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章 章回3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谁都没有想到人面鸟九风会放弃其他人,偏偏冲去抓捕原战。

    更没有人想到在原战抵抗、九风一爪子抓住原战一只脚时,那被他哥踹翻在地上的猛竟然掀翻他哥,像只脱兔一样冲了过来猛地一扑……两只手一起捉住了九风抓向原战的另一只爪子的腿部。

    九风也呆了一下,它没有想到那些连木矛都没有了的两脚怪竟然敢赤手空拳地来抓它。

    要换到平时,它绝对不会被抓住,可是它看中的那只两脚怪比较凶悍,竟然躺到地上学兔子用脚踹它,而它在不想一下抓死他的情况下就低空多绕了两圈,瞅准机会才抓住对方一只脚。

    哪想到它刚抓住一只两脚怪的脚,它自己的脚也被另一只两脚怪抓住了。

    躲在洞中的其他战士一看到猛抓住了九风的腿,竟然狂吼一声,一起冲了出来,大家木矛纷纷向九风投掷而去。

    九风大怒,张口突出风刃把那些木矛全部打烂不是打落,巨大的翅膀一扇,带起一股狂风,扇得周围的人都立不住脚也睁不开眼。

    等猎和其他战士们一起睁开眼时,九风已经提着战和猛两名战士飞到了高空。

    底下的战士和奴隶们或痛苦哀嚎、或流泪、或愤怒大叫,也有人在追着跑,可是不久,他们都被远远抛下。

    天空中,二猛整个人都呆了,他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大胆地扑了过去,他只是不想小奴隶没了,连好兄弟也没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抓住了山神的大腿……

    而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他的山神大人给提到了空中。

    二猛看着脚下越来越小的人影和地面,咽口口水,更紧地抓住了九风的粗腿。

    “战?”二猛觉得对面的好伙伴要比他惨多了。

    他是主动抓住九风鸟的腿,还是两只手一起,可战却是被九风倒提着一只脚拎上了天空。

    血液全部倒流向脑部,没一会儿,战的脸部就开始充血。

    眼看人面九风鸟越升越高,战在感到自己呼吸都开始困难的时候,深吸气,调整身体肌肉收缩,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绷出了漂亮的肌肉弧线,随即配合腹部发力,猛地一个倒挂卷腹,上半身挺起几乎与腿部折叠平行,两手伸直去抓那只鸟腿。

    抓到了!

    但这个姿势也相当难过。

    原战是个不服输的,胆子也大,在高空中他就敢做各种杂技动作,他曲起了那只被抓的腿的膝盖,另一只脚也伸上来盘起挂在两只手当中,把身体重量尽量放在两只手上,以减少对自己脚部的伤害。

    这一连串动作看得旁边的二猛张嘴几次又被风灌得直翻白眼。

    九风没有低头看,但它总觉得爪子上那两只两脚怪的其中一只,如果不是它还抓着他的一只脚,恐怕对方就要爬它身上来了。

    另一只它不想要,弄死他也很容易,不过既然他抓上来了,只要他自己不掉下去,那就一起带给小两脚怪玩吧。

    “桀——!”两脚怪们,让你们感受一下我的终极速度吧!

    “嗖!嗖!嗖!”九风不再直行飞行,它开始一会儿拔高,一会儿俯冲,且全是用的急速。

    “啊啊啊!”原战和二猛被它整苦了,两人到最后只能记得要死死抓住它的腿不能放松,原战咬牙紧忍痛苦,二猛则发泄般地大叫。

    再说严默。

    在九风离开他去找其他两脚怪后不久,他在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

    嘴唇好干,嘴里好黏。

    严默吞咽口水,却觉得喉咙也特别干疼。

    凭借着一股对求生的直觉,他推开堆在身上的鹅卵石,爬到了鸟窝另一侧,摸上了他昨天吃剩下的瓜皮。

    感谢他昨天没再拿瓜皮另作别用,而这点很可能会在今天救他一条命。

    也感谢昨天下了一场雨,晚上的气温又低,容易腐坏的瓜皮只裂口外延有点蔫,闻着味儿并没有腐坏。

    瓜皮里还有一些雨水,这时严默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埋头就去喝里面的水,喝完又去啃瓜皮里面较嫩的部分,一直啃到外层粗糙的表皮层,瓜皮都已经被他啃得透明,他才依依不舍地丢下这一块,又去抓另一块。

    死鸟,养宠物不知道看护,连按点投食都忘记,不可原谅!

    不过瞅到那多到可以给他造坟用的鹅卵石,严默忽然又觉得那蠢鸟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可原谅。

    把所有瓜皮都啃了一遍的严默翻过身,让太阳直接照射在他脸上,顺手扯了片薄薄的瓜皮盖到眼睛上。

    所以他这是又熬过来了?

