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章 章回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他故意没有给自己上夹板,就是怕祭祀看到会起疑,哪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是这老家伙经过那天他没遮掩好,让对方看出来了?

    如果真是那天他没有遮掩好,这老家伙不可能忍到今天才提。

    那么是有人告密?

    严默不相信任何人,哪怕草町主仆和褐土一家都对他表示了好感,他还于他们有一定恩情。

    但如果是草町等人告密,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非要等原战回来再说?

    原山和原雕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大帐中?他们真是原战的朋友?

    好吧,严默习惯性地阴谋论了,他的毛病之一就是想事情会复杂化,而且总是把人心想得很糟糕。俗话说将心比心,他的心黑了,自然也不会把别人的心想得多白。

    严默还在胡思乱想,他甚至想到如果能逃过今天,哪怕人渣值再次破亿,也一定要弄一点群攻性毒药放在身上。

    老祭祀秋实脸上的皱纹不多,但每一道都很深,尤其嘴边两道法令纹又深又长,让其面相看起来异常严厉、不好说话。

    他问完了那句话,停顿了一会儿,待看到少年一脸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偷眼看他时,他又道:

    “猎的手臂在捕猎云豹时折断,当时和他在一起捕猎的山和雕用木枝给他固定,再绑上草绳。回来后,猎找我疗伤,我方知此法。山和雕说这法子是你教的。”

    秋实盯着少年奴隶的眼睛。

    这种断骨固定方法他只教给了草町,那么就是草町为了自己主人的安危教给了原雕,而原雕又教给了原山,然后两人用这个法子挽回了那叫猎的战士的手臂?严默一下就想通。

    原山和原雕在祭祀话落的一刹那,脸皮都抖动了一下,却都没有张口解释。

    真是原山和原雕出卖了他?少年一脸惊愕地望向那两人,泪水一下溢满眼眶--他疼得早就想哭。最重要的是原山和原雕的行为并不会给他减人渣值,而他却得背负其结果,真是怎么想怎么冤!

    原战神色未动,甚至连多看一眼原山两人都没有,似乎脚下这个奴隶的死活和朋友的告密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就算原山两人真的出卖他,他现在也只能死不承认。少年满脸都是惊慌和害怕,“禀、禀告祭祀大人,我不知道这事,我发誓!我不认识猎大人,我怎么会害他?”

    “害他?”老祭祀露出轻蔑的笑,转身走回石台。如果他之前还有所怀疑,在亲眼见到这个小奴隶后,这份疑虑便消得干干净净,那样好的一个法子怎么可能是这么个才十几岁又胆小怕事的小孩子想出来的。

    看来山和雕两人没有骗他,那法子可能真如他们所说,是他们看河的手臂重伤后,害怕碰到和河相同的伤势,而瞎想、瞎捣鼓所出。

    老祭祀完全不认为那个小奴隶在骗他,他自认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就算再会装,也不可能骗过他的眼睛。

    生活经历绝对比老祭祀丰富的严默在心中冷笑,这老东西果然在诈他,表面上却做戏做到家,慌乱地看向原山和原雕,带着哭音喊道:“大山大人、大雕大人,求求你们告诉祭祀大人,这事和我无关,我……主人,救救我,救救我,呜呜!”

    少年拖着腿爬动,艰难地爬到原战腿边,抱住他的腿不住哭求。

    原战一脚踢开少年,冷冷开口:“要杀了他吗?”

    老祭祀回身,“留个外人总是不好,不说这少年来历不明,就算他真是盐山族人,也是一个麻烦。我们和彘族有交易往来,如果让彘族得知我们收留他们的敌人……”

    盘坐在石台上的酋长微微皱起眉头,老祭祀有点过了,不过一个奴隶而已。

    作为战士首领的原狰也带了点担心看向青年,他希望青年能冷静点。

    原战确实很冷静,他连说话的语调都没怎么改变:“秋实大人是在害怕彘族吗?”

    “放肆!”老祭祀表情一变,怒喝:“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好。我原际部落的战士养一个奴隶,还不至于要看他彘族的脸色。”

    老祭祀一拍石台,怒道:“大战,你难道忘了彘族已经占领盐山,以后我们的盐都要与彘族交换的事了?”

    原战淡淡道:“那又怎样?”

