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章回4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的另一个巢穴距离石柱那个窝其实并不远,就在石柱朝南悬崖下的一个天然洞穴中。

    这个洞穴开口不小,足以让九风展开翅膀直接飞进来。

    洞穴一进去咋一看约有一个足球场大,高度足有三到四米多,从洞口朝内吹不到风雨的地方有一个像是碟子的巨大鸟窝,九风一脚踩上去,蹲下来正正好。

    再往里,盐默就没去看过了,不是他不好奇,而是里面太黝黑,哪怕白天看过去也是一片幽暗,他曾试着走到光亮能照射到的最边沿,能感觉出来里面还有空间,可是这种开在山崖壁上的洞穴,不是专业探险者并有着专业的现代工具,想要进去得冒很大危险。

    就是配备齐全的专业探险人员进入这种未知的洞穴也不敢保证百分百安全,就算在他原世界的现代,地球上都不知有多少还未探明的洞穴,更何况他此时手上连根照明的火把都没有。

    严默站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洞穴深处有吹出来明显的对向风,那么要么这个洞穴没有其他出口,要么就是这个洞穴里面的空间十分蜿蜒曲折,就算有其他出口,风也传不过来。

    不过由于九风在这里筑巢,他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洞穴一定没有蛇鼠存在。

    为此,严默晚上在这里睡得很安心,除了被身上的虱子和草窝里的跳蚤折腾以外。

    洞穴探险暂时被放弃,为了尽快向外围发展,更为了能度过即将到来的冬天,之后,严默三人就和人面鸟九风展开了一点点试探底线再推进的长期磨合过程。

    “为了不让你们在晚上冻死,首先得给你们找个住的地方。”严默抱着膀子缩着头,抖啊抖地认真地道。

    自从那场大雨后,天气就一天比一天冷,才过了三天不到,气温就骤降了至少二十度。

    白天有阳光还好,但披着兽皮衣已经感到没有多大用处,寒气直往骨头里钻。到了晚上,他都不敢从九风的鸟翅膀下钻出来,只要一想到他睡在暖烘烘的羽翼下,而原战和猛两个人只能裹着兽皮抱在一起勉强维持个不冻死,他就好同情他们,真的!

    原战已经习惯了这种天气,从心理到生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战士们哪怕下雪天都敢在外面赤膊战斗,所以他和猛在白天还能扛得住。

    “我们可以鞣制兽皮在避风处搭建帐篷。”正在取石打算磨制一把石斧的原战冷静地道。

    “你确定你们俩在一个单薄的帐篷中能度过整个冬天?”严默怀疑。他的记忆中,盐山族人到了冬季都会进入盐山的洞穴,没有一人会住在外面的帐篷里。

    “不能。”猛带着哭音,从小石山上几步跳下来。

    这三天内,他们好不容易才在九风的紧迫盯人下把足迹范围扩大到这里。

    严默感到很幸福,因为石山旁边就有一座树林,他们今天有石头又有木材,肯定能点上火。

    “那你让九风也带我们进那个洞穴。”原战明知无望还是提了一句。

    “你也看到我跟它商量过,我觉得它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是它显然不愿意。”严默摊手,吸了吸鼻涕。

    原战和猛也知道不可能,任何兽类和飞禽对自己的地盘尤其巢穴的排他性都很强,如今九风能让他们住在它的巢穴附近,就已经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你在上面看到什么?”原战问猛。

    猛稍微正经一点地回答道:“附近没有具有威胁力的动物和人,我想我们可以在这座石山的背风处弄一个帐篷,就是毛皮不太够,暂时只能弄一个小的,而且冬天并不是鞣制毛皮的好季节。”

    “小的也行,先有个挡风的地方。后面我们再向附近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住的现成洞穴或可以挖洞的土坡。”原战在制作石斧时,表面看起来像是并不费力,但他的额头上竟然渗出了汗水。

    严默感到奇怪,多看了两眼,而这一看,却让他眼中浮起了更深的疑惑。

    他刚才亲眼看到原战从山上随便捡了块石头下来,那石头形状大约成两尺见方的长方形,他当时看到这块石头完全不知道原战打算做成什么。

    可是这才多长时间,他竟然已经可以从那石头上看出一只长柄石斧的外形。可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强烈的击打声,也没有看到原战有磨制的动作。

    不对,原战开始磨制了,他拿着从那块石头上弄下来的其他部分石头,用力摩擦着石斧的刃口。但问题是,他前面既没有用其他石块来击打他手中那块石头,也没有用其他石头来磨他手上那块石头。

    那么,那块石头到底是怎么在悄无声息间就被弄下了多余的石头,变成了石斧的形状?

