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章 章回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狩猎队在部落入口处停下。

    阵型变动,走在最前面的队伍让开了一条通道。

    站在广场最前侧的酋长一挥手,早就准备好的部落奴隶和一些战士立刻快速跑入缺口。战士们负责监督,奴隶负责扛起已经死掉和已经初步腌制过的肉块送进广场一侧的草棚中。

    严默发现那个草棚就在上次他待过的草棚旁边,像是临时新建。

    不过为什么要特意建一个草棚来处理和摆放那些死掉猎物和腌肉?

    严默抬头望向天空,看着跟随狩猎队一路飞过来、现在高空盘旋不去的秃鹰类飞鸟,心想这是不是就是原因?

    酋长再次抬手,这次又一群奴隶跑进队伍缺口中,从里面赶出或捉出尚活着且没什么伤势的猎物,把它们顺着一条斜坡赶进了广场下的一个大坑中。等猎物全部进去后,奴隶们推动斜坡旁的一块巨石,堵住了唯一的缺口。

    那个大坑,上次严默因为被夹着的缘故,视角不对,没看到。

    队伍中还剩下一部分猎物,这些猎物大多伤势较重,而且看起来都比较有威胁性。

    严默猜测被赶进大坑的猎物可能都食草,否则也不可能被放到一起。而留下的这部分猎物则是肉食动物,不知道这些猎物会被怎么处理?关进他上次待过的草棚中吗?

    先不说能不能关住的问题,首先能塞下吗?严默瞅着最中间一只超级庞大、面目狰狞、奄奄一息的巨兽,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

    这只巨兽额头长着一只弯曲吓人的长角也就罢了,它竟然有着五条尾巴!

    “哦,他们竟然猎到了一只成年狰兽,了不起!”原山开口感叹道。

    “这次收获真的很不错。”原雕也道。

    “就要开始了。”原山声音中隐隐含了一丝兴奋。

    就要开始什么?严默猜测,欢庆吗?

    广场中央被清出了一大块空地,奴隶们抱来了大堆的柴禾和野草等,同时把常用的二十几个火坑清理出来,重新填上柴禾、搭上架子。

    猎物被一批批处理出去,只剩下中间还围着的十几只受伤猛兽,原本肃穆安静的狩猎队战士们的表情也改变了,变得激动和期待。

    狩猎队队形再次改变,这次所有战士都面对中间的野兽围成了一个圆圈,正处在壮年的酋长也举着自己的长矛走进战士中。

    严默看向草町。

    草町脸色绯红地低声跟他解释:“就要进行浴血仪式,每次狩猎队回来都会举行这样一个仪式,排在最里面的都是三级战士和这次狩猎中表现最佳的二级战士们,其他二级战士则排在最外围。”

    “那一级战士……”

    “他们的本事还不够资格参加这种规格的狩猎,这是冬季来临前最大一次狩猎,等这次狩猎过后,冬天就要来了。”

    严默不明白草町为什么先脸红,在说到冬天时脸色又变得十分难看,他这时还完全不知道这里冬天的威力,仍旧以过去的习惯来看待冬天,甚至忽略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突然,如雷的闷响声在众人耳边炸裂。

    “嚯!嚯!嚯!”

    脚下土地似在颤抖,严默猛地抬头,就见约千名狩猎战士一起用手中长矛捣向地面,口中发出有节奏的低沉喝声。

    包围圈一点点缩小,被包在里面的猛兽们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可它们严重的伤势让它们无法再反抗,只能发出威胁的吼声、做出一点攻击的姿势。

    包围圈越缩越小,终于!

