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章 章回4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小两脚怪不再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看到它,还对它摆了摆爪子,这让九风很高兴。

    “我要下去方便。”严默站起,面对立在窝延上的人面鸟,两手张开,做了两次扇动的动作,然后屁股往下连续蹲了两次。

    九风一开始没看懂,但在小两脚怪来回做了几次,并掀起身上的皮毛,面对巢壁挺了挺下/身,又作势抓了一块瓜皮打算蹲下后,九风不等小两脚怪蹲下,立刻冲他叫了一声。

    “桀!”不要把窝弄脏。

    严默伸出双手,默默看向人面鸟。

    九风歪歪头,尝试着冲他伸出一根爪子。

    成功!这只大鸟真不愧长了一张人脸,严默狂赞,这鸟的大脑体积肯定也比一般同体型的巨型鸟类大。

    原战揉着自己的脚腕,这次他很幸运,人面鸟抓他时没直接把爪子扣进他的骨肉中,而是像抓握树枝一样握住了他的脚腕。

    所以他的右脚腕和小腿都很疼,但骨头没事,可能肿上几天就会好。

    “战,你看!”猛一拍他,手指那根石柱。

    原战抬头,就见那只人面鸟脚下吊着一个人从窝边滑了下来。

    大约离地面还有半人高时,严默松开手曲腿扑地,勉强安全着落。

    猛又跳又叫,冲着严默大声喊:“小默,我们在这儿!”

    看到了,兄弟们。冲不远处被困在那丛灌木丛中的难兄难弟挥挥手,严默走到昨天的溪水边,掀起兽皮衣下摆,彻底放松了一次。

    呼,好爽!

    还没完全发育开的少年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九风收翅立在高处,看看下面的小两脚怪,又瞅瞅那边两只大的。

    要不要把他们放出来陪小两脚怪玩呢?

    “太好了,你还活着!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哈哈,我差点以为我也要死了。”猛高兴得语无伦次,不住拍打身边的原战。

    原战被他几巴掌拍烦了,踹了他一脚。

    猛惊醒一般跳了一下,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指着原战兴奋地大叫:“小奴隶,小默,你看!你看这是谁,战也来啦!”

    严默嘴角抽搐,这消息听着一点都不让人高兴好不好?他宁愿来的是羊尾,都不愿是原战。

    至少羊尾在某种程度上还算比较好控制,可原战……这小子绝对是个腹黑的货。

    原战不是傻子,他也看出来他家奴隶看到他并不像很高兴的样子,而且小奴隶虽然好像又瘦了一大圈,但行动上却比他们自由得多。这让他很好奇对方这几天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是怎么取得这样的自由。

    严默转身冲人面鸟不带怨气地叫:“我饿了。”边说他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又装作拿着东西放到嘴边,上下颌咬动几次。

    这个动作很容易理解,雏鸟讨食的时候也是这样张着嘴巴喳喳叫,九风很快就看懂了。

    九风飞了起来,可是它并没有马上破空而去,而是先飞到严默身边,伸出爪子。

    严默没明白,但考虑到这不是反对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的臣服和友好,他再次用两手握住了那只爪子。

    九风把严默带到了那片空地上,降低,抖了抖爪。

    严默意会,自动跳了下去。

    九风放心飞走,小两脚怪有亲怪陪着玩了,也不用担心他们一起逃走。

    而严默、原战、猛三人终于在雷神的口水包围中胜利会师。

    猛在严默跟山神九风说话时,就惊呆了,等他看到九风竟然把小奴隶送到了他们身边,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看着跳下来的小奴隶傻乎乎地盯着他看了半天。

    原战开口了,“你还活着。”

    严默有点疑惑,他似乎从这句话中听出了某种相当复杂纠结的情绪?

    “是,我还活着。”

    “山神九风为什么不吃你?”原战直接问了出来。

    严默在看见这两人时就知道肯定会被问类似的问题,而对此他早已有腹案,不过他没想到那人面鸟竟然被原战他们称作山神,为此,他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立刻稍微改变了一下,吐到嘴边的话变成:“因为山神九风想让我做它的祭司。”

    说话的少年一脸淡然,可惜他现在的形象不太适合他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发出这种奇怪叫声的人不用说,自然是二猛。

    这位指指严默,又胡乱指指天空,最后看向原战,吃力地憋出一句话:“你的小奴隶没了。”

    原战一挑眉,冷哼一声,压根不承认,管你是不是山神认可的祭司,反正你是我的奴隶,想不当我的奴隶,等打过我再说。

    就在严默还想装两句时,原战突然起身,对他喝道:“把兽皮衣脱了!”

