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8章 章回5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和原战在阿乌族只待了两天。

    两天中,二十一名重伤患,挽救回十八人。虽然仍旧死了三人,但阿乌族人,尤其老族巫和其弟子觉得已经像是看到了奇迹。

    严默对那三人的伤势也没有办法,一名脑部被石镐凿穿,一名心脏损伤造成失血过多,还有一人则是腹腔大量积血且发生并发性感染。

    第三天早上,严默还没睁眼就听到了九风的鸣叫。

    九风翅膀能短距离飞行了,发现自己可以重新飞上天空,九风就迫不及待地飞出来宣告领土中居民它这个领主的存在,顺便让周围窥伺它地盘的敌人知道它还活着。

    严默听到九风叫声,眼还没睁开就迅速爬起,跑出了帐篷。太好了,最大的忽悠来了!

    严默站在空地上对天空挥手,只要九风还没有飞远,对方一定能够看到他。

    阿乌族在外面忙活的人都仰头看向天空,时隔多天,他们终于又听到了人面鸟神的叫声。

    九风果然看到了严默,它出来也是为了找小两脚怪,石山洞里住着的一大一小两只都不会跟它说话,不好玩。

    九风俯冲下来。

    阿乌族人惊吓异常,他们崇敬神,但也惧怕它。

    很多阿乌族人立刻五体投地地跪趴下。

    老族巫也跑了出来,然后他和其他阿乌族人看到了让他们无法置信的一幕。

    九风在快要冲到地面之前,身体突然拔高,缓缓滑行,收翅停在土墙上。

    严默就站在土墙前面,仰头笑着看它。

    九风垂下脑袋,严默伸出手,一人一鸟,你蹭我,我摸你,嘀嘀咕咕好一阵亲昵。

    胆子大敢偷看的阿乌族人眼睛都要瞪出眼眶。

    过后,严默示意老族巫上前,伸手碰触他的额头,老族巫几乎是诚惶诚恐地把额头主动送到严默手边,他甚至还抬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严默忍住笑,对他,也对跪趴在空地上的阿乌族人说到:“九风来接我了,我和原战就要离开。”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

    阿乌族人发出了类似哭泣的抽噎声,甚至有人在叫:“祭司大人,不要抛弃我们。”

    严默目光在阿乌族长和老族巫的脸上掠过,微笑:“阿乌族人纯朴、善良、勤劳,我很喜欢你们。如果你们想要成为九原部落的被庇护部族,可以到盐湖的左眼角,就是你们上次贡献祭品的地方去告知我们,你们的意愿。”

    老族巫似乎立刻就要说什么。严默抬手制止他,“等你们想好后,再来告诉我们。”

    “部落不需要无用之人。”原战突然道。

    严默心里一沉思,直接把原战的话告诉老族巫,并道:“能够成为九原部落成员的人必须得到祭司、酋长和九风的同意,我虽然想要庇护你们,但是没有谁会养懒惰狡诈之人。我们不会让阿乌族人做奴隶,但阿乌族人想要加入部落,首先必须学会部落的语言,还需要通过一些考验。”

    听说九原部落不会让他们阿乌族做奴隶,老族巫最后的担心也放到了肚子里,心思立马就活了,他这两天也和族长商议多次,按族长的意思是恨不得立刻加入九原部落,被部落庇护。

    老族巫连忙道:“我们愿意……”

    严默再次制止他,“就算你们愿意,也需要通过一些考验。在这之前,你们只能作为九原部落的附属部族,直到你们学会部落的语言并通过部落的考验,才能成为部落的正式成员。别说你们,就是人口近两千人的原际部落,山神九风也没有同意让他们立刻加入,只从中挑选了几人。”

    这就是严默的狡猾之处,他必须想出合理解释,来解释九原部落目前重要成员只有三人的现象。他也不怕自己说的话对方听不懂,因为他发现这种直接与大脑对话的方式,可以突破任何语言的障碍,直接让对方领会他的意思,而他也同样。

    老族巫不知道原际部落,也不知道两千这个数字到底有多大,但他知道两千人的部落肯定要比他们这个小部族厉害很多。

    “不过……”严默口气一改,“因为你们已经是山神九风认可的子民,所以接受的考验不需要像山下草原的原际部落那么严厉。”

