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9章 章回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令人惊喜的是,如果在鞣制兽皮时单独加入这种草汁,对鞣制兽皮的效果并不显著,但如果按照严默所传授的方法,通过草汁3、红盐1、水6的比例配成鞣制原液,一份原液兑七倍的水对兽皮进行浸泡,每天逐步增加原液,同时勤翻兽皮等一系列步骤,最后鞣制出来的兽皮却比以前的效果要好上很多。

    而这个发现也让严默的思路打开,他研究了那种草汁后,开始试着用各种药草做成鞣制原液来对兽皮进行各种加工,包括后期同样。而经过他反复研究,真的在不久后给他找到了一个接近现代兽皮鞣制工艺的配方。

    通过这种配方鞣制出来的兽皮不仅毛皮光滑、不易脱毛和生虫、不会有毛皮臭,同时在防水性和抗干性上也不亚于现代工艺鞣制的皮毛。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严默非常重视被送来的这八个孩子,加上小孩阿乌,一共九个孩子。

    这九个孩子将直接接受他的知识教育和各种思想灌输,不但是他以后最好的帮手,也是未来九原部落的骨干人才。

    当然,这九个孩子是否真的能够担当大任,还要看后期观察。他也并不是只教授这九个孩子,说白了,这些孩子只是他第一批测验用的学徒。

    这些孩子一来,严默首先让他们饱餐一顿,然后让他们在石屋好好休息了一夜——九风翅膀长好就不愿再待在这个狭小的石屋,又回去了它在山崖上的洞穴。

    为了让这些小孩安心,严默把阿乌也送到他们中间,让他们同吃同睡。

    严默一离开,阿乌就被同伴们围了起来。

    阿乌和同伴们说了什么,严默并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再看见这些小孩时,这些小孩看他的目光就跟他小时候看小学老师差不多。

    严默走进石屋没说一句话,只在门口放了十把模样有点奇怪的石头工具,只见这工具长相很像那些小怪物用的石镐,但只有一头尖锐,另一头却做成了石刀状。

    这九把工具就是原战根据石镐的灵感而来,当他做出一个大的时,被严默看到,愣了一会儿,直接跟他开口要了十个小号的,并告诉原战,这玩意以后就叫鹤嘴锄。

    严默从地上拿起一把小号鹤嘴锄,指了指地上剩余的九把,又对屋子里的孩子们招了招手,便转身向外走。

    那些孩子你看我、我看你,一起看向阿乌。

    阿乌也很困惑,他试着上前拿起一把鹤嘴锄,见站在屋外的严默没有反应,就这么拿着鹤嘴锄也走出石屋。

    其他孩子在看到阿乌这么干后,也都一窝蜂冲上去抢那些鹤嘴锄。

    几个大孩子比较厉害,把小的推开,在里面挑挑拣拣也各自选了一把走出屋外。

    然后几个小的才敢上去挑拣剩下的。

    严默就站在外面看着那些孩子。当看到那些孩子都拿上鹤嘴锄走出来后,他又一句话没说地就地放下了鹤嘴锄,并看向那些孩子。

    那些孩子糊涂了,阿乌抓抓脑袋,回头看看同伴们,一边看严默的脸色,一边走过去把鹤嘴锄放了下来。

    于是其他小孩也都跟从地这样做了。

    严默弯腰再次抓起鹤嘴锄,并对那些孩子指了指地上剩下的。

    孩子们脸上都冒出了疑问,他们都不懂祭司大人的意思。

    当阿乌再次犹豫着拿起鹤嘴锄时,其他孩子也又一窝蜂的上去抢,可是这次在大孩子推开小孩子的同时,严默就把鹤嘴锄再次放到了地上。

    如此几次反复后,没有小孩敢再去拿那些鹤嘴锄。

    “祭司大人在做什么?”小孩们窃窃私语。

    “他想让我们做什么?”耐不住性子的小朋友们都开始烦躁,有人觉得冷,不住跺脚,并渴望地回头看有火堆燃烧的石屋,那里是他们冬天睡过最暖和的地方。

    一名头发散乱、个头最高、长着一对非常有特色的一字眉小孩看看阿乌,再看看只面无表情看着他们的祭司大人,试探着走出一步,走到那些鹤嘴锄前,抓起一把。

    其他小孩看他又去拿鹤嘴锄,便也推搡着一起上前想要拿取。

    但这次那一字眉小孩忽然喊了一声:“停下!”

