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章 章回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就已受伤,昨天还快走了小半个下午的草町和羊尾的脚在一夜过去后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肿得更加厉害。

    如今,草町还能走,羊尾明显勉强,可他不敢说,怕被当成累赘宰掉。

    严大医生因为昨天受刺激较多,几乎忘记了这两人脚部受伤的事情。结果早上一起来,那指南就开始用发光的方式来显示它的存在感了。

    严默一看指南主动亮起,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他正准备查看,结果猛来了,等原战把猛赶跑,他才有机会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掌。

    因为忽视了身边已知病患的病痛,指南判他疏忽,给他加了4点人渣值。

    还好不是见死不救那样一下就加他10点,否则……

    严默觉得有点冤屈,这次他还真的不是故意疏忽,而是真忘了,他原本就打算给两人看脚伤来着,否则队伍里有三个不良于行的人,那绝对是一场悲剧。可惜人渣值已加,他现在也只能想法补救再把它给降下来。

    这一出一进……浪费啊!

    “你就不能提醒一下吗?”严默对自己的右手不满道。

    指南毫无反应。

    严默嗤笑,懒洋洋地嘀咕:“知道知道,你是想让我时时刻刻把医生的本职记在心头,而不是需要提醒才会想起,对吗?”

    指南当然还是毫无反应。

    严默见原战用奇怪的目光看他,当下不再自言自语,抬头对草町两人叫了一声:“羊尾,草町姐,你们过来一下,我给你们看看脚。”

    “我脚没事。”羊尾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反驳道,为了掩饰,他甚至不顾疼痛,故意笔直走了两步,而这两步让他额头瞬间布满冷汗。

    如果不是怕你耽误行程又拖累我,我管你屁事!严默撇嘴,“草町姐,你过来,脚扭伤得赶紧治,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何况我们后面都还要用到脚。”

    草町在听到严默说要给她看脚伤时,脸上露出惊喜,但她还是先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征求他的同意。

    雕当然点头,还亲自抱起草町把她送到严默面前。

    猛收拾得快,从他哥那里把背包抢过来背上身,正准备出发,听到小奴隶说要给草町和羊尾看脚扭伤,转身就又冲到了少年身边蹲下。

    原战见此,只好去跟站在高处的猎说暂缓出发。

    猎看着远方皱眉,“我们被盯上了,如果不能带的,就干脆丢下。”

    原战知道猎在说什么,他早就在值夜时发现那些在远处草丛中晃动的灰影,当即冷酷道:“先让盐默治治看,那小子手段多,说不定有办法让草町他们走起来。真不行……就在路上丢,还可以甩掉这些恶兽。”

    土丘下,严默摸了摸草町的左脚,确定没有骨折,只是扭伤,肿胀也不厉害,只按压和转动脚踝才会有痛感。

    “情况不严重,我先帮你消肿止痛,考虑到后面要长时间行走,我会把你这只脚的脚踝部位固定一下,你走路的时候尽量不要用这只脚使力,建议你最好弄根拐杖。”

    草町松了口气,她觉着她脚扭得也不严重,可这里不是部落可以让她留在帐篷中休息,他们得在到达目的前,一直走下去,这样她的脚说不定会硬生生走废掉。幸好有心善又会治病的小默在!

    严默解释名词脚踝和拐杖。

    旁听的雕转头就去附近找适合的材料。

    轮到要给草町动手消肿止痛时,严默看向猛,“我需要使用盐山族祭司的手段,你不是我族人不能看,否则会被我族祭司的灵魂诅咒。”

    猛满脸失望,但无论多厉害的战士,心中对各族祭司都有着深深忌惮,哪怕那些祭司已经死掉也一样。所以听到严默这样说,他虽然不舍,也只能离开。

    “等会儿你能帮我拿一些碎兽皮来吗?不用很大……”

    猛立马转身,飞快答道:“有,包里带了一些,等我拿给你!”说着就把背包取下,从里面翻出几块碎皮递给少年。

    “谢谢。”少年温和地笑,“帮我和其他人也说一声,让他们不要往这里看。”

    “好。”猛傻笑点头答应,重新背起背包一蹦一蹦地跳远了。

    严默又看向草町,还没开口,草町就笑道:“我也不能看,对吧?我这就闭上眼睛,保证不乱看。”

    看草町老老实实地闭紧了眼睛,头还偏向一边,严默满意地点头,扫视四周,见猛已经把话传到,不管战士还是奴隶都不敢看向这边后,他亮出了金针。

    等雕拿着两根约有1.5米高、明显是灌木类植物的主干回来,严默已经施针完毕,正在给草町用多块兽皮交叉包裹的方式给她固定受伤脚踝。

    草町微微动了动左脚,高兴了,“啊!真的不疼了,小默,你真的好厉害!”

