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章 章回5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落在屋檐上,勾头看到小两脚怪竟然还站在洞口又叫又跳,当即跳下,用喙尖把他向洞内推。

    严默睁眼瞎,两手乱舞,一感觉到九风的弯钩嘴碰到他,立刻双手一把抱住它的头,手乱摸着,嘴里急切地道:“你能听懂吗?进来,到石屋里面来,我有办法对付那些食人蜂!”

    九风这次听懂了,它好奇小两脚怪有什么办法对付那些讨厌的虫子,而它很快就看到了答案,那两只大两脚怪正挥舞着火把驱赶飞近的讨厌虫。

    九风高兴得立刻往石屋里冲,可它冲了一半,身体被卡住了。

    “桀——!”九风发出了痛苦的鸣叫声,它的翅膀收不回来。

    “怎么了?九风为什么进不来?”严默焦急地大声问原战两人。

    原战在匆忙中一边挥舞火把一边回答:“应该是它的翅膀卡住了,我看看能不能帮它收起来。”

    原战拿着火把想要靠近九风,被九风转头喷了一口风刃。

    “你让山神大人老实点!别攻击我!”原战慌忙闪躲仍旧被在手臂上开了一条口子,当即愤怒大叫。

    严默连忙再次去摸九风脑袋,“别攻击他们,他们在帮你。”

    原战一只手没有办法把九风的翅膀推收回去,无奈下只得把火把插到一边地上,两手一起上。

    九风痛苦哀叫。

    “食人蜂冲过来了!”猛大叫。

    “快!”原战用劲硬推着九风的翅膀。

    九风疼得桀桀大叫,严默抱着它的脑袋不住安慰它,并把它向石屋内引。

    猛挥舞火把,不让食人蜂接近,可是食人蜂太多,它们绕过了猛,直接去攻击九风的屁股。

    连帮助九风的原战也被刺了两针。

    原战大吼,腿一弯倒在地上,麻痹感从小腿缓慢传往全身,趁着上半身还没有失去知觉,他鼓起一口蛮力,猛力一推。

    “嘎嘣!”

    “桀——!”九风受伤的翅膀直接折断,这个痛可比被蜂尾针刺中要痛苦多了,它对这种蜂毒天生有抵抗力,只要中针数量不多,顶多也就是感觉到受伤部位麻痹一下。

    终于,九风的翅膀硬是被原战推贴回身体,也被这股力顺势推进石屋中。

    原战不甘就这么成为食人蜂过冬的口粮,爬着去拿火把。

    猛冲过来保护原战,原战终于抓住了火把,可是麻痹感正在向他全身卷袭。

    原战举着火把像举着巨石,他吃力地对猛吼:“进屋,快!”

    “桀!”有火!

    九风一看到石屋中的火堆就想灭掉它。

    严默手一直摸在它脑袋和嘴巴上,感觉它想张嘴,立刻抱住它的脑袋,“火堆是救命的,你忍忍!”

    严默推着九风,想让它转个方向,不用直接面对火堆。

    结果翅膀被弄折断的九风刚一转身就看到了仇人。

    猛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拖着原战正往屋里倒退。

    原战努力挥舞火把,不让食人蜂近身,可是他挥舞火把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慢,越来越吃力,汗水顺着男人的额头滴下。

    九风盯着原战仇恨心顿起,一张嘴又想放风刃。

    “盐默!”猛恰好回头,吓得狂喊。

    “别!别伤害他们!”严默满头冷汗,为什么实际发生的和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还好他为了交流方便,没敢把手离开九风的脑袋,原战这才逃过一劫。

    “盐默,你快来看看战,他被食人蜂的毒刺扎中了!”猛一边挥舞火把一边招呼盐默赶紧过来。

    严默想哭,他看不见啊!“进来没有?快关门!”

    “战大半个身体不能动了,石头弄不回去!”猛急躁地暴吼。

    原战靠在了门边,他手中的火把已经掉到地上,可他却无力捡起。

    我/操!严默在心中狂骂:“九风!攻击!快把那些食人蜂扇飞出去!”他们得留出堵门的时间。

    九风依言行事,可它翅膀一张,只有二十平方的石屋立刻满了,别说扇动翅膀,它想把半边翅膀全部张开都难。

    猛焦急中只想把原战拖到最安全的火堆边,盐默喊他关门他听见了,但他腾不出手。

    更糟糕的是九风庞大的身躯硬是挡住了路,而且九风不允许手持火把的猛接近自己,一旦猛有接近的迹象,它就敌我不分的对猛也吐风刃。

    “山神大人在干什么!战要死了啊!它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猛崩溃地大叫:“为什么要把山神弄进来?我们躲在石屋里明明可以一点事都没有!”

    严默欲哭无泪,险情不但没解决,反而发展到最糟糕的状况!所有人都被他的“好主意”给害了!

    现在他该怎么办?