    酋长举起了长矛,第一个刺向最巨大的狰兽的脖颈。

    严默听到了一声宛如石击一般的凄厉叫声。

    长矛拔/出,鲜红的血液跟着喷射而出。

    酋长不闪不避,被兽血喷了满脸。

    “嗷嗷嗷——!”原际部落全族发出了吼叫声。

    所有的战士都高举长矛发出震天吼声。

    天上的秃鹰大多被吓走,有些不肯离去的也飞得更远更高。

    严默想在这种群情亢奋的情况下保持冷静也不可能,他跟草町和蚊生一样举起了手臂,只不过没有跟着一起大吼。

    酋长退下,一名身体肌肉异常隆起的高大战士上前,拔/出石刀,对准狰兽的脖颈一划。

    狰兽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大量的血液喷洒而下。

    这些血液没有浪费,全部被不知何时传递到它头下的石缸给接住。

    “那是狰大人!”草町难掩激动,“他是部落里除了酋长大人以外最厉害的战士,很多人都说他也是最有望在近两年升级到四级的战士!”

    与狰兽同名的狰凑到狰兽的脖颈下吸食它最后一口/活血,随即一抹脸,转身向人群走来。

    “要开始了……”草町脸色异常艳红。

    要开始什么?这次严默不需要再问,因为他已经看到,那位喝了兽血的狰大人越过祭祀和长老,从人群中一把抓出一名女子,把她拖到一边,按倒就上。

    人群再次发出欢呼声,似乎狰这样的行为不但正当还受到鼓励。

    “那是狰大人的妻子。”草町低喃。

    那女子也发出了尖叫,不过不像是痛苦。

    有一就有二,那些传递兽血饮下的战士们都在喝完一口兽血后,带着一种另外的狰狞冲向人群。

    疲劳、紧张、刺激的捕猎过后,大多数战士都渴望得到发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确定他们真正活了下来,真正活着回到了部落,回到了亲人身边。

    发泄过后他们就可以得到安全、舒适的休息,现在则是狩猎季最后的狂欢!

    原战站在最内围,他是少数几名可以站到内围的二级战士之一。

    待所有的三级战士都已经饮完兽血,他和另外四名二级战士上前,场中剩下的活兽已经不多,继狰兽之后,又有两头体积较大、较凶狠的猛兽被杀。

    原战看准了一只蛊雕,这种蛊雕似鸟非鸟、似兽非兽,叫声如婴儿啼哭,背部长有黑色斑点,头部长有分叉且锋利的独角,喜食人,可以短暂飞行,不易捕捉。

    这只蛊雕就是他一人独力拿下,这连三级战士都不易做到,他想要亲自杀死这只蛊雕,痛饮它的鲜血,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只除了一人。

    一把石刀迅速划向蛊雕的脖子。

    一支长矛飞快一挡。

    原战冷着脸看向和他抢夺蛊雕的原冰,“这是我的,滚一边去!”

    “大战,你现在还能打架吗?”原冰故意一脚踹向原战的左腿。

    “你看我能不能。”原战抬起左腿和原冰踹过来的右腿狠狠撞击在一起。

    原战没动,原冰被震得往后倒退了两步。

    “你!”原冰不可置信地瞪向原战左腿。他明明看见原战昨晚神色痛苦地偷偷按揉左腿,还以为他旧伤复发。

    原战手一抬,挥起长矛就在原冰脸上添了一条血痕。

    原冰一摸脸,暴吼,冲上来就要和原战拼命。他是三级战士,竟然被原战伤了,这是对他的侮辱也是挑战!

    原战咧嘴一笑,配上他脸上的刀疤和刺青,那表情真是要有多凶恶就有多凶恶,眼中更是射出凶猛的杀意。

    原冰被两名三级战士一把抱住,其中一人在他耳边大叫:“你冷静点,大战每次狩猎后都会疯上好几天,你看看他的眼睛,别以为你是三级战士,他就不敢杀了你!还是你打算杀了他?”

    另一人也在叫:“你惹他干什么?那蛊雕本来就是他一个人猎的,有种你也自己去猎一头。你娘的,那么有劲你就操/你家奴隶去!”

