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0章 章回6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大冷的下雪天,收集扫帚草干吗?

    扫帚草,扫帚草,自然是做成扫帚用来打扫卫生!

    这么大的小孩子不能打猎,但让他们打扫教室和自己的宿舍却是正好适合。

    作为一名医生,教导学生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自然是想要先教他们卫生洁净的重要性。

    严默取出鹤嘴锄,先做示范如何从根部刨出这些已经枯死的扫帚草,他没有取种子,第一取种子的最好时节已过,而他在发现这片草地时已经收集一些,第二他们没有适合盛装的东西,第三这种草的繁殖能力极强,只要不故意破坏,它们的自然播种能力足够这里来年春天继续长出一大片。

    “这种竖直向上生长的扫帚草又名扫帚菜,一年到两年生草本植物,嫩苗和嫩叶可以当菜吃,种子又叫地肤子,可以用来治疗皮肤瘙痒症且有利尿和壮体之作用,秋后待草长成又可割下当扫帚用,总体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有用的野草。”

    严默明知道这些小孩听不懂,但他仍旧在对扫帚草进行描述,这对他自己是个温习的过程,同时也是在给那些小孩“开耳朵”。

    语言,只有当你迫切想要听懂和了解它时,才会学得更快。

    九个小孩围成一圈看祭祀大人动手,就如严默所想,小孩们听到他在说话,但发现听不懂时,一个个都急得要死。

    “扫……走……”大眼睛捕捉到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发音,努力模仿着说出来。

    严默对他微笑了下,指着扫帚草再次重复:“扫帚。”

    大眼睛高兴疯了,其他小孩也连忙跟着重复,“扫……走……”

    “不是走,是帚。”严默对笨学生耐心总是很好,小孩子只要想学,错误不是问题。但在重复几遍纠正后,他发现这种纠正方法非常费时费力,偏偏在记忆中少年学习语言的过程就是自然熟悉的过程,没有音标也没有字体来学习。

    他不打算把自己原来的语言系统搬到这里来应用,但不妨碍他参照原来的经验来给这边的语言学习做总结,既然已经有前人花费无数心血总结出的学习经验,他不用,非要自己创造一个,那不是本末倒置?

    于是严默想到利用原来学习过的音标给这里的语言注音,至于文字形象,他从没有看过这里的文字,也没听原战他们说起有文字,也许传说中的三城和神殿有记录用的文字,但在他没有看到之前,为了方便他的教学,他决定使用象形文字。

    象形文字因为形状与真实物体相像,学习和接受起来也会比较容易,而为了更便于让这里的原始人们理解,他不能照搬原母语文字,必须符合这里的情况,对照他的原母语,做出一份这个世界的象形文字表来。

    不过这份工程比较浩大,想要做出一份完整的象形文字表需要时间,他目前最主要的是把常用语和已经见到的事物先教给大家。

    至于一些还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的词汇,那他自然只能照搬原母语。

    而严默也没有想到,就因为他今天的临时起意,这个世界便多出了一套完整的语言系统,因为它不但有发音标注,还有字形理解,学习起来就有脉络可寻,后来不但九原部落用它来教化子民和周边文明沟通,在未来这套语系更因为九原部落的强大和影响力而成为了这个世界利用最广、被使用程度最高的一种语系,可以说在那个时候九原语就已经相当于这个世界的通用语。

    而这时,只打算弄出一套语言教学方案好方便教孩子的严默对这一深远影响还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没想到那么遥远。

    在教授孩子的同时,严默也没打算放过二猛和他带的那帮战士。

    既然都是体力训练,那么在训练的同时再做一点实事不是更好?

    砍树、炮制木材,按照他画出的图形做一些简单家具,顺便还可以在树林里偷偷打猎,再找寻一些他需要的东西,所有事情都不耽误。

    树不能乱砍,严默提前和猛进入树林,在可以砍伐的树木上做下标记。至于为此会被增加的人渣值,严默只能咬牙忍了,有些人渣值真的是避无可避。

    不过经过上次帮助阿乌族一事,他现在暂时不用担心被增加一点人渣值就会失去他的手术工具。

    指南因为他帮助阿乌族抵抗怪物侵袭,一次性就给他减了整2000点。救治十八名重伤患,减去1800点。那三名没救活的,也因为他努力救人,被减去30点。其他零零碎碎,加起来共减去136点。

    现在他的人渣值减点总计为4952点,虽然离一亿点那个可怕的数字还很遥远,但也足够让严默高兴。

    果然还是救人最能快速减掉人渣值!但是这世界上又哪来那么多人给他救?