    其他孩子好像都有点怕一字眉小孩,听到他的呼喝声一起止住脚步,只两个和一字眉差不多大的孩子并不把他当回事,仍旧过去拿起了鹤嘴锄。

    一字眉没管那两人,他一指最小的孩子,“你,过来。”

    那孩子先看了严默一眼,然后害怕地慢慢走上前。

    一字眉把手中的鹤嘴锄往那孩子手里一塞,然后手一挥,“去那边。”

    那小孩回头望望同伴,再看看一字眉,最后看了看严默,见祭司大人没有反对的意思,就乖乖拿着那把鹤嘴锄走到一边。

    一字眉弯腰又拿起一把鹤嘴锄,指向第二小的孩子,“你,过来。”

    就这样,一字眉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把地上剩余的鹤嘴锄全部发到了每个孩子手上。

    所有孩子一起看向严默。

    严默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微笑,他想要看到的可以是各种情景,一字眉给他看的只是他想看到的其中一种。

    看到祭司大人笑了,所有小孩莫名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一字眉,不过他松气的样子没有其他小孩明显。

    严默从草药包里摸出一样东西,走向一字眉。

    一字眉手脚有点发抖,心跳逐渐加速,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也不知道祭司大人想要对他做什么,他害怕,但又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期待。

    其他小孩也都看着严默。

    严默走到一字眉身边,抓起他的小黑爪子,把那东西放到了小黑爪子中间。

    其他小孩都稀罕得不得了,全都想知道祭司大人给了一字眉什么东西。

    一字眉低头,看到自己脏兮兮的手掌正中心被放了一颗大约半个拇指大的深褐色果实,看起来壳子很硬。

    虽然没见过这种果实,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一字眉的心脏跳得快要从口腔里蹦出来,他激动得浑身充血,尤其脸部,顿时变得黑中透红。

    其他小孩看不见祭司大人给了一字眉什么东西,都急着想过去看,没听一字眉话抢拿了鹤嘴锄的两个孩子中的一个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妒忌之色,而其他孩子也有不少羡慕妒忌的,但程度都不像这个小孩这么深刻。

    严默仔细看着那些孩子的表情,他又笑了下,从草药包里再次摸出一颗刺榛果实,其他小孩看他又摸出东西,一起期待地看向他。

    但这次严默只对那一字眉扬了扬手上的榛子,然后把榛子放到石屋外一块石头上,举起鹤嘴锄,对着榛子轻轻一砸。

    榛子的外壳裂开,严默从中捡出雪白的内瓤塞入口中。

    一字眉犹豫了一会儿,看着手中果实有点舍不得,但他还是学着严默的样,把那颗榛子砸开了,不过他的力道没控制好,榛子被砸得比较碎。

    一字眉珍惜地把碎开的白色内瓤全部捡起,然后全部塞进口中。

    随即,一字眉小朋友的眼睛亮了,好吃!好香!

    严默对小孩的反应很满意,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指挥二猛炒出那么一锅榛子,当时他骗二猛说这是药材,一颗都没分他。

    工具分好,奖励结束,严默对这些孩子招招手,再次转身就向前走去。

    阿乌又是第一个跟上,他握紧小拳头,在心里发誓这次一定要做得比一字眉更好,他可是第一个来到这里、和祭司大人接触最长的小孩。

    其他孩子也都跟了上去,一字眉这次走在了最后,他觉得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是很明白。

    严默走在前面,一群豆丁跟在后面。

    “桀——?”九风正要出门打猎,看到这一群,有点好奇,跟了好一会儿。

    严默对它吹了个呼哨、挥了挥手,让它自个玩去。

    九风没肯走。

    小孩们因为头顶有山神在飞,都很害怕,又好奇得要死,一边走路一边还抬头偷看九风,结果几个孩子走着走着就摔倒了。

    严默没管后面发生什么事,他只管走自己的。

    阿乌看小伙伴们磨磨蹭蹭的样子有点急切,用阿乌族话不住喊:“快跟上,跟上!”

    妒忌一字眉的小孩有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他看到身边有个小孩跌倒,先抬头看了眼前面的严默,见祭司大人没有回头的意思,他直接绕过了那个跌倒的小孩。

    走在最后面的一字眉抓抓脑袋,瞅瞅前面没有回头打算、也没有停步打算的祭司大人,转身跑回去把掉队的最小的那个孩子扶起,又对另一个大小孩喊了声:“萨!”

    叫萨的孩子是刚才抢鹤嘴锄的俩小孩的另一个,他听到一字眉的喊声,再看他的动作,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小孩撇了撇嘴,却仍旧转身回去一起帮着扶起那些跌倒的小孩。

    这熊孩子把人扶起来也不温柔,推搡着,还对同伴们大声呼喝:“走路,跟上!下次,不管!”

    阿乌也停下脚步帮忙,哪怕他自己也是最小的几个孩子之一。其实他并不懂他现在做的事有什么意义,只是想着一字眉可以做到的,他也一定要做到。

    走到最前面的大眼睛听到后面动静,眼珠子一转,也转头回去帮助那些更小的小孩。在扶起一个小孩后,他特地抬头看了下前方,却没看到祭司大人回头,这让他十分失望,于是他也大声叫喊:“起来!跟上!不准偷看神!”

