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章 章回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我也不确定那地方到底在哪里。祭司大人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很匆忙,当时我只记住了几个要点。”严默开口道。他的神色并没有面对三级战士的恐惧和尊敬,说话音调也正常。

    冰回神。小奴隶的说话态度让他感到有点奇怪,觉得这个小奴隶胆子真大,同时也让他怀疑起少年的身份,“盐山族祭司为什么会跟你说新盐地的事情?”

    严默应对这种事只是小事一桩,当下脸上就带出了恰当的忧伤和悲愤道:“因为彘族攻打我们部落,祭司弟子被杀死,当时祭司大人身边只有我,他要去给剩余的战士们赐予力量,只能在离开前匆忙告诉我一些事,让我传达给其他族人。但是我在和族人逃亡的路上被野兽咬伤,继而和族人们失散,最后被阿战救回。”

    正拿起皮战甲让草町帮助自己穿上的原战挑了挑眉,这就不叫主人了?

    严默肩背上被刺了奴隶的印记,但完全无意真当个奴隶,他相信原战和猎等人在知道他是盐山族祭司弟子后大概也不敢把他真当奴隶看待。

    冰顾不上奇怪战往身上绑的是什么,盯着少年道:“那么往南方走是你的主意?”

    “是。”

    “盐在南方?”

    “有可能。”严默狡猾地道。

    冰不再看少年,转而看向猎,“我们应该立刻回转部落,把这件事告诉酋长和祭司大人。”

    “然后呢?”猎淡淡地反问。

    “然后……”冰堵住。

    猎接着他的话头说道:“然后酋长和祭司大人一样会派人和这个孩子一起去寻找新盐地,可是因为我们先说了这件事,酋长他们就会抱有很大的希望,如果我们回不去或者找不到,你可以想象他们会如何失望,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找到盐地,给他们个惊喜不更好?”

    冰沉默。他承认猎说得有理,这事不管和不和酋长等人说,最后结果都一样,祭司大人肯定还是希望战出去找盐,而酋长也一定会让他跟着出去以平息息壤族和飞沙族人的不平。

    冰正要再询问严默关于新盐地的事情,一抬头,却差点惊瞎了他最为自傲的一双鹰眼!

    战和山等人身上穿的是什么?

    不是战士们常见的简单皮裙,也不是冬天战士们为外出打水、寻找食物或抵抗敌人时而套上的兽披。

    兽披就是拿一块大兽皮在中间掏个洞,出去时只要把那洞往脖子上一套,兽皮便可以前后垂下来挡住前胸和后背,再拿根草绳往腰间一扎,又挡风又不碍事。

    战等人此时上半身穿的好像也是兽披,但又完全不同。

    细看,原本的兽披左右肩头都被小块的兽皮加厚,加厚的方法也简单,就是在那些小块兽皮四周钻孔,用皮绳和下面的兽皮扎紧。

    除了肩头,兽披的前胸和后背也被加上了层层切割好的同大小兽皮,兽皮一层层垒紧,看起来特别厚实。

    这种特意保护住自己前胸和后背要害部位的加厚多层兽皮看起来就像厚厚的龟甲,也许这该叫兽皮甲?战甲?

    许是为了防止兽皮甲前后分开,皮甲两边肋下的多余皮绳可以互相系紧,这样兽皮甲就可以紧紧贴敷在身上。

    兽披多余的部分自然垂到腰际,这部分的兽皮没有加厚,想必是为了让腰部可以灵活转动。

    腰际下面就是皮裙,再往下小腿也被兽皮包裹住,手腕也一样。

    小腿上的兽皮从脚腕上面一直包裹到膝盖下面,手腕上的兽皮则从手腕一直延伸到肘部。

    无论小腿还是手腕上的兽皮,其中段都被特意加厚。

    这么一套做工粗糙但足够厚实的兽皮战甲不但保护住了战士的大部分要害,更完美勾勒和衬托出战士们那高大且雄壮的伟岸身躯。

    为什么大家之前都没有想到可以这样弄?

    冰震惊过后,神情立刻变得复杂。

    穿上了这么一套兽皮战甲的战、山、雕和猛四人,猛一看竟然让他感到陌生。

    他们只不过是把平日常见的兽皮稍微改了下形状穿上身而已,为什么看起来竟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干练,萧杀,雄壮,野性十足中又充满一种独属于雄性的魅力,更可怕的是他们给人的气势,就好像可以战无不胜。曾经熟悉的同伴,此时看上去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

    不可能!这是错觉!冰一下握紧双拳,他不能被他们的气势压制住,他是三级战士,他怎么可以向这些二级战士示弱?

