町。

    草町摇头,满脸都是对少年的担心。

    原山有猜测,却没有说出口。

    褐土与自家男人互看,原河也有一个猜测,为此他心中愧疚万分。

    原雕想得更多,“沃布拂”是什么?少年所祭祀的神的名字?

    十分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当少年停止抽搐,已是浑身湿透,像刚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原山示意褐土,“水。”

    褐土立刻把剩下的凉开水送到少年嘴边。

    严默双手抬起,抱住水瓢就猛喝,喝了两三口他的速度下意识地放慢,等水瓢里的水见底,他的神智也逐渐清醒。

    “小默?”褐土呼唤他。

    严默眼睛慢慢转动,轻轻挣扎了一下,从原山怀里坐起身。热死他了!而且这原山大概也没怎么洗澡,靠近了闻,一股子各种气味加在一起的浓重体味,被热气蒸发后那体味真是够了!

    “小默,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生病了?”褐土又问。

    严默心中一动,摇了摇头又突然停住,抿住唇,目光在原河身上一掠而过,立刻逸开,就好像怕被人发现似的,“没、没什么。”

    但这么“孩子气”的举动,褐土等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原河身上的骨刺针还没有下掉,身体不能动,但他嘴巴能说话,当即虚弱地问道:“好孩子,你别瞒了,我知道是因为我,对吗?”

    面相憨厚的少年抬手抓了抓脑袋——他的头皮太痒了,他一定要把头发全部剃掉!傻笑,“大河大人,没事的,您是好人,我不能让您死。”

    原河感动得一塌糊涂,心中更是对少年感到愧疚和无尽感激。

    “这是你抢救回他人性命的代价吗?这是‘沃布拂’大神对你的惩罚?”原雕忽然问。

    少年嘴角抽了一下,装模作样犹豫了好半天,才缓缓点了点头,顺便给原雕减去二十点印象负分。

    “也是,我这样必死的伤势,连我族祭祀大人都没有办法,你能救我回来,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原河嘴唇抖动,看向自己的妻子。

    褐土重重点了点头,原河转而面对少年,又道:“小默,如果你愿意,等原战回来,我和他说,你到我家来吧,正好你还没有打上奴隶印记,以后只要我家人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着。你的身份……我会想办法!”

    严默心动,等他到原河家里,他的自由就大多了,没有奴隶的身份,他也可以做更多事情,且可以随时离开。但是……

    原雕一看少年的表情,就知道他意动,他突然感到怒火,当即就冲着原河小声吼起来:“小默是原战的!是他带回来的!是他未来的臂助!原战对小默可好,你问问他,原战不在家,还让我家草町照顾他,还让我尽量给他多吃肉,说他回来还,这小子人还是原战救回来的!你半途劫人是什么意思?”

    严默低下头,把对原雕的印象负分重新归零。他不好开口拒绝原河夫妻,但原雕开口就不一样了。

    原河哑然,他只是想报答少年,却忽略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少年这么有本事,他让少年去他家,在旁人看来确实得到的要比付出的多得多,如果他是少年的原主人,他也肯定不愿意。

    如果原战对少年不好,他用食物换走少年,还可以说是报答。如果原战本身就对少年很好,他再开这个口,那就真成占便宜。

    “抱歉,我不是想和大战抢人,我只是……”

    原雕截住原河的话头,“等原战回来,等你好了,你多给他点过冬肉,就是对小默最好的报答。”

    原河连声道:“当然,等我好了,我一定把我的猎物都分给大战一半,以后小默过冬的食物,我都包了!”

    褐土手捏得有点紧,但她也没有开口阻止原河许下承诺。如果原河死了,她和她的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如今不过只是分出一些食物,多养一个人而已,总比失去自家男人好。

    “不用。”把略微松动的固定木板重新绑好的严默突然摇头,“大河大人您好好养伤,您还有褐土姐和两个娃娃要养,不用把食物分给我,我……主人会让我吃饱。”

    在这种完全靠武力的时代,一个残废还想养四个人?

