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章 章回4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救回来的不是一个立刻能用的壮劳力,但看在对方给他减掉了一共106点人渣值的份上,严默对这个言语不通的土著小孩还算顺眼。

    鉴于他的沟通异能目前只能单向行驶,他干脆就装听不懂小孩的话,把自己觉醒了沟通异能一事暂时隐瞒了下来。

    至少在他把自己的异能研究透彻之前,他没有泄露的打算。

    就当他小心过头吧,以他的前生经验来看,有时候就是这暗藏的一两手,在必要时说不定能够救他一条命。

    所以哪怕他听懂了小孩的话,他仍旧装出一副不解的神色。

    小孩大概喝了盐湖水又吃了烤肉觉得渴,看那石锅里还有一点雪,偷偷看看屋里几个人,自以为无人知道地偷偷从锅里抓起雪来填进了嘴里。

    严默瞄见了没说话,他在想要怎么和这小孩交流。

    小孩因为救得及时,冻得并不厉害,紧急处理过后,他身体自然回暖,又吃了东西喝了水,肉眼可见地恢复了不少精神气。

    和小孩沟通是个漫长且费力的过程,好在严默养过儿子,对于安抚小孩有他的一套,对小孩的耐心也比较足,加上他在听的方面可以作弊,慢慢的也和小孩达成了初步的交流。

    最起码,他知道了小孩叫什么名字。

    而小孩因为知道是严默救了他,对严默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点类似雏鸟第一眼看到亲人的亲近感,他明显害怕原战和猛两人,只愿亲近严默。

    小孩叫阿乌。其实小孩并没有名字,他只是反复一直提到“阿乌”两个字,这个好像是他们部族的名字,他说他来自阿乌族,住在一片大草原中,族里有很多人,冬天到了,他们要开始饿肚子了,祭司大人说要给山神大人送奴隶换盐和食物。除此之外,他似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原战泡在水缸里盯着小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孩看到原战被煮,吓得尖叫一声,神色瞬间变得极度惊惧不安,如果不是严默抱住他,他可能都已经冲出了石屋。

    这可怜孩子一直在害怕,他害怕等他吃饱喝足,那两个身上有着浓浓血腥味的可怕大人就要来把他煮了吃,结果他们真的在煮人,还是活煮!

    “哇啦哇啦!”不要吃我!求求你们不要吃我!

    严默听着小孩的哭喊声,心里十分不耐烦,他最讨厌哭闹不休的小孩,他家嘟嘟以前多乖多懂事,一点点大就很少跟他哭闹。

    瞅瞅那两只,都不是能哄人的,只好他自己出马,抱住小孩拍抚他的背尽量安抚他。

    小孩一把搂住少年的脖子,呜呜咽咽地哭泣。

    猛看到小孩的举动哈哈笑,“这小崽子肯定以为我们要把他煮来吃了。”

    “不准哭!再哭敲破你的脑袋吃了你!”猛突然变脸,对着小孩一声大喝,竟然把那孩子真的吓住不再哭叫。

    猛对严默得意地笑了下,“这些小崽子就要这样对付。”

    严默,“……”真想给你也测一下人渣值。

    原战看着耐心和小孩鸡同鸭讲并努力安抚他的少年,眼中浮起一抹奇怪的神色。

    这人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可他却觉得这人看起来比老祭司秋实还复杂,有时候无意间看到他的某些表情,会感觉这人好像曾经历过许多许多似的。

    难道在梦中接受祖神的传承会让孩子变得不像孩子吗?

    他甚至没有看到过这少年露出过真正的欢笑,哪怕他现在吃得饱、睡得暖,还这么早就觉醒了血脉的能力。

    总觉得小奴隶还藏着更多的秘密没告诉他们,而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特别希望能知道小奴隶的一切。

    他不喜欢少年对他有所隐瞒。

    不过没关系,他迟早一天会挖掘出小奴隶的所有秘密!

    原战在心中终于做下了一个决定。

    “别管那小崽子了,你不理他,他一会儿就会老实。”青年拍了拍水缸边沿,呼唤严默,“你过来,跟我说说,我还有多久才会彻底好清?”

