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章 章回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老子主动要给你看病,甚至都打算尽量给你减轻痛苦了,你竟然还敢反过来拿乔?

    不看就不看!我还求你不成?

    我就不信那个破指南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惩罚我,如果真这样……我自己跳火堆里把自己烧成灰!

    严默也清楚,青年拒绝他的原因不过是不信任他而已。

    原战现在只是腿疼,还没有到不能行走跑跳的地步,可如果他起点坏心,对方就不是腿疼的问题,而是以后还能不能走路的问题了。

    但是……严默冷笑。

    你原战也太小看我,我就算是人渣,也是有格调的人渣。除非我真的治不好,否则谁配让本大国手自砸招牌?

    这次我当你未成年还是小孩子,暂且原谅你,以后我自会让你哭着求我给你治病!

    包裹里没有再找出其他有用的东西,原战给带回来的几只昆虫模样古怪,虽然指南已经开启第二条的生物大全指南,但询问指南会增加己身的人渣点,在不是很紧急和必要的情况下,严默一点都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获得知识。

    因为原战拒绝了检查和治疗,当晚两人吃过晚饭早早就睡了。

    原始社会就这样,啥娱乐都没有,晚上点火把还浪费木柴,另有不少人一到晚上就瞎眼,为此天一黑,没什么要事的话,大家一般都会选择早点睡觉。

    临睡前,严默偷偷翻开右掌看了下他的人渣点数。

    不知是应于他的要求,还是指南本身就附带这样的功能,严默总结出:如果没什么立刻需要让他知道的事情,指南一般不会再亮个不停,只每晚会半强迫性地给他统计一次当日人渣值加减。

    所谓半强迫性就是在月亮降下、太阳升起的那一段时间前,他自己可以随时把指南喊出来查看,但如果到了日月更替的时刻他还没有查看过当天的“收入和支出”,指南就会直接在他脑中显示详细数据,不管他那时是否昏迷或正在做梦,而其留下的数据印象之深刻程度,足以让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立刻回忆起来。

    他现在的人渣值总计为99999882,一共才减去118点。

    嗯,这数字谐音挺吉利的。严默在指南今晚会不会惩罚他的忐忑中朦胧睡着。

    原战睡觉比较霸道,因为少年身体还没张开,他直接大腿一跨,把人整个抱在怀中当人体暖炉,不过他还算小心,没碰着严默的断腿。

    严默被压得难受,可同样也觉得十分暖和,这里的天气白天热,晚上却冷得要死,只盖层兽皮根本不管用。

    一夜无话,第二天,原战被酋长派人叫走,回来时确定了即日出发寻找新盐地的任务。

    严默本来还想半天能准备什么,结果人家愣是告诉他,半天准备都是多的。

    因为他们唯二要准备的东西就是食物和水,长矛作为随身武器拿起就可以走。其他?哦,还有皮裙和草绳!

    “生火怎么办?”严默忍不住问。

    “猎带了两块容易打出火星的石头。不过我们基本不会在外面生火,食物烤熟的味道会引来野兽,晚上大家挨着睡就不冷了。”

    “食物呢?就带这一点?”

    “这已经很多了,带的多累赘,而且还没下雪,我们可以边走边打猎。”

    “睡觉用的铺盖呢?”

    原战反过来嘲笑他,“你要带着两大张兽皮走路?你背着?”

    “那下雪怎么办?你不怕冻死?”

    “路上会打到野兽,现剥皮用就行。你都十四岁了,这些都不懂,难道你一次都没跟族里的战士出去狩猎过吗?”原战看他的表情像是不可思议。

    “我只去过能当天来回的地方。”严默被小小打击到了,那鄙视的眼神哦!

    “怪不得你们盐山族会被彘族抢走地盘。”原战一脸‘早知你们这么好抢,我们早就去把你们干翻’的表情道。

    严默心想幸亏我不是真盐山族灵魂,也幸亏我不是真盐山族祭祀弟子,否则就凭你这个眼神,我毒死你全家都不为过。

    一个装着腌肉和家里全部粗盐的简陋兽皮小包裹,一个用来舀水和接雨水、接兽血的木瓢,一根长矛,一捆草绳,一把石刀。

    这就是两人要远行千里甚至万里路要带的行李。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出发!

    原战还在那里抖落着家里四张大兽皮,说要给少年换一根长矛带上。

    那么大、那么完整、那么暖和的四张兽皮竟然只能换一根长矛?严默要疯了,这么不划算的交易绝对要阻止。

    “傻瓜,这木头不一样,它跟石头一样坚硬,却比石头轻很多。”原战觉得严默才没眼光、不会计算。

    “这种树很少,而且长到树枝可以做一根长矛的长度需要很多年,它的树干很硬,没人砍得动,能用的只有树枝,可就算是这么细的树枝也很不好劈削磨制,做一根这样的长矛得用坏十几把石刀。如果能用四张兽皮就换来一根,那已经是非常划算的交易。”

    “谢谢科普。”

    “你说什么?”

