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章 章回4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抢时间,这栋石屋建得并不大,整体近正方形,室内面积只有约三十平米左右。

    房门和唯一的一扇窗户全部都是方方正正的形状,对于窗户,原战和猛都觉得不需要,只严默强行要求一定要留出一个窗洞的位置,他们才勉强留出。

    房顶最难弄,房梁虽然架上去了,但接下来要怎么弄才能不塌陷、不漏水、不下滑,严默却没辙了,他只看到过那种瓦片和稻草铺的三角形屋顶,因为一个人想不出头绪,便画了数种屋顶参考图供另外两人一起揣摩。

    原战盯着头顶的主梁看了半天,脑中某个想法逐渐成形,“如果我们把左右两边两堵墙上的三角形部分做成你说的阶梯状,然后在每一阶上搭一根木头,再把石块做成比较薄的长条石板架在木头上,上面一层覆盖下面一层,层层垒上去不就可以做到你说的严丝合缝?”

    严默试想了下,又画了出来,发现竟然可行,当即就和猛跑去树林找合适的树木去了。

    他这么积极地进树林,当然不是为了砍树,因为他发现他砍树竟然会被加人渣值,可是拔一根野草就不会。

    为此他特地试验了下,他故意拔除了一支已经成熟结果、但其中种子还没有自然脱落的翅碱蓬,没有被增加人渣点。

    但是在他连续拔除了一百根以上时,他被增加了一点人渣值。理由是故意轻度破坏自然植被。

    然后他又选择已经结果并种子也已自然脱落的自然枯萎翅碱蓬,连续拔除了一百根多根,指南这次就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他又拿普通的野草试验,结果同样。

    由此可推断他身上被植入的指南似乎并不仅仅是以人为本,它同时也注重这颗星球的整体环境和各种生态平衡,简单说就是一个环保主义者。

    严默头疼,当他刚发现日子有奔头时,结果新的发现却告诉他,他不仅要做一个人道主义的好人,同时还将被迫成为环保人士。

    幸亏他来到这里至今,除了吸血昆虫外,没有亲手杀死过一只动物,他现在严重怀疑,如果他敢亲手杀死任一只动物,说不定也会被加上不少人渣值。或者指南会根据他的生存需要来进行判定,他是为了生存而杀生,还是为了牟利或其他目的而杀生?

    这点暂时无法验证,只能放到一旁。

    话说回来,他进树林是为了寻找草药和其他有用的植株,因为他发现这片树林的价值于他来说大大超过他当初想象。

    因学辨识药草,他也顺带记住了不少可以直接入药的大型乔木的外形特征,比如柏树。

    而这片树林基本就是由柏树和刺榛等大型乔木构成。

    柏树浑身是宝,树脂、果实、枝叶都能入药,树干本身历来就是制作房梁和家具等的最好树种之一。看到柏树时,他就知道他们的房梁问题解决了,这里的柏树很多都超过了二十米。

    关于柏树的种种好处自不用说,目前,他更看重的是另一种乔木,刺榛。

    猛被成片掉在地上的刺榛果实扎了脚,这玩意让他看着就想敬而远之。

    严默看着地上厚厚的堆积层,却差点哭出来,终于发现肉和水果以外的食物了!这几天天冷,他连水果都没得吃了,每天只有肉肉肉!

    原战和猛两人觉得这种每天有肉吃的生活很幸福,但他却受不了。

    何况榛子对目前他这具病后虚赢、急需营养的身体来说也大有好处。

    这片刺榛林不比柏树矮多少,小树不说,成树最矮的亦有五六米,最高的差不多有十来米。不过,很幸运,他不用上树,只今年成熟自动掉落的那些刺榛果实就足够他吃一个冬天。

    希望这些刺榛的出仁率能高一点,严默在心中祈求。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行吗?”猛担心。

    “没事,我不深入,就在这一片转转看。”

    “那好吧。”猛可惜不能和少年继续独处,不是因为他想摸他,而是少年真的懂得好多,这让他觉得部落目前的祭司弟子秋宁远远不如少年,甚至他隐隐有一种也许现任祭司的秋实大人也不如少年懂得多的猜测。

