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5章 章回6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瞅着手上的初级训练法犯愁。

    如果这训练法能直接灌输进他脑中就好了,可惜指南显然不会因为他的需求而给予,这次的初级训练法仍旧和之前的奖励一样,是实物,丢了就没。

    实物就是一本古色古香的线装书册,封面就五个大字:初级训练法。

    除去上下封面,书册共十三页,除了最后一页,每页一个动作或者说招式,动作有详细的分解图,并配以呼吸法。

    让严默感兴趣的是,展示动作的人物身上并没有穿衣服,而是在身上出现了一条呼吸的运转线路。

    也许是初级训练法,不但动作简单,呼吸路线也非常简单。配合动作,呼吸线路从鼻入,经由胸腹中心的中丹田,下沉至脐下三寸的下丹田,再经由中丹田,提升至眉心之间的上丹田,最后再由鼻出。

    看着像是武侠小说的武功秘籍似的,严默啪啦啪啦翻着书页,觉得好笑。

    为养生和健体,他也曾学过五禽戏和太极拳,但是后来太忙,又有了嘟嘟后,他就把这个丢下了,现在回忆还能想起一些招式。

    而学过五禽戏和太极拳的他看这十二个招式并不觉得很难,他觉得这些招式看上去更像是要做什么之前的准备动作,其中舒展身体、活动关节和拉筋的动作非常多。如果把这十二个招式全部融会贯通,人的身体大概会被锻炼得十分柔软。

    第十三页打开时一片空白,第十二页最边角的位置有一行小字,说必须把十二个动作全部练习到熟烂于胸,否则第十三页就不会有任何显示。

    第一页上也有一句提示,要求习者最好能学会一个动作再学第二个动作。

    严默愁的是,他想要拿原战做实验,就必须自己先学会这些动作和呼吸法,否则他要怎么指点对方?

    可是他又怕学了后有什么害处,但是把整本书就这么拿给原战看,他又不甘心。严默想来想去,给他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他拿手术刀把这本线装书给拆了,剩下的先收起来,打算只把第一页拿去给原战看。

    “大人。”帐篷外响起孩子的呼唤声。

    严默把那一页纸收进怀中,抬头,“进来。”

    一字眉掀帘走进帐篷,忽然在严默膝边两尺外跪下。

    “怎么了?”严默拿了边上一根干木柴,架上火堆。

    “大人,我想有个名字。”一字眉利落地道。

    “哦?”阿乌族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子基本上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就连阿乌族的成年人也不是人人都有一个像名字的名字,很多人还是用体表特征来称呼彼此,比如大胡子、大鼻子、没手指、没耳朵之类。严默本来也打算给这些孩子起名,只是一直忙碌,加上一种给人取名就要负责的奇怪心理,让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您昨天说,名字很重要。”一字眉说九原语还只会冒单词和一些简单的句子,这两句话也是他昨晚背了很久才能这么流利地说出来。

    “我想让大人帮我起名。”

    严默久久没有说话。

    一字眉跪在那里也没有说话。

    帐篷内只能听到木柴偶尔被烧炸裂的噼啪响声。

    “好,我给你取名。”严默对一字眉招招手,一字眉跪行到他身边。

    严默摸了摸一字眉的脑袋,随手理了理他乱蓬蓬的头发,粗糙发枯的头发摸着并不舒服。

    一字眉低着头,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孺慕之情。明明他们的祭司大人年纪看着并不比他们大多少,但每个跟他接触后的人都不会把他当作才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看待,族巫大人说祭司大人有神给予的智慧,他的灵魂在神的身边侍候,他的眼睛还未成长就已经看过太多。

    一字眉听不太懂族巫大人的话,他只明白一点,祭司大人跟别人都不一样,年少的只是他的外表。

    严默思索片刻,张口道:“你虽年幼,但性格沉稳,不浮不躁;虽懵懂,却教之即明理;且性格坚毅,小小年纪就隐有大将之风。本想给你取名沉,但部落刚建,沉意不好,你又是我第一个取名的孩子,便以宸代沉,以族名乌为姓,从此,你便叫乌宸。”

    “乌宸?”一字眉大多都没听懂,他只敏感地捕捉到最后两个字眼。

    “对,乌宸,你的名字。”严默让一字眉把沙盘拿给他,他把一字眉的名字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地写到沙盘上。

    一字眉盯着那两个漂亮的方块字,脸上露出了按耐不住的雀跃。

    宸,北极星所在,帝王居所。这个被他取名叫乌宸的孩子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他又会给部落带来怎样的变化?严默在此时竟有点期待起来。

    乌宸学会了自己的名字后,高兴地离开,过了一会儿偷偷给严默送来一堆干柴禾堆到他帐篷门口。

    出来看到的严默不禁莞尔,大泽他们收集回来的柴禾和野草都是平分,每个帐篷得到的分量都一样,而那三个孩子除了做他布置的功课,平时并没有被硬性指派什么活计,这些干柴大概是乌宸那孩子自己闲不住跑出去收集回来的。

    严默在部落住地转了一圈,踩着雪走到已经有些意思的防守墙那里,团了一团雪砸到那个正埋头搅拌混合土的青年头上。

    原战抬头,随手抓了把雪砸回去,“别闹!我在干活!”