    “我说……长矛给我我也不会用,如果你确定那四张兽皮不要了,那就给我吧,我拿它们另有用处。”

    青年吃惊,“你真的要背着它们走?”

    严默没回答,“另外,我还希望你把家里帐篷上没坏的兽皮也扯给我,我也有用!”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知道?留下来帮忙。”

    原战有足够的好奇心,所以他留下来了。

    严默一边动手把几张兽皮摆来摆去看要从哪里下手,一边问:“还有谁和你一起去?”

    “你大多都认识。猎,他弟猛,山,雕,缺牙,还有三级战士冰。”

    严默猜猛可能就是那个红枣男,冰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专门负责给族人刺青的缺牙也去?为什么?”

    “是缺牙听到消息主动要求的。”原战解释道:“何况他只缺了半口牙,手脚都还灵活,又是老战士,且找非肉类食物的经验又比我们丰富得多,猎也同意让他加入。”

    “可他为什么……留在部落中不是更安全?”

    “猎说他想死得像个战士。”

    “好吧。那那个冰呢?他也是自愿加入?你的好兄弟之一?”

    原战嗤笑,眼中带着明显的不屑和厌恶,“是酋长要求。酋长说只有一个三级战士不安全,让我们再加一个三级战士,然后他叫来了冰。秋实大人先不同意,后来酋长找他单独说话,他又同意了。”

    “等等,这个冰和你不对付?”

    原战不肯多说,严默只好把这个疑问放在心中,不过还好他也没指望出去后一路顺风顺水,所以此时听说人还没上路就很可能有内部问题发生,他也没太惊讶和沮丧。

    如果那人真的会成为整个队伍的不和谐因素……等到了野外,只要给他机会,他想无声无息地弄死一两个人,不说易如反掌,也难不到哪里去。那时,他唯一要担心的不是同伴、不是野兽,而是他该如何躲过指南的惩罚。

    不救人都罚他,主动杀人那还得了?

    “你问这些干什么?”原战戳他。

    严默躲开他的手指,“阿战,你能把雕和山都请来吗?如果他们手头没事的话,对了,草町也喊上,她比较能干。”

    原战发现他很喜欢“阿战”这个称呼,因为独一无二。

    雕男和大山都来了,包括草町。

    严默问他们是不是出发的准备都准备好了,他们都说已经准备好。

    严默“呵呵”两声,因为他完全可以从自家蠢主人丢在帐篷一角的行李,来推测出另外两人所谓的准备好都准备了什么。

    “小默,战说是你喊我们来,有什么事吗?是不是要我们多采点大蓟叶带着?这个你放心,草町早就准备了好多。”雕男蹲在地上问。

    草町笑眯眯地挥手。

    严默一指地上的兽皮,问:“都会用骨刺钻洞对吧?”

    “会。”雕蹲着,大山直接坐到地上。

    “看到我用炭灰在上面画出来的点点了吗?”

    几人一起低头看向兽皮。

    “下面就请你们在这些兽皮画点的位置上钻出一个个小洞,洞不能太大,可以让这根皮草绳穿过就可以。”严默拿起一根他无事时用烂皮碎皮和干草一起编出的皮绳道。

    “小默,你想做什么?”大山好奇地问。

    严默微笑,“说,说不清楚。等做好你们就知道。”

    看草町也伸手帮忙,严默忙拦住她,“草町姐,我另外有事麻烦你,这事他们做不来,需要足够细心和耐心的人。”

    “我耐心很好。”雕男立刻嘟囔。

    大山也憨呼呼地点头,“我也是。”

    原战没表示,但他那表情已经告诉在场所有人,他是三人中耐心最好的。

    严默没理他们,只问草町,“姐,你身上带了针线吗?”

    “身上没有,我回去拿,不过线不多。”草町说着就跑回帐篷拿了针线回来。

    严默一看到草町拿回来的一坨灰线,立刻激动得一把抢过。

    草町被他吓一跳。

    “姐,这个线你是怎么做出来的?”严默扯出线头扯了扯,发现韧性不错,用了点力也没扯断。

    草町听他问这个,当即笑道:“哦,我当你问什么呢。这个线是我和褐土姐一起想出来的,咱部落里不是有很多猎物吗?还养着一些。我们就找那些毛长的,把毛割下来收集到一起,用开水煮了,学你编织草绳的方法,把那些长毛几股编到一起,一点点接,就接了这么长一团,不过挺费事,弄了几天才弄了这么一点,而且太粗。”

    “没事,这粗细程度也够了,主要是够结实。”严默高兴,这可比他预料到的缝线好多了。

    “嗯,确实比单根的马鬃或头发结实得多。小默,你想让我做什么呀?”

    严默一拍脑袋,把编线还给草町,“姐,我想请你缝几个皮袋子,要这种模样。”严默直接拿石头在地上画给她看。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二更奉上,等做好准备,他们就要出发去开拓新地图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