    与此同时,在同一片大陆的某一处空地上,一名盘腿坐在太阳下苦修的年老祭司身体忽然剧烈颤抖了一下,随之猛地昂起头,两只眼睛睁开,眼皮撑到最大,眼白全部翻出,嘴唇颤抖了半天后,喊道:

    “部落,新的部落要出现了,山神指定了祭司!”

    盘坐在老祭司身边的年轻祭司弟子闻言立刻冲上前扶住身体后仰要跌倒的老祭司,焦急地低声喊道:“抵牾大人!”

    老祭司一把抓住弟子的手腕,两眼白死死盯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了生命终途的最后一句话:“九原……这个部落将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部落还没有成立就已经被人当作眼中钉的严默听到原战的话,足足呆滞了三秒钟。

    “你说什么?”他十分怀疑自己的耳朵。

    猛也戳原战,“你别那么急啊,你脚不疼吗?我都没急着要摸!”

    原战差点给这俩人气笑,“我让你把兽皮衣脱下来,是因为你的皮衣铺开来最大。你们都不想从雷神的口水中走出去了?”

    “这灌木叫雷神的口水?”倒也贴切。严默为了表示自己并没有误解对方的意思,用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兽皮衣给扒了下来。

    “哇!战你好聪明!”二猛两眼亮晶晶,崇拜地看着原战。

    “你也脱!”原战没好气地道。这两人怎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山神是那么好侍候的吗?惹怒了,一爪子抓烂你们。再说小奴隶成了祭司,那么他和猛呢?献给山神的祭品?这时候不趁着山神不在赶紧逃,都傻了吗?

    原战把猛的皮甲拆开,用来包裹自己的腿脚,再用皮绳扎紧。随后又把从腿上拆下来的皮甲裹在手臂上,身上的皮甲则没动。

    而严默的兽皮衣他直接从头部罩住自己,只设法露出两只眼睛。

    就这么武装好以后,原战手上裹着两块皮甲上拆下来的兽皮向最窄的一处灌木丛走去。

    猛在后面紧张地看着他。

    原战身负开路重责,不但要走出去,还要给后面的人尽量清出一条路。

    这种灌木一旦长成,根系都会缠绕在一起,不过只要力气大,也能把它们一根根拔/出来,断在土壤里的根用土踩实了也不会再有多大威胁力。

    严默仰头看着天空,他希望九风能回来得迟一点,不是给他们逃出的时间,而是他想向那只人面鸟证明一件事。

    所幸,直到他们三人全部从雷神的口水中安全走出来,九风也还没有回来。

    虽然走了出来,但三人并不是一点汁液都没沾惹上,还好严默这次已经知道要如何治疗这种毒伤,没让自己三人受太多罪。不过由于他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人,最前面走出来的原战就多疼了一会儿。

    别看原战全身包裹得像只熊,但兽皮你裹得再紧,多多少少也会有些缝隙,而且他直接用手拔,如果兽皮做成了手套也就罢了,可这里压根还没出现类似的东西,最后导致他两手受伤最严重。

    猛非常好奇那鹅卵石,看样子还想揣几个走。

    把兽皮衣泡在溪水里压了几个石头任水流冲刷,严默对两位准备离开的战士道:“你们抬头往前看?看到了什么?”

    原战和猛同时抬起头望向严默手指的方向。

    “红色的草?”猛早就看到那漫漫的紫红色植物,但他也没多想,这世上长满奇怪植物的地方多着了。

    原战反身走向靠近石柱的高地,站在高处往下望,猛一拍脑袋也跑了过去。

    “除了红色的草,就是……湖水?淡红色的湖,是被祭品的血染红的吗?”原战问。

    严默惊讶地看向他,“你没看出那是……”啊,原战能看出来才怪,他差点忘了原际部落的人吃得都是什么样什么颜色的盐了。

    大概在原际部落众人的认识中,盐就是那种黄黑色的半晶体石块一样的东西。

    “看出什么?”原战莫名觉得这事重要无比,紧盯着少年追问。

    严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说道:“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因为我们就算现在逃走了,将来还是要回来。”

    “回来?为什么?”猛也凑过来问道。

    “因为,这里有盐。”

    一句话震傻了两个人。

    原战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少年,逼问道:“盐在哪里?”

