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6章 章回5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幸好风已经把药粉带到下面,原战并没有倒霉到被波及。

    他深深看了眼他的祭司大人,转身就从他那一面杀了下去。

    怪物已经不多,当原战杀入阿乌族住地时,阿乌族族长一边杀敌一边迎了上来。

    “乌阿乌……”

    原战听不懂这位强壮男人在说什么,只是抽空把右拳握起在自己左胸上砸了一下。

    阿乌族长下意识回了他同样一个动作。

    原战用削尖的木棍一指西南边,“那里,他们的头目,杀!”

    阿乌族长听不懂他的话,但也看出了他的意思,当即对剩下还有战力的族人挥臂大吼一声,跟着原战冲向西南边的高地草丛。

    二十几个阿乌族人在族长的带领下一起冲向西南边。

    “吱——!”尖锐的叫声再次响起。

    那些怪物听到叫声后都开始向西南边后退,似乎想要保护他们的头目。

    打仗有时不止要靠实力,还讲究气势。

    小怪物的头目在看到自己的族人在对面高地一个敌人一扬手下竟然忽然倒下大片,他害怕了。他不怕面对面的厮杀和搏斗,但他害怕这种他无法理解的力量,他甚至不敢再派手下去攻击那个高地,而是打算带上几具猎物的尸体就撤退。

    可是那个可以变出土墙的高大敌人竟然带领本是猎物的敌人向他杀了过来,而且那个站在土墙后的可怕的人也动了。

    小头目以为那个可怕的人也要来攻击他,他立刻下令逃跑,连顺便带几只猎物的工夫都没有。

    溃兵必败。

    在原战用捡来的石镐做投掷,一镐就把小头目的后脑勺给凿穿后,剩下的怪物们几乎没有多少逃掉,绝大多数都被愤怒的阿乌族人给围攻杀死。

    严默从那堵土墙后走下来,一个是他看下面的阿乌族已经安全,第二就是他不知该拿那些倒地的小怪物们怎么办。

    心里,他想要杀掉那些怪物以除后患,可是他不敢动手。

    按照以前指南加减点的规律,虽然他用毒药干翻了那些怪物,但由于是那些怪物先主动攻击他,他不管干翻多少应该都不会加他人渣值,哪怕那些怪物全部死掉也一样。

    可是在那些怪物都失去行动能力后,他再去彻底杀死不能动的它们,百分百会被指南冠以滥杀的名头而拼命加他人渣点。

    虽然他并没有确定过,这只是他的推测,但他一点不敢冒险。

    他离开,躺在那里的怪物们自然会有阿乌族的人处理,他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阿乌族长一边让族人去收拾那些受伤的残余怪物,一边分派人手去寻找死伤的族人,再把他们抬回来。而他自己则走到原战身边,对他说着感激的话。

    原战对他点点头,转身迎向慢腾腾才走下来的严默。

    严默走得慢,是因为他在迫不及待地查看他的人渣值情况,他刚才看到右手掌冒出光亮,就猜是不是又减到了千点,想到自己的手术工具又回来了,他就感到近乎亢奋的兴奋。

    所以原战看到严默时,就见这人眼中有无法抑制的高兴。原战以为少年在高兴消灭了那么多敌人,奖励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严默瞪他。这是什么时候?竟然摸我脑袋!我大祭司的威严何在?

    原战忍不住又摸了他一把,有本事干翻那么多小怪物,是不是就以为我会怕了你?

    严默气得拿脑袋撞了他一下。

    有几名阿乌族人绕过严默两人奔向他走下来的高地,他们好奇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那堵突然多出来的土墙。他们看到两人摸脑袋、撞脑袋的动作,还以为那是他们那一族特殊的交流方式。

    那族长又跟了上来,不安又真实感激地道:“感谢你们救下我们,所有敌人的尸体可以分给你们一半。”

    听到那族长说的话,严默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给他们那么多怪物干什么?吃吗?他解剖也只要几个就够了。

    也许那些怪物在阿乌族人眼里就跟大量的肉食差不多,看那些还活着的阿乌族人复杂的表情就能看出这一点,他们是又难过死伤了很多族人,又像是在高兴这次能有这么多收获,这么多的小怪物,把肉全部腌起来,这个冬天他们就不用愁了。

    一名老人在几名阿乌族人的簇拥下也向他们走来。

    “感谢你们救下我的族人,你们来自哪里?”阿乌族巫面露感激之色,说话却有点硬邦邦。

    严默也没觉得奇怪,他和小孩阿乌交谈的时候就发现,阿乌族人掌握的词汇并不多,像客人、贵客、报答之类的词语可能都不存在于他们的语言中。

    他对老人只淡淡地点了点头,转头对原战道:“我帮他们救人。”

    原战皱了下眉,但并没有阻止他,见严默动了,他也没去管那族巫和族长,而是跟在严默身后负责保护他。

    阿乌族长和族巫愣住,不知道光头的两人打算做什么。

    在看到光头少年在受伤的族人面前蹲下时,族巫像是吃了一惊,他身边的几人也害怕地问道:“他们要做什么?”