    “飞进来了!食人蜂飞进来了!”猛已经顾不上原战,他拼命挥舞火把,试图把飞进石屋的食人蜂全部赶出去。

    屋内散发出一股烤山蜂的焦香味。

    食人蜂恨透了猛,除了九风,它们死在猛手上的最多,而这也让它们的攻击更加猛烈。

    猛被逼得哇哇大叫。

    严默努力镇定指挥:“猛你先把木门合上,再把那些卸下来的石头垒上去,能堵多少是多少!”

    猛忙得手忙脚乱,他又要赶走食人蜂,不让它们靠近自己和战,又要忙着关上木门、抱起石头垒上堵住空隙,分别只有一只手能用的他,根本没办法把所有事都做好,结果就是木门关上了,但石头只垒了两块。

    “盐默,来帮忙啊!”猛气得大叫,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忙?

    严默咬牙往门口摸:“抱歉,我眼睛暂时看不见,石头在哪里,我来垒!”

    “什么?!”猛回头看到严默双手往前伸的焦灼样,痛苦地哀嚎一声,“啊啊啊!怎么会这样?你别过来碍事了!小心食人蜂!”

    猛跳起来扯兽皮,想要用兽皮挡住空隙。可是还没等他接近那处空隙,那些食人蜂竟然自杀式地对他射出了一大蓬尾后针。

    最可怕的是,不止门外面,屋内的食人蜂也在同时攻击他。

    猛用兽皮遮挡避开了正面,却没有逃过后面,惨叫过后,他伸手去摸没有皮甲包裹的大腿后面,摸到了好几根毒刺,而麻痹感正以他的腿部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完了!这是猛火把落地时的最后想法。

    “盐默……小心,就剩你……了。”

    严默一愣,叫:“二猛?你怎么了?回答我!”

    猛一急,只发出气音。

    严默没有听到,他只听到小孩的尖叫声。

    小孩阿乌躲在火堆后面看似最安全,目前没有一只食人蜂主动攻击他,可他一直在害怕的不住尖叫。

    严默病急乱投医,胡乱喊道:“阿战,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还能动吗?我求你努力一下,试试看能不能直接改变岩石和土壤的形态……就是让土壤拱起来变成一堵土墙,或者让岩石变薄变宽,把那个门洞给封起来!你能做到,你试试看!”

    猛听着就觉得不可能,他觉得少年已经急晕了头。

    原战心头狂震,他从没想过他的能力还能这样使用,可是他能做到吗?要怎么做?

    原战手搭在腰上的石刀上,可是他努力半晌都没能拔/出石刀,猛虽然在努力保护他,但总有些疏漏,他身上的兽皮衣又被九风扔下山崖,裸/露出来的肌肤眼看着就肿出了好几个大包。

    严默又往前跨了一步,试探地喊:“二猛?阿战?你们还活着吗?”

    就在这时,九风看到了严默背上的小号食人蜂,顿时大怒,在屋中噗噗地吐着风刃。这些风刃有的飞向飞进屋子里的大食人蜂,有的飞向严默背上的小食人蜂。

    严默惨叫,九风的风刃好几下都割到了他。

    血液流出,又肉眼可见地快速愈合。

    严默要是看到,他肯定会惊异自己的愈合速度,而他身体现在也没有任何不适反应,似乎九风给他吃的那个东西不但弥补了他这具身体从出生到现在的营养不足,更给他提供和积累了大量的能量。

    注意到严默的食人蜂越来越多,甚至很多食人蜂都不再去攻击,而是围绕着严默转悠。

    而停在严默背上的小号食人蜂也越来越多,似乎严默在伤口愈合的同时,也分泌出了某种物质吸引了这些食人蜂。

    小号食人蜂有点迷糊,为什么它们未来的王嗅着味道有点不一样了?但这具奇怪的身体明明散发出来的都是王的气息,一开始还不明显,可现在越来越明显了。

    可惜严默不知道背后有食人蜂,更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否则他一定会猜到答案。

    在小孩的尖叫声中,严默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我来想办法把火堆转移到门口!”他高喊,“九风你退到里面,让开路!”

    猛闻言先是眼睛一亮,但在看到木门后眉毛就耷成了八字状,他吃力地道:“火…木门…烧,蜂…射…刺!”

    严默听到猛的声音,大喜。

    没有死!太好了!

    他也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不说木门会被烧掉,那些食人蜂被逼急了可是会隔着火堆朝他们射出毒刺。但他又想,那些食人蜂能有多大?它们哪怕不要命的射出毒刺,射程应该也不会很远,顶多一两米不得了。

    “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先把外面的食人蜂给挡住再说!”严默忍不住回答二猛。他不想承认,刚才没有听到这两人的声音,他竟然心慌和难过了一下下。对了,原战那小子到底还活着没有?为什么听不到他一点声音?

