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章 章回2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等原战回来,严默早已收拾好情绪。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从一无所有奋斗到后来的名利双收,三十岁以后他已经习惯于别人捧他、阿谀他、赞扬他、高看他、敬畏他。哪怕在狱中的最后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吃到任何苦头,相反周围的人因为他的医术一直很关照他。

    他不是没有逃脱死亡的机会,他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多年积累,他也救了很多人。加上他一手医术,不少人都提议让他戴罪立功。

    只是他最珍惜、最在意的宝贝已经消失,他的求生意志已经不是很大。而且以他的个性,都被人扔出来顶缸了,他如果不报复回去,不把所有能拉下水的人都拉下水,他又怎么能甘心?

    所以他死时虽然有怨恨,但基本也算值得,除了觉得对不起儿子以外。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带着呼吸在另外一个世界再次睁开眼睛,而且为了让他“好好”活下去,老天爷还给了他一个他绝对无法拒绝的诱惑。

    他很快就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但哪怕被这里的原始人当作奴隶拎回去,他也没真的产生危机感,他总觉得,以他的本事,想要在这个原始社会中混得风生水起、万人景仰,那还不是一件容易事?

    他,一直高高在上地看着这些原始人。

    他,其实心中真的把自己当作神使来看待。

    他甚至看不上他现在使用的身体,只把它当作盛放自己灵魂的一个工具,所以哪怕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侮辱,他也不是特别难过。

    他瞧不起这些原始人,甚至瞧不起指南,就好像他藐视原来世界的法律一样。

    可随着时间过去,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告诉他,他就算再瞧不起这里的人又怎样?就算他知道的比这里的人多得多也要看他能不能有机会倒出来。在这之前,人家想怎么折辱他、欺凌他、杀死他都非常容易,他甚至连抗争都不敢,因为他害怕更多的痛苦,害怕生不如死!

    曾经高高在上的人一朝跌入尘埃,而且终于意识到过去的一切不过镜花水月,现在深处泥潭中的一切才是真实时,这份心理落差如果换在一个意志弱一点的人身上,被逼疯都不奇怪。

    严默没有疯,他变得比以往更加冷静。

    干坐片刻,他翻出了那个护腕准备加以改进,他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花里胡哨的护腕,而是一个可以装东西的袋子。

    以前的他太蠢,自以为聪明,自以为掌控了一切,其实不过是一个自我意识过重、连饭都吃不饱、光着屁股靠别人养活,却还抱着过去的荣耀不放,甚至还以为自己神格附体、以为全天下都该围着自己转的装/逼犯而已!

    而这点在他看到原战和隔壁的原雕分别扛着一堆鲜肉,原战手上还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兽皮包裹回来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你在干吗?”原战看到小奴隶爬到门口,坐在地上试图把火坑点起来。

    原雕跟原战点了下头,直接越过他们,回去自己的帐篷。

    “烧火,吃饭。”感谢他这具身体的记忆吧,感谢他的野外生活经验吧,否则他连怎么弄出火星都不知道。

    原战笑,踢了他一脚,把包裹扔到帐篷门口,拿下水缸上的石板,把肩头扛着的鲜肉卸到上面,随口道:“别瞎忙活了,草町每天都会去取火种,你看她点着火堆没有?点着了就让她送一根火引子过来。”

    隔壁正在门口忙活的草町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冲这边笑着摆了摆手,大约看出严默想干什么,在火堆里扒了扒,就送来了一块烧着的木头。

    严默抓着两块石头呆滞地看着草町帮他把火堆点燃。

    草町看他手中两块石头扑哧笑,“哟,聪明人也会做傻事,我们已经很久不用石头打火了。”

    他……只是大脑一时堵塞!

    草町弄好火坑离去,严默突然扑上去一把抱住原战的腿,张口就在他小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正在舀冷水喝的原战,“……”

    隔壁不巧看到这一幕的雕哈哈大笑,“你今天没喂饱他吗?瞧你把你家小奴隶饿的!”

    “呸!”脏死了。严默抹抹嘴,想看周围有什么自己能做的事情。

    原战弯身,把还没长肉的小奴隶拎起来,拎到帐篷门口,让他坐在地上,把帐篷里的包裹拿出来往他怀里一塞,“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临了还拍了拍他的脑袋。

    严默拍开原战的手,打开包裹。

    原战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敢对自己主人动口又动手的小奴隶,突然觉得坐在那里的小奴隶气场变了。当然他不懂气场这个词,他就觉得小奴隶看起来似乎与他离开前不太一样了,就好像……想开了一般?

    算了,这样瞅着似乎也还不错,反正他也没指望这个奴隶侍候他,只要对方能暖窝就行。

    包裹里不少东西,有数张不大的碎皮,有一包粗盐,还有兽骨若干、硬壳的果子若干、干瘪的兽眼两颗……

    严默拎起那两颗特意晒干的眼珠子晃了晃,“你要这东西干什么?”

    把盐翻出来拿走的原战一边蹲在那里处理鲜肉,一边回答:“吃。”

    “眼珠子有什么好吃的?”严默嘴角抽搐。

    “那是鳐鹏的眼珠,吃了可以让眼睛看得更远、晚上看得更清楚。”

    “是吗?”严默不信,只当这里人迷信,他的记忆中也没这玩意的知识,大概少年还小,还没有外出接触过更多的野兽。

    “没吃过?”

    “没。”

    “我也没。分你一颗。”

    “……谢谢。”

    “那今晚让我再搞一次?”

    青筋迸出,“你不是说了出发前都不会再碰我?”

    原战没有强求,埋头干活道:“哦,那就算了。”

    早在严默拿出那对眼珠子开始就眼馋得恨不得过来抢的雕,闻言忙不迭地在隔壁门口喊道:“大战,我让你搞一次,你把鳐鹏的眼珠让我一颗,半颗也行!”

