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章 章回1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事情结束时,原战趴在少年身上,看着地面上被他用手生生挖出的两个小坑,又是满足又是宣示主权地张口在少年脖子上狠咬了一口。

    严默疼得浑身一抖。

    旁边突然传来数道喘粗气的声音。

    严默偏头,他这时才发现他们身边竟然围了好几个人在看他们。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看起来和原战差不多大的年轻战士,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

    有人用沙哑的声音跟他商量:“大战你快点下来,让我弄一次就成,我用二十颗红枣换。”说着就急吼吼地伸手去摸严默。

    原战一巴掌打开那只贼手。他现在不想换,一点都不想。

    原山看着严默舔了下嘴唇,直接问:“我们交换?”

    “不换,什么都不换。”原战从少年身上爬起,顺手在他大腿间摸了一把,摸到满手血,当下就把人扛上肩头,推开挡路的几人,离开了广场。

    看原战离去,那几人嘴中骂他小气,又一起围住了原山。

    原山被拒绝也没生气,拉起蚊生,“想跟他们换吗?老规矩,想,你就去,东西都归你。不想,咱们就去广场吃烤肉,今晚可以吃一顿饱的了。”

    蚊生犹豫了一下,他对红枣有点意动,但摸了摸屁股,他决定今晚还是留着劲去填饱肚子。

    原战把人扛回帐篷,发现自家竟然意外的干净。

    他以为草町勤快,却不知是自家奴隶自从发现腿骨长好后,实在受不了帐篷里的怪味和虫子和厚厚的灰尘,硬是花了两天时间,把帐篷好好清扫整理了一遍。

    把人往床铺上一扔,原战回头把帐篷帘挂起,外面天还亮着,用不着浪费火把。

    严默趴在床铺上蠕动了一下,翻动身体,让自己正面朝上躺好。

    “主人,请弄点大蓟叶给我,好吗?谢谢您。”严默平静地道。只要有条件,他从来不会虐待自己。被人强/暴,事后不想着养好身体讨回场子,却一个劲玩自虐,那是只有智商为负的人才会干的蠢事。

    原战走到他身边,单膝跪到干草堆上,突然一把抓住少年的右腿,一下就把他绑着的木板条全部扯断。

    “主人?”少年做出诚惶诚恐的表情。

    原战把遮挡住伤口的叶片全部拂开,手指轻轻在完好的皮肤上滑过,“你的腿果然长好了。”

    严默有点惊讶,他怎么看出来的?他自信自己装的绝对没有问题。

    “如果你的腿还没痊愈,你走路的姿势和表情都不会是我刚才看到的那样。”同样受过严重腿伤,甚至至今都在被其拖累的人对此再清楚不过。

    “更何况我干/你的时候,你两条腿挣扎得可来劲。”

    严默忽然笑了,“不好意思,经验不足,下次在下一定装得让您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你是谁?”原战的手按住了少年的胸膛,眼睛紧紧盯住他。

    是继续忽悠还是略做坦白,严默考虑到日后他可能会表现出来的种种异常,在没有脱离这个名义上的主人之前,他想瞒过这精明的小子无疑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带着一种玩笑的口吻,严默道:“我是神。”

    原战眼睛猛地瞪大。

    “……的使者。”

    严默看着青年的神情,刚准备搞一个大的忽悠,原战动了!

    就好像突然发怒发力的豹子一样,青年一下压到少年身上,手掐住少年的脖子,神色无比凶狠地低吼:“闭嘴!你再胡说我就杀了你!”

    ……这发展,怎么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我真的是……”

    “啪!”原战竟然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严默当场被打得口鼻流血,脑袋嗡嗡作响好半天才恢复正常。严默一下抠紧身下的烂毛皮,这一笔笔他都会记住!

    原战不是没看出少年目光中隐忍的恨意,他不在乎。

    奴隶会恨自己的主人,本来就是平常事。

    被心怀忿恨的奴隶杀了,那也只是那个主人太没用,竟然连自己的奴隶都无法降服。

    他想降服少年,让他以后乖乖地做他的奴隶,但如果他仍旧不听话,他也不介意宰了他做成过冬腌肉。

    “你不是什么神的使者。”原战掐住少年的脖子,一字一顿地道。

    “呃唔!”严默被掐得脸色通红,双手想要去掰开青年的手。

    可那只手就好像铁钳一般,任他怎么推、拉、扯、抓,都纹丝不动。

    “记住,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说类似的话,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唔唔……”严默要喘不过气来了,双腿拼命蹬踩。动手,还是不动手?

