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章 章回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和猛从屋里扛出一圈用干草搓成的草绳,直接从窗户里跳了出去,出去后他们反手把木板又给卡回窗口,外面还加了两条木杠,避免树林里的动物跑进去。

    猛举了一支火把,两人快速朝崖壁那里跑去。

    到达九风那个巢穴的上空,原战趴在悬崖边勾头朝下面喊:“盐默?”

    没有人回答他。

    原战又叫了两声,当听不到一丝回应后,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我下去看看。”说着,他就扛着草绳找适合固定的地方。

    “你疯了!这是晚上,又是悬崖!那草绳也不结实!你再感觉一下这个山风!谁下去谁死!”猛不同意,拦住他,“九风应该会很快回来,等它回来再说。”

    “等它回来,说不定盐默已经死了。”原战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到底是舍不得一个奴隶,还是舍不得一个祭司,反正不管哪一个,现在他一知道盐默有可能出事,就怎么也坐不住。

    “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死了。”猛实话实说道。虽然他不知道小奴隶为什么会突然出事,但他们都这样,有时候早上看着还好好的,到了晚上人就没了,也许是被野兽吃了,也许是误吃了毒草、误喝了有毒的水,也许是被毒蛇毒虫咬中,也许是被别的部族人的杀死,也许是得罪了谁,有时候他们战士在训练和奔跑的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突然死上一两个人,他们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哪天有个人突然就没了的生活。

    所以原战也并没有因为猛说得直接而生气,因为他知道猛说得有可能是事实,但他还是想下去看看。

    “盐默是有祖神传承的祭司,他不可能那么容易死,而且……我建立新部落需要他。”

    猛仰头望了望有着半个月亮的天空,一拍脑袋,“好吧,其实我也想下去看看小奴隶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们就这样下去,也真的很容易摔死。”

    猛伸头看看黑黝黝看不到底的崖下,害怕地缩回脑袋。

    原战活动了下手脚,“你在上面看着,我下去就成。我已经升到三级,对于土壤和岩石的控制也比以前好,如果没有谁攻击我,我应该能够顺利攀下去。”

    听原战这样一说,看他也确实不像是冒险的样子,猛让步了,“绳子给我,这绳子不够长,还不如拴我身上。兄弟,你可记住,你要是掉下去了,我可会跟你一起摔死。”

    原战捶了下他的胸膛,把草绳一端交给自己的伙伴,另一端拴在自己腰上,瞅准崖下的位置,走到了悬崖边。

    原战并不是盲目下去救人,他确实有把握。

    在升到三级后,他就发现自己对土壤和岩石的掌控要比以前更自如、范围也更大。

    自发现这点后,他就一直很想徒手攀岩从悬崖上爬到九风的另一个巢穴里去看看。

    只是这两天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他甚至在白天多次打量过到达那个洞穴的路线,心中差不多已经有了下去的方法。

    哪想到这么快就会用到。

    手指轻松地插入坚硬的岩石中,脚尖也一样。

    如果不是身后的山风太大,经常吹得他身体贴在崖壁上不能动,逼得他只能一点点挪下去,他的速度可能会更快。

    就这样,真正一步一个脚印还要加上两只手印,原战从悬崖顶上硬生生爬到了九风在崖壁上的另一个巢穴中。

    一进洞,原战没有立刻从上面跳下去,而是像只壁虎一样,从洞壁上方快速爬行下来。

    “默?盐默?”

    原战就着洞外一点月光摸到了那个巨大的鸟窝前,鸟窝很浅,一眼就可以看到角落边趴着一个人。

    “盐默?”原战连忙走过去伸手扶起侧趴着的少年。

    少年双眼紧闭,口鼻都是鲜血。

    原战心里一紧,那种奇怪的揪心感觉又再次升起,连他伸出想要探对方呼吸的手都有点颤抖。

    青年紧握了下拳头,手伸到少年鼻下,有那么一会儿,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这让他的心一点点下沉。

    他固执地不愿让手掌离开,终于在他再次深呼吸静下心后,他感觉到了少年微弱的呼吸。

    “祖神保佑!”原战一把抱紧少年,然后又快速放开,查看他身上有无明显伤口。

    刚才看少年的满脸血的惨样,他还以为少年触怒了山神九风被啄死,或者吃了什么有毒的食物。

    可是找了半晌都没有少年身上有明显伤口,这时外面传来了猛隐约的叫声。

    原战拉动草绳三下表示自己没事。

    他想带少年离开,等九风回来,发现他在它巢穴里,肯定会把他强行逐出,甚而杀了他都有可能。

    但是他要怎么把少年带走?