    原战起身,抓起那两颗眼珠,往自己嘴里塞一颗,剩下一颗,捏开严默的嘴巴硬塞了进去。

    雕男在隔壁大骂原战不兄弟!草町羡慕地瞅了眼少年,又低下头继续干活。

    严默差点吐出来!

    那颗眼珠子一股子腥气,还有心理上的膈应,但是看隔壁雕男那气急败坏的表情,严默硬是忍下呕吐的*,大力咀嚼着,硬是把那颗晒干了的眼珠子吃下了肚。

    “好吃吗?”原战喉咙一动,蹲回原处,偏头问他。

    严默脸色镇定,“还不错,嚼起来还挺有韧劲。”

    “一般眼珠子就一泡水,鳐鹏的不一样。”

    “哦。”一股股恶心往上泛,严默忍啊忍,忍着忍着也就接受了,吃这玩意总比吃人肉好。

    大包裹里还有一个小包裹,打开来一看,严默差点破口大骂。

    “这就是你给我带回来的草药?”严默看着或枯败、或腐烂的几株植物,手摸着其中一株,心疼得差点吐血。

    原战勾头看了看,点头,“是啊,都在那儿了,你看有没有能用的?”

    严默抓起那几株九成都不能用的植物恨不得砸到青年脸上,“你带回来时为什么不在它们的根上包点土?就算怕麻烦,你也可以把它们茎叶根晒干后分离摆放,可你就这么揉巴揉巴全部团成一团……”

    “你又没跟我说要怎么弄。”费了老大工夫才找到,还特地另行包裹占了地方带回来的东西竟然被嫌弃,原战不高兴了。

    这是常识!好吧,这不是常识,至少对这里的人来说,这不是常识。

    严默知道自己又犯了想当然的错,当初说的时候,以为就跟以前跟药农或山民吩咐一样,只要给他们清晰的图片,只要那东西真的存在在当地,药农和山民们就能找出并带回他想要的野生药材,完全不需要他多费口舌嘱咐他们要怎么处理,甚至那些人处理药草的手段比他还要老道。

    可原战不是那些经验老道的采药人,也许他连采药这个概念都没有。

    不能批评,要表杨,要鼓励,想想看你以前怎么带学生的,尤其那些笨学生。

    “是我没有交代清楚,这事不怪你,而且你也没白跑一趟,这几株植物,其他的我不敢确定,但这株我一定不会认错,而只要这一株,你所有错误我都能原谅。”后一句话严默说得比较小声。

    说着,他从包裹里抓出一株断根缺叶并开始腐烂的植物问道:“这株植物你在哪里采的?离部落远吗?周围有没有危险?”

    身为耳聪目明的二级战士,原战自然听见了严默最后一句话,他也没介意,只问:“这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也能治病疗伤?”

    严默抚摸着植株,目中含着敬意道:“这是甘草,药草中的国老,甚至被推崇为众药之王,呃,意思就是其地位相当于药草中的祭祀,绝大多数的药方都会用到它。”

    “这么厉害?”原战吃惊,随即高兴了,“这个你说的甘草,生长地离部落有两个白天的距离,周围没什么危险,那草原上有一大片,和其他野草混着长在一起,但不难认。”

    “你记得地方?”

    “记得。”原战肯定地点头。

    “太好了!”严默掰下一块还算完好没有腐坏的根茎塞进嘴里,熟悉的甘甜味立刻溢满口腔,瞅瞅毛头主人,招手让他过来,给他也塞了一块,“嚼嚼,渣子吐掉。”

    甘草根的甜味和蜜不一样,带着植物特有的芬芳和微刺激,可对于平时极少吃甜味东西的原战来说,这个程度的甘甜味也足够让他瞪大眼睛。

    “甜的!好吃!”面相凶恶的青年单纯地快乐地笑了,严默让他吐渣子他也没吐,直接咽了下去。他没想到自己照着那画随手挖出来的野草竟然是甜的!早知他就多挖一些回来了。

    “不要多吃,这玩意不是食物,是药。”甘草根直接服下也没问题,“咳嗽或者咽喉肿痛时可以嚼嚼,平时别把它当糖吃。”

    “糖?”

    “以后等我弄出来,馋死你!那时候你就不会觉得甘草的味道好了。”

    原战忍不住又去翻找那个包裹中甘草剩余的部分,严默拍开他的手,“甘草有用的只有根和茎,叶子没用,别乱吃。不过煮东西时可以放一点,甘草也可以做调味料。”

    原战一听立刻道:“今晚不烤肉了,我们煮肉!”

    “其实一样可以做烤肉,不过先把肉腌渍一下再烤味道会更好。”找到甘草的喜悦让严默也来了兴致,“我们今晚换个吃法!”

    本来也很兴奋的原战却在扫视周围一圈后又临时改变了主意,“不了,还是老样子吧。你把能用的部分收起来,等以后再用。”

    严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心情就有点异样,这个在现代社会还没有成年的大男孩竟然比他还谨慎,倒也是,谁说原始人就大大咧咧没心眼了?如果真是那样,人类后面也不会有那么多总结经验。

    “那……趁着天还亮,我给你先看看你的腿,吃饭不急。”严默放下包裹道。他想,也许他可以把金针在这个青年面前露出来,毕竟以后要想使用的话,也不可能瞒过对方。

    但是他得想想,要怎么说明这套金针的来历,以及他之前都藏在了什么地方。

    “不,暂时不用。”

    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一更,感激大家的支持和厚爱,今天还会写第二更,我速度比较慢,现在开始写,大概要到晚上19点左右才能完成,到时还请大家再上来看看,谢谢^^

    明天只有一更,因为要出门办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