    严默没有在这上面纠结太多,他现在比较期待人渣值减掉5000点后,是否会有奖励。

    闲话不多说,且说严默看到制作木材多出来的枝干,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制作木炭,但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听过一种制作木炭的土法子。

    这制作木炭的土法子就是:在地上挖个坑,底下铺上易燃的干草,把树枝一层层垒放上去,湿木也可,点燃最底层的干草,事先点上也可,最后上层封土,中间留个小洞,让里面的树枝进行闷烧。途中要注意观察,烧好后记得用沙土水灭火。一般干木头闷烧需四天左右,湿木七天。

    通过这种土法有可能烧出木炭,也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而且烧出来的木炭质量也一般。

    他把这种土法子教给猛,让猛带人去尝试,他就不管了。

    二猛抓头,这说得不清不楚的,只说是给阿乌族人的考验,可是他觉得这更像是给他的考验。

    坑要挖多大多深?在什么地方挖?树枝要放到多少?怎么垒放?湿木如果还没烧起来,底下的干草就烧没了怎么办?上面留个小洞要多小?如何观察闷烧情况?还有最重要的是要烧到什么程度才算烧好?

    可是再问严默,就见他们的祭司大人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只说:这是给你们的考验,如果我什么都教给你们,那还叫考验吗?自己先动动脑子,弄出这些东西,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猛不想动脑子,他对严默画出的各种木制家具更感兴趣,于是他把这个烧木炭的方法教给阿乌族人,直接说这是祭司大人给他们的考验,弄出来可以让他们生活得更好,然后他也不管了,带了一批人上午训练,下午折腾家具。

    阿乌族长把这个任务接了过去,就跟之前的鞣制兽皮和琢磨麻线一样,他和他的族人都不觉得这是考验,而是祭司大人在变相地帮助他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

    阿乌族人心怀感激,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没事就去琢磨这三件事,而随着时间过去,他们在不断的失败过程中也渐渐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严默除了吩咐阿乌族人做这三件事,另外还提出了一个长期有效的考验,就是找东西,言明如果发现一些他描述的东西,或者其它有特别效果的东西,告诉他,他也会给予特别奖励。

    严默本来也只是随口一提,本没指望阿乌族人真的找出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但在十天后,在他给那些孩子第一次放假,让他们回去部族住地看望家人,顺便让阿乌族放心并炫耀的第二天,一字眉和大眼睛带着几个阿乌族人,伴随着一个手捧一块凝结的石头的同伴出现在盐湖左眼角处。

    一字眉和大眼睛跑到石屋寻找严默,其他族人不能来此,只有他们可以,这让这些小毛头也相当得意。

    一字眉还好,人比较沉稳,像大眼睛和熊孩子撒之类的小鬼在回家后,那真是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吹嘘和炫耀的本领,在他们的形容中,那石屋就好像神殿,教授他们知识、会给他们弄好吃的祭司大人则就是神!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天堂!

    当然,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神殿、天堂这些词语,只能用他们贫瘠的想象力和词汇来拼命形容。

    小孩阿乌更是用一种劫后余生、醒来世界大变化的口吻,向自己的父亲和兄弟姐妹们炫耀他得到的一切,这让当初推阿乌出去当祭品的家人甚至开始后悔当初选祭品时,自己没有跳出去。

    而这自然也是严默的目的之一,他做了好事当然要让这些土著知道,他施了恩惠也要让对方感激,同时还要让土著们羡慕、渴求,主动求着他去收下他们的孩子做学生,主动求他给他们传授知识。

    人只有形成竞争才会有进步,羡慕和妒忌往往也是推动发展的重要原动力。

    话说回来,正在石屋中解剖那具小怪物尸体的严默听到敲门声,非常不高兴被人打扰了。

    但他听到门外孩子恭敬的叫声,只能忍下怒气,换了和蔼的神色上前开门。

    两个小孩一看到严默,首先给他行礼,行礼方式和战士们一样,都是右手握拳放到左胸口,只不过小孩们又自觉低下了小脑袋。

    “什么事情?”严默挡住木门,没让他们看到里面。

    “祭司大人!”大眼睛抢着说话,可他还没学几天的九原话让他什么都无法描述清楚。

    严默无奈,只得用手碰触他的额头。

    大眼睛激动得都要晕倒了,更是描述得语无伦次。他下次回去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全族人知道,祭司大人也摸他脑袋了!啊啊啊!

    无法分辨大眼睛到底在说什么的严默只好又把另一只手放到一字眉的额头上,一字眉也开始述说。

    这下,严默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说,你们的族人有人在一个烂泥塘中发现了一种奇怪的泥巴?那种泥巴在烂泥塘中时可以黏住所有踩进烂泥塘中的野兽,但一旦把那种泥巴从烂泥塘中取出,一天后它就会变成一块石头,对吗?”