    “祭司大人,考验会是什么?”老族巫担心地问。

    严默严肃地道:“忠诚与勤恳。等你们决定好去盐湖寻找我们,酋长大人会派人告诉你们要做什么,只要你们做到,就可以加入部落。不过你们也放心,在你们接受考验的时候,部落也会庇护你们,给你们红盐、给你们保护、也会帮助你们取得食物,甚至会教导你们更多事情好让族人们生活得更好。”

    老族巫又是感激,又还想再询问一些什么。

    严默却不准备再多说,他放下手,对原战道:“我们走吧。”

    原战虽然不知道欲擒故纵这个成语,但不代表他不明白严默的意思。

    严默走得很放心,首先伤患那边,他留下了足够的药物,并教会了老族巫和他弟子如何换药及照顾伤患。其次,他相信阿乌族已经跑不出他的手掌心,这两天,他和原战给予阿乌族的震撼已经足够。

    阿乌族长甚至先族巫一步,期期艾艾地向他表示想要全族加入九原部落的意愿。他们也知道,加入部落,他们会更容易活下去。

    可他还是认为送上门的不值钱,也不会被人重视。为了避免阿乌族人把他们的保护和付出视为理所当然,他必须一开始就给阿乌族人想要加入部落并不那么容易的印象,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珍惜他们得到的,并从观念上把他们的地位和其他族人分开。

    这不是说他否认了平等的重要,只是哪怕在他原世界宣扬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做官的和老百姓的地位也绝对不一样,君主立宪国也仍旧存在。

    他不会剥削这些原始人,但也绝不会让别人动摇他的地位。他努力去做这些,可不只是为了做一个好人和教化原始人。

    当然,对不同的人他也会有不同的态度,如果碰到和原战一样强大或比他更强大的人,他一定会换一种方式去收服和笼络对方。

    阿乌族人全体目送严默和原战离开,九风则盘旋在天空上。

    严默没选择更拉风的离开方式,原因有三。第一,他舍不得让翅膀刚长好的九风要负担他、原战和小怪物加起来的重量。第二,他觉得抓着九风的爪子飞也不太帅气。第三,上面太冷,还不如走路暖和。

    阿乌族人想要把小怪物的尸体送给严默一半,被严默以你们食物不够的名义推拒,他只让九风带了一只回去解剖用。九风似乎对小怪物很感兴趣,但不新鲜的猎物它不想吃,勉强答应帮严默带一只回去。

    其实严默真心不想让阿乌族人吃那些小怪物,那玩意看着太像人。可是在他无法提供大量食物的现状下,他阻止阿乌族人在缺少食物的寒冷冬季吃那些怪物,跟要他们命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没提,只在这两天中没吃阿乌族提供的食物。原战看严默不肯吃那些小怪物,他竟然也没吃,直接跑出去逮了几只兔子和草原鼠回来烧烤,供两人食用。

    而两人这样的行为在阿乌族人眼中却被理解为另一种意思,他们认为祭司大人和神的战士是在为他们节省食物,甚至有些原先怀疑两人是来抢夺食物和霸占住地的人,现在看着空手离去的两人,也都为自己的小心眼而感到万分羞愧。

    暂且不说严默他们离开后阿乌族人内部的决定和议论,且说离开的两人。

    走远了后,原战问旁边的疲累却带着兴奋之色的少年:“你不是想要那些亚麻的吗?”

    “不急,等阿乌族加入我们,那些亚麻自然也属于我们。”

    “你要给他们什么考验?”

    “房子要有人盖、麻布要有人做、皮毛要有人鞣制、晒盐池要有人挖、细盐要有人提炼,你也需要人手和你一起去开疆拓土,那么多事情,每一样都是考验。当然最主要的是要赶紧教会他们说我们的话,我可不想当翻译机。”

    “饭衣鸡?”

    严默没解释,每个陌生词都要解释太烦,他另道:“怎么考验那些人,怎么管理他们,怎么分派人手,我相信你比我更擅长,所以具体考验他们的事就交给你和猛了,我只负责提供技术支持。”

    原战痛苦地理解着,“我现在也很希望你把你的手贴到我脑门上,你说的话越来越难懂了。”

    “回去后,我要给你做个详细检查,另外我还需要给你一些数据对比……你不用管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对于原战身上竟然出现自己无法解释的现象,大国手严默才真痛苦。

    原战突然伸手抓住严默,严默转头。

    “你好像越来越不怕我了。”

    “我怕你?嘁!”严默不屑冷笑,“我以前只是打不过你,所以只能暂时忍耐,你以为我那时是怕你?”