    杀了他!杀了这个折辱自己的混蛋!

    不,不能杀,杀了他,你也活不了。

    那就废了他!

    不,不能确定未来的危险性太大,这家伙废了,他八成会被转手给其他人,还有两成说不定会给他的朋友做成让他过冬的储备粮。

    听这混蛋的语气不是想要杀他,他都忍到了现在,如果他现在贸然出手,只会暴露自己的根底。杀了这个主人,也不能保证他下一个主人就会是个好掌握的。

    好歹这人在他重伤快死的时候把他救了回来,好歹这人没在他不能动的时候就上了他,好歹这人走之前还找人照顾他,好歹……他没拿自己去换取食物!

    杀了他或废了他,你能逃得出去?你能在外面活得下来?你能……逃脱指南的惩罚?

    严默,你要想清楚!

    控制着少年生死的青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在某人的激烈思想斗争中死活了好几个来回。

    原战放开手,让少年呼吸。

    严默吸气太急,呛进空气,当即捂着脖子咳得整个人都像是快死了一样。

    原战目光从少年两腿之间扫过,皱了皱眉,血还没有止住。

    严默咳得太惨,加上震动到后面的伤口,难受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我只是开玩笑……”严默喘过气,结结巴巴地改口。

    “也许你真是盐山族祭祀的弟子,也许你不是。”原战抚摸着少年沾了灰土和血水的大腿,一点点往上。

    “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只是我的奴隶。就算你真是神的使者……”原战露出一个鄙薄加讽刺的冷笑,一把抓住少年的命根子,攥紧。

    严默疼得大叫!身体猛地蜷成虾米。

    “你现在也不是了。”原战低头,咬住少年的耳朵道:“除非你想死。”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说?”严默抓住青年结实坚硬的手臂,颤声问,他需要知道原因。

    原战觉得少年应该已经记住教训,放开手,捏了他脸蛋一下,“恢复能力好的种族并不少见,传说神殿的某些神侍和某些部落的大巫们甚至能有让万物起死回生的本领,但就是他们也不敢说自己是神的使者。”

    严默抹眼泪,他深深觉得他现在的遭遇比被扔到最乱最糟糕的监狱还惨,至少在那里医生还是受尊敬的,一般人也不会轻易去招惹医生。

    “你知道上一个自称是神的使者的人的下场是怎样的吗?”原战抓住少年的脸,抬起。

    “怎样?”这里会不会也有跟他相同来历的人?上个自称神使的人是否也是改造者之一,还是别的什么穿越者?或者干脆就是骗子?

    “那个人出现在另一个大部落红土族,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他皮肤很白很白,有着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头发,他的自愈能力比你强大多了,不管他受什么伤,都能在转眼间长好。”

    严默深感羡慕,但下一秒这份羡慕就变成了恐惧——他想到了这人的下场。

    “那人对红土部落的人自称是神的使者,来到这里是为了带领大家走向更美好的生活,红土部落的祭祀对他表示怀疑,他挑战了祭祀,在观看祭祀施展了几个巫法后,他说那是什么化学和障眼法之类,还把祭祀的几个巫法重复做了出来。祭祀问他有什么能力能够证明他是神的使者,那人展示了他的自愈能力。”

    原战提起他一只腿瞅瞅,见还在流血,当即撇嘴道:“你比他差远了。红土部落祭祀和族长认为神使只会自愈并不代表什么,他们让那人去征讨他们的敌对部落,让他在一天内把那个部落全部消灭,那人表示做不到,还表示愤怒,骂红土部落的族长和祭祀都是野蛮人,骂他们不尊敬神使,表示想要离开红土部落去往他处。”

    原战忽然狞笑,“那人出现的时候跟你差不多,也快到冬季。”

    严默心脏紧缩,他不同情那个自称神使的男人,但忍不住兔死狐悲。

    “他想从红土部落逃走,被抓住。红土部落的祭祀称,他既然来自天外,又具有自愈的能力,肯定是上天赐给红土部落的最好食物。那一整个冬天,红土部落除了奴隶没有一个族人饿死。”