    说起来他们身处的这片距离石山最近的树林,论植株密度还不算太密集,从远处一个山谷过去才是真正的林海,但就只是这一片树林,他们都没敢走到深处,目前只在外围活动。

    树林里有很多鸟类,也有很多小动物,一次猛顺手抓了两只山鸡带出来,被九风看见,一翅膀差点把他扇到悬崖底下。

    经过严默与九风的艰苦交流,他们终于明白了那树林中的鸟类和动物都是不能碰的,全部属于山神九风老大所有。

    九风把那两只山鸡抢走却没自己吃,而是赏给了严默。

    严默做成了烤鸡,抹上盐,一个人把两只鸡都吃了。因为九风不让猛和原战碰那两只鸡,那天九风也没给他们带回其他食物,硬是把那两人饿了一天。

    不过等九风带着严默回了崖上巢穴,饿急了的原战两人当即溜入树林,趁天还没黑透,赶紧抓了一只白马鸡出来偷偷烤了吃,嚼不碎的骨头全部深深埋入土壤中。

    经过那件事后,原战和猛学聪明了,平时尽量不去动那树林里的鸟兽,就算动也会趁九风不在的时候,而且吃完就迅速毁尸灭迹。

    “记住,最少每隔五棵树再砍一颗,不要捡着一处砍,而且最好捡旁边有小树的大树砍。”严默指点猛。

    “为什么?”

    “因为砍出来的空间可以供小树生长。”严默耐心解释,“高度不要太高,七八米足够。还记得‘米’有多长吗?我昨天跟你们解说过。”

    猛点头,拍了拍缠在腰间的草绳,“记住了,就是这一根草绳上第一个绳结到第二个绳结的长度。”

    严默表示欣慰,总算记住了,他已经连续教了十天,原战接受得比较快,但猛老是会忘,后来他干脆做了几根草绳,把常用的厘米、分米、米的长度全部实际标注出来,并让两人随身携带。

    而这个不太精确的长度标准在后来的九原部落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人以此为基础做出了更加精确的标尺。

    “还有砍的时候注意方向,别像上次似的差点把我们俩砸死。”严默再次叮嘱。

    “知道了,小祭司大人!你自己找草药也小心点,有什么事就大声喊我。”猛带着笑意随口回了句,摆摆手扛着石斧离开。

    等猛离开,严默再三确定周围安全后,这才蹲下/身开始捡拾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刺榛果实。

    他之前被固定思维影响钻了牛角尖,以为草药包只能装草药。等他想起榛子具有补脾胃、益气力、明目健行等功效后,他才恍然大悟般地试着把榛子装入草药包。

    成功!

    刺榛果实能装,那盐、翅碱蓬和其种子等不也一样能收进来?

    固定思维一打破,严默立刻就找了个机会把草药包系上身。试想,这世上能入口的东西有多少没有医疗或保健作用?就是粮食,很多也都有补中益气等功效。

    如今,他才真正感觉到这个草药包对于他有多大用处。

    五个立方米的空间,只要他平时注意收集,再有什么突发事情身陷囹圄,他也不会那么容易饿死、渴死了。

    “嗙嗙”的砍树声在树林里回荡,日头渐偏,等猛那边呼唤严默回石屋的时候,他已经捡拾了不下三十斤的刺榛果实。

    为了掩饰,他用兽皮装了一堆榛子回去。

    人有事情忙,且对未来充满希望时,哪怕当时的条件再艰苦都能咬牙熬过去。

    原战每天忙着整弄石头,他还抽空应严默要求做了一个石锅、一个大水缸和两把石刀、一把石锯。

    猛每天都在和木头打交道,甚至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石锯把厚重的木材锯开锯成一片片的木板。

    严默看似最轻松其实一点都不轻松,他除了接手全部的兽皮鞣制工作,同时还得负责为大家烧水、烤肉、安抚九风。

    除此之外,他还在不断地给自己收集和增添各种他觉得有用的东西。

    虽然忙,但严默忙得还算开心,尤其当他发现他和九风的交流越来越顺畅后。

    原战和猛也很开心,因为在第一场落雪后的第三天下午,他们终于可以住进有房顶的石屋。

    当场,猛高兴地在还算宽阔和高大的石屋中原地做了几十个前后空翻。

    原战想要把火坑像以前一样放在屋外,被严默劝阻,“火坑挖在房屋里面吧,可以烤干房子去除寒气,屋子里也暖和。”

    三人走进石屋里面,九风在外面绕着石屋走了几圈,最后把鸟脑袋朝窗户里一伸,颇高兴地叫:“桀桀,咕噜咕噜。”

    不知为何,严默觉得自己听出了对方的意思,那大鸟似乎在说:这个洞有意思,给我也弄一个!

    严默一拍脑袋,觉得自己想太多,他怎么可能明白九风在说什么?这一定是错觉,肯定是他这几天太累、天又太冷,导致脑子某处神经也跟着冻抽了。

    “怎么了?”原战正好看到这一幕。

    严默立刻放下手,“没什么,我在想这房间要如何布局比较好。”

    “布局?”

