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7章 章回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小怪物的突袭给本来人就不多的阿乌族带来了一定损失,这还是原战和严默出手帮助的结果,如果没有两人,今天阿乌族很可能会少掉一多半的人口。

    之前那些怪物只不过会袭击落单的族人,像今天这样对他们的住地发起如此大规模的进攻,那肯定是想把他们一窝端。

    经过清点,全部只有六十七个人的阿乌族在刚才一战中一共死了六人,重伤十九人,除了躲在帐篷中实在很小的十四个孩子,其他人不论程度多多少少都受了一点伤。

    而被留下的小怪物也被清点出来,这还是靠原战帮忙才数清,包括阿乌族的正确人口数。

    五十二只小怪物全都被杀,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严默听到小怪物没有活口留下,还特意看了下右手,还好指南没有特别反应,大约没在他眼前发生的凶杀案,指南也不能非要说他见死不救。

    这也是指南的死板之处,如果是个人在观测他的行为,那么一定可以从他的言行中推断出他借刀杀人的意思,可是死板的指南则只会按照最直接的事实来判断。

    还没死的阿乌族人陆续被送到严默面前,这是严默交代给阿乌族长所办的事情之一。

    被送来的伤患加上最早带回来的两人,一共二十一名,而其他人自认自己的伤势不重,都没好意思往神的祭司身边凑。

    二十一名重伤患中有一大半,阿乌族人都觉得不可能再活下去,只能拖日子而已,但是祭司大人让他们别放弃,就都送来了。

    两个最大的帐篷则已被火速收拾出来。

    严默打算先把这些伤者的伤势按照轻重缓急分到不同的两个帐篷中,在分流过程中,他可以顺便把一些来不及处理、情况较严重或血流不止的伤患先用金针刺穴法为其暂时止血或让其暂时昏迷。

    严默亮出金针时,看到的阿乌族人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他们不识货,以为那就是长相和材料比较奇怪的刺。

    可当他们看见光头少年在把那些刺扎入一些受伤同伴的身体中,那些受伤同伴本来无法止住的流血都渐渐止住,而一些疼得不住惨叫翻滚的族人则安静地睡着后,他们看向少年的目光已经不止是敬畏。

    一直在注意观察严默一举一动的老族巫嘴里发出了奇怪的低喃。

    严默听到那低喃声,差点没绷住表情,那老族巫用他有限的想象力给他的金针取了新名字“定魂刺”,他认为他用那些神奇的定魂刺定住了阿乌族人的灵魂,而老族巫大概想帮他的忙,用奇怪的像是咒语又像是祷告的音调在帮他喊住那些灵魂,不让他们离去。

    严默看向老族巫。

    老人感觉到他的目光,立刻停住低喃,回看向他。

    严默伸手,刚要开口。

    老族巫一个飞步,以一个老人难以想象的迅速和敏捷,蹿到严默面前,并主动把自己的额头贴向那只伸出的手。

    一直在分神关注严默这边的原战眼角抽搐了下。

    “……”表情开裂的严默咳嗽一声,开口道:“伤者较多,我需要你帮我处理伤势较轻的几个人。”

    老族巫严肃而尊敬地回复:“唔。”

    “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救治我们的族人,请告诉我。”

    老族巫退后一步,突然转身飞跑。

    “……”严默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手。这老族巫真的没什么精神上的毛病吗?不过正常人也不会把小孩往湖里扔吧?

    老族巫给严默捧来了自己平时用来救治族人的秘药。

    严默总算明白了老人的意思,老人是在用事实告诉他,这就是他所会的救治手段。

    严默闻了下那黑糊糊,不像以前那么敏锐的鼻子只分辨出了一种他知道的药材,然后他又挑了点,却在送到舌边时被一只大手拉住。

    “没事,我有数。”他的身体就是他的依仗,如果真中毒,他也不会死。而他用不死的代价就可以换到一种药方,那还是很划算的。

    原战仍旧不肯松手。

    严默只好放弃通过舌尖触试来简略判断药性的方法。

    “这个大约有一定的止血消炎功效。”严默把那盛在头盖骨里的黑糊糊还给老族巫,继续伸手,“不过今天你可以试试看我的药,看到底哪种效果好。”

    老人脸上带着敬畏的神色把额头抵在严默的手掌上。神的祭司没有责怪他、也没有抛弃他,甚至还打算教给他新的、更好的巫药和巫术。

    “你跟我一起进来,如果你有助手……我是说弟子,你可以让他一起进来,我需要比较机灵和手稳的帮手。”严默缩回手,转身走进重伤患者的帐篷,老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只在进帐篷之前叫了一名年轻人。

    那年轻人一听自己被喊到,竟激动地跳了起来,他也受伤了,可是他没管自己身上的伤口,就这么冲进了帐篷中。

    有些人想看热闹,也想跟进去,在帐篷门口就被阿乌族长安排的人拦住:“祭司大人说,其他人不能进。”

