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章 章回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此时,原战忽然松开严默,双手一撑,趴到地上,耳朵侧贴向地面。

    怎么回事?金鸡独立的严默差点没站稳,还好旁边的猛伸手扶了他一把。

    “喂!”严默黑线。这小子扶就扶了,竟然还顺手掐了他屁股一下!

    猛理直气壮地道:“战答应我,要把你给我摸两次。”

    是吗?严默好想掏出金针扎他个永垂不朽。

    原战忽地抬起一只拳头,所有战士立刻闭嘴,旁边的奴隶们自然更不敢随便乱发出声音,严默也暂时忍了。

    片刻后,原战原地跃起,抓紧木矛,神情凝重,“有沉重的脚步声正在向这里快速接近。”

    猎立刻问:“多少只?人还是兽?”

    “兽,至少三只以上。”原战看向河对岸,“对方身体一定非常巨大,速度还很快,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这不是部落附近吗?怎么还这么危险?”

    唰!所有人立时一起用看山顶洞人的目光看向少年。

    猛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跟自己一样傻的,闻言立刻非常亲切地告诉少年:“快要到冬天了,一些怕冷的野兽和鸟儿会集体往南边跑,有的跑得早,有的跑得迟。土龙为什么会和鳐鹏斗起来?因为土龙每年冬天之前也都往南边跑,而且每次都会经过鳐鹏的狩猎地盘。这次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大家伙们大概是顺路跑过来喝水的,我们再不走,它们大概就不止要喝水了。”

    “要来了!赶紧走!”猎大喊。

    只说话间,地面已经能感到明显的震动。

    这就要逃命了?坑爹哦,决定未来征程方向的第一次会议还没开完呢!严默虽然疑惑,但速度不慢,猎下令的同时就已把背包背到身后。

    其他奴隶和战士也都背起了背包,等背上身,才发现这个双肩背包有多么方便。

    冰和缺牙眼谗无比,但这时可不是抢东西的时候。

    原战在少年面前一蹲,喝道:“上来,快!”

    严默也不客气,往青年宽厚的背上一趴,两腿紧紧夹住他的腰,手搂住他的脖子。

    原战把木矛交给少年拿着,双手抄起少年的腿,拔腿就跑。

    “走!”没有任何言语吩咐和安排,猎和猛跑在了最前面,山和雕跑在两翼,冰和缺牙断后,原战背着人跑在最中间,其他奴隶跟在他身后,自然形成了一个菱形防护阵。

    严默不禁想为这默契的配合鼓掌。

    这种阵型,这种意识,还有可怕的纪律性,这种训练战士的手段到底从何而来?又是谁训练了他们?

    这是严默来到这个部落后感到最违和的一件事。

    还有战士的说法和级别评定,这都不是原始社会现在就会出现的东西,更何况这不止是一族,而是附近部落、甚至更远的部落都有着同样的认识。

    一定还有更高的文明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他们创造出来的某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形成了水纹般的影响,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

    “轰隆,轰隆!”

    地面振动越来越厉害,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一具极为庞大的身影正在向河边快速跑来,而在这具身影身后,赫然还跟有一大一略小两只巨兽!

    我操!看到活恐龙了!

    那是怎样庞大又丑陋的巨兽!?

    随着它们快速向河边接近,它们的外貌也完全落入严默眼中。

    一看就非常厚实的、宛如盔甲般的厚皮笼罩住小山般的巨大身体,背部呈三角形,头颅大如磨盘,一张嘴宛如狼嘴一样伸出,没有尾巴,四肢粗壮如柱,脖子靠下的部位竟然还有两只副肢,副肢的爪子异常尖锐,显然不但不是摆饰,还极具攻击性。

    这玩意绝对食肉!看看它的嘴巴,看看它的牙齿,再看看它边跑边流口水的凶残样,它们这是发现他们了吧?这完全就是一副打算喝水外带加餐的势头!

    原战在跑动中也时刻注意着那三只巨兽的动静,一看见它们的身影,青年就吼道:“是铁背龙!”

    猛也在狂嚎:“怎么一出来就碰到铁背龙!我们的运气也太糟糕了吧!亲娘哎,它们发现我们了!”

    猎不好回头,只大喊:“必须把它们引开,不能让它们冲过河边、冲进部落!”

    “这么大的声响,石墙那里的守卫肯定已经发现它们。嗷嗷嗷!哥,我们这次是不是要死了?”

    “闭嘴!”数人狂喊。

    发现来者竟然是什么都吃的铁背龙,当下所有人都使出吃奶的劲狂奔。

    让严默吃惊的是,女性的草町和夏肥速度也一点都不慢,始终跑在菱形阵当中没有掉队。

    蚊生和羊尾看着比战士弱,这时候跑起来都不带喘气的。

    想想自己的体力,如果没有原战肯背着他跑……

    “轰隆!轰隆!”铁背龙发现食物,水也不喝了,竟然紧追着他们不放。

    严默回头,看到越来越近的巨大身影,忍不住大喊:“啊啊啊!它们就要过来了!”

