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5章 章回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阿乌族的人对着两名伤患和回不来的人哭泣,族巫出来围着两名伤者吟唱,拿着一个动物的头盖骨,用头盖骨中一种黑糊糊抹在伤者身上时,严默正在思考兵不血刃地收服阿乌族的办法。

    上赶着不稀奇,他必须要反过来让阿乌族的人乞求他,让他收留他们。那么具体要怎么做呢?

    严默摸摸脸和脑袋,佛靠金装,他作为山神指定的祭司,现在的形象其实并不怎么符合他的身份。

    外包装还是很重要的,他得给自己设计个更加炫酷的外形,至少不能泯然众人矣,要让人一眼看见就知道他身份上的不凡。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重要的是他和原战要在什么时机出面比较合适。

    那两名伤者有一名远看着似乎伤得比较重,如果自己去迟了,恐怕一个见死不救就跑不掉。

    严默看向原战,他需要和这人商量一下,他们也许需要提前出现。

    “不是狼兽。”原战低喃。

    “不是狼兽是什么?”严默也知道他一直在搜寻什么,当即问道。

    原战面色疑惑,“我不知道,但我看到的影子绝不是狼兽,那看起来更像是……人。”

    哎?九风不是说这附近除了阿乌族就没有别的两脚怪了吗?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阿乌族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面容哀戚。

    他们的日子一到冬天就变得艰难。寒冷,食物变少,附近的野兽也变得更加凶恶,饿急了甚至会直接袭击他们的住地。

    可是他们祖祖辈辈都这样过了下来,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难,只觉得日子就应该这样过,就跟这片土地上其他动物一样。

    但今年冬天却比往年更难熬,人面鸟神差点拒绝了他们进献的祭品,虽然后来在族巫的努力下勉强收下,但却没有跟以前一样,收下祭品后的隔天会给他们送最少一次、最多三次的猎物。

    而人面鸟神对他们的变化只是噩梦的开端,就在这几天,他们被一群可怕的恶魔给盯上了。

    “神,抛弃我们了吗?”有人不安地询问老族巫。

    这人一开口,顿时就有人也忍不住道:“神好多天没有出来。”

    “没有神,我们会被吃光!”

    老族巫任由族人七嘴八舌地质问和吼叫,他只是仔细照顾着两名伤者,但是两人都伤得太重,一个眼看就要快不行了,还有一个也只不过拖日子而已。

    “巫!”看到老人不理睬他们,很多人都在急得直叫。

    “闭嘴!”跟着狩猎队一起回来的一个最强壮的男人发出怒喝。

    在这个男人的怒喝后,所有阿乌族人都闭上了嘴,没人敢再吵闹。

    “巫,留在这里,我们会被那些恶魔吃光,它们已经把我们的住地当作兔子窝。”男人走到老人面前,低声道。

    老人终于开口,嘶哑地道:“离开这里,我们又能去哪里?那些恶魔会跟着我们,直到把我们吃光!”

    男人也知道这是事实,他避开族人的目光,语含悲哀和不可置信,更低声地道:“神,为什么抛弃了我们?”

    老人无法回答。

    男人看着老人,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失望,但他什么都没说,只叫了一些人把伤者搬入帐篷,让小孩回去帐篷,又让大家拿起所有能用的东西防守,包括女人在内。

    草丛中,原战附到严默耳边,低声道:“阿乌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不要动,对方还没有发现我们。”

    严默浑身发寒,他紧紧盯着远处左前方草丛的一处,声音干冷而僵硬,“不,我想他们已经发现我们。”

    就在刚才,他觉着那处草丛中有什么东西闪过,就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但这一盯却给他盯出了问题。

    对方似乎相当警觉,感到有什么在看它,立刻就向着严默的方向看来。

    严默先看到了一双眼睛,绿色的眼珠,咋一看很漂亮,但看一会你就会发现,为什么会有“两眼绿油油”这个说法,那双眼睛中似乎只有对食物最直接的贪婪。

    接着,严默看到了一张类似人类的脸,除了没有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俱全。只不过这种生物的眼睛不但比人类更大、更圆,且鼓出了眼眶,鼻子是塌鼻梁,只鼻头翘起,嘴巴则大到不可思议,两边嘴唇几乎快要裂到耳边。

    脸像人一样的怪物突然对严默张开了嘴巴,宛如威胁一般露出了口中犬牙交错的利齿。

    这是人吗?严默骇然!他隐约看到了对方身体,似乎还没有五六岁的小孩高。

    原战顺着严默的目光也看到了对方,他当即低伏身体,做出欲攻击的姿势,并也对那怪物呲牙发出威胁的低呜声。

    那怪物嘴巴一闭,头往后一缩,躲进了草丛中。

    “那是什么东西?”严默看着远处草丛一阵轻微颤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远去了。

    “不知道,没见过。看那张脸,大概是某个矮生的野生部族。”原战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

    “你是说那玩意也是人?”