    他自觉他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甚至他的腿都在好转,这两天在外面跑跳,明显没有了以前那种难耐的酸疼感。

    少年说这除了和他治疗有关以外,和他本人升级也有关系。少年还说到什么升级后身体素质和免疫力都有可能加强,身体中一些隐藏的暗疾也会被自然排除一些,说了很多,他大多没听懂,他只抓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升级可以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大,而他身体越强大就越不容易生病和受伤。

    他必须升到四级、五级,乃至更高。

    不是为了前往三城,而是为了建立自己的部落!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祭司!

    强大的祭司不会允许自己部落的酋长弱小,小奴隶这么厉害,如果他不能变得更厉害,等以后盐山族人找上他,他要去做盐山族的祭司怎么办?

    谁都不能跟他抢他的奴隶,更不能抢他的祭司!

    盐默是他的!谁敢抢他,他就杀了谁!

    脸上有着诡异刺青和难看疤痕的青年唇边浮起了一丝阴狠的笑。

    小孩比较倒霉,恰好偷瞄到了青年脸上一闪而逝的狠辣阴毒,当即吓得身体一抖,竟然尿了。

    正要起身过去看原战的严默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一泡热尿……有点想杀人。

    小孩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严默身上传来的杀气,乖乖从他身上下来,无声抽噎着走到墙角边蹲下,把自己抱成了一团。

    严默瞅瞅怕得发抖的小孩,再瞅瞅笑得咧开嘴的原战,默默改变方向走向那个孩子。

    一边走,他一边自我催眠:人渣值,人渣值,一切都是为了减少人渣值!

    妈/的!他好想抽这两大一小一顿好不好!

    稍有安慰的是,严默晚上查看自己的人渣值收支情况,发现他终于总计减去了一千点人渣值,达到了开启使用指南第三条的条件。

    前面从九风鸟爪下救出原战和猛,可能因为情况不算太危急,指南只给一人减了50点人渣值,两个人加起来才100点。

    这次救了小孩,倒是直接给减了100点。

    其他零零碎碎,比如建房、辨识草药和树木、辨识食物、辨识红盐和教导提炼方法、以及这次的教导冻昏急救法等,一共给减了56点。

    比较特殊的是,他救治能力使用过头不支昏倒的原战并调理他的身体,指南竟也给他减了整整100点,理由竟是他用温和的方法辅助当地土著自然升级成功。

    奇怪,难道指南支持并希望他帮助当地土著升级?

    这是为什么?

    严默想得太多,但他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是不是指南希望这里的生物能够尽量开发出自身的能力,而不是大量利用星球本身资源来进行生活和战争,因为利用往往也代表了破坏。

    放过这个猜测不提,严默现在最感兴趣的是指南给他的第三次奖励。

    ——恭喜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1000点,现在总计获减人渣值1006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手术工具一套,包括手术刀、剪子、镊子和血管钳等,请到本指南的奖励列表中领取。

    特注:此套手术工具遗失不补,请流放者善加使用、多多使用,以期早日明正心性。

    严默看到手术刀几个字时就兴奋地大叫一声,在九风翅膀下狠狠扑腾了一下。

    九风啪地睁开眼,“咕噜咕噜。”吓死鸟,好端端地突然叫什么?

    九风不高兴,弯钩嘴轻轻啄了少年脑袋一下。

    九风觉得很轻,可严默当时就被啄得捂着脑袋清醒过来,“轻点啊,老兄,我都已经给你啄成秃子了!”

    “咕噜咕噜。”听话,睡觉!再吵,明天不让你去那个讨厌的石洞。

    “好好好,我马上就睡。”兴奋到近乎亢奋的严默怎么可能能真的睡得着?憋了没一会儿,他就偷偷把手术刀等从奖励列表中摸出来,一个个反反复复爱抚了好一会儿。

    工具的材质有点奇怪,似乎不太像是金属,严默也没太在意,他试了下重量和锋利度以及适手程度,都觉得异常满意。

    金针如果不能近身,就只能自保。可手术刀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以前年轻时也蠢过,拿手术刀当飞刀练,虽说最终并没有变成小严飞刀之类,但对于静态物的投掷准头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手术刀在手,天下我有。哈哈哈!

    “咕噜咕噜。”你在玩什么?鸟头低下,张嘴就要叼走严默手中的手术刀。

    严默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术刀放回奖励列表中,这玩意要是弄没了,他会心疼死!