    你能分我多少食物?又能分我多久?等你连自家人都养不活,你的家人天天跟你抱怨时,我对你的恩情也会全部变成仇怨,到时你不会再感激我,只会当我是个负担,只会在心中希望我早死。

    虽然到你家会自由一些,但我可不想反过来还要养你一家人。

    少年把自己的伤腿处理好,抹抹汗,抬头笑,“大河大人,如果您觉得心里过不去,以后我家主人要是因为我没做好什么事打我,您可要拉住他。”比如下药毒他,或者逃跑不成被他抓回来。

    原河还要说什么,被褐土一把掐住胳膊。

    褐土抢在自家男人之前,快速道:“小默,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和大河的弟弟,我们会和大战说,让他好好对你。”

    “谢谢褐土姐。草町姐,水烧好了吧?工具都准备好了?”严默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口舌,恩情不妨留着,以后总有用到这对夫妻的时候。

    这次,严默不敢再只定住原河。

    但他也不想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原河,于是他找了个有利于自己的借口,“大河大人,您的伤势太重,我虽然把您救回来了,但是您现在还非常虚弱,可是也不能等到后面,因为天太热,您的胳膊已经不能再等,而且后面两天您不能吃任何东西,体力会更糟,这是我为什么要选在今天一并把您伤势处理完的原因。”

    原河和褐土面露感激认真地听着,不敢打断他。

    “不过您毕竟已经硬挨了一场手术,我担心您无法熬住下面的刮骨去肉之痛。”

    “没关系,你来吧,我能受得住!”以往所有战士不都是这样硬挨过来的?别人能忍,他大河自然也能忍。

    “会很痛很痛,您会受不住的。”少年担心无比,“我、我有个办法可以让您感觉不到痛苦,我刚才没那么做,是因为反噬会让我承受不住,我又受着伤,一旦倒下,恐怕之后几天都没办法再处理您的胳膊,那样您就被耽误了。”

    “你会被反噬?!”原河连忙道:“那还是别给我止痛了,我能忍得住,真的!”

    你能忍得住,我忍不住!你以为我想给你止痛吗?蠢货!少年憨憨地笑,“可、可我不忍心就那么看着,那真的很痛很痛,没关系,等做完这场手术,我可以好好休息几天,如果我突然昏倒,你们别太惊讶,哈哈。”

    踌躇了一下,少年又道:“只是……大河大人,您事后能多给我一块肉吗?”

    “当然,别说一块……”

    “那就好!”少年高兴地打断他,“一块就够啦,要比我两个拳头大!”

    在场所有人,包括原雕都在想:这多好的一少年啊!能让人感觉不到痛苦,这是多么了不得的巫术,作为交换,等下还不知道少年要受他所祭祀的神多大的惩罚,最重要的是少年竟然为了不让别人愧疚,故意要了一块肉,且只有两个拳头大他就满足了。

    表面憨厚的原山有点郁闷,为什么不是他碰到小默呢?如果是他救回了小默,该有多好。

    原雕则安心很多,少年本事高明,却心地善良,他兄弟养这么一个小家伙绝对赚了。

    其他人更不用提,甚至褐土还在心里偷偷想:这么好的少年,为什么不是原际部落的祭祀呢?如果他是部落的祭祀,说不定她的丈夫根本不用砍掉一支手臂,族里的战士以后也会活下更多人。

    放过众人心中各种想法不提,严默拔/出骨针,重新扎穴,截断原河右臂知觉并暂时止住主血管流通。

    原河发现自己果然感觉不到来自断臂的痛楚,当下大为惊奇,看着少年的神色就像是在看族里的老祭祀一样的崇敬,更比对老祭祀多了一份喜爱和亲近。

    在场另外四人都清楚看到严默用手术刀割去原河断臂处的腐坏血肉,原河却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还能对大家笑得出来。

    褐土当场流下眼泪,作为妻子,她又怎么忍心看着自己丈夫那么痛苦,虽然代价是让少年痛苦,但是……她发誓,她以后一定把少年当真正的亲人看!