    不过身上为什么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好像整个人都抽空了?而且摸上自己的排骨,感觉好像又瘦了许多。

    果然快速愈合也并不是没有代价,当自己身体营养跟不上时,这能力抽取和压榨的很可能是他剩余的生命力,他一直没有重视这件事,结果这两天接二连三的受伤,而指南或者他身体本身则忠实地执行了让他身体快速愈合的指令,而不管他这具身体是否能吃得消。

    严默很想做一个测试,就是不吃不喝硬饿着,看自己会不会死。

    由于这个过程过于痛苦和漫长,他一点都不想在自己身上施展,再次可惜没有实验用观察对象。

    但他有个推测,就算把他关进棺材里埋进地里千万年,他可能还是死不了,可是也不会活得很理想,如果万年后有人把他挖出来,人们很可能会发现那是一个没有多少东西的空棺,这并不表示他不存在,而是在长久的饥饿中,他很可能自己吃自己,把自己吃得只留下一点细胞。

    而细胞需要的营养就更少,理论上只要空气还在、水分没有消失、他的思绪电波还存在,他就能无限时间地活下去。

    这样想有点可怕,毕竟他所设想的是一种极端情况,可是道理相同,世上从来没有平白就可以得到的好处,现在他不重视补充身体营养,将来说不定就要一直做一个永远看不好自己身体的病大夫。

    身体弱?会经常生病?在这个世界?哈!那最后等着他的就是,不停受伤、不停痊愈、不停地继续虚弱,然后因为虚弱再受伤或生病,整个一恶性循环。

    看!老天爷多疼爱他。关于这事,指南上一点提示都没有,完全靠他自己摸索。如果他没有反应过来,将来不就要沦落到一个很惨的下场?

    身体不好,没有健康,要那些权势和利益又有什么用?

    且身体不好,他要怎么保护自己的孩子?

    严默想到这里,稍微纠结了一下,到底是自私点,让他的宝贝蛋重新回到他身边,还是为儿子着想,别让他来这个凶残的世界。

    纠结的想法暂时放一边,通过这次对自身自愈能力之能量来源之推测,他再一次确定,老天爷让他过来,果然不是让他来享福的!

    也因为这个推测,某人发誓要狠吃、狠锻炼,绝不当一个病弱的软脚大夫,而这点亦直接导致未来的某个部落多了一位有着六块腹肌、飞针如电的彪悍祭司。

    九风玩了一会儿,突然想到窝里的小两脚怪还在等它回去,立刻放弃玩耍,带着脚上晕乎乎的两人飞速冲向自己的鸟窝。

    二猛此时已经叫不出来,只紧紧抓着鸟腿,害怕自己会从天上掉下去。

    原战因为保留了体力,这会儿还算清醒,他还能抽空看了眼对面的猛。

    虽然被九风抓住,但原战并不会因此就放弃求生的*,现在天空中什么事都不好做,他在等这只人面鸟把他们带回鸟巢,只要让他的脚落到地面上,他就敢再搏一搏。

    蠢鸟不知飞哪儿去了,饥饿的严默希望它是出去捕食顺便给自己找食物去了,在没有办法离开这个百米高囚牢的情况下,他现在只能等鸟饲主的投喂。

    无聊又没什么力气的情况下,严默滚到阴影里叫出指南查看自己的人渣值,上次他被奖励时已经减了638点,后来又被加了4点,也就是一共只减了634点。

    指南页面在右手上出现。

    显示表明,他治疗草町和羊尾的伤脚,分伤势轻重,各给他减了5点和10点,另外转赠木棍竟然也让他减了1点。

    最后他最新的人渣值总计一共减了650点。

    对了!草药包,从得到这个奖励到现在,他还没有摸过、也没看过这宝贝呢。

    唤出奖励列表,手指尖在草药包三个字上点了一下,心里默念取出。

    随即草药包三字发光,一阵模糊,他手中多出了一个茶绿色、看起来像兽皮材质做出的草药包。

    同时他的掌中指南奖励列表也出现了草药包的使用方法。

    严默一一记下,打算等会儿就验证看看。

    草药包很小,约只有一个腰包大,也像腰包一样两边有带和扣,可以直接系在腰上。

    不过不管是草药包本身,还是带和扣,看外表都是用兽皮和兽牙所做,系在身上虽然打眼,但至少不会让人感到特别奇怪,只会觉得做这个腰包的人比较心灵手巧。

    草药包有盖子,打开盖子,就能往里面塞东西。

    严默抓了块鹅卵石,尝试性地往包里放。指南表明,靠意念不行,他必须亲自把相关物品直接放进包里才行。

    放进去了!