    “嗯。虽然不用做真正的隔断,但最好把各功能区先分好,这样就可以按照功能所需来安排家具和火坑等的位置。”严默也不管他们能不能听得懂,在屋里走了一圈,考虑要如何具体布置。

    他虽然暂时不在这里睡觉,但白天待在这里的机会肯定很多,为了自己的舒适他也要好好想想怎么弄。更何况他打算拿这个屋子做模型,研究到底怎样的房型最实用,然后忽悠原战和猛趁着冬天没事也给他单独做个石屋。

    “战!?”正兴奋地窜来窜去的猛突然惊叫道。

    严默转头,就见刚刚还跟他说话的原战突然双眼一闭,向后倒下。

    猛飞快地窜过来,一把接住原战倒下的身体,焦急地大喊:“战!”

    原战陷入了昏迷不醒中。

    严默冷静得最快,跪在地上摸着原战的脉搏,指挥猛在屋中挖了一个临时火坑,把外面的火种移进来,同时分别在屋中四个角落点起了四个火堆。

    “他没事,只是累倒了。”严默一脸权威地道。

    焦急的猛看到少年平静的表情,莫名觉得安心,也逐渐平静下来,“吓死我了!我就知道战不能这么乱用能力。”

    果然和他使用的那个能力有关吗?严默仔细查看原战身体各处,原战的身体情况其实并不像他说得那么轻描淡写,甚至情况微微有点糟糕。

    那脉象不止是劳伤微疾真精损,同时亦有痛滞气侵,气血两滞,有真气不行症痞结之相。

    简言之,就是精气神过度透支,能力使用过度导致身体无法承受。

    加上其之前腿部受伤没有得到妥善治疗,之后更在伤复期间让阴气侵入体内。偏偏之前的半个多月,他不但超出身体负荷的使用能力,同时是忍着腿痛待在寒风冷雪中热了冷、冷了热,被反复冷冻和煎熬到现在,导致那一直潜伏在他体内的阴气也跟着一并爆发了出来。

    也亏得原战身体底子好,否则他现在就不是倒下昏迷,而是可以直接准备棺材了。

    不过如果没有他,原战能不能自我恢复到能挺过这一劫也是未知数。没有医生给他彻底治疗和调养,就算他挺过这一次,下次也绝无侥幸。

    等火堆把地面烤热,严默让猛移开一个火堆,上铺干草和兽皮,把原战移了过去。

    “我要给他做针灸治疗,你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问我……最好不要看。”

    “我知道,你要使用祭司的手段。”猛看到火星子和灰烬被风吹得在屋里乱飞,站在门口想要挡住吹进来的冷风。

    九风原本很想从窗户里把自己的身体挤进来,可当猛在屋里点燃了火堆后它就气愤地飞走了。

    “你把那些还没鞣制好的兽皮先挂在门和窗户上……挂不上去?会凿洞吗?在门窗最上侧两边……”

    猛羞愧大叫:“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弄了!”

    “别害羞,猛,你比你想象的更聪明。”严默随口安抚,“等挂好门帘和窗帘,再请帮我烧一锅水。”

    严默没有对病中的原战身体做任何手脚,因为他不屑。

    他也许不尊重生命,但他尊重自己的医术。

    原战的身体问题只用针灸也解决不了,还得配合较长时间的药物疗养。

    “算你有福气,能被九风活着带到这里来。如果是在原际部落,要什么没什么,我就算想帮你,也不能彻底根治你的问题。”

    当天他给原战分时间段做了两次针灸,途中原战醒来一次,又被严默用金针扎昏了过去,“你现在需要睡眠和放松,小子,别坏了我的招牌。”

    晚上,严默叮嘱猛给原战注意保暖,就和门口来接人的九风离开。

    第二天,严默在猛的陪同下进入树林,找了多种药草带回。

    回去后,他让猛烧水,直接倒入那口大水缸中,又在水缸周围点起火堆。

    “你要干嘛?”猛好奇无比。

    “煮原战。”某人按下兴奋,微微一笑。

    两天后。

    每天都要被生煮一次的原战趴在水缸边缘,眼中带着一种奇怪的复杂神色道:“部落里的人都知道,一般某族中如有神血浓郁的人降生,他们不但可以成为最厉害的战士,还能继承该族之神的一部分能力。”

    搬了一块石头当板凳,坐在那里给生肉抹盐的严默抬头,放嘲讽:“哟,神血浓郁的神之子你好。”

    原战撇嘴,“我们每个人都是神之子。你是山神选定的祭司,不比我们更接近神?”