    原冰硬是被两人拖到了另一头。

    原战直视原冰,无声地把长矛往地上狠狠一插,走到恐惧他的蛊雕面前,踩住它的身体,抓起它的脖子,也不管蛊雕叫得有多凄惨难听,低头,张口就狠狠咬下,用力一撕扯,硬是把蛊雕的脖子给撕出了一个大洞。

    原冰目光收缩,嘴里暗骂了一声,挣脱了那两名三级战士,其实他已经喝过兽血,他就是想要找原战麻烦而已。他和原战一直都是竞争对手,当他升到三级,而原战因为某次重伤而不得不停留在二级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超过了对方,可事实上……那该死的家伙到现在都没有学会应该对他付出应有的尊敬。

    “呸!”吐掉那块皮肉,原战咬着蛊雕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喝着它的鲜血,直到喝够了,才把它交给另外一名二级战士放血。

    抹抹嘴唇,溢出的兽血被他抹了半张脸。原战拔/出长矛大步向部落内部走去,他表面看起来很冷静,但亢奋的眼神却出卖了他,而且脚步又快又重,他要回去自己的帐篷,他有奴隶了,他不用再忍了!

    严默看到了原战。

    现在广场都乱了,受那些疯狂发泄的战士们的影响,整个广场就像是进入了末日狂欢,到处都有人滚做一堆,两两相对是正常,三人行、四人行也不少见。

    严默下意识地感到威胁,他想离开广场,可是身边的草町和蚊生都被他们各自主人拖到了一边。

    褐土想扶他离开,但在看到原战后,她竟然高兴地挥手大喊:“大战,我们在这边!”

    严默……真想拿个什么堵住这女人的嘴!

    原战转头就看到了靠在褐土身边的少年。

    严默被那个眼神看得菊花一紧——这话绝对不是形容词。

    原战越走越快,严默大感不妙,正想不顾自己假装伤腿未愈的现状,推开褐土逃走,却在就要转身逃跑之际,发现了一点异常。他的目光落到了原战的左腿上,这人……

    就是这么点犹豫,严默错失了逃跑的最好时机,其实他就算真的逃,也逃不远。

    褐土看原战抓住了严默,当即笑着带两个孩子去广场的篝火堆旁帮忙,走之前,她还对原战喊:“痛快完了记得和大山他们一起把我家男人也抬出来吃肉!别忘了啊!”

    严默被放倒的时候,手里已经抓住了一根金针。

    可就在他准备要趁其不备动手的时候,那边大山竟然抓了他家蚊生凑到了他们旁边,“一起吧!我看着你们搞。”

    ……这一瞬间,严默在心中爆出了无数的脏话!更把盯着他、喘着粗气抱着自家奴隶的大山诅咒得上天入地,其歹毒程度完全不适合用语言来表述。

    原战本来就不打算放过少年,他原本还担心少年伤势未转好,或干脆变得更严重,让他只能继续憋着,现在竟然看到少年已经恢复到可以跑到广场上来看热闹,他怎么还可能放过他?

    再加上周围环境的刺激,大山和蚊生毫不掩饰的激狂,而大山窥视他家小奴隶的火辣辣眼神更是严重刺激到他。

    为了确定自己的所有权,更是为了发泄,原战把按在地上的少年翻了个身,掀起他的皮裙,在掌心中唾了点唾沫,欺身就压了上去……

    严默捏紧了金针,全程他都闭紧了嘴巴,拒绝惨叫出声。

    大山在他旁边发出了亢奋的吼叫声。

    趴在他身上起伏的男人汗水一滴滴往他身上滚落。

    整个广场上空都弥漫着异样的火热空气。

    他其实有机会给欺压他的毛头小子一针,但他发现这里人几乎没有什么贞操观念,看大山的表情,如果原战昏倒在他身上,他绝对能把“脱力”的原战拖到一边,换他自己压上来。

    就算他把大山也放倒,其他人呢?这里没有伴侣和奴隶的战士并不少,那些人可都和好兄弟在合用一个奴隶,一旦他没有主人和主人的朋友保护,他的下场绝不比那些部落公用奴隶好到哪里去。

    严默啊严默,这里不再是你过去所待的文明社会,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野蛮、粗暴、直接。你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想要给你和你未来说不定也会来到这里的孩子挣出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你必须变得更加强大,你必须……先学会忍耐。

    忍耐,这不是你早就学会的本领吗?

    没什么不能忍的,这完全没有什么。

    最后的最后,严默还能分心想到:也许事后我需要给自己做个缝合手术,可我的手不够长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