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章 章回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桀!”小家伙,叫我什么事?九风收翅在严默面前落下。

    严默仰头望着九风那张人脸,手一指盐湖,“请把那个孩子带到石屋那里,不要弄伤他。”

    九风一歪头,小家伙在说啥?

    严默明白了,他的异能是单向的,九风根本听不懂他的语言。

    “那个孩子,看到没有?就是那个小不点,快要被淹死的那个!把他带过来,我要他!”严默手脚并用,努力想让九风明白他的意思。

    九风看小家伙一直指着湖水的方向,它就顺着其手指偏过头去看。

    “桀桀。”你是想要那只小两脚怪吗?

    “对!对!”严默猛点头。

    点头这个动作,九风明白,前面它看过好多次。

    奇怪,原来两脚怪的小两脚怪不是用蛋孵出来的,而是从湖水里捡的?好吧,它的小两脚怪既然想要养一只更小的两脚怪,那它就去捡来给他玩好了。

    九风转瞬就飞了过去。

    小孩在被淹死前终于被九风从湖里抓了出来,在严默多次刻意纠正下,它现在已经知道要如何在不伤害两脚怪的情况下抓住他们。

    九风飞到湖边时,那群人一起噤声并又一起跪趴在了地上。

    直到他们感觉那巨大翅膀扇出的风离开,才敢慢慢抬起头。

    见湖里的小孩不见了,这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万分高兴的神色,老者激动地一挥手,立刻有几人冲进盐湖浅水层用石锤硬砸下了两个大盐坨,抱着走了。

    那些人倒不贪心,还是他们贪心会被九风惩罚?

    严默从九风爪中抱过那个昏迷过去的小男孩,先反过来按着他的上半身,让男孩头朝下的同时又抬起他的额头,逼他吐出腹中积水,见吐得差不多,听他呻/吟出声,又抱起来摸了摸他的脉搏,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随即立刻快步向石屋方向走去。

    这孩子一半被冻着了,一半是被吓着了,湖水倒没喝多少。可惜周围第一场落雪化了很多,否则就可以立刻给男孩身上搓雪来给他回温和增加血液流动速度。

    严默想走快,可他自己都还是个病弱的十四岁少年,抱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不一会儿就感到了吃力。

    原战默不作声地从他手里抢过了那孩子,抱着快速向石屋跑去。

    九风觉得这几只两脚怪的举动很有趣,便跟在他们头顶上飞,看他们想做什么。

    严默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跟上。他理解小孩族人的行为,可心里又忍不住鄙视他们。

    拿自己的孩子换盐,这跟原际部落冬天没食物吃只好吃人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也许跟九风太强大且紧守自己的领地又一毛不拔也有很大关系。

    不过盐湖这么大,九风晚上视力又并不好,那帮人就不能在晚上过来偷盐?

    “晚上外面更危险。”原战在一边用一种“求你别这么蠢,你可是祭司大人”的讽刺目光瞅他,“这片虽然是九风的领地,可它晚上不出来捕猎,对周边习惯晚上出来捕猎的猛兽的威慑力不大,到了晚上,这附近的草原和树林中肯定兽比人多。那些人也许就生活在九风领地的边界上,白天穿行过来还安全一点,晚上……呵!”

    严默撇嘴,他一时没控制住情绪,竟把心里的抱怨说了出来。

    跑过小溪时,正在处理兽皮的猛看到他们,当他看见原战手里抱着的孩子后,大吃一惊,丢下兽皮就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哪来的小崽子?你又捡到一个祭司吗?”

    “让给你。”原战把男孩往猛怀里一塞。

    猛下意识地接过,“哎?是祭司才要,不是祭司不要。”

    “您要求还真不高!”严默受不了这二货,拍了他背部一巴掌,催促道:“快!赶紧把人抱屋里去,死了这一个,你赔我十个。”这可是整整一百点!

    再吩咐另一个准备开溜的,“阿战,麻烦你到树林里和山阴面找找看还有没有没化的雪,如果有就用石锅给我带一锅来,快点!”

    原战收住脚步,转了个方向回去拿石锅。他本来想去跟踪那些人,看看他们到底住在哪里。

    九风看他们往石屋跑,生气地叫了一声。那石洞太小,它进不去,而且两脚怪们还喜欢在里面点火玩,这让它十分讨厌那个石洞!

    它决定了,它要把那个石洞给摧毁掉!

    受冻厉害的人不能立刻泡到热水里,也不能放到火边烤。

    严默让猛把小男孩放到当床用的兽皮上,打算给他按摩和搓揉全身。

    原战真的收集了一锅未化的雪回来。

    严默大喜,立刻用雪擦揉男孩四肢。

    看到严默用雪给男孩擦揉身体,原战和猛两人都感到特别惊奇,这样不更冷吗?