    有三个大小孩的示范和警告,跌倒的小孩能自己爬起来的都自己赶紧爬起来,也没人敢再偷看天空上的九风,全都老老实实地跟在严默身后往前走。

    路不好走,又下着雪,哪怕路途并不远,这些孩子还是跟着严默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小孩们大的还好,小的跟的有点跌跌撞撞,雪地太难走了。

    三个大小孩或牵、或扶着走路不稳的小孩,想快也快不了,可是他们都没有把拖累他们的同伴甩开,包括那个大眼睛。其他小孩也都互相搀扶着往前走,谁跌倒爬不起来就让别人拉自己一把。

    可再辛苦,这些孩子也没有一个掉队,对于这些最小也有七八岁的孩子来说,连续不停地走一个小时的路并不算什么,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点苦头,也习惯了这种出门要走很长时间的生活。而且他们深知,掉队就代表再也回不了家。

    严默终于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那些孩子。

    他不怕这些孩子会掉队,也不怕这些孩子会被野兽叼走,因为这一片仍旧属于九风的家园范围,他们连大门口都没走出,这个大门口就是盐湖。

    但他仍旧快速用眼睛扫了一遍小孩的数目,九个,一个没少,也没谁受伤,不过一个个都冻得跟鹌鹑一样。

    严默点点头,对所有孩子露出了微笑,尤其对那三个大孩子。

    大眼睛一下激动了,小胸脯挺得老高。

    熊孩子萨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祭司大人,心里不住默念:会给我吃的吗?会给吗?

    一字眉却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严默这次数出了九颗榛子,给每个孩子都发了一颗。

    所有孩子都高兴坏了,明明只是一颗不起眼的小小榛子,他们的表情却像是被奖赏了一头巨牛。

    不过砸榛子的过程并不美好,地上没有石块,放在雪上,榛子不受力,一下就陷入雪里。

    几个孩子都一脸愁苦,有吃的却吃不到才是最痛苦的事。

    大眼睛最急,他在原地转了两圈,突然喊道:“萨!给我用。”大眼睛手指熊孩子萨的鹤嘴锄。

    萨一下抱紧鹤嘴锄,警惕地看着大眼睛,“不给。”

    大眼睛扑过去要揍他,被一字眉一把薅住他的头发。

    大眼睛尖叫。

    一字眉呲牙,“给你!闭嘴!”

    大眼睛看着一字眉伸到自己面前的鹤嘴锄,立刻不叫了,一把就抢了过来。

    一字眉不明白大眼睛为什么自己有了一把鹤嘴锄还要抢别人的,只盯着他看,怕他弄坏自己的鹤嘴锄。

    大眼睛把一字眉的鹤嘴锄放在雪地上,再把自己的榛子放在鹤嘴锄的中间位置,然后举起自己的鹤嘴锄轻轻一砸。

    “哦——!”围观的小朋友们一起发出了惊叹声。

    大眼睛从破碎的榛子壳中捡出雪白的内瓤,得意地看了所有人一圈,然后一双大眼睛满含期待地又看向祭司大人。

    严默笑了,掏出一颗榛子,又奖励给大眼睛一颗。

    大眼睛在接过那颗榛子的同时,就忍不住尖叫着跳了起来。

    那兴奋的小模样把严默也吓了一跳。

    大眼睛没吃第二颗榛子,而是宝贝地在身上到处找地方想要藏起来。

    其他小朋友则来不及羡慕他,互相借用鹤嘴锄,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想要吃到榛子里面的果实。

    严默又走到一字眉身边,伸手揉了揉他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小脑袋,再次奖励了他一颗榛子。

    一字眉的小脸蛋这次不止是红,他看样子像是要冒蒸气了。

    熊孩子撒看看自己抱在怀里的鹤嘴锄,再看看被祭司大人揉脑袋的一字眉,小脸立刻变成了一张哭丧脸,呜呜,他也好想被祭司大人摸脑袋。

    其他小孩这时也顾不上吃了,尤其大眼睛,当他们看到严默把手放到一字眉的头顶上时,齐齐发出了一声:“嚯——!”那羡慕的表情和语气就好像一字眉马上就能成仙似的。

    连严默都没想到他的摸脑袋功效要比发奖励功效还要厉害,因为他不知道在这帮小朋友的眼中,被祭司大人摸脑袋是只有族长和族巫大人才可以享有的权利,而今,一字眉成了继族长和族巫大人以外的第三个,这怎么能不让一群小朋友羡慕妒忌恨。

    大眼睛妒忌得嗷嗷叫,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一字眉,明明是他想的办法,为什么被摸脑袋的反而是一字眉?呜呜,早知他就把自己的那个奇怪的工具先拿给一字眉用了。

    看着这些莫名其妙兴奋得一塌糊涂的小朋友,严默耸耸肩,收回手掌,指向前方一片已经干枯的野草。

    大约一米到一米五高的野草已经被雪掩埋了根部,颜色也全都变得枯黄。

    严默第一次对这些孩子开口道:“这是扫帚草。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每人收集一堆扫帚草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神棍严默开班授课采访稿:

    记者:你是人渣,为什么反而先要教导弟子相亲相爱互相帮助?

    严默:我脑子坏了才会培养出一堆人渣来渣我。

    记者:你现在最喜欢哪个弟子?

    严默:我谁都不喜欢,一群脏兮兮的流鼻涕小鬼,等他们能把自己刷干净再说。你看到了吗?他们竟然在吃自己的鼻涕!!!

    记者:小孩子都这样……

    ***

    上章从审核变成了高审,我已经做好了被锁再修改的准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