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1章 章回6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一回来,先去小山上的洞屋里转了一圈,接着就去了石屋,他需要见到他的祭司,跟他说他一路看到的情况,另外还有件特别的事要告诉他。

    没有敲门习惯的原战想要直接推开木门却没推开,这才想到严默搞出那个叫门闩的玩意,只好敲了敲木门。

    木门打开,热气扑面而来,原战低头就看到一个小毛头。

    小毛头感觉到外面的寒冷和原战身上无法收敛的杀气,退后一步,转头看向盘腿坐在地上的祭司大人。

    严默起身,走向原战,“回来了。”

    很普通的一声招呼,但听到在外面寒天雪地跑了大半个月的原战耳中却跟喝了碗热汤一样舒服。

    “去山上吧。”他看出来原战有话跟他说,他也想问他这二十一天都看到了什么,但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原战随意打量了石屋两眼,他总觉得石屋好像比以前变化了不少。

    这一看,他发现变化果然很大。首先,变得很干净。其次,多出了不少东西。

    可多出了这么多东西,他仍旧觉得比他和猛以前住的时候还要整齐。

    整个石屋中最打眼的不是那些孩子,而是多出的一张像架子一样的木制品。木架上摆放了一溜木碗,每个木碗边还放了两根细短的木棍,除此之外还有些零碎的小玩意。

    顺着原战不解的目光,严默看了眼,解释道:“哦,那是二猛他们刚按照我的画做出来的第一个木架,很粗糙,但还算结实。这个房间太小,东西又多,有了这个架子,可以让那些孩子把他们的东西放到架子上,铺盖则堆放到墙边,晚上睡觉时摊开,白天学习时卷上,这样房间也能显得宽裕和整洁些。”

    原战又看向摆在每个孩子面前的……沙子?

    严默笑,“那是用来学习写字和算术的沙盘,我让二猛帮我做的。”

    随之他转头对屋里所有坐在地上的孩子道:“今天我不会再过来,明天来时,我要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学会今天所教的知识。”

    说完,严默点了点他刚才坐的地面,那里也摆放了一个木制沙盘,上面用树枝写着最简单的十位以内的加法。在沙盘前面还有一些用来演示的细小树枝和种子等。

    小孩们听不懂祭司大人的话,但能看懂他的动作,大家齐齐点头,口称:“是,祭司大人。”这五个字,这些孩子学得最好。

    两人一脚深一脚浅踩着积雪向小石山上走。

    山上有原战挖出来的一个洞屋,那里配上木门、里面挖个火塘点上火也很暖和。

    原战还在想要不要把石屋里严默的沙盘拿回来,他觉着有那东西,他一些描述可以说得更清楚,可等他一走进洞屋就发现墙角的位置摆放了一个更大一点的沙盘。

    “我有时会过来跟二猛说些事,有那个比较方便。”

    正好!原战走到火塘边把闷烧的余烬加干草吹燃,再架上柴禾,他已经很久没有吃热食、喝热水,如果不是他有控土的能力,他也不敢在大雪天在外面跑上这么久。

    在原战之前打量石屋时,严默也在打量他。

    大半个月不见,青年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脸上和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被风雪吹得冻红开裂,身上还能看到一些正在愈合中的小伤口,不过总体精神看着倒不差。

    原战点好火堆,就走到洞屋深处,把之前过来藏在里面的东西拿出,抱着那物走到少年面前,很随意地往他身上一抛。

    严默正准备拿石锅出去挖雪,结果刚转身就被什么蒙住了头脸。

    严默连忙放下石锅去抓盖在脸上的东西。

    触感柔软,罩在头上的感觉和分量都像是某种优质皮毛。

    等把东西拿下来一看,严默瞪大了眼睛。

    原战不无得意地道:“怎么样?是好东西吧,我一看到就想抢过来给你。”

    “抢……你这是从哪儿抢来的?”严默声音有点颤抖。他手上的东西绝对是他来到这里后看到的最文明的一样东西,这手感、这样式、这缝合,这明明就是一件开襟长袖皮毛大氅,绝对不应该在原始社会出现的玩意!

    “怎么了?”

    严默盯着手中的皮毛大衣眼神复杂,“我就知道老天爷不会让我这么好过,我这才开始要起步,他就给我弄出了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

    原战偏头看他,这小子在嘀咕什么?又说他听不懂的祖神之语。

    “我们现在把这件衣服还回去还来得及吗?”某人神色木然。

    “还回去?为什么?”原战一脸你傻了的表情看少年,命令道:“晚上你留下睡,这个总可以让我睡你几天吧?”

    严默忍着把大衣砸回对方脸上的冲动,直接把身上的干硬毛皮衣脱下,贴身把这件毛细柔软的毛皮大衣穿上。

    这件大衣一上身,严默差点呻/吟出声,太舒服了!又暖和又轻盈还贴身舒适,这才是人穿的衣服啊!

    原战盯着穿上大衣的少年,喉结不太明显地动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少年这样看起来似乎挺好看的?脸上看着好像也比以前有点肉了,刚才对方脱兽皮衣,他看得很清楚,那屁股明显比之前饱满了一点。

    嗷呜——!好想把他刚穿上身的毛皮再脱下来!