    “你们不是已经看到了吗?”严默皱眉,这小子的手劲真大。

    如果不是需要你当苦力……某人硬压下了心头的不满。

    原战猛地扭头看向淡红色的湖泊,那力道大得让人怀疑他会不会把自己的脑袋给扭下来。

    猛还有点呆,四处张望,“看到什么?盐在哪里?”

    “那叫红盐。”严默一指湖泊,平淡地解释道:“看到那些结晶块没有?如果不精炼,这样直接吃也行,其毒副作用大概和盐山族提供的盐块差不多。但如果把那些结晶块加适当的水反复煮熬精炼几次,就能得到几乎没有什么异味的细盐。细盐……只要你们吃上一次,就会明白它的好处。”

    有些词,原战两人没听懂,但严默整段话的意思他们都明白了。

    猛吃惊且不敢置信地指着前方看不到边际的巨大湖泊,口吃地问:“你、你是说……那、那么大一个湖泊里的所有那些像花朵一样的透明石头都是盐?”

    “不。”严默摇头。

    猛吐气,他就想嘛,如果这么大一个湖里的那种透明石头都是盐,那以后大家吃盐还要那么节省干嘛,直接吃一碗倒一碗都行。

    原战却没有猛想得那么简单,他想到了少年曾说过的海水,他说海水里都是盐,那这里呢?这个湖泊的水是不是……

    严默给予了肯定的答案:“除了那些结晶块,这湖里的水只要经过晒制都可以晒出盐来。”

    “什么?!”猛要昏倒了,“你是说那么大那么大……一个湖泊里的水都能变成盐?”

    原战看着很冷静,除了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以外。

    猛的反应最真实也最直接,他不相信,他反复地追问严默,跟在他屁股后面不停地念叨:“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真有那么多盐?你不会在骗我吧?或者……也许我已经死了,被山神吃了,我现在正在做梦。”

    “你要是被吃了还做屁的梦!”严默给他跟烦了,爆出了粗口。

    猛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还是一脸梦幻的表情。

    严默可以理解猛的状态,作为现代人的灵魂,对于盐当然不稀奇,可是对于这个时代的这些土著们来说,别说拥有这些盐,就是看到这么大一个盐湖,都能幸福得立刻死过去。

    原战稍稍冷静了一点,脑子也开始正常转动,“这么大一个盐湖在这里,不可能完全没有人知道,如果没人知道,表示这附近至少五个白日的距离内没有人的部落居住。”

    “那如果有人知道呢?”

    “占领。”原战肯定地道,“可这里不见任何人影,也没有帐篷和草窝,可见就算有人知道这个盐湖,也不敢接近这里。”

    “因为山神九风。”严默低语。

    原战点头,“是,因为山神九风。”

    严默正色道:“所以我们更不能就此逃走,如果让九风记恨上我们,以后我们就别想再来这里弄到一颗盐。话说你们饿不饿?既然不逃,那我们找点吃的吧?”

    那蠢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么大两个人在这里放着不用也太可惜,正好他准备探一探生长翅碱蓬的湿地。

    突然的神转折让原战沉默,让猛兴奋,他刚才就在小溪里看到好几条鱼了,而且最让他兴奋的是,今天他可以在鱼身上抹大把的盐!

    为此,当九风爪子上提着一头角牛、嘴里叼着一串果子飞回来时,就看到被它丢在雷神的口水中的三只两脚怪竟然一起跑了出来。

    可这三只两脚怪竟然一个都没逃,一起蹲在石柱前的空地上忙活着什么。

    他们怎么逃出来的?九风感到神奇无比。

    “这里周围除了你说的什么翅碱蓬,就只有雷神的口水和野草,我到哪里去给你找树枝来钻木取火?”原战对小奴隶的挑剔感到生气,鱼怎么不能生吃了,不就是腥了一点,能填饱肚子就行。

    “有石头。”猛从石柱下面捡了两块碎石,像宝贝一样呈现给原战。

    原战呲牙,“太小!使不上劲!”