    “当然,不过他们也吃人。”原战补充:“不是饿极了才吃,而是把人也当作捕猎的野兽之一,南方哈萨神山山脚下的山蚁族人也是这样。”

    阿乌族人突然发出了呼喊声。

    “他们开始攻击阿乌族了!我们走!”原战果断道。

    “什么?”严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原战顺手拉起,并压低他的身体。

    “对方已经发现我们,他们会以为我们是落单的阿乌族人,会先攻击我们,快走!跟着我!”

    严默不再多问,这时候听经验丰富的战士没错。

    他一手握紧了两头被削尖的木棍,一手藏了一包用叶片包裹的药粉,紧紧跟在原战身后。

    四周已经被怪物包围,但原战没有冲向阿乌族住地寻求庇护,而是绕向附近地势最高的一处。

    带着同伴来抓捕落单猎物的怪物们扑了个空,这些矮小的怪物不高兴地互相推搡了几把,在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声后,又一起手握两头尖锐的石镐冲向下面的阿乌族住地。

    阿乌族人没有发现严默两人,他们先发现了怪叫着冲下来的怪物们。

    阿乌族人逃无可逃,只能吼叫着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迎向那些怪物。

    原战带着严默快速冲到了那处高地,他踩了踩地面,赤/裸的双脚直接接触地面,似乎在感受这块土地,接着便站着不动,很快地面上就出现了一堵约一米五高两米长的土墙,土墙还在不断加厚。

    严默瞪大眼睛,这小子什么时候会了这一手?

    原战不止会这一手,当土墙加厚到让他满意的程度后,他停止弄土墙,把手放到土墙上。

    土墙上又出现了一排排棱角尖锐的土块。

    原战抓起土块,让严默站到自己身后,同时让他小心身后攻击,他暂时没有余力再弄一堵土墙,毕竟他还得留着力气去制造土块攻击那些怪物。

    严默闭上张大的嘴巴,怪不得对方敢跑出来查看阿乌族,还敢带上他这么一个累赘,原来人家不是莽撞,也不是冒死,而是有依仗。

    阿乌族开始出现伤亡,严默听到惨叫,想都不想,赶紧抓起墙上的坚硬土块就往下面砸。

    原战无语望他。

    严默讪笑,“救人要紧,阿乌族太可怜了。”别这样看我啊!我这是必须得做出样子,让指南知道我在努力救人,否则我就惨定了!

    但严默没想到他随手砸下的坚硬土块就那么好巧不巧地砸在了一个正往下冲的怪物脑袋上。

    那怪物被砸得怪叫一声,立刻捂住脑袋转头看向后方。

    因为严默这一妄动,下面的怪物,连带阿乌族人都发现了他们。

    阿乌族人不知来者是敌是友,也没工夫观察他们,都在忙着抵抗那些怪物。

    而倒霉的被毫无准头的土块不小心砸中的怪物则高举石镐发怒地向严默两人冲来。

    “抱歉!”严默滴汗,他真的不是有意的,刚才抓土块往下扔完全是无意识行为,都是给指南逼的!

    本来就打算找薄弱点攻击的原战也没说严默什么,只让他闪到一边别碍事,随之他抓起土块,身体后仰,对准冲过来的那怪物猛地一扬手。

    “啊——!”怪物发出了跟人一样的惨叫,脑门当场被土块砸裂,身体后倒,滚了下去。

    一砸奏效,原战瞄准了第二个怪物。

    那些有着棱角的坚硬土块在原战手里和在严默手里,其威力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有着丰富投掷长矛经验的原战,投掷出的土块没有一块落空,而且他力道极大,那些拳头大的土块砸到那些怪物身上,甚至能把那些矮小怪物直接砸翻倒。

    原战发现攻击那些怪物的面门效果最高,立刻就尽逮着他们的脸砸。

    那些小怪物只要被土块砸到脸上,基本就没了活路。

    怪物们发出尖锐的叫声。

    严默听在耳中,就是:“杀!吃!杀!”

    看原战厉害,更多的怪物向他们冲来。

    严默看原战一个人抵住了所有来自正面的攻击,他站到了原战背后,与青年背贴背,防着这一面。

    怪物分开大量人手去攻击原战,位于原战这一面的阿乌族人立刻感到压力大减,这时他们也稍微有了点时间去打量突然出现的两名陌生人。

    咦?那里什么时候有了一堵土墙?