    话说,他以前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原战制作石头制品,而那个“家”里的石制品也只有必要那几样。如果原战能用某种他还没有看出来的手法更容易地处理坚硬的石头,为什么他不给家里多添一些石制品?

    对视线敏感的原战抬起头。

    严默没有来得及收回目光,只好做出像是正要询问他的表情道:“对了,先问你们一个问题,木头和石头,你们觉得哪种比较好弄?”

    猛在回答前顿了一下,“……当然是普通的木头。”

    原战停顿得比猛时间更长,但他吐出口的却是:“都一样。”

    猛一惊,看向他。

    “怎么可能一样?”严默发现原战像是要吐露某个重要秘密,立刻抓住机会道:“你能用石刀砍树,难道还能用树枝去砍石头吗?”

    “我有办法。”原战含糊地回答。

    严默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步步紧逼地问:“你是说你有办法处理那些石头,就像你用石刀砍树一样容易?”

    原战犹豫了一下,点头。

    猛抓抓头,无声吁了口气。算了,说出来也好,反正他们都离部落那么远了。

    严默看着原战的眼睛,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原际部落占领的那座石山。该部落占领那座石山难道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需要石头并觉得石头好用?

    严默忽然觉得这个普通的原始部落变得神秘起来。

    是不是在那个部落里不止原战一个人拥有某种可以比较容易处理坚硬石头的方法?那他们的居住地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用石头盖的建筑?

    因为没有这个意识?因为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还是因为不知道最初的一步要怎么弄以及要弄成什么样?

    说白了,这些土著在他看来缺少的根本不是能力,而是对新事物的概念,但只要你点亮他们的想象力,给他们一点点提示,说不定他们自己就可以飞速发展起来。

    “我是息壤族人。”原战突然道。

    “嗯?”严默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

    猛补充:“息壤族,传说中大地之神的后裔。”

    “所以?”严默求详细解释。

    “所以我可以让石头稍微听我的话。”原战指挥猛去多弄点石头来。

    严默心头一震,同时好奇心火速高升,他上次看到祭司秋实的远距离瞭望就特想解剖对方的大脑看看,哪想到和他睡一张床的原战竟然也是真人不露相,暗中藏了这么重大的一个秘密。

    某人眼中闪烁着连他本人都不自知的满满的想要研究的疯狂欲/望,连珠炮地追问道:“你怎么让石头听你的话?你可以利用石头做些什么?你之前为什么都没有提起过你有这样的本事?路上也不见你使用它,为什么?”

    原战不肯回答,猛想说,被他踢了一脚只能硬憋了回去。

    严默决定等会儿避开原战,找猛问个清楚。

    “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能比别人更容易整弄石头就行。”原战起身,把快速磨制好的石斧插到腰间,居高临下地睨着少年道:“说吧,你想要用石头和木头干什么?我想你应该不是用它们来做武器。”

    严默拧了把鼻涕水,嘀咕:“要早知你还有这么一手,我还愁什么。那猛是不是也有什么特殊手段或本领?”

    “他现在什么特殊本领都没有,顶多跑得快一点。”原战有点后悔把这件事这么快暴露给小奴隶知道了。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小奴隶看他的目光很可怕,就像是饿了一个冬天的狂熊看到了蜂蜜,但不是想吃他,而是想切开他!

    严默深吸一口气平定了下稍显激动的心情,指了指石山,“如今有九风为我们打猎,我们可以空出所有时间和精力先弄住处,比如,用这边的石头盖一座房子,在石头房子里面点上火堆,那要比帐篷暖和得多,也安全得多。”

    “房子?”

    “类似帐篷的建筑,但要更大、更牢靠、更好用。”

    “你会弄?”