    老祭祀不敢相信青年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尤其当着酋长的面出言顶撞他,偏偏对方二级战士的身份,让他也无法随意拿捏处罚,当即面带愤怒地看向负责部落战士奖励与惩罚的原狰,用目光逼迫他为自己出头。

    高大的原狰走到同样高度的原战身边,伸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沉声道:“秋实大人的担心也有道理。”

    老祭祀高兴了,但原狰下一句话差点把他气倒。

    “不过我原际部落的战士也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原狰声音一顿,轻喝:“战。”

    “在!”

    “如果彘族为此挑衅我们?”

    “杀!”

    “如果彘族不肯与我们交换粗盐?”

    “杀!”

    “如果彘族与我们开战?”

    “杀!”

    “好!”原狰又给了原战一拳,退回原位。

    就这样?那小子对我那么放肆、那么无礼,你们都没看到吗?老祭祀大怒。

    他当初就不同意让原狰成为整个部落除酋长之外的领头羊,可酋长却不听他的。这个眼中只有厮杀的男人,根本就不够资格成为原际部落的下一任酋长!

    “酋长大人!”老祭祀悲愤地怒视酋长。

    酋长大人终于开口:“那木板固定断骨的方法是否真对断骨愈合有效?”

    老祭祀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转移话题,但酋长询问,他不得不回答道:“有一定效果,如果不是很严重的骨伤,这种方法可以最大避免骨头长歪。”

    酋长点点头,“很好,既然如此,便给山和雕记上一功。”

    原狰右拳捶胸,表示记下。

    “另外,那孩子既是战的奴隶,这发现大蓟的功劳便记在战的头上。明日分冬食,便一起奖励了。”

    “是。”

    酋长大人挥手,“战,这里没你的事了,带你的奴隶回去吧。”

    “是。”原战弯身,一把提起少年,抱着他就要离开。

    “等等!”老祭祀脸色铁青。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自从他为了救治原冰,而耽搁了原战后,以原战为首的一干人等就对他意见越来越大,如今竟敢当着酋长的面就给他难堪,这事如果他忍了,以后他在部落那些战士面前还有何威信可言?

    “秋实,”

    “酋长大人!”不等酋长把话说完,老祭祀一口截断,快速道:“让大战收留这个奴隶可以,他腿脚不好,也确实需要一个奴隶侍候。”

    听到这话的人都觉得不太舒服,原战左腿有问题一事,大家心里清楚,但从不会当他面说出来,作为一名战士谁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残废?而老祭祀为什么会不顾忌讳,见到原战就提这事的原因,大家心里也都明白。

    原战抱着自家奴隶,面无表情。

    严默垂着眼帘盘算弄死那个老东西,他可能会被增加多少人渣值。但弄死他,也不代表他在原际部落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死了一个老祭祀,还会出来一个新祭祀,不管原际部落的是人是否待见这位祭祀,比起他这个“居心叵测”的外人,自然还是自己族里的祭祀更值得相信。

    “秋实,你想说什么?”酋长带着点无奈道。

    老祭祀自以为大度的一笑,“刚才我问大战,是否忘了我部落需与彘族交换粗盐一事,他回答我‘那又怎样’。他的口气如此淡然,甚至不担心部落的用盐一事,想必大战已经发现了新的产盐地,或者已经快要发现?酋长大人,我部落的存盐还能供全部落用多久?”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老祭祀的打算。

    严默在心中对老祭祀竖起中指,暗自嘲笑毛头主人要倒大霉了,但转而一想,他忽然心脏狂跳。这明明是一个机会!他苦寻的机会已经送到他面前!

    一直没有开口的原雕四人互看一眼,原雕跨前一步就要开口。

    酋长抬手,制止原雕等人开口,回答道:“这次捕猎过后,存盐就会耗尽,冬季之前必须交换到足够整个冬季使用的粗盐。这件事你们知道一下也好。”

    原狰看向原战,“战,你找到新的产盐地了吗?”

    原战想要诚实回答没有,被严默用指甲抓了一下。

    老祭祀也不想给原战开口的机会,当下就擅自下令道:“大战,为了整个部落,你可愿意去寻找新的产盐地?”