    阿乌族长直接跑了过去,老人也立刻跟上。

    那名阿乌族伤患已经快不行了,有族人想要来抬他到伤者集中的地方,他都摇了摇头,让大家别管他,他认为自己已经死定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从没有见过的……光头少年。

    严默看着这个被石镐直接凿入右胸的人,也感到棘手。

    不过还好石镐比较小号,创伤面积并不大,但这个人也许被伤到肺部,他的呼吸带了破风声,看起来呼吸得极为费力。

    肺其实有很好的自我修复能力,对穿透性损伤相对比较容易耐受,一般的肺组织漏气和出血很快就会停止。反而是钝伤,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内伤,由于受损伤面积较大并很可能会产生继发反应性改变,如果处理不善,反而容易出现生命危险。

    严默握住这名伤患的手腕,先给他诊脉,并观察对方的一切表象特征。

    该伤患失血并不多,只漏气较为严重,按理他需要做开胸探查,缝扎漏气的支气管和出血血管,然后缝合撕裂的肺组织,必要的话还得对破碎严重无法缝合的肺组织做局部切除。只是这些说起来简单,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做一场成功的开胸手术却近乎不可能,除非他可以不在乎对方的死活。

    如果治不好,说不定那些阿乌族人还会怀疑他有什么奇怪目的,毕竟他需要直接剖开对方身体,这在未开化的野人看来大概跟杀人差不多吧。

    但作为医生,总是习惯先重后轻,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抢救,一般都不会放弃。

    这个伤患确实不好治,但让严默放弃这个伤患去治疗更容易救好的伤者,他会觉得那是对他医术的亵渎。

    不过从这个石镐大小来看,也许他可以不用做开胸治疗,直接从伤口处对破损地方进行缝合也不是不可能。

    刚才跑上高地查看的人跑了下来,那几名阿乌族人充满地敬畏看着原战和严默,其中一人跑到自己族长身边,把在高地上看到的情景手舞足蹈地说了出来。

    听说那里倒下了更多怪物,阿乌族长一边赶紧让他们把还活着的怪物都杀掉,一边跟族人一样,用更加敬畏的目光看向严默两人,甚至不敢再接近。

    严默转头对阿乌族长招招手,阿乌族长带着点疑惑和不安走上前,蹲到少年面前。

    严默伸出手,先对他微笑了下。

    少年憨厚善良的外表给了阿乌族长极大安慰,他也对少年回笑了下。

    所以当严默把手轻轻放在他的额头上时,他也没有抗拒。

    严默开口:“我们来自九……原部落,山神人面鸟九风是我部落之守护神,我是祖神和山神九风的祭司,山神九风看到你们有危险,让我和大地之神的血脉战士原战一起来拯救你们。”

    阿乌族长瞪大了眼睛,他明明听不懂少年的发音,可是他的脑袋却懂了!

    祭司!人面鸟神的祭司大人!天哪!神果然没有抛弃他们!阿乌族长激动得都要哭了。

    看着面前眼圈泛红的壮汉,严默嘴角抽搐了下,继续装神棍,“你们是山神九风认可的子民,也是我的子民,我不会放弃你们,很多受伤的族人还能救回,我需要你的帮助去救回这些族人,下面请按照我的吩咐帮助我。”

    “是!祭司大人!”阿乌族长眼泪流了出来,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总觉得今天之后,阿乌族将会完全不同。

    因为他们是神认可的子民!神的祭司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族人!他们阿乌族也许将不会再饿肚子!

    阿乌族长在听完严默的吩咐后,突然起身狂吼。

    阿乌族人一起看向他,尤其老人族巫,他害怕他们的族长受到陌生人的伤害。

    原战深深盯着少年,这家伙绝对有很多事情瞒着他,比如这种手按在别人脑门上就可以让别人听懂他话的能力——不愧是祖神的祭司,他果然比他知道的任何一名祭祀和大巫都厉害。

    “神没有放弃我们!神派来了他的祭司大人和大地之神的战士帮助我们!我们没有被神抛弃!”阿乌族长振臂高呼,他要把的兴奋和喜悦传达给每个族人,让每个族人都知道他们是神认可的子民。

    阿乌族人先是感到很惊讶,可是在他们的族长反复如此高喊后,很多人也发出了喜悦和激动的欢呼。

    明明还死伤者遍地,明明还有不少族人在痛苦呻/吟,可是阿乌族人却看到了希望,就连那些伤者脸上也露出了对生的渴望和一种莫名的骄傲感。

    老人没有欢呼,他只是盯着少年,并慢慢走到少年身边。

    “你是神的祭司?”老人在怀疑。

    严默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一点都不震慑人心,但他可以用气质来弥补。

    “是,你是这里的族巫?我需要你的帮助。”少年面露微笑,平和地道。

    老人听不懂,严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一样对老人伸出了手。

    老人犹豫。

    严默在三秒过后,放下手,起身,跟着来搬运伤者的阿乌族人一起走向阿乌族最大的帐篷——他都要冷死了!忍着不打颤好辛苦!

    老人张嘴,祭司大人放弃了他?这、这……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节快乐!

    在这美好的节日里,愿大家都平安、快乐、财运滚滚^^

    今晚19点左右,蠢作者还会奉上一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