    操!严默顿时觉得浑身都疼。这种对世界一知半解的民族最可怕,他们不但愚昧且残忍,更排斥一切外来势力和文化,除非你的武力可以完全压制住他们,令他们强行改变。

    真还不如穿到真正的原始部落,最好什么都不懂。懵懂的幼儿虽然残忍,但也如白纸一样可以随意涂画并特别好忽悠和掌握。

    “他死了吗?”少年颤着嗓音问。

    “死了。因为经过一个冬天,那人还活着,红土部落的祭祀感到恐惧,就把他当天剩下的部分全部给煮了,肉吃掉,骨头磨成粉,做成了药粉。听说用那人骨头做成的药粉特别神奇,不管多重的伤,抹上一点就能好。”

    真是浪费,如果是他,他一定会让那人活着,这是多么好的一个研究材料,只要营养跟得上,就有无穷无尽的血液、皮肉、内脏、骨髓等等,如果他当初手上有这么一个优质研究材料,给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更换身体零件就不会那么费劲,说不定还能开发出一些治疗癌症的新药。啧,可惜!

    恶魔心思憨厚脸的少年害怕又疑惑地问:“您、您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我们和红土部落有来往,冬天来临前,附近各个部落会在乱石滩举行最大也是每年最后一场交易,你会在那天看到他们。那种骨粉也能交换,但代价很高。”原战拧住少年脸蛋,“现在你还敢说自己是神的使者吗?”

    严默坚定地摇头,“我刚才只是胡乱说,我只是不想做奴隶,我……被你弄的好疼,呜呜。”眼泪流出。

    原战嗤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蛋,“别装了,你可不是软弱的小羊羔,如果我连你身上的杀气和对我的恨意都感觉不出来,我早就死成腌肉。听话,先给我操几年,等你变成三级战士,打过我,我就放你走。”

    严默眼泪迅速止住。既然对方已经看破他的本性,他也懒得再装,演戏可也是力气活。

    原战又提起他的腿看了看,“喂,你还好意思说你是神的使者,你屁股怎么还在流血?”

    严默,“……”

    夜晚来临,当原际部落众人围着广场上的二十几个火堆,烤着鲜肉大吃特吃时,严默躺在帐篷里无语望天。

    原战抓着半只烤羬羊掀开帐篷进来,往少年身边一坐,“吃吗?”

    我刚才血流成河你没看见?现在让我吃烤羊肉,你是想害死我还是想害死我?

    原战用油乎乎的大手提起少年一只腿,朝那里看了看,“还好,不流血了,那叫大蓟的野草倒还有点用处。”

    说完,年龄为少年,外貌和体型为青年的原战狠狠咬了一块还带着血丝的烤肉,边用力咀嚼边略带嫌弃地道:“你太没用了,就这样你还说自己是神使,神拉的一坨屎吗?”

    “呵呵。”

    “你别这样笑,会让我特别想揍你。”原战认真道,撕了一条肉丝塞到少年嘴里,“你不能什么都不吃,下次再想吃饱,就要等到来年春天。我只找到一种你画的草药,有两种我看着像,也挖回来了,另外带回来一些虫子,你自己看认不认识。”

    严默略微提起了那么一点点兴趣,嚼着肉丝偏头看青年,“在哪?”他没把肉丝吐出去,肛裂总比饿死好。

    原战又撕了一条肉喂他,“和其他收获放在一起,我们也采了一些以前吃过的果子回来,明天等祭祀查过觉得没用,我再拿回来。”

    “……你真的不好奇我的来历吗?”严默忍不住问道。

    “你会说吗?”原战皱眉,伸手用劲揉自己的左大腿,“我没兴趣听你胡编。”

    你还真了解我。

    “你腿怎么了?”严默心里一点都不想问,但他看到了,表示指南也看到了,他要是敢不问一声,说不定他就要体会什么是蚀骨之痛。

    原战正要解释,突然闭嘴,抬头看向帐篷外。

    “大战!酋长和祭祀大人让你过去。”那个要求用红枣交换上严默一次的年轻战士出现在帐篷口,他扫了一眼躺在床铺上的严默,又加了一句:“他们让你把你的奴隶也带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