    猎一直在注意冰的表情,在看到他先震惊,再疑惑,继而羡慕,最后变为失落和不服时,他对原战施了个眼色。

    原战默默地从自己的包裹里翻出一套扎好的全套皮甲抛向冰。

    冰一怔,差点把抛过来的一大捆给打飞。

    猎开口道:“这是给你准备的,立刻换上。”

    那边雕也翻出一套递给缺牙,缺牙高兴得黑洞洞的嘴巴也不掩饰了,乐得张大嘴嘿嘿直笑,还用颇有特色的漏风声音反复道:“我也有份?真是给我的?”

    雕用右拳砸了他的胸膛一下,“兄弟!”

    缺牙立刻右拳捶胸,重重地道:“兄弟!”

    冰抱着那一大捆,低下头,也不说话,走到一边就开始穿着,他的奴隶立刻跑到他身边,给他帮忙。

    原战没听到冰的感谢也没感到多奇怪,就像他们给冰和缺牙都准备了一套皮战甲一样。

    他和冰在部落里是敌人,但出去他们就是同部落的兄弟!这一点,任何原际部落的战士都不能违反,也不会违反。

    严默瞅着这些原始猛男们感到奇怪,鞋子呢?

    一个个为什么不穿鞋子?

    当然,那也许不能叫鞋子,只能叫裹脚皮。

    但不管有没有鞋子的形状,能用块兽皮把脚包裹上,也会减少很多危险和伤害。

    以前去山里采药,鞋子和裤子是最被重视的,全部都要包得严严实实,不能留一点缝隙,因为山里毒蛇和毒虫多,无论被咬还是被钻都是件糟心事。

    可他上次就看到这些战士回来时全都赤着脚,这次连他特地做了裹脚皮,他们也没有穿上,明明都跟他们说过穿法。

    为什么?难道他们的脚底板和脚皮都特厚,所以不怕磨损也不怕咬伤和划伤?

    严默为了弄清楚原因,亲自从包裹中翻出那块裹脚皮,朝他的毛头主人抖了抖。

    原战厌恶地瞥了眼那块兽皮,“别用它,脚会烂掉。”

    哈?啊……

    严默迅速醒悟,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以前见过不少这样的病例——脚癣,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病却特别能折磨人。

    大多数是因为鞋子不透气,或脚长期与湿气接触,或被传染而造成。

    看原战的表情,原际部落的人很可能在以前就用兽皮裹过脚,但却因为兽皮鞣制不当,或者不注意卫生和透气等各种原因,导致脚上生出严重的脚癣,俗称脚气。而没有对症药物处理的情况下,脚癣只会越来越厉害,最后导致脚丫子不但奇臭还奇痒,严重的还会烂脚丫。

    脚癣这种病在他来的那个世界也是几大常见人体顽固症之一,无论古今中外上下几千年,不知多少人受此病一生折磨。

    严默突发奇想,会不会就是因为这点,才导致原际部落的人有意无意忽略了对兽皮的进一步利用?

    “砰!”沉重的兽皮衣砸到他头上。

    原战命令道:“穿上,快点,别磨蹭。”

    严默没反抗,乖乖把用两大块兽皮绞合而成的兽皮大衣套到身上。

    所有人着装完毕,猛和雕性格比较活泼,穿着新式兽皮战甲美滋滋地在自家奴隶面前走来走去炫耀。

    原战在严默面前伸出自己粗壮的大腿。

    严默,“……”嘛意思?

    跟自家奴隶炫耀完自己的身体比其他战士更加雄壮的原战走到一边和猎说话。

    冰不肯被排除在外,也走了过去。

    奴隶们快手快脚地把剩余的行李迅速分堆,草町忙完自家的,又来帮助严默。

    有现成的背包,东西很好收拾,能装入背包的全部装入,体积过大又不重的,比如木瓢就挂在腰带上。

    说到背包,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小插曲。

    当初严默想让草町帮助缝合两种背包,一种斜背式,一种腰包式,在他想来,这应该很简单。

    但实际操作后,才发现很难!不但技术难、材料缺乏,最主要时间也不够。

    在和草町反复商量后,他把原来的设想全部推翻,重新和草町一起敲定了一个更可行的背包样式和制作方法。

    一个双肩带盖背包。

    它的制作方法如下:

    首先做双肩的两根背带。对此,他们使用了两条韧性较好的长兽皮来制作。做之前,先把一条长兽皮折叠几重,折成约半个巴掌宽,再在折叠后的兽皮上来回缝针,把折叠的长条兽皮缝紧,这样可以大大增加背带的韧性和结实度。

    其次做背包的包身。这个就需要一张比较大的兽皮,先切割成规整的四方形,再在普通需要缝合的边缘部位钻孔,孔要小且稍密集。然后把小孔当作纽扣洞眼一眼,用针线全锁边,这样被穿孔的部位就不容易因负重而被皮绳扯坏。之后再把各边洞眼相合,用皮绳扎紧,再用针线上下来回缝上几道,一个圆筒状的包身就做好了。