    严默亮出金针对望着他眼冒绿光还流口水的男人晃了晃,“说,这件大衣哪里来的?把时间、地点、经过,碰到什么人,全给我交代清楚!”

    原战一擦口水,“我饿了。”

    刚收了人家一件优质大衣的严默决定稍微回馈一下。至于被抢的对象,反正都已经抢了,原战能跑回来还一脸没事人的样子,想必情况也不会太危急。

    严默拿起地上石锅按照原计划出门挖了一锅雪回来,放到火塘上烧,不过这次他不止是烧水,又割了些挂在墙上的腌肉,拿手术刀切成一片片,再从草药包里取出一些草药和果实,连着肉片一起放入石锅内。

    “你手上那是什么?”坐在火堆边搓揉自己双手双脚的原战一眼就被手术刀吸引。

    严默嫌弃地看了眼他搓脚丫子的脏手,但还是把手术刀递给他,“这是祖神当初给我的宝贝之一,比一般刀快很多,你要小……”

    话没说完,手快试刀锋的原战已经被手术刀划破手指。

    原战无所谓地把流血的手指放到嘴边舔了舔,眼睛则盯着手术刀流露出明显的想要占有的欲/望。

    “好东西。”原战力赞,“能给我吗?”

    “不能。我就这一把。”严默伸手。

    “早知你不让我睡,我就拿那皮毛换你的小刀了。”

    “十件也不换!”

    原战撇嘴,这小奴隶白养了,给吃肉给盖房子给送毛皮还不给睡一次,忍不住伸手掐了他脸蛋一把。

    严默怒瞪对方,“摸完脚丫的手也敢摸我的脸!刀还我!”

    原战不知道摸完脚丫的手为什么就不能摸他的脸了,不过他还是把手术刀还给了他,并道:“这看起来不像是石头做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反正看着不像是金属。刚收到顺心礼物的严默心情还是很好的,怒气也没有维持很长时间,接过手术刀抹上雪水,放在火上烤了烤消毒。

    原战随口道:“看着有点像某种骨头。”

    “骨头?”严默脑中闪过什么,但闪得太快,他没捕捉到。

    原战伸头看石锅,嗅了嗅鼻子,“你在煮什么?好香。”

    严默拿起一根长木勺,放到石锅中搅拌,一边搅拌一边道:“加了药材的肉汤,驱寒补气,可惜不是羊肉,否则效果会更好。”

    “羊?”说到羊,原战忽然莫名兴奋起来,“我正要跟你说,我在往北边走的途中发现了一只野山羊群,总数不下三五百只。”

    “真的?离这里远吗?”严默也兴奋了。

    “远。”原战一个字就给严默降温成功,“大约八、九个白日的路程,在西北边靠近森林的一座石山上。”

    对于一个白日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严默也没有个定量,只从原战口中得知那是根据每个战士自己一个白天能走的距离来算。

    原世界普通人按照一天走十个小时来计算的话可以走20-40公里,体力好的人可以走50-60公里,把原战归于后者,那么他所说的一个白天的路程,暂时就可以算为约50公里。

    如果按照这样的数值来计算,原战口中八到九个白日的路程,那就是450公里左右。

    “下雪天你是不是走得比平时慢?”

    “当然。”原战饥饿的胃部受不了肉汤香味的刺激,跟严默要过木勺,在锅中用力搅拌,恨不得它快点烧开。

    “慢多少?”

    “一半。”

    那就是220-250公里左右。还是太远了,也许他可以试着让二猛带领阿乌族人制作雪橇?

    不过这都不急,反正他们现在并不缺少食物。

    “你找到你想要的那个部落住地了吗?”那里是不是住着更高等的文明?那他们怎么会没有发现这么大一个盐湖?他不觉得一个九风就能震慑住一整个高级文明部落的战士。

    原战点头,忍不住想要用木勺舀起一口肉汤喝,被严默眼疾手快地打了下手背。

    “里面放了草药,必须烧开。老实等着!”

    原战瞪少年,瞪了一会儿,摸摸鼻子,乖乖去搅拌肉汤。

    严默收起金针,继续问:“那附近有其他部族吗?”

    “没有看到。我走了十天才走到那里,我还到湖边看了,那一大片都没有看到其他部族,但是有猛兽,不过我没发现是什么猛兽,也许冬天它们躲起来睡觉了。”

    十天路程,也就是250-300公里左右。不过没有看到其他部族的话,那这件皮毛大衣到底是打哪里抢来的?

    听说附近没有强大的敌人,严默稍稍安心之余,又赶紧问最基本的民生问题:“那边物产比这边如何?”