    桀?怎么没有了?九风也不睡了,盯着少年的手掌看个不停。可惜它晚上看得没有白天清楚,洞里又比较暗,刚才如果不是看到一道反光,它也不会注意到小两脚怪手里有东西。

    严默连忙摸摸他的脑袋安抚它,“没什么,你看错了,快睡吧。”

    就在这时,九风的人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表情,像是惊讶,又像是惊恐,微微还带了一点喜悦。

    “桀?小两脚怪你难道不是两脚怪,而是……我的同类?”

    “我不是两脚怪,我叫严默,我也不是你的同类,我是人。”严默继续摸着九风的脑袋,温和地笑。

    九风脑袋往下一垂,突然把自己的额头贴上少年的额头蹭了两下,喉咙中发出快乐的咕噜声。

    严默一惊,九风在干嘛?为什么那么高兴?

    ……不对!九风刚才好像在跟他对答?它听懂了他说的话?

    “九风?”严默现在彻底把手术刀放到了脑后,他开始做实验。他刚才做了什么?好像他把手放在了九风的头上?

    九风歪头看他,“桀?你在叫我吗?”

    严默在心中做了个胜利的握拳动作,手摸着九风的头道:“对,我在叫你,九风,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咕噜噜,名字?”

    “对,名字。我,严默。你,九风。”

    “桀?”

    “你没听懂吗?我是严默,我不是两脚怪,我……操!”严默觉得不对,一抹自己鼻下,翻手一看,看到血红一片。

    流鼻血只是开始,很快他就感觉到眉心处像是针刺一般的痛苦,紧接着这种痛苦就扩散到了整个头部。

    “呃啊!啊啊啊!”严默抱住了头。

    “桀!桀桀!”九风不明白小两脚怪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他们还在说话,可现在小两脚怪就像要死了一样。

    严默生生痛昏了过去。

    九风焦急,身体立起,对着严默叫了好几声,鸟嘴还拨了他几下。

    见严默没有反应,九风慌了,也不管是不是夜晚,它毅然从安全的崖壁巢穴中飞了出去。

    它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同族,哪怕他没有翅膀也没有羽毛,但他能和自己说话,它不要他死!

    “桀——!”凄厉的鸣叫声撕裂了静寂的夜空。

    正在石屋中看起来睡得死沉的原战突然翻身坐起,睁眼起身就往窗户那里快步走去。

    猛也警觉地睁开了眼睛,轻轻一跃而起,悄步走到原战身边,“怎么了?我好想听到了山神九风的叫声,它这么晚怎么还会在外面飞?”

    小孩阿乌窝在一角的兽皮上睡得人事不知,一点都没有被惊醒的迹象。

    原战掀开兽皮帘,放下挡风的木板,伸头看向外面天空,外面九风已经飞不见了。

    “到底怎么回事?”猛也凑到窗户前,一起伸头向外看。

    原战收回目光,神色疑惑并沉重,“我觉得……盐默那里可能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十月和十一月要出门,为避免断更,需要存一点稿子,为此,从今天开始如果没有特别说明,每天就只有一更,还请亲们理解哦^^

    合掌拜谢大家的厚爱!

    另,关于受冻昏迷后的紧急救治方法,虽多方验证,仍旧没有定论,包括我请教了医生也一样~~

    因为冻伤分轻微、严重等级别,另外还分有无冻伤伤口,受冻时的情况等等。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治疗时必须根据患者受冻后的身体表现来进行针对性治疗,而不是全部用同一个手法。

    文中小孩被扔到湖里受冻,因为时间比较短,身上的冻伤并不严重,而且当时给他控水后,他也恢复了一点知觉,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用雪摩擦他的手脚四肢让他一点点回温,据说是可以的,汗~

    但这种情况也确实容易造成摩擦性皮肤损伤,有的严重还会起水泡等。

    而如果受冻皮肤有冻疮或损伤,就不易用摩擦生热的方法。

    如果有条件,据说回温受冻者的最好方法是测量当时的室外温度和病人的体温,然后根据这两者,以不超过病人体表温度十度以上的温水浸泡为最佳,最高水温不可超过40.5度。

    再一个,如果已经回温,就切不可用温水或热水等浸泡,最好保证身体温度,自然回暖就好。

    我发现,在什么条件也没有的情况下,也许最好的回温方法就是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同时轻微摩擦对方……但据说用这种方法,救人的人有可能也会被冻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