    严默干脆地吐出两字:“不会。”

    刚刚对石头房子冒出兴趣的原战,“……”

    “但我会画,我画出来,你们看着弄,我可以指点,我大概记得一些盖房子的要点。”严默蹲在地上,用树枝简单画了一个房子的外形,“我本来还想弄石头房子太难,不如先弄个简单的木屋,但你既然有整弄石头的本领,那我们就试试看能不能在落雪前弄出一座可以住人的房子出来。”

    原战和猛蹲在地上一起研究地上的石头房子外型,越看越着迷。

    严默工笔画不错,他不懂绘画意境,只把自己的绘画技术练到了凭着记忆就可以写实的地步。

    他画了一栋曾经旅游时看过的四四方方的石头房子,又在四周随手画了一个古城池,把石头房子圈进去。

    “这就是你说的给人住的房子?”猛两眼发光,瞅着严默的样子,似乎恨不得他立刻吹口气就把那房子变出来。

    “天哪!原来除了天然洞穴,用石头还能造出一个方形的洞穴。战,你说我们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有,你们说,三城里神殿的样子是不是就是这样?”

    “也许吧,也许比这个更宏伟。”严默忍住了再画一幅真正神殿外观的冲动,这栋四四方方的石头房子因为外形朴实,猛和原战接受起来也容易,并不会多怀疑,但如果画一座神殿?必然会引来两人的惊异和猜忌,那就没必要了。

    猛忽略了陌生词,现在他们都可以自动忽略少年说的一些词汇,只当是盐山族祭司传承的密语。

    “小默,你是不是见过这样的房子?”猛问。

    “没有,是我族祭司曾经画给我看过,我记下来了。”

    说谎!原战不屑戳破少年的谎言,只撇了撇嘴。

    猛却信以为真,羡慕得直瞅原战,“怎么就给你捡到小默了呢?早知那天我就跟你一起出去了!啊啊啊!我好后悔啊!”

    原战当没听到猛的妒忌叫喊,他已经在通过这幅画来考虑这房子到底要怎么搭建。他尤其对那个城池感兴趣,作为战士,只一眼,他就明白那一圈墙壁代表了什么。

    严默问原战:“这样的平正四方石块你能弄出来吗?”

    “能。”原战没说这会耗费他很大力气,这么多石头……希望他能在下雪前全部弄出来。

    严默又随口问了一句:“你能把一块巨型岩石都掏空吗?”

    原战摇头,“我现在还无法做到。”

    那就是以后能做到。严默决定让这人多活一段时间,这多好的一石匠,少谁也不能少他。

    原战看着图案提出疑问:“石头这样一块块垒上去,不容易倒塌吗?”

    “所以需要在盖房子前先打地基。”严默解释了何谓打地基。

    原战和二猛都听懂了,“就是要先挖个坑是吧?而且要越深越好是吧?”

    “应该……”严默也不确定,“如果我们盖的房子不高,盖房子的地面又比较坚硬的话,只要把第一层的大石块埋在土里,按照房型一圈全部埋好,周围土壤夯实,大约……就可以了。”

    这一段愉快跳过,猛很快提出了第二个问题:“石头和石头要怎么粘在一起?”

    “需要粘合剂,用石灰、沙子、草灰、或者火山灰加水搅拌在一起,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好像粘土也行?”严默说完这句话苦笑,“惨了,这是个大问题,粘合剂要怎么弄?你们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东西粘性很大,可以把两块石头都能粘合在一起,而且可以经历住风雨?”

    猛和原战想了半天,一起摇头。

    严默微感沮丧,不过也有种不出所料之感,果然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还是试试用木头盖房子吧,好歹那个可以用榫卯结构来固定。”

    于是严默再解释何谓榫卯结构。

    原战听完,刮刮脸皮,“也许我可以试着在石头上也弄出你说的凹凸结构。”虽然这对现在只有二级的他来说必将很难很难,但是他现在也期待起当图案上的房子真正出现后的样子。

    “太好了!”严默看原战总算顺眼一点——就是要这种主观能动精神!

    “不过……这房顶要怎么弄石头才不会滑掉下去?”

    “呃,我们可以先建一个平顶的,不不不,还是三角的好,我怕房顶被大雪压塌。”严默冥思苦想当年看过的一些关于建筑的知识,“这里需要一根大梁,还有很多根辅梁,要粗长笔直的木头,用它们平行架在石墙上,然后……”

    解说一步步进行下去,对盖房子只一知半解的严默解说到后来,总觉得这房子肯定是别想在落雪前盖成了。

    但是,他没想到原战和猛会在盖房子上爆发出那么大的热情。

    九风围着他们转了好几天,完全没弄明白他们在干什么。

    那些石头又不能吃,他们天天抱着那些石头又敲又打干嘛呢?