    “不愁吃,至少养一个原际部落足够。除了那个山羊群,我还看到了巨牛、野马、长头兽,还有好多狍子、兔子、狐狸和狼兽等很多野兽。”

    “看来我们到了一个兽比人多的地方。”

    原战奇怪地瞥他,“野兽本来就比人多。”

    “是啊。”严默讪笑,他只是又想当然地以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人类,听说这么大一片地方竟然没人占还感到奇怪。

    “我打算趁冬天搬过去。”原战突然道。

    “哎?冬天?为什么?”严默惊。

    “到达那里的路上虽然危险,但只要避开狼兽和长头兽的狩猎地盘,就没有太大问题,路我已经探明,只要后面人跟着我走就行。”看肉汤还没有煮好,原战索性起身把沙盘拖过来,拿树枝在上面画了一幅极为简单的路线图。

    “至于为什么非要在冬天过去,我怀疑那里有一种很厉害的猛兽生活,如果我们不趁着对方在冬天睡觉的时候赶过去把地盘先霸占下来,那明年春天我们很可能就要一路走一路打过去,那样损伤太大。”

    严默盘算,“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有这么多孩子,现在过去……”

    “不是所有人。”原战显然在路上已经想好,“我先带一部分人过去,在那边把房子盖起来,那个有野山羊生活的石山离我看中的那个住地不远,我有控制土壤和石头的能力,想要采集那些岩石做房子不难。而且我试过,这次不用把石头磨成凸凹结构,直接用泥巴糊就可以。”

    说到泥巴,严默想起了那个胶质石灰泥浆,“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种比泥巴要好得多的土石粘合剂。”

    严默先解释了什么是粘合剂,然后道:“我尝试过,把那个石头用火烧成灰,或用石锤砸到粉碎,拌水搅拌,可以重新变成泥浆状态。考虑这种原生泥浆粘性非常大,我试着往里面掺和了些沙土,发现只要注意水量,不让它们干掉,掺和了大量沙土的那种泥浆仍旧有一定粘合性。而这种掺和沙土的泥浆放上一到两天,它还是会凝结成石块状,且非常结实。”

    “那种泥浆多么?”原战在考虑,如果多,是否可以直接用这种泥浆盖房子。

    “我去看了那个烂泥塘,不大,方圆大概只有一千平方米不到,周边深度不一,我在边上用两米长的木棍探过,没有插到底,中间到底有多深完全不知,不过我不建议用它直接来盖房子,那太浪费,拿它当作土石粘合剂使用就很好。我测算过,只要人脑袋一颗那么大的泥浆原石,弄成粉末后,掺和沙土和水,就可以弄出够盖两到三栋石屋的粘合沙浆。”

    “行,到时候我带上几颗石头用看看。”他有控土之力,粉碎这种泥浆原石甚至可以不用火烧。原战这时说得不在意,完全没想到那胶质石灰泥浆在后面给他带来了怎样的惊喜。

    严默看原战在沙盘上比划着部落住地未来的模样,他甚至提到了上次他画出来的城池概念,这小子打算在盖房子之前先用石头做石墙把住地周边包围起来。

    但因为受见识所限,原战想的住地模样充满了原始村寨的质朴感。

    严默虽然对建筑和城市规划不了解,但没看过猪走路也吃过猪肉,天天生活在海量信息的现代社会,他自然看不上这么一个村寨式、很容易被人攻破的小住地。

    当然,他也不可能在人手这么缺乏的情况下,跟原战谈下水道铺设、功能区划分、水源引进等各种建城概念。

    “用石墙挡住野兽的想法很好,但你这个石墙包括的范围太广,而且石墙只有一道也比较薄弱,我建议我们可以先弄一个小的,只要能护住我们这不足一百人的小住地就可以,这样我们可以把石墙和房子弄得更牢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石墙上能够走人,我们居高临下对付野兽……”

    严默又开始给原战上课,用图画和口头描述的方式给他开拓思维。

    原战听得极为认真,可是等石锅里的肉汤一开,他的注意力就被引走了。

    原战不顾烫嘴,直接就着石锅拿木勺呼啦呼啦吃得满头冒汗,一大锅肉汤,不到一会儿他就吃了个尽光,连滴汤汁都没留。

    “没了。”原战用木勺刮着锅底,把焦糊在锅底上的一点也刮下来塞进嘴里。

    严默给他把脉,“没了也不能再吃,不是吃到饱就好,记住,两个小时内不准吃其他东西。”

    “晚上你再给我煮,我去打猎。”

    对青年理所当然的口气暗中翻了个白眼,严默道:“晚上你来石屋吃,我已经教会那些小孩怎么做肉汤,我这段时间也都是跟着他们一起吃。”他可没兴趣给人做厨师,“对了,你这件大衣到底打哪儿抢来的?”

    原战虽然不想跟一群小崽子一起吃饭,但他又嘴馋肉汤的味道,只能勉强答应,“哦,你说这毛皮啊,我从一个人身上扒下来的。”

    “人?什么人?”严默一下皱紧眉头。

    “女人,红头发,皮白奶大屁股圆。”原战丢下被舔得干干净净的木勺,随口道:“我把她扛回来了。”

    “什么?!人在哪儿?”

    作者有话要说:瞎掰小剧场:

    原战:我回来了!

    严默:出门回来要带土特产,拿来。

    原战:给!

    严默:……这是什么?

    原战:女人。

    严默:你去哪儿了,那里的土特产竟然是女人?

    原战:女儿国。以后我们部落繁衍再也不用愁了!我已经想好了,公主都归我,女王和丞相归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