    他想过把少年背在身上,背着他爬上去,但那草绳并不结实,外面山风又大,如果爬到半途,草绳断裂,少年从他身上摔下去,那还不如把人留在洞中。

    少年忽然抖动了一下。

    原战下意识地抱紧少年,洞中虽然避风,但仍旧很冷,他不能把他未来的祭司一个人留在这里,九风不在,他又昏迷不醒,就这样放上一夜,不到天亮人说不定就冻死了。

    原战仔细想了想,他放下少年,尽量把鸟窝里的干草和羽毛堆积在他身上,又把自己身上的兽皮衣脱下来盖在他身上。

    他在洞里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随即他又沿原路爬回了崖顶。

    “小默还活着么?”猛一看他冒头,立刻伸手把他拉上来。

    “还活着,但呼吸很微弱。”

    “他怎么了?”

    “不知道。”原战解开草绳,让猛把草绳全部给他,“你回去,晚上太冷,这里不能待。”

    “你呢?”

    “我还要下去,盐默一个人在下面会冻死。”

    猛脸色一变,“九风回来看到你一定会把你从洞里抓出来扔下去。”

    “我知道。”原战冷静地道:“我看了那个洞,很大,里面还有路,九风回来要杀我,我就往里面跑,等它离开再爬出来。”

    “那我和你一起……”

    “别蠢了!记住,如果明天你发现九风叫声不对劲就往树林里跑。盐默一死,九风必定不会容许我们还留在它地盘里。”

    猛抓了抓脑袋,“好吧,你要火把吗?”

    “怎么带?山风那么大。”有时候原战对自己这位兄弟也有点无语。

    当原战再一次抱住他的小奴隶后,他忽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拥抱、进入,这是他能想到的最亲密的行为。可是这时,只是这样抱着少年,两人肌肤紧密相贴,体温交织,身体四肢纠缠到一起,他就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他曾经与少年更加紧密相连过,可那时更多的是发泄,少年于他也就只是一个奴隶。

    而今……他不知道哪里生出了什么样的变化,他发现他已经不仅想要那样占有少年,他还想要与少年更近更近,可是要怎么做才能更近呢?只是这样紧紧抱着还不够吗?

    在生理需求外产生了另一种变化的青年还在迷茫中,他分不清自己对少年产生的奇异感觉到底是什么,他想对怀中少年做很多事情,单纯的进入和占有已经满足不了他。

    在原战胡思乱想的时候,严默第一次接受到了指南的主动警告,虽然是在他昏迷中。

    那个警告在他脑中一直反复出现,导致他重新恢复意识时,对周边环境全都疏忽,只注意到那个警告。

    ——警告被流放者,身体条件不足以支持精神力的透支使用,建议停止对脑域的进一步开发和利用。

    ——警告!因流放者对自己生命的疏忽和漠视,强行和任意透支使用精神力,导致脑血管破裂,致使被流放者身体死亡一次。为示惩戒,人渣值+100点。

    ——因被流放者一次性被增加100点人渣值,将予以一次大惩,惩罚内容:用心体会生命之重。惩罚即刻施行,时间为十日。

    ——因人渣值总计减点不足一千,本指南第三条使用关闭。同理,第三次的千点减值奖励亦被收回。

    “所以我该感谢我前面足够坚强没有自杀吗?”否则不但死不掉,还得被强行增加一百人渣值!操哟!

    “我又不是故意透支精神力,我怎么知道这该死的沟通技能会要我的命?”严默冤得不住磨牙,一百点啊!他不但要接受一次大惩,还暂时失去了他的手术工具和指南第三条的使用权力!

    话说那个用心体会生命之重是什么惩罚?听着很空泛也很恐怖啊,不会让他感受一遍生孩子的痛苦吧?如果真这样……他一定会用毕生之力来诅咒老天爷。

    “难道我以后被人杀死、被动物咬死,也要加我一百人渣值?”严默继续磨牙,不过这只是他的气话,从指南警告他的口吻来看,如果不是他自己搞死自己,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被加人渣值。

    气归气,其实严默也知道他确实就如指南所指出的,对自己现在这条生命并不是太重视,甚至因为有着自动复原的好处,更进一步漠视了这具身体的健康状况。

    作为医生,尤其在看过原战透支使用能力的后果后,他不可能不知道他这具不太健康的身体在多次使用能力后会有什么下场,但抱着一点拿自己做实验的想法,和笃定自己肯定不会死亡的信心,他连一点小心使用能力的意思都没有,就这么任其发展,结果……

    结果如果不是有指南和他这具可以自动修复作弊似的身体,他现在已经死于脑溢血,就算不死,也是个严重中风的下场。

    “盐默?”有人在耳边充满惊喜地呼唤他。

    严默还在哼唧,要早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他一定会小心将养这具身体,保证跟侍候祖宗一样侍候自己。

    “盐默你醒了吗?你在说什么?是不是祖神在跟你说话?”