    “我想睡你。”

    “……青天白日的,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严默简直无法理解这个原始人的脑回路,走在路上好好的他竟然能突然发/情。

    “想你。”原战特诚实地道。他已经忍了两天,那天看到严默干翻那么多小怪物后,他就想按倒他,狠狠地干/他。而在严默对阿乌族人说出部落的名字“九原”后,这份欲/望已经变成了执念——原来他的祭司大人嘴上不屑他,心里却在一直想着他,嘿!

    九原,九风加原战,他就是这么想的!

    可惜严默不知道他心中想法,如果知道他一定大喊冤枉,他当初说出九原这个名字,“九”确实取自九风没错,但“原”却绝对不是原战的原,而是因为原战和猛都来自原际部落,他在原世界又是中原人,所以才取了“原”这个字。

    “看看天空吧,兄弟,要下雪了!快点赶路吧,我求你了!”严默崩溃地道。

    “还有点时间。”

    “什么?”

    原战摸摸脸,突然扑向严默,被扑倒的严默二话不说,先撒药粉再扎针。

    原战连打了两个喷嚏,不能动了。

    “我就想试试你有什么手段。”他说。

    严默爬起来在他脸上狠狠踩了两脚,又踩住他的裆部,恶狠狠地道:“现在你知道了?”

    嗯,以后就知道要怎么对付你了,你等着!青年狰狞一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的小奴隶、他的祭司大人,竟然用脚非常有节奏地……

    那天,有人以为自己赢了,以为自己侮辱了曾经侮辱自己的人,扳回了一城。

    那天,也有人体会了另一种欢愉,为以前狭隘的认知打开了另一扇门,被限制住的狭隘思想从此延伸扩散,就此向某人所说的变态道路一去不复返。

    这场较量,到底谁输谁赢,也许这要穿过几十年的时间去看他们两人的后面发展才能知道究竟,而现在没人能知道这点。

    在原战被他的祭司大人大发慈悲地拔/出金针、喂他服下解药后,冬天的第二场雪终于纷纷扬扬地落下。

    而第二天,阿乌族人就迫不及待地出现在盐湖的左眼角处。

    严默虽然让原战负责具体管理事宜,但他怎么可能放过收买人心的机会?

    他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自己未来很可能会来到的儿子着想,他不可能让原战一手掌握整个部落,他必须要在未来的部落族人心中留下一个根本思想,那就是:酋长可以更换,但祭司大人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和根本,失去他严默大祭司,那么九原部落也不再是九原部落。

    所以他接手了教导语言和技术指导这两大重则,而他的第一个教徒就是那个曾经被他救下,对他有莫名惧怕和敬慕的小孩阿乌。

    原战按照祭司大人的吩咐,从阿乌族中挑出了八名约八岁到十二岁的少年,把他们带到石屋,让他们直接受严默教导。这些孩子一直到冬天结束都会暂时留在这里。

    为此,严默很是安抚了一番九风,并答应它,第二年开春,就把这些人全部赶走。

    而原战自己则在大雪天中单独出行,继续去向周围推进探索。

    阿乌族人也没有闲着,猛负责训练他们十二岁以上的男子成为战士,而已经不适合战士训练的男子和大部分妇女则去采收亚麻和亚麻种子。

    严默想要赶紧弄出麻线和麻布,但他不知道纺锤和纺织机要怎么做,只能凭印象大概画出纺锤的样子,说出成品是什么模样,然后便以考验为名让阿乌族人自己去琢磨。

    另外,他把鞣制兽皮的任务也交给了阿乌族人,当然是以传授技艺为名,他告诉了阿乌族人他所知道的皮毛鞣制法,这种鞣制法需要白帆和盐,盐现成就有,白矾没有找到,但也没有难住阿乌族人,他们用了他们传统鞣制兽皮的一种草汁来代替。

    作者有话要说:来不及检查了,先传上来,汗~

    明天仍旧十点更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