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4章 章回6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野蛮人的原战带着阿乌族勇士带回了第一批建筑用石料和猎物。

    十六个人,没有一个人身上完好,冻伤是普通,还有一看就是动物的抓伤、咬伤,还有一些跌打划伤之类。

    严默发现这些跟随原战前去的阿乌族勇士看原战的目光改变了,如果原来他们对原战只有敬畏和感激,那么现在他们对原战还多出了信任、敬佩和爱戴。

    在条件如此艰辛的情况下,原战能够一个不少的把这些人都带回来本身就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他做的事最多,不但要开采石料还要帮助抵御野兽攻击并捕猎。

    严默接手伤者,依然按照伤情轻重来给伤者排治疗顺序,并没有因为原战是首领就先治疗他,而原战竟然也没有要求。在其他人都在休息和接受治疗时,他则指挥人把那一木板的石料放到他的指定地点。

    严默途中出来看过,挖坑的活计只有原战一个人能干,其他人只能干看着。

    “阿战。”

    原战在坑里抬起头,他头上身上落满了雪,可那些落雪很快就因为他身上的热气化成水滴落,他的兽皮衣上甚至因此挂了些冰凌。

    严默在坑边蹲下,“你试试看把这一块的土地全部弄松,就好像春天的土地一样柔软。”

    原战愣住,站在坑里没说话,似乎在思索严默所言的可行性。

    “你可以让土壤聚拢变成土墙和土柱,那么你试试反过来?你把你脚下的土壤当作凝固的土墙,把它们打散试试?”严默也不懂原战的能力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他只是在用他积累的信息帮助原战开拓能力的更多用法,不管成不成,试试总不是坏事。

    “你既然能让坚硬的石块都在你手下变得松脆,你想怎么开采它就怎么开采它,那么这些冻土应该也不在话下。”

    原战像是有什么地方想通了,他转身望向他挖了一半的土坑,把手放到了冻得跟石头一样的土壤上。

    不一会儿,那块的土壤突然塌陷,松掉的土壤滑到坑里埋掉了原战的脚面。

    “可以!”原战抑制兴奋地低声喊道。

    严默却看着大冬天流下汗水的原战皱了下眉,“不用这么松散,你试着控制自己的能力,只要把土壤变得易于让普通人挖掘就可以,而且你需要控制能力可以达到的范围,比如一次性可以松土一立方米,后者你可以慢慢来,但前者你先琢磨一下。”

    原战点头,对严默挥挥手,他的祭祀大人似乎又帮他打开了一扇门,忙于验证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的原战也不觉得疲累,就这么反复试验。

    严默站起,指指那些松散的土壤对身边的胡胡道:“你们有活干了。”

    早就不好意思只在一边傻看原战一个人干活的胡胡和其他阿乌族勇士立刻明白了祭司大人的意思,立刻拿石镐的拿石镐,拿石铲的拿石铲,纷纷开始忙碌起来。

    晚上,疲累了一天的原战把身上的雪抖落干净,掀开帐篷帘子钻了进去。

    严默瞅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人会过来,不过现在帐篷不多,大家都挤着睡,就他一个人独占一个帐篷,原战不找他还能找谁?

    “这样不是办法。”严默正在给烤肉刷蜂乳。

    “什么不是办法?”原战一屁股坐到火坑前,盯着那冒出奇异香味的烤肉流口水。

    “防守墙不能全部用石块来堆砌,那样你忙到春天都不一定能弄出一堵墙。”

    “你有什么好办法?”

    严默沉吟,“我觉得你的能力利用得还不够彻底,既然都是使用能力,为什么不试着开拓更多用法?如果训练方法得当,也许你在整个冬天不断使用能力的过程中还能升上一级。”

    “我也这样想过。”否则他怎么会一个人开采石料和挖坑等还干得毫无怨言?“你在训练我的能力上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

    “有。我觉得你需要系统和有目的的训练,而不只是单纯地挖坑和开采石料。”

    “就像你今天白天跟我说的那样,不止要会控制土壤,还要能控制能力可以达到的范围?”

    “聪明,那叫精微操控。你除了尝试自己能力可以利用的方方面面,同时也要训练自己对能力的释放和掌控。最大你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最细微你又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因为我们现在需要,你不妨先训练精微操控。训练方法也很简单,你可以给自己先划定范围,然后看自己对土壤操控是否就恰好在这个范围内,然后一点点增大或减小,直到你心里想要操控多大范围就可以随手操控多大范围。”

    原战看着自己的手,目露异彩。

    严默瞥他,“除了直接用手和脚操控,你可以再试试只凭意念……我是说直接用想的,也就是精神力操控。”

    “我试过,那个好像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原战道:“我现在只能操控身体直接接触的土壤和岩石。”

    “但是你能操控的并不只是你身体能接触到的那一小块,不是吗?”

    这一句话一下点亮了原战,“你是说我其实已经用到……你说的那个精神力操控?”