    原河的断臂大约有五毫米左右的腐坏,看少年用石刀刮得费事,原雕问如果他直接动手砍掉那一截可不可以。

    少年点头,用针比划了一下,“但只有一点点,用石刀砍恐怕不会很精确……”

    严默话还没说完,原河就表示他已经做好准备,他弟弟原山也搬来了一块表面稍微平整的石头放到他的断臂下,断臂需要被切除的部分则露到石头外。

    原雕让严默把石刀给他,一手按住原河的胳膊,另一只手臂高高扬起,瞅准了,用力一削。

    被严默画了线、恰恰五毫米的骨头就这么被削断,断口还平滑无比。

    严默收回已经到嘴边的要制止的话,他再次重新认识了这里人的力气,不是剁,而是削,还是用石刀,这份眼力,还有力气,绝非现代人能比得上。

    二级战士就这样了,那三级战士,以及比三级更高的四级战士呢?

    砍断的胳膊还需要收口,人的皮肤虽然有一定弹性,但奈何缝合线韧性太差,严默只好用了三股线——把三根头发编到一起增加韧性。

    伤口勉强缝合后,严默让褐土给她男人涂上大蓟叶浆汁,再用大片的无毒叶片包起,用细草绳把叶子固定在胳膊上,叮嘱她以后每天都要更换一次大蓟叶浆汁和包裹用的树叶。树叶大小不够的话,可以采取重叠摆放的方式。至于腹部的伤口,有条件也可以用同样方法包裹上。

    该叮嘱的叮嘱完,严默准备昏了,但在昏倒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那个偷窥者,你们打算怎么办?”

    抓住人的原山很平淡地回答:“自然是杀了。”

    “啊!”少年面露惊慌和不忍,“能不杀他吗?教训他一顿,让他别乱说就是。”

    草町走过来,按住少年的肩膀,柔声道:“那家伙不是好人,如果我们放过他,他一定会把你治疗大河大人的事密告给祭祀大人。”

    原雕呼撸了一把少年的脑袋,“这事你就别管了。”他们还得想好怎么掩饰大河频死又复生一事,也许大蓟叶是个不错的借口。

    这不止是为了保护少年,也是为了保护大河。如果让族里的老祭祀知道大河被别族祭祀救活,这在老祭祀看来肯定与背叛无疑,到时候少年倒霉,大河说不定也会再死一次。

    “可是……”少年似乎还想求情。

    原山一咧嘴,“好,你放心,我们不杀他。”

    少年终于可以放心昏倒——那奴隶死定了,随即傻笑一声,突然双眼一闭,表情痛苦无比地倒下。

    为了做到完美,也为了避免在“昏迷”中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导致指南判定他依然算是见死不救,他干脆偷偷拿骨针扎了他自己一下。

    这下他可是真正昏倒了过去,之后不管其他人做什么,他都无法听到更无法阻止。

    指南君啊指南君,这次我可没有见死不救,我努力救人了,但别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杀了他,那我也没办法。

    原山把少年接个正着。

    看少年果然如他所言受反噬昏倒,原雕皱眉道:“那奴隶绝对不能放过,他主人原冰和原战不对付,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原山呵呵一笑,“当然不能放过。小默默心善,不忍心看人死,这事咱们处理就好,别让他知道就行。等他以后知道,人也都死了。”

    “这还差不多。”原雕满意点头,“我去宰人,肉平分。这肉就不给小默默了,他连杀人都不肯,肯定不愿吃人肉。”

    原本还打算把这个奴隶的肉都留给严默的原河夫妻一听,当下就觉得十分有道理,从此在场诸人也都认定严默是个不吃人肉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