    “不用妒忌,如果你想天天陪神睡觉顺便喂跳蚤,我可以把你推荐给它。”

    正在用榫卯结构拼门板的猛哈哈笑,插嘴:“我听我哥说过,息壤族刚并入部落时,还有人可以操纵土壤和岩石,所以部落才会选了那座石山当作居住地。但是当拥有这种能力的最后一任息壤族族长回归大地之神的怀抱后,部落里就再也没有战士拥有那种神一样的能力,就连目前部落里除酋长外最强大的战士狰,也没有觉醒这样的能力,他也是息壤族人。祭司大人说是三族融合的缘故,但酋长大人说只要是战士,努力下去就有可能出现本族之神力。”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觉醒这种能力?难道你是那个息壤族族长的后代?”严默微惊讶,竟然整个息壤族只有原战一人出现这种能力?那他为什么隐瞒?

    原战对严默的猜测嗤之以鼻,“谁说族长继承的神血就最多?我们的族长选择的向来是族中最强大的那个人,我们每个族人都有可能觉醒那种能力,只是有的人很早,有的人要到三级甚至四级战士以后。狰将来肯定也能觉醒,只不过迟早的事。”

    “但你比别人都早。”严默抓住重点,“这说明什么?你资质比别人都好?还是你出现了返祖现象?”

    严默对这个竟然有异能存在的世界简直好奇到家了。

    而根据他原世界祖国的一些上古神话传说,在远古时期,似乎地球上的人类也具有堪比神仙一样的各种能力,如果这些传说不是传说而是真的,那么地球后人会失去这些能力的原因是不是跟这里的人一样,是由于各族通婚频繁而导致神血逐渐稀薄,所以属于神的能力也逐渐消失了?

    不过这是一个矛盾的谬论。因为如果不进行各族之间的通婚,只同族同血脉之间繁衍,那么就算再出现一位神又怎样?整个族群不能延续,整出个神也毫无意义。

    而且关于神的传说是真的话,那些神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对于严默的疑问,原战很诚实地回答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来了就是来了,没有任何预兆。”

    严默不满意这个答案,又问:“既然这种觉醒能力的事在你们族中很普通,那你为什么还要隐瞒?你前面在部落里面是隐瞒了这件事吧?只有你几个好伙伴知道是不是?而这几个人就是跟你一起出来的这几个,对不对?”

    猛抢着道:“对,全部落只有我和我哥,以及雕和山河兄弟知道这件事。”

    严默瞅着原战觉得这人不像是会主动说出自己秘密的人,当即意有所指地问了句:“不得已?”

    原战黑着脸摸了摸脸上那条刀疤,回忆道:“当时情况很危险,我们手中的木矛都投了出去,身边什么武器都没有,只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可是我们根本举不动,它太大了,可土龙就要追上来,我当时就想着如果能弄碎那块巨石……结果,当我的手摸上去时,它真的碎了一半。”

    猛兴奋地接口:“有了石头当武器,我们拼命砸那条土龙,总算把它给吓跑了。说起来当时我们都吓了一跳,当土龙跑掉,战忽然就趴到了地上,一开始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我哥后来猜了出来。”

    “那你们为什么要隐瞒?部落里的战士拥有这样的能力不好吗?”

    原战和猛一起沉默。

    严默似乎懂了,“是因为那位老祭司?”

    原战没说话,猛苦涩地点点头,“秋实大人一直都害怕除黑原族以外的其他族人取代部落酋长的地位,因为他是黑原族的祭司。之前,因为部落三族中除了酋长以外,再没有其他觉醒己族神血神力的战士出现,他一直都觉得很放心。可是他看中的下一任酋长候选人不如息壤族的狰,看中的下下任也样样不如息壤族的战,就这样他已经看战很不顺眼了,如果再让他知道战他竟然那么早就觉醒了息壤族的神之力……”

    “我不想哪天喝口水就躺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也不想在出去捕猎的途中突然发疯,所以我决定隐瞒这一切。”原战坦白道。

    严默闻言挑挑眉,这老祭司使毒的手段应该不错。随即他问:“这次被派出来找盐,你是不是打算不管结果如何,将来都不再回去原际部落?”

    原战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是,除非我已经成为四级战士,否则我不会再回去,我不想部落因为我一个人而分裂。”

    啧,对部落还挺忠心。严默摇头,“四级……你现在才两级,等升到四级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

    原战抬起眼睛,冷不丁地道:“我现在已经升到三级。”

    “什么?”严默和猛一起叫出声。

    原战看看严默,觉得他的惊讶不像假的,也感到疑惑道:“难道不是因为你现在对我做的一切才让我升级的吗?”

    “哈?!”严默张大了嘴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也是大章^^

    本来想把那个房子的屋顶找一张照片出来给大家看,但是我上次瞄到一眼的图片不知怎的怎么都找不到了,翻了好久都没找到~~

    昨天以为天终于放晴了,结果到了下午就开始下雨,现在外面也还在下……今年雨水真多,冷得也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