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章 章回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吱——!”

    狂奔途中突然紧急刹车。人体的脚丫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但严默这一刻觉得他好像就听到了。

    原本到小腿肚的稀疏草场倏然消失,前方竟然出现一片茫茫沙漠。

    猎走在第一个,他一点都不敢快,用木矛做着探测,一点点插着地面,终于找到一块坚实的土地,这才一脚踏上去。

    随着猎留下的脚印,所有人并成一排踩着脚印前行。

    原战和严默这次落在了最后面。

    严默顾不上肚子被杠得难受,抬头望向铁背龙一家三口。

    它们正在撕扯争抢那个背包,包里的肉块掉出来,铁背龙崽子第一个抢到。

    可是那崽子一边吃,一边竟然还迈着大粗腿向他们追来,大概它觉着只要跟着他这个两脚怪,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投喂。

    原战的脚踏上了冰留下来的脚印。

    身后铁背龙崽子轰隆轰隆就要撞上他们。

    突然!原本正在和老婆抢夺撕扯那个背包的铁背龙阿爸抬头一看儿子奔跑的方向,高“昂”一声,猛地发力冲到儿子身边,身体用劲一撞,把儿子整个都撞到了一边。

    “昂昂?”铁背龙崽子被撞晕乎了,扑通一下坐了个屁股墩,后腿几次用力,努力半天才站稳。

    铁背龙阿爸对着离它只有五尺远的两脚怪们发出愤怒的吼叫声:“昂——!”

    “噗!”

    严默抬手抹了抹脸,那只巨兽喷了他一脸臭得熏死人的口水。

    就这么点距离,他都能感觉出来巨兽喷出的热息,可是对方就在那草地与沙地接壤的一线边际走来走去,一步都没有再往前跨出。

    后面的危险虽然暂时缓和,但他们现在面临的处境也没有妙到哪里去。

    原战用从来没有的凝重声音呵斥他:“不要动,一点都不要动。”

    严默身体凝固住,刚才他抬手擦脸的动作显然影响到了青年。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慎重?

    严默低头仔细观察,这时他才发现从草地走到这里,他们十二个人,去掉背在身上的三个,一共九个人竟然只留下了一行脚印。

    最让人讶异的是,这行脚印竟然还不是成对,而是只有一个。这是不是也就说他们现在走的路,只有一个脚掌宽的距离才是安全的?!

    这跟踩钢丝有什么区别?还有三个扛着负重在踩钢丝!

    发现了这一点,严默再也不敢让自己的身体动上一分。

    “昂昂昂!”铁背龙还在对他们吼叫,似乎在愤怒两脚怪们的狡猾和歹毒。

    如果不是它曾经跟它爹来过这里,并亲眼看到它爹庞大的身躯被这片沙地吞没,它也不会知道这片沙地有多么可怕!

    两脚怪也许可以走在上面,但它们的体重绝对不成。可恶啊!

    蒸腾的热气和汗馊味夹杂兽皮特有的臭味笼罩住两人,两人身上的汗水都像小河一样往下流。

    原战和严默两人都苦不堪言。

    平时他们从没有在白天穿过这么多皮毛在身上,现在他们只恨不得把厚重、闷热的皮毛全部扒了扔了。

    “轰隆!”后面的铁背龙大约生气了,猛踩地面。

    沙地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还是略微颤了一颤。

    而这一颤,对于平时没什么,但对于正踩在钢丝上的一行人来说,无疑地动山摇。

    前面不知是谁因为这点颤动身体晃了晃踏错了一点,发出了一声惊叫,但很快他就用木矛固定住自己的身体,是缺牙。

    队伍停下,直到缺牙再次迈步,大家才能继续往前走。

    可是这么狭窄的一脚宽道路,如果保持平衡一直走,还能安全走完。但这么一停下来,众人为维持平衡顿感吃力!