    雕把用石刀简单劈削的木棍递给草町,草町撑着木棍在雕的帮助下站起,试着走了几步,觉得只要不走快,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当即又把少年一顿猛夸。

    土丘高处,猎拍了拍原战的肩膀,“你这小奴隶哪儿捡的?告诉我,我一定多过去转转。”

    原战得意地笑。

    猎狠狠拍了他一巴掌,妒忌地道:“被大地之神宠爱的野人!”

    羊尾后悔了,看着笑得跟朵花似的草町,又是妒忌又是羡慕。早知草町会承认,他也就不否认了。

    胆小的青年不停地偷瞄他的主人,希望他的主人能帮他开口。

    冰根本懒得理他,这家伙自找的!今天这家伙如果再敢拖累大家,他就杀了他。

    还好,“心善”的少年再次给了胆小青年一个机会,“羊尾,你想你的右脚彻底废掉吗?”

    羊尾这次再也不说他的脚没事,少年的话音刚落,他几乎等不及他主人的许可,就拖着腿用最快的速度向少年走去。

    冰气得脸色发青,看着羊尾的背影,眼中满是杀意。

    严默压下对羊尾的厌恶,神色平淡地对坐到自己面前的青年道:“把那些干草解开。”

    不知是为了止痛,还是为了掩饰,羊尾在自己的右脚脚踝处包了一圈又一圈干草。

    羊尾听到吩咐,连忙伸手把那些干草全部粗暴地扯下。

    “我、我的骨头是不是断了?我觉得疼得特别厉害,脚一碰到地面就钻心的疼。”

    严默觉得这人是即可怜又可悲,但同时也有点小小佩服他,伤成这样,他还能一声不吭地跟着走了那么长时间,昨晚也没怎么叫疼。他身上可不止右脚脚踝一处伤,当时被他主人冰打出来的青肿也不少,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就一张脸能勉强见人。

    这要真是胆小的人能忍到这种程度?而且真胆小,他敢拖倒草町,还敢踩着他主人往流沙坑外爬?

    “你躺平,我看看你有没有受内伤。”

    羊尾连忙躺下,还对少年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严默心里不想回应,脸上却自动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羊尾像是放心了,身体微微放松。

    严默在心中嗤笑,目光落到羊尾身上,望、闻、问、切、摸,一番检查后,他对羊尾的伤势已经了然于心。

    冰揍人似乎留了分寸,羊尾表面看起来伤得不轻,但真的不过都是皮外伤,疼是特疼,但不至于死人。

    严默给羊尾说了他的身体状况后,同样让他闭上眼睛。可他最终还是不放心这个人,看碎皮还有剩,就直接盖到了对方脸上,之后,这才开始动手处理对方身上的跌打伤。

    最后固定脚踝的碎皮不够,严默找原战,冰听到后寒着脸跟大山拿了些扔过来——他的奴隶,他必须负责。

    等羊尾也可以拄着雕顺手奉送的另一根木棍站起来时,队伍终于再次出发。

    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周围的野草便已经长到大腿处,有的地方,野草甚至比人还高。

    “啪!”严默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

    原来草原里最多的不是草,也不是动物,而是昆虫。某人看着掌心中的虫子,麻木地想到。

    才走了短短一小段路,他就打死了飞到他脸上、手臂上的不下二十多只虫子。脚背上的他都已经顾不上,任由它们停留在上面吸他的血、吃他的皮、舔他脚丫上的盐分。

    昨天虫子也很多,但没有多到这种地步。

    因为昨天接近沙漠和干旱地带,而这里已经进入草原深处的缘故?可这里夜晚已经这么冷,这些昆虫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它们不但耐高温,还耐一定低温吗?

