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章 章回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其实很想把嘴里那东西吐出来,他眼睛看不见,谁知道九风喂他吃了什么。

    对鸟好的,对人未必好。

    可是那东西一到嘴里就往喉咙里滑,他越想吐出来,那东西就滑得越快,而且简直就像活物一般,他甚至能感觉那玩意好像有无数的触角在他嘴里和喉咙里抖动。

    “恶!”太恶心了,不小心让那东西滑下喉咙的严默不住反呕。

    可是呕了几次都没吐出来。

    严默无奈,只能等待身体自然排除那玩意,如果那真是个毒物或者其他什么影响身体的,指南大概也不会允许它继续存在在他体内。

    那股恶心感一过,严默忽然发现他嘴里冒出来的味道竟然不坏,就像是吃了好东西后那种满口留香的余香。

    味道有点像炒熟的碧根果,又带了点茶香。

    想着他吃的到底是什么,严默往九风暖和柔软的腹下钻了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莫名的有种吃饱想睡觉之感。

    “桀——!”身边的九风忽然发出了一声厉叫。

    来了!它们竟然找来了!

    什么东西找来了?严默睡意顿飞,他感觉到九风又站了起来,从窝里走了出去。

    “桀!”躲起来,往里面躲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外面有什么?”严默苦于看不见,他想触摸九风的头,但只摸到它的粗壮爪子。

    九风看小两脚怪竟然摸到了洞口,生气地用爪子拨他,“桀!桀桀!”快走!往后面跑!

    严默被九风的爪子拨倒,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无奈,他只能在地上一点点爬着向后洞摸,一边摸一边小声喊原战。

    原战的身影从洞深处闪出,过来一把抓起少年。

    严默抓紧他,“发生了什么事?外面来了什么?”

    原战看向洞口,不一会儿竟是脸色惨白,“食人蜂!好多食人蜂!”

    “什么食人蜂?操!食人蜂!”严默刚问出口,脑中属于少年的记忆就飞速告诉了他那到底是什么。

    在少年的记忆中,这食人蜂让他印象深刻无比,只是听到名字就让他产生了本能的恐惧。

    这玩意三五年见不到一两回,但一旦见着,那就是噩梦!

    而少年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就曾经经历过一次食人蜂冲击部族居住地的可怕景象。

    少年在那次甚至都没有看到食人蜂,他跟族里很多孩子和没有战斗力的人一起被祭司带领逃进了往年过冬的洞穴深处,为了防止食人蜂飞进来,他们还设法堵住了洞口。

    那一次,族里死了很多战士。

    也是因为这次食人蜂的袭击,部族战士缺乏,才让彘族在第三年趁虚而入。

    “食人蜂缠住猎物就不会放,不到猎物死亡或者它们全部死掉,这些食人蜂绝不会放弃攻击!这里太开阔,没办法躲避,我们往洞内深处走!”原战拉着他就要往里面跑。

    “等等!九风怎么办?”它能对付那些食人蜂吗?

    原战没有回答,外面那些拳头大的食人蜂密密麻麻,九风在吐出风刃杀敌,可是敌人太多,它杀了一只就立刻有另一只冲上来。

    九风就算是山神,也支持不了多一会儿,而食人蜂一进来,他们两人都逃不掉。

    “九风飞出去了。”

    “什么?”严默转头,他听到了九风痛苦的鸣叫声。

    “我们快走!九风一只翅膀受伤了,它在用翅膀扇风想要扇走那些食人蜂,但没有用,它们困住了它。”

    “桀——!”

    严默也知道他这时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跟着原战逃往洞内深处。

    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竟感到双足有千斤重。

    “九风为什么会惹到食人蜂?它为什么会翅膀受伤?”严默低声自问。

    “也许它抢走了食人蜂什么重要的东西,或者不小心在路上碰到它们招惹了它们。快!九风坚持不住了,等那些食人蜂一旦飞到它身上,把毒刺插入它的身体,它就算是山神也逃不掉!趁着它们现在只盯住九风,我们赶紧走!”原战不再管严默意愿,夹住他就走。

    “桀——!”

    严默本来脚已经离开地面——他告诉自己,不是他想离开,是原战硬拉他离开,可是九风凄厉的叫声让他一把抓住……他没管是什么,只抓到什么是什么,他抓到了岩石,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九风?”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原战不可置信地转头看他,“我们没有办法可以帮助九风,那是食人蜂!很多很多的食人蜂!”

    “火!”

    “什么?”

    严默把脸转向原战说话的方向,恳求他:“我们不能就这样离开,九风是为了我……该死的!那只蠢鸟!”第一次把原战和猛掳来也就算了,这次竟然招惹到食人蜂,虽然对方是为了他,可是他一点都不想欠下这份鸟情!

    “引九风进石屋,把门窗堵住,途中我们可以用火把对付那些食人蜂。”

    “没有火把!我没有带火种进来!”