    “你的能力来源到底来自哪里,这点我正在研究中。”严默不知想到了什么,临时转换话题,“现在的建设速度太慢,明天你可以试着直接把松散的土壤聚集到墙基坑当中,让它们形成一堵土墙,土墙两边则空出垒放石块的空当。”

    原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用土墙做内脏,用石块做表皮?”

    “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担心土墙时间长了会松散掉,可以在松散土壤后聚拢土墙前,在那些土壤中添加一些胶质泥浆灰,再把雪水拌进去,然后搅拌它们,在这份混合土干掉之前把它们形成土墙,这样应该可以保证坚固程度。”

    原战脑袋叮的一亮,“如果这样可行的话,那我直接在那些混合土中再加入碎石块,不就连表皮的石墙也不用了?”

    “你可以试试。”

    原战激动了,恨不得立刻跑出去尝试似的,但在严默用刀划开蜂乳烤肉后,他的屁股立刻像被黏住了一样,再也不肯起来。

    严默用脚踹他,“去挖点干净雪回来烧汤,晚上光吃烤肉可不行。”

    两人吃饱喝足,靠在火堆边,滚到一起睡了。

    严默发誓自己睡觉时明明离开那家伙有两尺远,可那混蛋睡着睡着就滚了过来。

    虽然这样抱着睡很暖和,但是……严默抓出那只摸到他屁股上的大爪子,扔到外面。

    原战瞅瞅手腕上的金针,想要用另一只手拔下来。

    “你要不肯老实睡觉,从今晚开始你就给我滚到别的帐篷去睡!”严默掏出另一根金针威胁他。

    “蹭蹭也不行?”

    “不行。”

    原战看着拿着金针耀武扬威的小奴隶,很想揍他,嘴上说的却是:“我那么辛苦,你作为祭司大人,应该给我奖励。阿乌族人你都奖励了!”

    “你晚上不是吃了吗?”

    原战沉默三秒,暴怒:“那羊肉还是我打回来的!”

    “蜂乳不是,那些草药也不是。你以为谁都能吃到我亲手烤煮的特别大餐?”

    原战气得翻身,不一会儿大概觉得吃亏,他又翻回来,用能动的那一只手紧紧抱住严默。

    严默挣扎了下,“喂!”

    “我、在、睡、觉!”原战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道。

    严默看人已经处在爆炸边缘,忍了。拔出那根金针,翻个身,背对着原战闭眼睡觉。

    原战盯着他的脖颈,活动了下那只又能动的左手,放在毛皮里捂了一会儿,慢慢伸到自己两腿之间……

    严默听着身后完全不加掩饰的粗喘声,用膝盖想也知道对方在干什么。

    真是……忙了一天还这么有劲!

    严默感到那人偷偷在用那里蹭他屁股和腰,对这精/虫上脑的猥琐野蛮人已经无话可说。

    算了,只要不过分,就当给他奖励了。严默再次在心中第n次地默念他还需要这个人。

    为了排除那份怪异感,严默看向自己的右手掌。

    他的人渣值在出发前就已经减到五千点,也确实如他所料,出来了新的奖励。

    但这次他一直拖到现在都还没有选择他的奖励,是的,选择。这次的奖励出现了两个,但只能任选其一。

    一个奖励是草药包的容积量增加到10立方米;还有一个奖励则是初级训练法。

    第一个奖励明明白白,让人一目了然其奖励内容。

    可是这个初级训练法到底是训练什么,指南并没有明说,只加了一句注释“这是一把双刃剑,习者谨慎”。

    就因为这句注释,让严默犹豫到现在。

    感觉到后面那混蛋越来越放肆的动作,严默瞬间下定决心,他就选择这个初级训练法,然后自己先不按法训练,而是教给后面抱着他蹭得来劲的小混蛋!

    等后面的混蛋练得没什么问题,他再学也不迟。

    次日,原战吩咐胡胡和另一名叫大泽的勇士,让他们分别带人出去寻找食物和割草砍树等。

    胡胡按照原战吩咐,没有去那个超大的湖泊,而是就近到附近几个小湖里敲冰抓鱼。大泽则带着另一帮人去雪地里翻找被雪掩埋的枯草,割下来带回,并到那个大湖边的稀疏树林中捡拾柴禾。

    临时住地只留了几个勇士防守看家。

    严默给那三个小鬼布置了功课就没再管他们,他还要花时间去琢磨那个初级训练法,他自己没搞懂,也没办法教给原战。

    原战则是接受了严默的建议,开始直接捣鼓土墙。

    第一天,原战用胶质泥浆灰加雪水加碎石和土壤一起搅拌,用不同比例分别弄出了二十几根土刺,他也没找别人,每当自己弄出一根土刺,就拿脚对着土刺踹几脚,看土刺的结实度。

    在弄出第五根土刺时,原战去找了严默,他觉得自己快要记不住那些比例了,这种费脑袋的事当然要找他的祭司大人。

    严默也想知道确切的最佳掺和比例,便跟了出来。只是他没有纸笔记录,只能用老法子,让原战给他弄出了合适的石板,他拿炭笔记在石板上,等最佳比例出来,他会让原战把那个比例按照他的书写刻入石板中。而这样记录重要事务的石板,他已经累计有近十块。