    哪来的外国人,唧唧歪歪的烦死人!严默生气地蹬了下腿,却没发现自己对那“外语”的领会一点问题都没有,他甚至开始觉得这个外语音调听起来无比熟悉,几乎跟他母语差不多。

    “盐默?”

    严默被吵得受不了,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

    睁开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不开灯?”

    “你在说什么?不要使用祭司之语,我听不懂。”原战皱眉。

    少年醒过来他很高兴,但少年不但在昏迷中,就是醒过来也在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这让他感觉少年离自己很远,就好像他随时都会回去祖神的怀抱。

    冷风吹到脚面上,严默缩了下脚,彻底清醒。

    “阿战?”

    “是我。”听到少年开始使用他们都熟悉的语言,原战终于放心。

    伸手摸了摸身下,摸到了熟悉的干草和羽毛,“你怎么在这里?九风呢?”

    “不知道,它飞走了,我听到它的叫声不对头,跑出来找你,我在上面怎么叫你,你都没有反应,我就爬下来了。”

    “爬……”严默想到了原战那个能够控制岩石的能力,他既然能把岩石弄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想从悬崖顶上徒手爬下来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昏迷过去?你还流了很多血。”粗糙的手掌在他下巴上摸了下。

    严默眨眨眼睛,抬手去摸原战的脸,“现在是晚上?”

    原战一愣,转首看了下洞口,“不,天已经亮了。”

    “是吗……”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用心体会生命之重!烂指南你知不知道这鬼地方看不到代表什么?还让我瞎十天?严默面容迅速扭曲到狰狞。

    原战看了看少年,很快就看出了问题,一把抓住他的手,沉声急道:“你眼睛怎么了?”

    严默急喘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情绪稍稍平静下来,心念一转道:“没什么,那个孩子本该死,但我让九风强行救下他,祖神惩罚了我。”

    原战立刻毫不犹豫地道:“我去杀了他!”

    “别!”严默摸索着抓住他的手,“你和猛也是我被惩罚的原因,这里是山神的领地,是我强行恳求九风,它才会让你们留下来。”

    被严重打击了战士自尊的原战紧紧抿住嘴唇,反手握紧少年冰凉的手,“等到来年春……”

    “桀——!”

    严默一推原战,“九风回来了,你快离开!”

    原战有那么一刻不愿松手,松手就好像他怕了九风,可小奴隶明明是他的。

    “阿战!”

    原战不甘愿地放下少年,额头在他额头上轻轻触了一下,“我会变强,我发誓!”

    小孩子!严默在心里嗤笑,只想对方赶紧离开,他不想等会儿还要费心安抚焦躁生气的九风。

    严默没有看见,原战没有来得及离开洞穴,九风已经飞了进来。

    原战往里面跑的速度够快,但九风还是嗅到了不属于它巢穴中的味道,当即生气地不住低叫。

    “九风!”严默把头转向九风声音传来的方向。

    九风盯着洞穴里面,气得软毛都炸开,可是它放弃了追赶和驱逐那只讨厌的两脚怪,拖着一只无法收拢的翅膀,脚步不稳地走到窝里,缓缓蹲下。

    “九风?”严默伸手,慢慢摸着那具温暖的身体。

    九风张嘴叼起盖在严默身上的兽皮,生气地一甩头。

    带着原战气味的兽皮衣飞出洞口,掉下山崖。

    九风低头,坚硬的弯钩嘴碰到小两脚怪的脸,接着它大大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喉咙蠕动,类似反刍一般把藏在喉囊里的东西逼了出来。

    严默感到什么冰凉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脸,他看不见,想用手去摸。

    可在他摸到之前,那东西就被九风用鸟嘴拨着滚到他嘴边。

    “桀!”吃掉,吃掉它你就好了。

    严默张嘴想问这是什么,可嘴一张开,那东西就顺势掉进了他嘴巴里。

    九风看到小两脚怪张嘴把那东西吃了下去,它似疲累至极地低叫一声,用硬喙的边缘轻轻蹭了蹭小两脚怪的脸颊,慢慢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在故事构想中,属于非常重要的一章,很多事情都将从此开始产生变化~~

    拜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明天的一章会比较狗血煽情,请小心阅读^^

    看到通知,说是以后章节上传及修改后需要24小时以内的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所以今天提前半个小时上传,测试看是不是能即时显示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