    原雕实在忍不住了,插话道:“酋长大人,祭祀大人,冬天就要到了,这时候出去……”

    老祭祀根本不理他,只盯着原战,阴阴笑问:“怎么,不敢吗?你刚才不是说作为原际部落的战士,你什么都不怕吗?”

    他可没这么说。原战根本不受老祭祀的激将法,但关于盐地一事,他和狰等人在狩猎中也商谈过,彘族不同盐山族,这是个贪得无厌的种族,以后由他们控制盐山,其他部落想要换盐必将要大出血。

    为此,寻找新的产盐地或者产盐部落已经势在必行,而这事狰原本想要和酋长商量后,打算等来年春天再出门寻找。现在老祭祀开口,也只不过把事情提前捅开而已。

    严默戳着原战,在心中大叫:同意!赶紧同意!

    这对原战来说绝对是一个苦差事,但何尝不是他严默离开原际部落另寻发展的一个好机会?虽然时机和季节都不太好,但他已经不想再去等第二个更好的机会。

    不止原战,他得想法再忽悠一些人跟着一起走,否则只他和原战两个,路上危险性太大。

    要怎么办呢?严默的脑子迅速转开,各种坏主意纷至沓来。

    原战看向酋长。

    酋长沉吟。

    原狰开口:“酋长大人,我有事与您商谈。”

    酋长似乎就在等着这句话,当即一挥手,“都离开。狰和祭祀留下。”

    “是。”众战士一捶胸膛,跟在原战身后,走出大帐。

    老祭祀气最好的机会溜走,当下怒瞪了原狰一眼。

    原狰当没看到。

    酋长叹气,“我的祭祀大人啊,您老过来坐,寻找新的产盐地一事不是小事,这事只靠战一人可完成不了。”

    “我是为了部落好!”

    “我知道。”酋长尽量安抚老祭祀,同时令人把帐篷门帘放下。

    原战等人从大帐里退出,一离开大帐,几人的表情立刻活泛起来。

    壮年战士原猎似乎想和原战说些什么,被红枣男拉了一下,“哥,有话明天再说。”

    原猎回首看了眼大帐,抬起完好的右臂对原战捶了下胸膛,和兄弟一起离开。

    原战也没和原雕等人说话,做出一副冰冷的脸色,抱着严默快步离开,可怜这娃刚才疼得一个劲戳他,大概是实在受不了了。要不是见小奴隶血流得少,他恐怕都无法忍耐到现在。

    原雕目送原战远去,看周围没人,用胳膊肘捣了下原山,忍不住低骂了一声:“那老家伙越来越狡猾,我们明明什么都没说,他还栽在我们身上。”

    原山眼望前方,嘴唇微动:“他想诈一诈小默,毕竟小默不但来历不明,而且他一来,大蓟冒了出来,用木枝固定断骨的方法也冒了出来,秋实大人会怀疑他也正常。”

    “不止吧?他大概也很想挑拨我们和大战的关系,他一直都不希望我们和大战走得太近。”

    “老东西,老糊涂了,息壤族并进部落比我们飞沙族还久,大战生在部落、长在部落,根子上就是原际部落的人,他怎么可能还有复族之心?倒是老东西再这样排斥下去,原本没异心的也会被他逼出异心来。”

    原雕冷哼:“他当初不就因为大战不是黑原族的人,而故意先治疗伤势不重的原冰,却把大战放到最后?”

    原山不屑地嗤笑,“那老东西想让大冰成为下下代酋长,也得看那人能不能捧得起来。”

    “谁叫原冰是黑原族原老族长唯一的血脉?谁叫狰老大也是息壤族?作为黑原族人的祭祀大人在害怕吧。”

    “怕什么?你我是飞沙族血脉,那他将来是不是也想干掉我们?”原山心中不满,方正的脸上满是杀气,“那老东西竟然让大战冬天去找新的产盐地,这不是在把大战往死路逼吗?他的腿在冬天会发作得更厉害,那东西又不是不知道!这事酋长到底打算怎么办?难道就任那老东西折腾下去?他也不怕老东西把部落给折腾散了!”

    “你以为酋长不想干掉那老东西?如果不是秋宁还没有得到全部的祭祀传承……”

    原雕和原山说话声音越来越低,之后为发泄,也为掩人耳目,干脆混进广场中又胡闹了一通,直到人群都快散去才回帐篷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