    严默走进帐篷看见里面的环境和闻到里面的味道就想退出来。

    可是外面那么寒冷,把病人留在外面进行治疗也不现实,他的手被冻僵也没办法做手术和扎针,而伤患也会因为寒冷而支撑不住。

    其实点着火堆用来取暖和照明的帐篷也不适合他给伤患治病,首先光亮度不够,虽然他现在视力好到出奇,但还没有好到在阴影中也能把人体经络血管也看得一清二楚的地步。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无影灯和护士,但这显然都是奢望,这个鬼地方连能反光的镜子类物品都没有。

    考虑再三,严默让老族巫和其弟子稍等,他退出帐篷,正打算吩咐阿乌族长用兽皮临时围一个隔离空间出来,却在看到原战时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们怕你、感激你,但这还不够,酋长大人,你得让他们看看你与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当着他们所有人面,让他们亲眼看见神之血脉的能力。”

    “你想要我做什么?”明知道那些阿乌族人听不懂他们的话,可生性谨慎的原战仍旧贴着严默,低声道。

    “我需要你临时弄出一个没有房顶的屋子,只要两米高,能够避风、能够坚持两天不倒塌就可以。”

    “多大?”

    “和我们那间石屋差不多大就行。”

    “可以,不过我需要休息和食物。”其实消耗不少的原战也没多大把握,但他想试试。

    严默点头,这点不用他们提醒,阿乌族长已经安排人给他们准备食物和清水,就在帐篷门口的一个火堆上,已经用木棍穿了两只兔子在烤。帐篷口还有另外几个按照严默吩咐临时弄出的火堆,上面架着石锅在烧水。

    烤肉味传出,严默听到了很多咽口水声,包括几名来给他送清水的女人。

    严默接过清水,对给他送水的妇人笑了笑。

    那妇人紧紧盯着他看,似乎还想伸手摸他,可最终她还是没敢伸出手。

    严默没注意到那妇人的渴望,他被手上的盛水容器给吸引。

    这个像个半圆形的盛水容器大约是由某种比较坚硬的果实的外壳所做,他从没有在树林里见过类似的果实,不知道是季节不对,还是这东西只存在于阿乌族住地附近。

    严默没喝那水,他只假装端起果壳做了个喝水的姿势,其实里面的水他连沾都没有沾到嘴唇上。说他小心过头也好,说他侨情也罢,总之这没经过煮沸、上面还飘着一些灰尘的生水,他一点都不想喝。

    阿乌族人已经全部聚拢,包括躲在帐篷里的孩子,他们正在帐篷区前的空地上准备火堆。

    他们不会是想现在就把那些小怪物架到火上烤,然后开烧烤大会吧?

    当看到两名阿乌族人抓起一个小怪物的尸体,抬着向底下的小湖泊走去时,严默立刻转回帐篷。

    没人知道严默和老族巫及其弟子三人在那个重伤者帐篷里做了些什么,当严默被原战叫出来时,老族巫亲自把他送到帐篷口,脸上的敬畏已经变成近乎虔诚的教徒式表情。

    “可以了?”严默问原战。

    “就在这里?”

    “平地就行。”

    原战在帐篷前空地上走了一圈,所有看到他行为的阿乌族人都搞不懂他在干什么,但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原战在安置伤者的两顶帐篷中间前方的空地上停下。

    然后那个空地竟然就像活了一般,地面鼓动,一道土墙迅速升起,同时迅速加厚,这堵墙的高度很快就超过了高地上那一堵,只厚度不如,可是看上去仍旧很结实。

    一堵墙竖起,又是一堵墙冒出,在阿乌族人的惊讶和敬畏的目光中,原战用他目前所能用的最快速度弄出了四堵墙。

    阿乌族长像是极为羡慕原战这神一般的能力,当然羡慕的并不只他一个。

    原战的能力是阿乌族人从没有见过的,就像是人面鸟神可以口吐看不见的利刃一般,在他们心中都属于神的能力。

    有那心智较低或精神弱的人,已经把原战想成了极为可怕且不可战胜的存在。

    “你是不是想在这里面治疗阿乌族那些伤者?”原战明明已经快要脱力,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他的外表比严默能唬人多了,只他那体型和更加凝练的肌肉就足以震慑住阿乌族人。

    严默伸手,原战愣了一下,额头前伸。

    严默……索性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不等他发怒,就快速握住青年的脉门。

    原战没有生气,如果他不想让严默抓住他的手腕,严默怎么都不可能抓住。

    严默有点担心原战,当然此担心非彼担心,他只是不想那么快就失去一个这么好用的打手而已。

    本来只是一次很随意的例行检查,可是在细细感觉了原战的脉相后,严默慢慢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脉搏可不正常,可感觉又不像是能力透支的样子,上次的脉相和这次可完全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二更奉上^^

    看到不少亲在问上次提的几本小说的事情,就在此统一回答一下(顺便打广告^^)

    1,简体和繁体已分别签约,目前已经进入修稿阶段,出版日期还未定下,会有新番外。

    2,是2012年9月开始在一本杂志连载,简繁体已签约,只是出版日期也还未确定,因为蠢作者还未写完……。另,小说内容和杂志连载已经大大不同。

    3,连载,全是独立的小故事,才只连载了一篇,第二篇目前已经交稿。

    4,所以我现在手头上在写的故事就是和这四部。……所以人不能懒惰和懈怠,一旦懒惰,所有工作都会集中到一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