    恼怒的严默不停地拂开盘旋在他周围的各种飞虫,他觉得浑身又热又痒,他甚至能感觉某些吸血的小虫子,比如虱子类正在他身上爬行。可是他又不能把兽皮大衣脱下来,一个是没地方放,还有一个至少这从头包到脚、只露出了部分肌肤的兽皮衣能帮他抵挡住大多数虫子的侵袭。

    就是太热了,明明晚上那么冷。昨晚他已经看到自己胸腹和腰间冒出了一些红豆豆,像痱子又像毛囊炎。

    可虫子虽然讨厌,却并不是最可怕的,至少现在不是。

    严默趴在原战身上深吸气,还假惺惺地给青年擦了擦汗。

    现在他们的最大敌人是潜伏在半人深草丛中的各种猛兽。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就被盯上,一路过来他们身后一直跟了一群像狼、又像鬣狗的野兽。

    严默只瞥到一眼,完全无从分辨那到底是什么动物,也不知道它们有多少只,但看猎和其他战士紧张的神色,恐怕不会少。

    战士们和奴隶们都高度紧张着,战士们一路紧握木矛,矛尖全部横放朝外。负责断后的冰与缺牙一直在半倒退着走,负责两翼的大山和雕则一直防备着左右两边。

    没有人说话,只有不同轻重的喘息声,因为一路戒备,这次他们的速度不是很快。

    没有人笔直地站着,所有人都猫着腰在草丛中穿行,包括拄着拐杖的草町和羊尾。

    背着严默的原战成了块头最大的一个,也成了目标最显著的一个。

    那些鬣狗……姑且把它们当作鬣狗,耐心好得出奇,它们一会儿跟近、一会儿又拉远,像是在故意吓唬他们,又像是在等待他们疲累、困倦、松懈的那一刻。

    严默心脏怦怦地快速跳动着,他知道,自己在害怕。这种情况和昨天不同,昨天铁背龙来得太凶猛和突然,他们只顾着跑了,而今天他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被危险包围并被持续威胁的恐怖感。

    “喤——!”

    高度集中精神中的严默被这声低沉的猛兽吼声吓得身体一颤。

    “那是煌兽,体型跟铁背龙差不多大,浑身都是长毛,它们有一根宛如蝎子一样的尾巴,头上有尖角,嘴中喷出来的气可以杀人。”原战忽然解释道。

    “食人?”

    “嗯。”

    严默抹把脸,顺手也给男人擦把汗,心想这声音听着就不像是草食动物,而且听声音距离,离他们应该也不远。

    原战觉得小奴隶很体贴,虽然背着他很热,但小奴隶会给他擦汗,还会用手掌给他扇风。

    “biu——!”不知哪种鸟类的叫声,在旷阔的草原和天空中传出很远。

    严默抬头,天上盘旋着不少大型飞鸟。一看那些离得近的鸟的外形,严默顿时心颤,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是这些凶禽的捕猎目标之一?

    叫声之后,一只翅膀展开足有两米多长的老鹰一样的凶鸟,突然俯身冲下,片刻后再次冲回天际,可这时它锋利的脚爪上已经紧紧抓了一只像是羚羊一类的动物。

    而就在这只凶鸟抓着猎物飞向天空时,很多大型飞鸟都在向它靠拢,但很快,一只看起来和它同类型但身体较小的大鸟出现,宛如护航一般,飞行在同伴身边。

    而原本想要在天空展开一场争夺战的其他大型飞鸟们,不甘心地跟了一会儿,但终究没有追上去。

    忽然!

    草丛里一只豹子般的野兽无声无息地猛地扑向大山。

    大山发出一声低吼,队伍立停。

    可是那巨大的豹子却没有和大山正面对上,它在大山停下想要用木矛戳它时,它已经闯进了大山和冰之间的空隙,直扑里面走路一瘸一拐的羊尾。

    羊尾发出了绝望的惨叫,但他也没有被吓到没有任何反应,巨豹虽然可怕,却不像铁背龙连反击都无意义。

    他没有跑,而是立刻一手抓木棍,一手举起一根断口锋利的骨头蹲了下来。他的石刀和皮裙一起掉了,这根骨头是他在宿营地捡的,就是为了防身。

    原战一听到大山吼声就把严默扔到了地上,夺过木矛就向那豹子冲去,其间时差不会超过两秒。

    严默超近距离看到这么一只巨大的野生花豹,整个人都要吓尿。这时候如果谁来跟他说你胆子真小之类的屁话,他一定会一石刀砍死他,这是人类在面对猛兽时由基因记忆传下来的根深蒂固的本能恐惧,非特殊锻炼不可克服。