    严默越急越冷静,“你说那些食人蜂都盯紧了九风?”

    “是。”原战已经明白严默的意思,可是在这时候从崖壁爬上去,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

    “你背我上去,大声喊猛让他带几支火把过来接我们,等逃远,我会用哨声召唤九风飞往石屋。”食人蜂杀不死他,只要他能逃回石屋,一切就都还有转机。至于原战,比起九风……严默庆幸自己此刻不用去看原战的表情,凡事都会有牺牲,他只是权衡了对自己最有利的结局。

    他是山神九风承认的祭司,他现在还不能失去九风!

    他想过,如果在逃往石屋的途中,原战被食人蜂杀死的话,还有猛,带着火把过来接应的猛则不会那么容易被食人蜂杀死。

    他唯一担心也是最危险的一段路是从巢穴里往崖顶攀爬的这一路,现在他只能祈求九风把那些食人蜂带得足够远,不会让那些食人蜂注意到他们。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自己爬出去。它是山神九风,我是它选定的祭司,在这个时候,我绝对不会独自逃走!”严默稍微和缓了一点语气,“如果你一个人离开,我不会怪你,你放下我……自己逃吧。”

    如果是半个月以前,原战一定放下少年自己走了,九风也好,盐默也好,都不是他要誓死保护的对象,哪怕是部落战士之间,当遇到食人蜂这种无法抵抗的捕猎者时,也是用人命换人命的方式给更多人争取生的机会。

    “快!放下我!九风支持不住了。”只听它的焦急和愤怒的叫声,他就知道。

    “你出去能有什么用?”原战深吸一口气,冷冷地看向洞外,“我用草绳把你拴我身上,你自己抱紧我,向上爬的时候我顾不上你。”

    原战也在权衡,洞外九风像是知道食人蜂都是冲着它来的,它正努力设法把那些食人蜂带得更远,不让它们接近巢穴,而那些食人蜂也都被九风吸引,全都围绕着它在攻击。如果九风翅膀没有受伤,那些食人蜂根本无法接近它,可它偏偏有一只翅膀受伤,而且每次扇动时都非常吃力也像是非常痛苦。

    “你的山神对你很好。”原战从肩膀上卸下草绳,让严默趴到他后背上,用草绳把他一圈圈拴到自己身上,“你说的对,你是祭司,你不能放弃你的神,而我是你的酋长,我也不能放弃我的祭司和我部落的守护神。”

    原战背着严默从洞穴里走出,双手插/进崖壁中。

    九风眼尖,一下就看到它的小两脚怪不但没有听它的话向洞穴深处跑,竟然还和那只大的一起跑了出来。

    九风气得厉叫,它本来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这些会用尾刺戳鸟、射鸟,让它身体麻痹的讨厌虫子,它原想着等小两脚怪逃得足够深,它就尽力冲向天空高处,那里寒冷风大,食人蜂根本追不上来。它可以从上空逃往那些虫子最讨厌的会冒火和烟的山峰,等它在那座山熬到体力恢复,哪怕翅膀还没好,只用风的力量,它也可以杀死那些讨厌虫。

    可是现在,如果它逃往高空,那些虫子没有了攻击目标,一定会注意到小两脚怪,小两脚怪身上那东西的味道还没散!

    “桀——!”养幼崽好麻烦!雏鸟不听话要啄头毛!

    “桀桀桀——!”笨蛋笨蛋!它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翅膀好疼!头也好疼!爪子也疼!浑身都疼!

    严默表情呆滞了下,九风在骂他?埋怨他?还骂他是笨蛋?

    我是为了救你这只蠢鸟好不好?到底谁更笨?

    严默愤愤不平,老子冒这么大危险,难得人品高尚一回,为了你,我甚至打算牺牲自己的同类和自己,甚至冒着再让指南加我两百人渣值的危险,你还骂我蠢?

    等我救下你,再让你好好忏悔!

    原战听不懂九风的叫声,他只听出九风的声音中充满急切,为此他更加快了攀爬的速度,还好白天看得更清楚,攀爬的动作也就不需要更多犹豫。

    有食人蜂好像嗅到了严默身上传来的味道,有一两只最外围的食人蜂竟脱离大部队,向严默飞来。

    九风见之,立刻喷出风刃杀死了那两只食人蜂。可那两只食人蜂背上竟然飞起了两只更小的、只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小型食人蜂,它们依旧扑向了严默。

    风刃余威滑过严默的背脊,在他背后开了两道口子。

    严默疼得“嘶”一声,而血腥味竟然吸引了更多食人蜂掉头。

    “桀——!”笨蛋,快跑!

    严默不知道是九风的风刃伤到自己,他还以为他被食人蜂攻击了,立刻催促原战,“快爬!”