    严默便把人冻伤后的一些急救方法和注意事项跟他们说了。

    猛盯着少年,眼中又冒出了亮闪闪的小星星。

    原战则舔了舔嘴唇,直接从锅里抓了一把雪,抓起少年的脚就擦了上去。

    严默气得一脚把捣乱的给蹬开,“你去烧水!二猛你没事做,就给我去和泥巴把石头缝全部堵上!”

    “是,小祭司大人。”原战和猛两个抓起石锅里的雪,你擦我一下,我擦你一下,竟然玩起来了,谁都没去干活。

    严默,“……”勤劳纯朴的原始人在哪里?这些家伙吃饱了睡暖了就不求上进了啊啊啊!

    男孩被雪擦揉得全身发红,嘴中发出了喊痛的哭叫声,严默这才停下手。

    “别哭了,那只是身体回暖时的自然刺激,过一会儿就好。”这一阵按摩也把严默累出一身汗,而没让旁边两个混蛋动手,一个是他想从这个孩子身上多减一点人渣值,另外一个就是担心那两人没轻没重不知道按摩诀窍,反而把小孩伤了。

    小孩“啊啦啊啦”地叫起来。

    严默扭头看那两个把一锅剩下的雪都给糟蹋光的大号顽童,面无表情地问:“你们谁听得懂这小孩在说什么?”

    原战和猛一起摇头。

    原战伸了个懒腰,曲腿坐到少年身边,顺势搂住他的肩膀,拿冰凉的手摸他的脸,跟他解释:“我们那片原来也没有统一的语言,听祭司大人说,我们现在说的语言也是那三城来使所教,不过就算这样,每个部落之间还有不同的族语和部落语混杂其中,在交易日有时候要猜好一会儿才能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也就是说那三城使者没有去过的部族和部落,他们说的话,我们就很可能听不懂了是不是?”严默在这一刻竟然有点又是感激、又是埋怨那三城使者起来。感激他统一了很多部落的语言,埋怨他既然要教为什么不教给这片大陆所有人?

    “这小孩到底哪里来的?”猛看小孩醒了,跑去戳人家的脸。

    小孩看着脸上有刺青、闻着身上有浓浓血腥味的猛,被吓哭了。

    “二猛!”严默被小孩的哭声吵得头疼。

    猛转头,不在状况地好奇道:“你为什么叫我二猛?叫战为阿战?”

    因为你二!严默微笑,“因为你排行老二,你哥哥是大猎,你就是二猛,如果你再有一个弟弟妹妹,就是三某某。”

    猛一拍巴掌,“这个叫法好!一听就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好,以后我就叫二猛了。”

    原战总觉得小奴隶的微笑另有含义。

    而严默在此时并不知道,就因为他这个无心的微笑,让后来的九原部落酋长大人对一切有关“二”的数字和字眼都产生了微妙的排斥心理,甚至因此搞出了一些在旁人看来很莫名其妙的举动。

    比如他习惯在给敌人宣战前竖起两根手指,或者朝对方砸两块石头或扔两根干草之类,以此表示嘲讽。

    后话暂且不提,且说现在。

    为了安抚小孩,严默烤了一块肉。

    那孩子看到肉,口水都流出来了。

    在严默把烤肉递给他时,他“唰”地就扑了上去,还差点咬到严默的手。

    严默再次扭头看给自己自觉准备生煮的原战,“你不是说这里晚上的野兽多吗?他怎么还饿成这样?”

    “野兽多也要他们能抓得住。我刚才看过了,那些人中没有受过训练的战士,只有你说的那种自然锻炼出来的勇士,他们脸上的刺青标识告诉我,他们中最厉害的也只有二级。”原战把严默按份量放好的药材一一放进水缸里,有些要水开前放,有些要水开后放,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如果他们中间有觉醒了血脉能力的人?”

    “不可能。”原战斩钉截铁地道,转而:“就算他们的二级勇士都觉醒了血脉的能力,那种能力一定也很弱,否则那些人不会大多都瘦得像你一样。因为如果他们有充足的食物,不可能在入冬没多久就饿成这样。”

    “看来这是个很弱的部族?”严默眼中有算计。

    不过不管对方弱不弱,想要接触就要有交流,而想交流,语言不通绝对是个大问题。

    如果他能听懂这个孩子的话就好了。

    “你、你们是谁?”

    咦?严默眨眨眼,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

    一转头,就看到刚才扑肉大嚼的小孩正偷偷瞄着他们。

    “你们也是被送给山神大人的奴隶吗?”

    严默张大嘴,他是不是听懂了那小孩在说什么?

    难道他的能力不止可以单单听懂九风的叫声,还能多民族、跨种族的进行全生灵无障碍沟通?

    严默忽然激动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个看起来鸡肋的能力可就太有用了!

    但,老天爷真的会对他这么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奉上^^

    谢谢来看故事的亲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