    阿乌族族长反应最快,看这一面的怪物大多都跑去攻击两名陌生人,立刻大声呼喝让族人赶紧去帮助其他族人。

    怪物们学习能力不错,看原战用土块砸他们,他们又无法冲上去,有几个怒火冲头的怪物不管不顾也跟原战一样,拿手中的石镐当石头砸了过来。

    这些两头尖锐的小号石镐给原战造成了一定威胁,但怪物们的力气不大,如果不靠近投掷,那些石镐扔上来也是白扔,但仍旧有一支差点砸中原战。

    原战闪过石镐,并顺手捡起来看了下,当他看到石镐两头尖锐、中间凿了个洞塞了根木柄的造型,眼睛一亮。

    他第一直觉就是这东西会有大用!

    不是所有的怪物都舍得把手中石镐抛出去,因为这东西不但制作困难,也是他们最大的武器,没有了这个石镐,他们就只剩下牙齿和不太坚硬的指甲可以用。

    那几个失去了石镐的怪物就算没有被原战用土块砸死,也被阿乌族人围起来给乱棒打死了。

    “吱——!”一声尖锐的厉叫响起,一部分埋伏在草丛中的怪物听到命令一起往原战两人所在的高地冲去。

    严默大喊:“我看到了!他们的首领在我的左前方!就藏在对面!阿战小心,怪物们冲上来了!”

    原战立刻转头,那些怪物大概知道他的背面是弱点,竟然大多都绕到了背面冲上来。

    原战立刻放弃攻击他那一面的怪物,开始专心对付严默这一面。

    “土墙!快!”

    “来不及!”只是持续把土壤变成有棱角的坚硬土块就已经让原战十分吃力,他也没有想到出来第一天就会遇到如此持续不断的长时间攻击。

    严默剧烈喘息,仰头感觉风向。

    怪物们似乎源源不断,原战应付得越来越吃力,而且他只能防守一面,防得了背面就防不了正面。

    眼看着就要冲上来的小怪物们,确定了风向的严默咬牙,“阿战,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原战来不及问。

    “转回去应对你原来那一面的敌人!我这边你别管!我让你闭气你就闭气!”

    原战选择相信自己的祭司,他迅速转身,以土墙为屏障,继续攻击从这一面冲上来的怪物们。

    身后,他交给了严默。

    这时候不相信也不行,他的能力就快要耗尽!

    严默深吸气,死死盯着那些像是只会发出“杀”和“吃”两个意思的小怪物们。

    那些小怪物也盯着严默,挥舞着石镐哇啦哇啦地怪叫着往上冲。

    近了,越来越接近了!近到他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那些怪物的脸。

    “阿战!闭气!”严默喊完,自己也迅速屏住呼吸,把一直虚握在手中的药粉往下面的怪物一扬。

    一包不够,他摸向草药包又是一包,换着方向连续撒了五包,他快要憋不住气才停住。

    严默捂住自己的鼻子,不让回扬的药粉祸及到自己。

    可惜没有喷射和气化装置,否则效果会更好,也不用浪费这么多!

    十药九毒,全看医生怎么用。他在树林中发现的这种草药的种子和花果轻则可以让生物小脑失常、四肢不调、身体抽搐痉挛,重则可以昏迷,甚至死亡。

    而他为了起到快速效果,把这种草药采来后还经过了加工,和其他具有催化作用的草药混合在一起,磨制成粉时,他自己都是用兽皮蒙着脸,并先服下解药。

    这种配方还是他在南方一个人迹罕至的深山中,于一个人口极少的少数民族用一张治疗小儿寄生虫的药方和一箱子常用特效药交换而来。

    他本身就知道这几种草药的毒性,不过这个配方能让这几种草药的毒性发挥到最大,做到真正伤人于无形,这毒药配方一直都是那个生活在深山里的极少数民族用来自保的手段。

    他就不信这里的怪物会不怕这种毒。如果这种毒性剧烈,可以对付绝大多数生物的毒药对这种怪物都没有用,那他也只能认命等着被做成烤肉。

    风把这些药粉带入了怪物群中。

    严默在心中数着数字:一、二……

    数到二十下的时候,第一个冲到他面前的怪物突然歪了下嘴,脚步虚浮,像喝醉了酒一样,脚跟不稳,石镐也直接从手中掉落。

    有一就有二,一个又一个怪物挥舞着手脚,扭曲抽搐着倒下。

    怪物身体小,严默撒的量又足,越激动的怪物倒得越快。

    原战憋气憋红了脸,回头想问他的祭司大人能不能吸气了,结果一转头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惊得直接忘记再屏住呼吸。

    作者有话要说:考虑再三,把文中涉及到的两种中草药名字去掉了,以后凡是涉及到毒性药理的、严默用来害人或害兽虫的,都不会直接写明药名,望大家理解,合掌。

    国庆节是否出门还未确定,但牧九歌要应出版社要求进行修改,还有异世流放和拾荒小分队要写的馒头恐怕是无力出门了……

    十月仍旧会努力保持日更,握拳!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么么哒^^

    先预祝大家假日过得开心^^

    疲累又不愿出门的人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