    两小鬼不停点头。

    “你们的那个族人现在在哪里?带我过去。”严默有种直觉,这次说不定会发现一个相当了不得的东西,但他面上却保持得非常冷静。

    阿乌族人一看到严默出现,全都跪伏到地上。

    严默没有制止他们,现在可不是表现他平易可亲的时候。

    严默虚抬下手,大眼睛立刻用阿乌族语喊:“祭司大人让大家起来。”

    阿乌族人这才敢站起,那名捧着石块的中年男人微微跨前一步,举起那石块,嘴里还说着什么。

    严默仔细听来,对方在告诉他:这块石头就是来自那个烂泥塘,他以前就发现过那个泥塘,看到野兽被黏住,然后慢慢被吞没,因为听族长说祭司大人让找一些特别的东西,他就想起了那个泥塘,并还跑过去看了,他本来打算挖点泥巴带来给祭司大人,哪想到回来一天后,那泥巴就变成了石头,他觉得特别神奇。

    因为族长跟着战士猛出去狩猎,他就把这事告诉了祭司的弟子们,大眼睛一听就坐不住了,就把他带来了,而一字眉不放心,叫上几名大人也跟着一起过来。

    严默接过那块石头,他看不出所以然,但他可以请教指南。

    指南第二条生物指南和第三条地理水文指南,他到现在还一次都没有用过,这次正好拿来试刀。

    严默唤出指南,让它打开到第三条的页面,然后把右手放到石头上,就在他把手放到石块上没有两秒钟,他的脑袋里突然直接出现了一句话:

    查询物,矿物,属于第三条指南范围,查询此种矿物,简略介绍需要+2点人渣值,详细介绍需要+5点人渣值,两种介绍可任选其一,决定后请在五秒内说出选择,或用强烈的思想表明。

    这并不是指南第一次在他脑中“说话”,自从他那天发烧觉醒了沟通能力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大脑开发达到了指南要求的可以在脑中直接对话的最低标准,之后多次,他都没有看右手,而是直接可以在脑中看到自己每日的人渣值收支情况。

    严默用强烈的意愿在脑中告诉指南:简略。

    他先看简略版,如果简略版的介绍就足够用,他就暂时不动详细版,毕竟详细介绍可是要加他5点人渣值。

    当他表明这个意愿后,他的脑中很快就浮现出关于这块石头的简略资料,真的非常简略,只有一句话。

    ——胶质石灰泥,胶质状态具有强烈粘性,风干后成固体石块,用火烧成灰或用其他方法进行粉碎,拌水可再回胶质状态。

    感谢盘古大神!他还担心会看到一列化学名称介绍,比如胶质石灰泥含碳酸钙多少、含什么什么多少。

    而这句简略介绍虽然短暂,但告诉他的信息足够他了解这种矿物的特点和使用方法。

    可能指南在介绍这些东西时,也是偏向告诉他如何使用吧,否则只列出一堆化学名称和公式什么的,没学过该方面知识的人,谁知道要怎么利用这些东西?

    严默对那名阿乌族人伸出手,那名中年人立刻诚惶诚恐地上前,把额头轻轻触到他的手指上。

    “我需要时间去研究这种东西对我们有什么用,一旦确定它真的有用,我会奖励你。”

    “不、不用奖励,祭司大人,我求你……”中年人忽然扑通跪倒:“如果这石头有用,我求祭司大人收下我的孩子做弟子,求祭司大人!”

    严默假意考虑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

    中年人狂喜流泪,可他按耐住了自己的激动,因为祭司大人还没有确定那石头真的有用。

    而陪他一起前来的族人一起羡慕地看着他。

    “我还会再去找其他东西,我再去找……”严默已经带着石块离去,中年人还在握着拳头说着自己的计划,不仅他有这个想法,原来不把找东西当回事的其他族人现在也正视起这件事,并决定回去就找。

    而继这个中年人之后,又有几名阿乌族人前来“献宝”。

    严默接待了几次,虽然发现了两样还不错的草药,可他已经烦不胜烦,干脆传话下去,表明以后他与阿乌族人见面的日子,因为他诸事繁忙,只能定为每月一次,而具体见面日和时间由他的弟子负责传话通知。

    这番话交代下去,严默总算得到了一点清静,也有时间去研究他刚收集到的几样植物和矿物,虽然他的最爱是解剖,可那具小怪物的尸体已经给他解剖到最细微,他几乎把那小怪物给切碎了,换句话说,他没得玩了,而开禁手痒的他只能改去研究其他东西。

    九风觉得很寂寞,他的小两脚怪突然变忙了,每天都跟那些小小两脚怪关在那间石屋里,也不知在干什么。

    它不高兴,晚上睡觉时啄他的头毛,结果它竟然看见它的小两脚怪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怪东西,把他剩下不多的头毛全刮掉了!

    “桀——!”没有头毛啄不开心,没有小怪物陪玩更不开心!不过小两脚怪晚上有帮它揉肚子,好舒服啊。小两脚怪还把它掉落的羽毛全部收集起来,咕噜咕噜,为什么它又觉得开心了?

    好吧,今天去给小两脚怪抓一条土龙给他吃。他肯定没吃过!

    当天,原战冒雪归来。

    而自从他出发到这天,他已经离开了二十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八只肥肥的螃蟹,开心^^

    开心小剧场:

    严默:那个长翅碱蓬的沼泽地,人家都是有螃蟹生长在里面,很多很多!都成特产了!为什么我在这里一只都没有看到?

    指南:你来是改造的,还想吃螃蟹?有,我也让它在洞里憋着!

    严默:反正我冬天闲着没事干,我明天就带一帮人去那片沼泽地挖洞!

    指南:去吧,吃一只螃蟹,加1000点人渣值,亲。

    严默:……突然好想报复社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