    猛推开原战,好奇地凑头看严默,“小默,你在做什么?”

    严默抹把汗,不太认真地道:“我在用盐结晶做放大镜,我小时候用放大镜对着太阳点燃过卫生纸。”

    “小默,你在说什么?”猛听得一头雾水。

    严默往地上一坐,扔掉了手中的盐结晶块,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一/丝不挂,就那么敞开两条腿坐着,“累死我了,用这玩意做放大镜果然异想天开,杂质这么多,透明度这么低,做成了恐怕也没什么效果。不管了,鱼拿来,生吃!就算有寄生虫也以后再说。”

    原战和猛忽然一起抬头,又一起跳起来做好了防守和攻击准备,虽然他们已经没有了木矛。

    严默慢了一步才感觉到头上的黑影,一抬头就看到一只正在往下淌血的巨大角牛。

    “砰!”砸到地面上的沉实声响,让人感觉地面都抖了三抖。

    九风丢下角牛,叼着果子飞到三人上空不住盘旋。

    严默立刻惊醒,对原战和猛喊道:“放弃攻击,别摆出任何想要攻击的意思,放松!”

    放弃攻击和戒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九风身上都吃过大亏的原战和猛明知严默喊的可能是最正确的做法,可是他们仍旧害怕那位山神人面鸟大人会突然冲下来啄瞎他们的眼睛或抓破他们的头颅。

    “九风!山神大人,这边!”严默远离那两人往旁边空地跑去,一边跑一边仰着头对大鸟挥手。

    我这算救人了吧?一人不给减一百点,好歹也给减个五十点!

    九风在天空上盯着下面的两只大怪,耳中听到小两脚怪的声音,转头看他一点点跑远,立刻放弃了那两只大的,去追小的了。

    严默看着从空中收翅滑落到他身边的人面鸟,试着向它接近两步,“你回来了,我们没有逃,只是出来找食物,你知道,我们都饿了。”

    九风听不懂小两脚怪的话,但看他不住摸肚皮,又张嘴的动作,猜想他应该是饿了,就伸头把果子送到了他嘴边。

    巨大人面鸟和少年的互动,让原战和猛再次吃惊。

    少年盐默不仅不怕那只人面鸟,他还敢在接过食物后,大胆伸手摸了摸对方的硬喙。

    “山神真的承认了他。”猛喃喃道。

    原战在此时,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像是骄傲,又像是一种好东西就要被别人抢走似的不快。

    严默看着九风要分享给他的大块新鲜牛肉,舔了舔嘴唇。要是能点着火就好了。

    九风歪头看他,“咕噜咕噜。”你不吃吗?才死,没坏。

    “火,我想要火。”严默口中模仿雷鸣闪电声,手指在地上一点,然后做了个炸开的动作。

    九风,“咕噜咕噜。”再来再来!

    严默再来了好几遍,还苦心变更了最后的动作,试图让对方理解“火”是什么。

    九风愉快地低头,在角牛身上挑了块最嫩的肉,撕下来,打赏给严默。

    严默捧着血淋林的肉块,默默流泪几秒钟,低头,狠狠咬下。

    对面重新被扔到雷神的口水中的原战和猛两人看着严默痛苦的表情直流口水。

    猛饿得嗷嗷叫,“小默,给扔一口啊,山神大人连根毛都不肯给我们啊!它把我们的鱼都给抢走了啊!小默,你们俩根本吃不完那么大一头牛啊!”

    原战坐在空地上没说话,他们不是不能再跑出去,但每当他们跑出去,九风就会飞过来用翅膀把他们扫进雷神的口水中。

    两人被烫了几次,学乖了,再被赶进去就不出来了。

    直到山神大人吃饱,大方地表示剩下的肉都归小两脚怪了,严默才找到机会,用手和牙齿撕下了两块肉送去给那两人果腹。

    夜晚来临,这次九风没有再把严默丢在石柱上的窝里,而是把严默带到了山崖壁上它的另一个巢穴中。

    而原战和猛就这么被山神大人给遗忘在雷神的口水中……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比较肥吧?嘿嘿,今天也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