    原战也以为食人蜂已经开始攻击他们,手脚动得更快,甚至不顾山风的威力,硬是顶着大风往上爬。

    男人的两只臂膀和手腕手指承受了两个人的体重,还要抵抗山风,把手指插入坚硬的岩石中不难,但想要就这样顺利攀爬到顶端却耗费了男人大量体力。

    当原战终于爬到崖顶时,他顾不得趴在地上喘息恢复,脚一踩到实地就发速狂奔,一边跑一边把手指插/入口中吹了一声响亮的呼哨。

    在石屋中焦急等待的猛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口哨声,立刻从屋里跑到屋外。

    “火把!带足够多的火把!快!”风里传来了原战声嘶力竭的呼喊声。

    猛回头就钻进石屋,匆忙点着两根火把。

    小孩阿乌正在屋外晾晒兽皮干活,看到猛出来又进去,也不知他要干什么。

    猛抓着火把出来,拿火把对着石屋一指,对小孩暴喝一声:“进去!”

    严默问原战跑多远了,原战穿过当初他们在雷神的口水中留下来的小路,回答:“过了石柱!”

    两人身后,十几只从九风风刃下逃脱、比普通食人蜂小了许多的小型食人蜂紧紧跟着两人,可它们却没有立刻冲上来攻击,只在严默身后飞过来飞过去,像在确定什么。

    原战听到了食人蜂发出的嗡嗡声,急得额头渗出了汗水。

    听到蜂鸣却看不到食人蜂就紧贴在身后的严默喊:“我现在就呼唤九风,你跑再快一点!”

    原战化身战马,跑得只见足影交错。

    严默手指插/入口中吹出一声呼唤九风的哨音,一声怕它听不见,他又连连吹了好几下。

    九风听见了,它以为小两脚怪遇到了危险,在呼唤它去救他。

    这蠢鸟脑子一发热,竟然放弃了逃往高空的最后机会,翅膀猛力一扇,硬是从密密麻麻的食人蜂中扇开一条路,冲向了哨音传来的方向。

    猛迎上原战,看到他背着盐默跑得跟逃命似的,立刻追问:“怎么了?”

    “食人蜂!”

    只这三个字,猛再不多问,把一支火把交给原战,两人一起蒙头向石屋冲去。

    猛顾着逃命没有看到,之前紧跟着原战两人的十几只小号食人蜂全部停在了严默的背上。

    “到了吗?”严默不住问。

    “到了!”原战一扯草绳,放下严默,和猛两人迅速用一切能用到的东西去堵石屋的门和窗。

    小孩缩在墙角不敢靠近,因为角度关系,他第一个看到了严默背上的食人蜂,小孩瞪大了眼睛,尖叫却被堵在喉咙口。

    “把门留着!阿战你把门边的石头再去掉一竖排,等会儿好让九风进来,九风进来后你再把石头弄回去。猛你把屋里的火堆移到墙角,不要烧到九风!”严默也不管那两人愿不愿意,直接下令。

    猛看向原战,眼中有疑问。

    “等会儿跟你说,照他说得做!”原战来不及解释。

    “完事后记得抓着火把出去防备,别让那些食人蜂飞进屋来!”严默吩咐完,没麻烦那忙碌的两人,自己顺着墙摸到门口,对着天空鼓足全身力气吹了一声特别响的口哨。

    很快,九风屁股后面带着一大群食人蜂向石屋冲来。

    严默听到九风叫声,立刻挥手高喊:“这边!这边!”这一刻他无比祈祷九风能听懂他的喊声。

    九风没有听懂严默的喊声,但它惊喜地发现那个讨厌的石屋中最大的那个洞已经开到足够让它进去的大小,而小两脚怪就站在门口。

    可那两只大两脚怪竟然前爪抓着它讨厌的火把跑出来想要驱逐它?

    九风大怒!下意识就要放出风刃射那两只大的。

    可小两脚怪在对他招手,还连声喊着什么。

    “桀——!”笨蛋,快进去躲好!那些讨厌的虫子来了!

    九风在石屋上空盘旋了一下,顾不得对付那两只大两脚怪,完好的那只翅膀再次用力一扇,把靠近的蜂群逼退。

    “落下来!落下来!”严默在门口急得大叫。

    原战和猛按照严默吩咐,手上各持一支火把跑到门外,防备那些食人蜂靠近。

    严默原本想得很好,让九风进来,原战和猛随后也进来,关上门,堵上所有缝隙,到窗户那里开一个小洞,勾引食人蜂一只只飞进来,而他们就可以在屋里一只只解决那些食人蜂。

    可事实上,很多事情的发展总是事与愿违,有时候你想得再好,哪怕不考虑突发事件,但其实只要几个不经意的疏漏就会把你的计划打击得全盘崩溃!

    而背后背着十几只小食人蜂的严默更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哦哦哦,弄清楚了,新章不用等24小时以内的审核,还是跟以前一样,发表了再审核~~

    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家要注意保温,小心感冒,我已经盖上了羽毛被……话说去年这时候我还热得天天24小时开空调~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大家的霸王票,深深拜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