    “不要动!”前面的冰突然发出愤怒的暴喝声。

    羊尾没敢动,但出于害怕,他毕竟刚刚从死亡的威胁中逃脱,此时已经顾不得主奴的区别,两腿不由自主又夹紧了冰一些。

    冰的身体顿时一晃。

    他想用木矛稳住身体,但他身后的羊尾看他身体晃动,竟然吓得身体往上一耸,更紧地抱住他。

    重心偏移,冰想要把身体的平衡再拉回来,可背后的羊尾和他一点默契都没有,害得他身体摇晃再也站不稳脚根,一下就向左侧歪倒。

    “噗!”冰在最后努力了一把,他在歪倒的同时,把木矛用力向地面捣去,一手也紧紧插入了那唯一坚实的沙地面。

    羊尾发出惨叫,他和冰大半个身体都陷入了流沙中。

    羊尾抱住冰脖子的手勒得更紧,甚至想踩着原冰爬回那唯一的窄道上。

    冰被勒得脸红脖子粗,手臂上肌肉高高隆起,整个人都在为最后的求生挣扎。

    他多想把身后的羊尾给干掉,但他两只手都不能动。

    冰后面的原战硬是把自己钉在原地,努力不让自己被前面的情况所影响。

    严默整具身体都已经僵直,肌肉绷得发疼发颤。

    他低着头,看到原战双腿微曲,两脚间前后分开了一定距离来保持平衡。青年双腿的肌肉宛如岩石一般,可严默硬是从那些结实的肌肉中看出了极度的紧张和疲累。

    前方冰和他的奴隶还在挣扎,冰聪明得在挣扎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就没有再动,可羊尾却满脸泪水的还在挣扎不休。

    严默倒趴在原战肩头,头垂下,倒看着这一幕。

    原战就要支持不住,这点从他的腿部肌肉的微颤就能看出来。

    必须先把前面的两人解决掉!

    可惜原战不能动,否则恐怕他早就亲自动手清除前面的障碍。

    让两人自杀,那显然不可能,人都有求生*,只要还有一分可能,他们都不会放弃。

    而且严默超级阴暗地想,说不定冰他们活不成也会拉着后面的他们一起死,想要从两人身上安全经过,他必须得动点脑子安抚住两人。

    “不要动。”严默轻轻地开口,甚至不敢让自己嘴部附近的肌肉动得太多。

    一开始,踩着冰想要挣脱出流沙的羊尾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羊尾,听我的,不要动,这样你和你的主人都会死。”严默又开口了。

    原战也听到了他的声音,但并没有阻止他。

    “羊尾!冷静点!”严默轻喝。

    羊尾总算听到了少年的叫声,转头望向他,胆小的男人眼中满是惊慌、恐惧和绝望。

    “我不会让你死,相信我,我有办法救你们。”

    冰也听到了严默的安抚,但他根本不相信这个小奴隶,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更糟了,所以他也没有开口反驳,他现在只想多留点力气好不被流沙给吸进去。

    “羊尾,听着,你现在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你不要动,就会感觉到身上的吸力小了一点,你感觉一下。”

    羊尾流着泪,挣扎的幅度慢慢变小。

    “对,就是这样,不要怕,你们别动,我会想办法救你们上来。”严默想用自信的笑容感染对方,但他倒着的充血的脸实在没有说服力,只能尽量在声音上感染对方,“我能救你一次,就能救你第二次,相信我!”

    羊尾嘴唇启开,望着少年喏喏地哭求:“……救我……”

    “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们!”

    前面的人都已经脱离了流沙地,所有人都停留在安全的地方焦急地看着他们,没有人敢开口大喊,就怕惊到他们。缺牙满脸自责,如果不是他中途晃了一下,也不会害得后面的人停住。

    严默通过前方猎等人站立的地方来目测距离,这片流沙地,两边的宽度不知道,看铁背龙没有绕行来捕猎他们,想必这片流沙地宽幅不小,还好长度没那么夸张,他们已经走了将近一半,前面大约还有二三十米。

    再看前面人留下来的脚印,几乎就是一条直线。

    严默打算赌上一次,恰巧扛着他的原战也和他有相同的想法,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一口气冲过去!”