    看来这个草药包承认这块鹅卵石具有医疗作用,属于药石一类。

    取出时,他则需要先把手伸进包里,这样他脑中才会出现包内到底都有些什么东西,然后专注地想那样东西或者直接叫出那东西的名字,相关物品就会在他手中/出现,然后他就可以从包里拿出来了。

    如果是比较大件或重量较重的物品,无法直接拿起,那么就需要把草药包打开覆盖在那物品的上面,并且还要他亲自专注地想或直接喊“收”,那物品才会被草药包收进去。

    总之,用起来不算特别方便,但绝对要比普通包好用。

    另外这草药包也是遗失不补,所以小心起见,他平时还是把这包放在奖励列表中比较好。

    比较方便的是,一旦他取出来一次系在腰上后,下次再把它点出来,它会直接出现在腰部。

    几次试验,证明了这草药包果然不是什么都装,与草药和药物无关的,你怎么用劲把它往里塞都没有用,比如他的兽皮衣。

    玩了一会儿,严默收起了草药包,重新握起了一块鹅卵石。

    草药包虽然神奇,但作为一名医生,他对这石头的治疗功效更感兴趣。

    这石头的治疗功效是只针对那灌木的汁液,还是它能在类似伤病上都能起到相同的效果?

    这石头除了外用,能内服吗?

    可惜这石头属于矿物,不是生物,否则他就可以通过指南来认识它了。

    一千点啊一千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减到?留在这里肯定不行。

    严默扔掉石头,再次滚到太阳底下,顺手扯片瓜皮贴在眼睛上,两手放在脑后,大腿翘上二腿,一边晒太阳消毒,一边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他开始认真考虑抽用鸟窝内的树枝和干草,利用他的兽皮衣做一个滑翔翼的可能……感觉还是把兽皮衣撕了做成绳子更现实点。

    或者他可以想办法忽悠那只鸟带他出去,表示一定的臣服也行。

    昨天下场大雨,他就差点烧成干尸,如果冬天来临……也许他还是应该直接跳下去!

    “桀——!”

    蠢鸟回来了?严默从脑后抽出手,揭去贴在眼睛上的瓜皮……真心希望它能带些吃的回来。

    天空上,九风在鸟巢上空盘旋了两圈,它焦急小两脚怪的情况,想要看看它有没有活过来。

    坚强的原战和二猛一路被折腾过来,竟然还能保持神智清醒。

    两人也看到了脚下那个巨大的鸟巢。

    鸟巢中……那是什么?!

    “咦?”揭去瓜皮、仰躺在窝里的严默看到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一幕。

    蠢鸟回来了,它爪子上……

    严默竟然感到了一丝兴奋,那种同时看到落难人的幸灾乐祸和莫名生出的安心感,他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大鸟靠近鸟窝,它爪子上的人已经清晰可见。

    严默抬起手,对瞪着他看的两位战士挥了挥,微笑道:“嗨,你们也来了。”

    战和猛没有被丢进鸟巢,九风把他们扔进了灌木丛中的一块空地。

    鸟窝是它用来养小两脚怪的,雷神的口水中的空地才是它用来困住猎物的地方。

    战和猛在看到地面不远的时候,猛不等九风再降低,就赶紧松手跳了下去。

    战被九风扔了下去,他抱着脚本能地在地上滚了一圈卸去冲力。

    二猛刚想逃跑,从地上坐起的原战一把拉住他,“别动!这是雷神的口水!”

    猛不敢乱跑了,灌木丛把他们包围得死死,没有一处空隙可以让他们走出去。他抬头看着向鸟窝飞去的人面鸟,突然大叫一声:“刚才我们看到了什么?那是小奴隶是不是?他没死是不是?”

    他何止没死……原战也感到惊讶,那人竟然能在九风身边活到现在?而且那神情、那说话语气,真的不像是被死亡威胁的猎物,倒像是他也是那鸟窝的主人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错别字和病句~

    另,为免大家等待,说明一下哦,今天只有一更,一般如果有双更,我会在文下说明的,谢谢亲们来看故事啊^^

    ***

    看到有些亲提出疑问,在此解释一下文中提到的地形~

    本来后文也会逐渐提到,为了不让大家感到费解,就先给大家一个大概的印象~

    严默目前所在的大陆,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大梯田型构造(其实很多大陆都是这样的构造)。

    与海洋直接相接的部分,就是这个梯田的最下面一层,也是最大的一层。

    严默所处的高原则在第三和第四阶层~

    时间来不及了,暂时先解释到这里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