    “你…眼……”

    “我让那小孩帮忙。”严默冰冷地道:“我们都死了,他一个人也活不下去。”

    猛听严默说找那小孩帮忙,急得头顶冒烟,心想:那小崽子就会尖叫,他连我们的话都听不懂,你让他动一个试试?那还不如你就顾好你自己算了。

    严默已经考虑过沟通这个问题,他想:暴露就暴露吧,总比得用的人都死光好。

    他现在只求能救一个是一个。然后他又自嘲地想:他果然不是做领导的料,除了上手术台,在临危应变方面也是差得一塌糊涂,很多事都考虑不周全。

    心里很不是滋味的严默首先安抚好九风,让九风退到一个墙角。

    九风也累到了极点,在原战和猛倒下后,食人蜂再次把攻击全部集中到它身上,如果不是有很大一部分莫名其妙地围着小两脚怪转,它可能已经被这些讨厌虫扎得浑身都是刺。

    它几乎已经吐不出风刃,完好的那只翅膀只能偶尔小小挥动一下,好把那些讨厌虫射过来的毒刺给扇掉,可是它还在努力想要保护它的小两脚怪,哪怕它尽全力张嘴吐出的风刃已经毫无威力。

    九风发出了哀伤和悲愤的低鸣。在它还是雏鸟的时候,它亲鸟也弄过那东西来给它吃过,一点事都没有,为什么它去弄就被跟来了?

    严默看不到这一切,但他知道九风在保护他,否则他不可能支撑到现在。而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被食人蜂给蛰伤,总之他现在还能动。

    严默给自己鼓了下勇气,走出九风保护圈,顺着墙向有火堆的那个墙角摸去。

    猛紧张地看着他,随后他竟发现,“战……”你在干什么?!

    原战不知在何时竟然抽出石刀把自己大腿给划出了一条口子,血液流出,连带着一部分蜂毒也被流出,他紧接着又在自己腹部划了一刀,疼痛感没有传进他的大脑,但他的上半身似乎恢复了一些控制,袭向头部的麻痹感也发展得更慢,就借着这么一点微末的力量,他用尽全身力气似的把一只手插/进了木门边缘的土地里。

    想要做到盐默说的那样,他必须要保持头脑清醒,他想试试看,哪怕不行,他也要最后努力一把。

    他以前从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不用任何工具就这么直接控制土壤和岩石,听起来简直像神的力量。

    可是他得到的不就是大地之神的一部分神之力的传承吗?

    也许他不止可以做一个盐默口中的石匠,他还可以做到更多……

    猛瞅瞅原战,也不认为他现在还能做什么,只当他在垂死挣扎。

    屋中所有生物都在盯着严默。

    原战集中全部精神在对土壤的控制上,眼中看到少年,也只是确定他还能动,其他都没有多想。

    而猛看着看着,竟露出了一种很怪异的表情。

    严默终于顺利摸到小孩阿乌身边,他一边伸手去摸小孩的头,一边尽量和蔼地说道:“孩子,我需要你帮……。”

    “啊啊啊!”小孩的神经似已绷到了极点,看到严默向他伸手,他竟然吓得一巴掌打开了他的手,同时不住尖叫和闪躲,不让严默碰到他。

    严默怒气上升,他以为小孩在排斥他,却不知道小孩只是怕他背后爬着的食人蜂。

    小白眼狼!严默此时满心焦躁,根本没心情哄小孩,他刚想干脆强行压制住小孩让他老实听话,就听猛发出了一声小小的类似抽气的惊叫。

    严默没有看到,在小孩挥手打开他的手后……也许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在他怒火高升的那一刻,屋中所有正在攻击九风的食人蜂都齐齐一顿,随后竟全部飞到了少年身周。

    严默再次对小孩伸手,两只食人蜂却抢在他前面,绕过少年,忽然齐齐往小孩脸上撞去。

    小孩发出了一声惨叫,抬手摸自己的脸,可很快他就不能动了。

    猛激动得大叫……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像是在喘息:“默,蜂……听……你……”

    作者有话要说:严默左肩头停着一只人头鸟,右肩头盘旋着几只食人蜂,蹲在默默做苦力的原战面前,掀起他的皮裙随意瞅了瞅,嫌弃地道:

    “你瞅瞅,你除了那xx,还有哪里能比得上本大爷?你知不知道你的起点本来就很低,一出来就只是个二级战士,还长得不帅不俊,就一野生原始人,唯独身材还能拿出手,总体来说,你小子距离传统的狂霸酷帅炫富*差了至少九万八千公里,就这样你还不好好努力?”

    原战伸手,默默地用精神力把泥土捏成一个花边碗。

    严默:“能直接弄成瓷碗吗?”

    原战憋屈:“不能。”

    严默:“……要你何用?”

    原战晚上坐在某馒头的屋顶上,一指把屋顶戳个洞,又戳个洞,又……

    某馒头哭求:“外面在下雨啊,亲!”

    原战:“你让我再憋屈下去试试,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