    很好!严默努力再次忽悠冰和羊尾,“你们千万不要动。我活下来,你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如果我死了,那么大家就只能一起死。”

    “……放心,我不会动。你们赶紧过去。”冰干涩地开口。

    如果不是这个小奴隶,他不会回头救羊尾,也就不会陷入到这种困境中。可是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不管这小奴隶是否在骗他们,他弄死他们,他和羊尾也不一定能活得了,还不如让他们过去,如果他们不死,再看他们是否真的能把他们救出来,至少还有个希望。

    羊尾不挣扎后,也感觉到流沙的吸力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他甚至开始伸手去抓那道坚实的沙地,想要减小自家主人的负担。

    这样的移动,没有人禁止他。

    严默甚至在指点他,让他如何一点点从冰身上下来,趴伏到安全道上来。

    羊尾其实有机会站起来彻底脱离险境,但他吓软了腿,只能上半身趴在安全道上,一点都挣脱不出来。

    冰也没办法动,他陷得太深,流沙吸力太大,只靠他一人完全无法挣脱,而且他开始感觉到自己手下的坚实土地似乎有点松散的迹象,似乎就要给他抓踏了似的。但他在此时竟然拔/出了那支木矛,横放于地,好让原战两人通过。

    “准备好了吗?”严默吐气,问原战。

    原战轻轻呼吸,身体微微前倾,力量全部聚集到两只腿上。

    严默最后叮嘱冰两人,“放松,不要动。”

    冰和羊尾两人身体也许无法完全放松,但他们也都努力保持了不动。

    就是现在!严默当即轻喝一声,“阿战,跑!”

    木矛拔起,原战扛着少年压低上半身,瞄准那道脚印直线,顿如脱弦的飞箭一般,一口气就冲了过去!

    羊尾被踩得惨叫一声,冰的一只手掌也被踩到。

    在原战扛着严默冲出了流沙地,冲进了猎等人的包围圈中时,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

    原战放下严默,当时就感觉到了腿软,不过这家伙好面子,硬是用木矛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严默才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他直接就躺倒在坚实的沙化地面上直喘粗气,这一放松,他顿时感到浑身肌肉都酸疼得要死。

    明天早上肯定会疼得更厉害,严默躺了一会儿,默默起身给自己按揉腿部肌肉。

    草町绕到他身边,学着他的动作,无言地给他按揉另一只腿。

    “冰他们怎么办?”猛瞅着流沙地里的两人,直愣愣地问。

    原战眼皮一翻,没好气地道:“这蠢货说他有办法!”

    于是,严默再次被众人目光所浴。

    喂,我那只是权宜之计……严默对蠢主人的没默契感到无语。

    这些原始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善意的谎言吗?都看我干嘛?那小子说我有办法,我就真有办法了吗?

    可是真实的情况是,他确实不得不想办法。

    见死不救都能加他十点人渣值,如果他答应了却没救,这种给别人希望却弃之不顾的诈骗行为岂不是更恶劣?天知道那该死的指南会一下加他多少点人渣值。

    没办法,好歹也要试一试,哪怕只是做做样子。

    严默脱下自己的皮毛大衣,总算能暂时摆脱它了!

    “把你们身上的草绳都解下来,奴隶身上的兽皮衣也一样,战甲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二更^^

    亲们,悄悄说:咱们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爱你们,每次都会被你们感动得一塌糊涂,话说看完了其实挺有意思的,但咱们还是尽量别得罪人,将心比心,如果是我,我一定憋屈得不得了……

    最后感谢支持正版、感谢给咱砸霸王票的亲们!还想说些什么,但7:01分了,明儿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