    “闭嘴!”又是数人齐吼,猛的声音最大。

    “这样跑不行,有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可以甩开它们?”严默想闭嘴,但眼看后面三只巨兽正一点点接近,近到他都可以看到他们流着口水的大嘴,他不问个清楚,绝对没办法安心。

    “我们现在就是在设法甩开它们。你别再我耳边吼了,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原战抱怨完,又加快了速度。

    后面喘息声变大,草町和夏肥很可能要支持不住了。

    严默忍不住想到,如果草町和夏肥落后,三只巨兽有了食物,是不是就不会再追捕剩下的他们?

    草町和夏肥自然也十分清楚地知道,如果慢下来她们一定会被抛弃,于是都拼了命在跑,大概不跑到断气,她们绝不会主动停下来。

    严默飞快扫视四周,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甩开它们?

    对了,他们现在在朝哪个方向跑?

    西方?不对,好像是西北方。

    他们已经离开河道,正在往草原深处跑。

    “阿战,告诉我,那玩意都吃什么?它们怕什么?它们的弱点在哪里?”

    原战根本不想回答他,但少年一个劲拍他,气得他直吼:“你够了!它们什么都吃!你他娘的再拍我,我就把你扔给它们吃掉!”

    严默感觉原战是真怒了,老实闭嘴不再多问。

    不久,草町开始慢慢落后,雕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停下,如果他停下,整个阵型就散架了,他不能停。

    “啊!”羊尾忽然大叫一声,脚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生生摔了一个大跟头,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三滚。

    他的主人冰从他身上跃过,缺牙绕过他。

    落在最后的草町追了上来,在经过羊尾身边时,她也没有停留。

    羊尾下意识地伸手一拽草町脚踝。

    草町尖叫倒下。

    回头观察情势的严默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原战就在此时大喊道:“快了,前面就是流沙地,只要跑到那里,我们就得救了!”

    那草町和羊尾呢?

    ……管他们去死!他们自己人都不救,他瞎操心什么?

    “停下来,救他们!”

    “什么?救谁?”原战怀疑自己的耳朵。

    “救草町和羊尾!”严默大叫道:“快!现在还来得及!把他们背起来跑还来得及!”

    原战没理他。

    严默不知道指南会如何判断此事,他多么希望原战能够一巴掌拍昏他,这样他就有借口自己不是不想救人,而是“无力”救人。

    “救命——!”生死关头,草町明知没有希望还是喊出了口。

    严默心里一抽,他想到了草町对他的好。可如果他们现在停下,也许他们都会没命。

    快打昏我!严默多想这样对原战大喊,可慑于指南的尿性,他喊出口的却是:“放我下来,我要去救草町!”

    原战还是没理他。

    后面的羊尾爬起来向左边跑,可跑得一瘸一拐。

    草町也爬起来了,但她自知必死已经失去了求生奔跑的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兽快速向她靠近。

    严默想到上次见死不救被加了十点人渣值,这次一下两个,就是二十点。也许二十点人渣值不算什么,但还有惩罚呢?

    指南可是说了,一次性增加十点以上人渣值会给予他一次小惩。

    但只是小惩加二十点人渣值而已,值得他用自己的命去拼吗?而且说不定还会再拖累死几个。

    如果因为他不自量力而害死别人,是否也会增加人渣值?

    “救命!救救我——!啊啊啊!”草町发出了最后的绝望惨叫声。

    严默转头,闭眼再睁开,手指一动,夹在手指间的金光一闪。

    原战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他两侧肩颈窝扎了一下,接着两手臂就莫名一松,本来被他牢牢抓住的小奴隶竟然就这么从他身上滑了下去!

    “你这个xxxx!”原战气得破口大骂,原地猛地转身就去捞落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爬起来就向后跑去,一边跑一边把后背的背包移到前面,打开背包口。

    “草町,起来!跑!”少年从包里抓出一块腌肉,对准扑向草町的巨兽的嘴巴砸去。

    草町不知是听到了喊声鼓起了勇气,还是在极度恐惧下做出了本能的求生反应,她竟然一个驴打滚从那张大张的长嘴下逃了出来。

    “咔嚓!”铁背龙的牙齿合上,正要因为没有咬到猎物大怒,却又立刻被嘴里多出来的肉味给吸引。

    唔!味道好怪!但是……好像也能吃?