    再其次,把背包和背带相连。因为缝合材料和技术都不过关,严默考虑再三,在包身底端和上端的平行位置分别开了一道划口,把背带从包里面穿插而过,再把两端划口与背带密密缝合,同时也把穿过背包内侧的背带和包身紧密缝合。如此一来,背包和背带之间因为负重过大而分离或崩裂的危险就可以在目前的有限条件下降到最低。

    最后的收口和盖子都比较简单,收口只要在最上段钻一圈孔,用皮绳穿过收紧就好。防雨水的盖子则只要直接缝合一块兽皮在包身上就行。

    这样做好的背包大约有一个可盛十公斤米的米桶那么大,可以负重约十五公斤,成年人拳头大小的腌肉塞个三十块不成问题,但背包会变得满满当当。

    别看这个背包的制作方法不难,但使用针线的地方较多,光是给洞眼锁边就极花时间,后来草町、蚊生和严默三人实在忙不过来,原战还让大山拿了几块兽皮去请褐土和猎的奴隶帮忙。

    就是这样,忙到天黑,他们所有人一共也只做出了五个这样的背包。

    所以全套兽皮甲可以提供给冰和缺牙,但背包就没他们份了。

    猎一声呼哨,所有人都靠拢到河岸边,严默把人头又数了一遍。

    除了七名战士,此行还有包括他在内的五名奴隶,一共十二人,十男两女。

    草町和蚊生他认识。那叫夏肥的粗壮女人是猎的女奴,跟草町年龄差不多大。冰的奴隶叫羊尾,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看样子有点胆小。

    猛和缺牙都没有带奴隶。

    直到后面几天,严默才知道猎和猛这对兄弟俩在各种意义上都合用了一个奴隶,也幸亏夏肥壮实,耐折腾。

    缺牙则是养活自己都勉强,自然不可能再养一个奴隶。

    严默也因此发现这里的奴隶制其实也很畸形,通过原战等人的描述,可以看出如果做主人的无法全方位压制自己的奴隶,那么还不如不要拥有奴隶,因为如果做主人的只一味压榨自己的奴隶又不让他吃饱,很可能会被奴隶反过来杀掉。

    不想被奴役的奴隶还会逃跑,严默也是后来才知道冰就以为自己的奴隶羊舌跑掉了。

    “盐默。”

    严默听到猎喊他,抬起头。

    所有人都看向他。

    原战站在他身边,支着他的身体。

    “我不需要你把寻找新盐地的所有要点都说出来,但我们如果往南方走,很有可能会遇到很大的危险,你必须给我们第一个提示。”猎绷着脸严肃道。

    严默在心中迅速盘算,真的要往南方走吗?也许东方也不错。

    不,还是往南方走。如果老祭司秋实的神望没有问题,他说北方有大雪,说明这里的北方要比南方冷,那么他往南方走至少不用担心会走到南极。

    可是南方的情况如果比这里更糟糕、更危险……

    “盐默?”猎催促似的又喊了他一声。

    “我们要找到大海。”严默开口。海,他用了汉语发音。没办法,少年的记忆中就没有相关海的词汇。

    “海?”猎的发音有点怪。

    严默点头,“海就是比湖泊河流要大得多的特大湖泊,像天空一样广阔,水的颜色比天空的蓝色更深,水的味道又咸又苦又腥。”

    “海里有盐?还是海的附近有盐?”原战问。

    严默回答:“我族祭司曾跟我说过,大海里的盐取之不尽,哪怕只用太阳晒,也能晒出比岩盐味道更好的海盐。同时海里还有很多食物,非常多。”

    众人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和喜悦,“真的吗?真有这么一个地方?”

    严默继续忽悠:“我族祭司说有。”

    “在哪里?”冰抢在所有人之前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大陆的尽头。”

    严默习惯性地装逼,他以为他会看到一片沉默的脸,正打算等谁问他大陆尽头在哪里时,他先想法透露点东西稍微震慑一下这些原始人,好确定自己在队伍中的地位不止是一个寻盐导向标,然后再向众人详细了解这附近的地理情况,继而推断出之后的前进方向。

    哪想到他话音刚落,说话走风的缺牙就忽然叫道:“我听过大陆的尽头,我听人说过!”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好,今天只有这一更,我昨晚回来比较迟,为了能在十点发稿,这篇写到了早上,所以白天需要补眠,然后调整一下时间,争取中秋节那天双更撒^^

    感谢亲们的厚爱,新地图连环任务002号已经启动:寻找知道大陆尽头的人!

    哎?问001号连环任务是什么?当然是“寻找新盐地”啦^^

    目前,严默异世改造已经完成任务列表如下:

    太长了,省略……哈哈哈~~

    明天见,宝贝们^^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