    第二天,胡胡看首领需要碎石块,想起他们在路上看到的溪流中有无数的大大小小石头,便把这事跟原战说了,问他要不要。

    “要,当然要。你们能弄回多少就弄多少。”

    胡胡和他带领的那帮人高兴了,之前看到首领和祭司大人在忙碌,他们却只能弄些食物帮不上忙的感觉糟透了。一听说首领需要那些石头,胡胡立刻拖上大木板带人去拉那些石头。他们不能像首领那样在冬天也能劈砍岩石和土壤,但在溪岸边捡捡石头,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在胡胡他们带回第一批鹅卵石后,整个住地都为此闹腾起来,大泽也不去割草捡拾柴禾了,非要跟胡胡他们一起去捡石头,直到被严默夸了他们一句:保持火堆不灭也很重要。大泽那批人这才继续兴高采烈地去做背柴工。

    第三天,经过多番尝试,原战和严默两人终于合力研究出最适合的掺和比例。

    原战稍事恢复,立刻迫不及待地弄出了一堵宽约两尺、高一米、长两米的土墙。他等不及土墙自然干燥,让人在土墙两边点火,试图加快烘干的速度。

    严默见之,若有所思地道:“你能让冻土便松,能让土壤聚集,那么想让土壤里多余的水份排出去应该也不是难事。你试试看?”

    原战现在在开拓自己能力方面,对于严默的建议几乎是无条件信任,一听他这样提议,立刻便过去尝试。

    可是直到成功,他都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你这样做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严默问他。

    原战想了想,“我就对那土墙想让它快点干,排出水分,让它变成最坚硬的石墙。”

    “那水份如何消失的,你知不知道?”

    原战摇头。

    严默也想不通,如果原战的能力是单纯操纵土,那么土里面含有的水分是否也在他的操控之列?

    而金属和其他很多物质往广义说,都是属于土壤。

    如果原战能操控土,那么他是否也可以操控土中含有的其他物质?

    如果他真有这个能力,以后开矿倒是方便了。严默思想开始暴走,他幻想了原战能力的各种应用,越想越邪乎,想到后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那堵混合了大量鹅卵石的土墙弄出来后,原战让几名勇士用各种石具攻击那堵土墙。

    严默直接一指昨天大泽带人砍回来的一棵一人抱树干,让大家抱起那根树干对着那土墙撞。

    原战看着那根树干,心里有点没谱。

    一撞,土墙动都没动一下。

    再撞,土墙依然纹丝不动。

    三撞,被树干直接撞击的地方掉下来几块碎土,但也就这样了。

    严默目光落到墙根处,“阿战,你看墙根,那里有点松动。”

    原战也发现了。

    “为了坚固,地面必须也按照这种掺和比例弄出地基,要立根深厚一点,可以底下先铺三分,再在这三分地基上立墙,然后再铺剩余的七份地基,把土墙直接包含在地基中,这样土墙直接生根在地基中,会变得更稳固。”

    “结合部位怎么办?”

    严默慢悠悠地道:“那是你要考虑的事情,利用你的能力,把结合部位变成一块,应该不难。”他只负责提意见和建议。

    严默的建议让原战要做的活计一下变多好几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弄出来的地基和混合土墙会非常坚固。

    原战把建筑部落的过程当作训练能力的过程,倒也不觉得苦,反而怎么坚固结实就怎么来,不管过程有多复杂。

    严默这个习惯享福的,看到建房有望,就催促原战不要先弄防守墙,而是先弄房子住人,他的理由是:“既然用这种方法弄出来的土墙这么坚固,就算没有防守墙,等猛兽来了,我们直接躲进屋子里,也不怕它们攻破墙壁。”

    “那大门呢?还有你要的窗户呢?如果猛兽守着我们不走呢?准备饿死在屋里吗?”

    严默闭嘴,恨恨回屋。他要赶紧把那初级训练法研究出来,今晚就教给这个不给他面子的小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憋屈小剧场

    原战:我家祭司大人身上到底有多少根金针?他藏到哪里了?

    ——偷偷把草药包给扔到一边的原战想要爬上严默的身,看到严默亮出的金针凝固住。

    原战:偷走金针不可取,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得训练自己夺取金针的手速!

    ——我抓!第一根金针拿下。低头还没亲上,飞快出手抓住第二根向自己刺来的金针。等等,第三根也来了!

    ——连续夺取了十八根金针的原战怒了,不行,还是用绑的最快!

    原战狰狞地阴笑:小样儿,你给我等着,老子这就去搓麻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