    在打制石头上完全帮不上忙的严默被赶去鞣制兽皮,就是九风这几天捕猎带回来的动物的皮。

    严默坐在小溪边用石头刮着兽皮上残留的皮肉、脂肪等,双手不时浸泡入冰冷的溪水中,一边发抖一边抖抖嗦嗦地背黄帝内经。

    九风慢慢踱到严默身边,严肃地盯着他看。

    严默转头,抬眼看大鸟,“干嘛?我脸上开花了?”

    “咕噜咕噜。”你不冷吗?为什么这么寒冷的天,你还玩水?

    严默,“……啊嚏!”

    “咕噜咕噜!”这是什么?再来一遍!

    “啊嚏!啊嚏!啊嚏!”接连三个喷嚏,严默光荣地宣布自己感冒了。

    十天!

    这十天中三人的损耗都极大,尤其原战,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异样的亢奋和极度疲累中。

    他知道这样消耗不好,可是附近没有找到临时洞穴,才勉强晒干的粗制兽皮连鞣制都还没进行,这样的东西做成的帐篷,夜晚里面有多冷可想而知。

    房子!房子!

    他一定要在这个冬天把房子给盖出来!

    原战发现,一开始他想把一块石头弄得平整不难,开出一条规整的凹槽也不难,但是当他想给另外一块石头凿出突起的与凹槽完全嵌合的突棱时,开始难了。

    尤其难的是,他需要把所有凹槽和突棱全部弄得差不多。

    为了早点见到效果,他决定一边盖一边整弄石块,还好做到后面,他就逐渐熟能生巧,速度也变快了许多。

    地基坑是猛挖的,他挖好后就带着严默去树林里找适合的大梁去了。

    严默说刚砍下来的潮湿树木变成大梁前还需要一番炮制,但这次没时间了,只能先凑合着用,等来年春天再正经地弄些大梁出来——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大梁要如何炮制,只大概知道需要去虫、炙烤、阴晒之类。

    九风本来一直在看热闹,可是当它发现原战竟然把石头都弄得大小差不多一致后,也不知怎么就来了兴致,竟然冲着还没有弄好的大块岩石吐出风刃,想用风刃切割出相同的东西。

    “噗噗噗!”在尝试了十几次后,九风掌握了诀窍,很快就用风刃切割出与原战弄得大小差不多的长条方形石块。

    为此它兴奋地大叫,“桀——!”一边飞一边召唤小两脚怪来看它的成果。

    严默出现,它立刻把人带到那块石头前,炫耀地咕噜个不停。

    严默踮起脚摸自动垂下来的鸟头,一边转头跟和石头苦战的原战道:“我要是你,就弄一堆石头让它玩个够。”

    原战阴阴一笑,虚心接受了此建议。

    从此,九风多了一个玩耍的把戏,原战则多了一个苦力。

    最大赢家严默看着越来越多的石块,为大家点起了火堆。

    原战张嘴,等着奴隶严默给他喂肉,一双凶眼还瞪着他——你以前不也这样喂过我吗?为什么之前行,现在就不行了?

    严默看在对方实在劳苦功高的份上,给他塞了一口半生不熟的肉。

    猛凑过来表示也想要,被原战一石砖给拍了回去。猛大哭!

    “桀——!”那是什么?!你们怎么又在我的地盘玩火!

    一堆火,把正在做苦力做得兴高采烈的九风给气到了。

    “桀桀!”有我在的地方统统不准点火!烤肉吃也不行!灭掉!立刻灭掉!“噗!”

    正要张嘴咬肉的严默被蹦出来的火星烫得蹦了起来,气得狂吼:“鸟兄,天干物燥,小心燎原大火啊!”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石山背风处的空地上多出了四堵石墙,石墙已经被垒放得很高,左右两堵墙特别在顶端垒成了三角形,便于横梁可以直接架上去。

    一根粗大笔直的原木被靠在石墙上,木头还没干透,且只去掉了枝叶、扒去了树皮,但他们已经等不得了,原战和猛爬上墙壁,两人合作把那根原木架到了它应该待的位置上。

    作者有话要说:文中提到的石头房子外形大致参考了下图:

    呼——咕噜咕噜,吐口气,这篇写了整整九个小时。

    一个粘合剂让我把金字塔的相关内容又给复习了一遍,差点想把文中的房子干脆弄成金子塔状,多与众不同啊,留到亿万年后那就是一个传奇……

    感谢支持正版及给俺投霸王票的所有亲们!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tv!感谢今天是个晴好天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