    甚至他觉得这只花豹比铁背龙还让他恐惧!未知让人害怕,可是已知更能让你在还没有鼓出勇气前就先吓趴下。

    目前,除了负责断后的冰和缺牙没有动手,其他人都动了。

    不过围攻豹子的只有四人,猎作为接应,暂时没有参与围攻,他身边还有四名没有多少攻击能力的奴隶。

    奴隶们也都拔/出了石斧或石刀,自动面朝外围成了一个小圆圈,他们没有攻击的本事,至少也要做到能自保。

    严默想想不能就这样坐在地上,当即就拉着蚊生的胳膊,让自己站起,假装一脚虚浮一脚独立,但也拔/出石刀,咬牙守住了一个方向。他必须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让这个世界来适应他!

    巨豹发出了一声痛吼,羊尾举起的断骨划上了它的爪子。

    同样羊尾也被对方一爪子招呼到脸上。

    “啊——!”虽然羊尾的姿势和反应让他避开了大多攻击,但脸上还是因为闪避不及迅速多出了两条爪痕,鲜血一下就冒了出来,那爪子险险就抓瞎他的眼睛!

    后面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们兴奋了,它们停下了跟踪,转为一个半圆的包围圈,如果不是忌讳那只巨大的豹子,说不定那些鬣狗们就一起扑了上来,现在它们在狡猾地等待两败俱伤或一方完全败亡,想要不劳而获。

    羊尾在避开第一次袭击后,就滚到一边,捂着脸哭号了一声,在冰的厉喝下,又赶紧闭嘴,擦擦血液,颤抖着举起石斧进行自保。

    巨豹身体灵活、速度又快,虽然爪子受了点小伤,但对它影响不大,哪怕这时三名手持木矛的战士对上它,它也显得游刃有余,甚至还能抽空打量有没有更适合、更肥美的食物。

    严默的目光不小心和它对上,心中顿起寒意,这些野兽可一点都不像动物世界里宣传的那么可爱,看他的目光除了冰冷、残忍,就只有对食物的执着。

    而他不巧,偏就曾亲眼看过猎豹把人撕碎的全部经过,那经历……他真的不愿再回忆第二遍,而那个经历也让他留下了看到大型猫科动物就会忍不住恐惧的心理疾病。

    有人说,动物可以敏感地察觉到人的各种情绪,尤其是恐惧和杀意。

    巨豹尾巴一甩,对着大山做出了一个扑杀的姿势,却在就要扑到大山面前时,这只巨豹竟然一踏大山的长矛,从大山头顶跃了过去。

    严默明知危险临头,可两脚却像钉死在地面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花豹向他扑来。

    “盐默!闪开!”原战愤怒狂吼,用尽全身力气投出了长矛!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也是大章^^

    ***

    特别说明1:

    32章有三处修改,亲们可以回头再翻翻,主要是修改了亲们提出的数数和视力这两个bug~~

    ***

    特别说明2:

    另外,发现一些亲还不知道,在此再特别说明一下,一般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会在上午十点整更新^^

    ***

    特别说明3:

    呃,听说我又被挂墙头了,了解后才知道有一位读者亲说我删除了她的评论,感到很心塞——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我也很委屈,对手指~

    因为我都没看到您之前的第一条评论,123言情吞评很厉害,而且有审核员在审核帖子,如果在作者看到之前,审核员先审核了,觉得某些帖子不太适合,就会彻底删除掉,连作者后台都看不到。

    您的第二条评论,我之前也没看到,直到听说您的事后,我特意去后台翻了出来,可考虑再三后,这次是我动手删除了。

    在此特特恳请大家,如果爱我(笑),就千万不要在我的文下评论中八卦别的作者大人,也请不要到别的作者那里说我怎样怎样,万分感激!深深拜托了!!!

    如果哪位亲真有什么事非常想要告诉我,可以微博私信我。

    ***

    最后……还是老话一句,低调做人。

    俺安安静静地写俺的故事,您开开心心地看您的小说,咱们就这样简简单单的。

    心存善念和厚意,多给人一分宽容,也多给自己留一分退路,愿世界更美好!拥抱大家!!!

    ——写到这里突然特想喊一声:愿世界和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