    铁背龙张嘴嚼吧嚼吧,把那块腌肉吃下了肚。

    不等铁背龙吃完第一块肉,严默又把第二块肉给砸了过去。

    肉块掉落在巨兽面前。

    铁背龙阿爸低头,咦?好像是刚才的怪味肉?

    犹豫地抬头瞅瞅跑出一点距离的新鲜两脚怪,再低头看看地上现成的肉块。

    到底吃哪个好呢?

    嗯嗯,还是不要浪费了,先把这个吃了,再追那些两脚怪也一样。

    巨兽刚张嘴咬起那块肉,又一块砸了过来。

    铁背龙阿爸好一番困惑,这谁啊,没事把肉乱丢?

    算了,还是都吃了吧。

    在铁背龙阿爸停在原地开始享受不用捕猎就能吃到嘴的怪味肉时,铁背龙阿妈带着孩子也追了上来。

    “吧嗒,吧嗒。”又是几块肉落下。

    早在严默砸出第二块肉时,对情势变化异常敏感的原战就迅速改变了自己的原定计划,在跑向少年的同时,大喊:“冰,带上羊尾!雕,背上草町!”

    跑在最前面的猎已经停下,当他看到原战回跑时,他就带着猛一起握着木矛冲了回来,在听到原战的喊声后,他毫不犹豫地立刻下令:“冰、雕,照做!”

    冰也许不会听原战的,但他不会不听猎的命令。

    冰和雕转头就去救自己的奴隶。

    严默还在投掷肉块,背包里的肉块正在迅速减少。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严默欲哭无泪,骑虎难下。

    他明明听到草町的最后惨叫声,以为她已经完蛋了,他才从原战身上下来,因为在他的计算中,就算他此时停下去“救”草町,也来不及了,但他却可以做出个样子,并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因为正在啃食草町的铁背龙有八成可能会因为已有到嘴的食物而放过他。就算铁背龙也看上他,原战的速度也会快过这只巨兽。

    他都想好了,盐地还没有找到,只要还有一丝可能,原战等人就绝对不会看着他去死。

    他下来,原战肯定会回头来捞他,到时他只要再假意挣扎一二,肯定能让原战发怒打昏他把他扛走。

    可是!为什么草町真的能龙口逃生?为什么他做戏砸过去的肉块会那么巧正好砸进铁背龙的口中?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巨兽竟然不觉得人类吃的食物难吃,它还就停下脚步开始品尝那腌肉的味儿了!

    为此,他不得不再次投掷第二块,为了做戏做到家。

    那时,他还想着,如果铁背龙发怒,肯定也是第一个吃掉跑不快的草町,等它扑倒草町时,原战完全有时间捞起他就跑。

    可是!原战竟然真的让冰和雕去救自己的奴隶,而且他跑过来没有第一时间扛起他就跑,竟然就停在他身边戒备着等待冰和雕跑回来。

    而他也不得不把腌肉一块块扔出去以争取时间。

    你妈,两外两只也赶上来了看见没有?还不快背起老子跑,你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样庞大的巨兽,别说一包肉,就是一车皮的肉,那三只也能分分钟吃完!

    快啊,快背起我跑啊!

    腌肉就要扔完了,严默手伸进包里,一下摸了个空。

    没了?近三十块肉就这样给他扔没了?

    严默木然地看向前方。他可真幸运不是吗?第一天出门就碰见少见的铁背龙,第一次“救人”就救的这么顺利,可见老天对他有多优待,呵呵!

    吃完口中最后一块肉,等待投喂的铁背龙一家三口齐齐抬头向他的方向看来。

    还有吗?继续啊。

    “昂——!”像牛又比牛叫嘹亮得多的叫声响起。

    略小的铁背牛崽子很不高兴地大吼:“昂昂昂——!”就这么点?我才吃出一点味道,兀那两脚怪,还不快继续给本大爷投喂!不给?不给我就去吃掉你!

    铁背牛崽子领头,也不去看离它们更近的冰和雕四人,而是冲着严默的方向就冲了过来,它的爹娘自然紧随其后。

    “轰隆!轰隆!”

    严默原地静默两秒钟,用浑身的怒气吼出一声:“大雕大人,快!”吼完,转身撒开脚丫就跑!靠别人靠不住,还是靠自己吧!

    雕和冰分别背着自家奴隶追了上来,原战一把夺过跑过来支援他们的猛的背包就砸向冲过来的三只巨兽。

    “跑!”原战扔完背包,迅速赶上严默,一把捞起他往肩上一扛,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前方流沙地冲去!

    作者有话要说:中秋节快乐!祝大家今天吃月饼都能吃到金子^^

    第一更奉上,第二更将在19点左右更新^^

    感谢亲们的支持和厚爱,拥抱大家!!!

    欢迎亲们帮助抓bug,任何都可以~~先谢过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