    “你不是要奖励吗?”严默蹲在地基坑边上慢腾腾地问。

    原战搓搓冻僵的脸,问:“你肯让我睡你了?”

    严默又团起一团雪砸他,“别一天到晚想着这种事!我觉得你那战士训练法只能作用在*上,而且训练方法并不太科学,按照这种训练方法,虽然可以看到一时的功效,但一旦战士们过了壮年期,身体就会无法支撑这种训练强度,到了老时也会出现各种病痛,甚至提前消耗生命都有可能。”

    原战一听是正事,也不再玩笑,“你是不是弄出了新的训练法?”

    严默点头,随即又摇头,“不是我,是祖神。”

    “嗯?”

    “我手上有一部祖神传下来的初级训练法,我瞧着不是很厉害,但它在训练身体的同时,似乎也在训练内力和精神力,也就是所谓的内外皆修。但是我不知道这部训练法对你有没有效果,也不知道练出来是否有其他害处。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拿出来教给你。我告诉你这件事,是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看要不要学。”骗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让别人知道你在骗人,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当。

    原战毫不犹豫地选择上当,“我学!”

    “那么我必须跟你说清楚,祖神曾在梦中告诉我,这部初级训练法是一把双刃剑,也就是有利也有弊的意思,让学习者谨慎。所以我一直没敢学,这样,你还打算要学吗?”

    “学!”弊是什么?坏处?可他现在的战士训练法对他不是也有害处吗?祖神教的总不至于比三城使者教的害处更大吧?就算害处更大,那威力也应该更大,更何况这种训练法还可以锻炼他的精神力。

    “好吧,这是你要学的,如果将来出什么问题,你可不要怨我。”

    “不会。”我只会把你绑起来狠狠干/你!

    严默伸手入怀,把拆下来的训练法第一页拿给原战看。

    远处,正坐在帐篷门口烤着火堆在鱼身上抹盐的乌宸抬头看了两位大人一眼,他的视力很好,祭司大人又正好侧对着他,让他隐约看到祭司大人拿出了一样很奇怪的像是大片树叶的东西。

    大眼睛不耐烦做活,祭司大人让他学着用野草编织一种叫草鞋的东西,可他编了好多天连个底都没编出来。

    “喂,你今天去找大人有什么事?”大眼睛逼问乌宸。

    乌宸没理他。

    大眼睛把野草一扔,“说,你是不是偷偷去找大人讨吃的了?”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乌宸还是没理他。

    大眼睛怒了,站起来就骂:“你这人最坏,我不跟你玩了!我去找萨!”

    乌宸这才抬起头看他,“你草鞋还没编完。”

    “我不编了!你敢告诉大人,我以后再也不理你!”大眼睛丢下这句话,跑去找萨玩去了。

    乌宸低下头没管他,继续做活。这附近很安全,没什么大型和凶猛野兽,大眼睛和萨也不是笨蛋,也就在附近的溪水或小湖边玩耍,不会跑远。

    可乌宸没有想到,大眼睛今天心情不顺,萨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觉着附近安全,就开始带着大眼睛往远处跑。

    这边,原战本来就没有怀疑他家祭司的话,如今一看到那从没有见过的精美纸页和图画文字,更是坚信这就是祖神遗留的宝贝之一。

    “这是什么做的?”原战想要伸手抚摸纸页,可一看手上的泥土和雪水,立刻又缩回来,还在身上的皮毛上擦了好几遍。

    “这是纸张。”

    “纸张?”

    “用树皮、亚麻、竹子或稻草等做成纸浆,中间还需要对纸浆做一些处理,然后把纸浆均匀地放在棚子上,晒干后就可以变成纸张。详细做法我也不太清楚,只有个大概的印象。以后等部落建立起来,我们有时间再研究这个。”

    “好。”原战总算觉得自己的手擦干净了,小心翼翼地摸上纸页。

    严默松手,让他拿起来细看。

    原战如获至宝地小心捧着,他就怕自己粗糙的手指一不小心就把这精美薄弱的宝贝给戳一个洞。

    “这个不能给你,因为纸张很脆弱,被水浸湿或遇到火都会坏掉,储存不善也会坏,你平时看完就还给我。”

    “嗯,这种宝贝,当然要让你收着。”

    严默挑眉,小子还算识相。

    原战盯着纸页,身体已经开始自然舒展,当场就开始尝试这个动作。对于一个从小就经受高强度训练的战士来说,这个动作真的简单至极,难的是如何配合那图上的呼吸线路。

    “这是什么?”原战指着红色线条问。

    “那是呼吸路径。你先看,有不懂的地方我给你解释。以后你每天早晚各练习一个小时应该足够,等你把这个招式学会了,我们再学第二个。”

    “还有第二个?”原战以为所谓的初级训练法只有这一张纸、一个动作。

    “一共十二个招式,你每学习完一个才能学习第二个。”严默已经打定主意,以后每天都检测这人的身体健康状态,看这训练法的害处到底在哪里,是否可以避免。

    在严默对呼吸线路做了一番解释后,原战迫不及待地就开始训练起来,连他最近执着的能力练习也放到一边。

    他有种野兽的直觉,这个经严默解释,可以由内而外乃至精神力都锻炼到的训练法,对他绝对有莫大好处。

    之后严默每天早晚都要检查原战的身体,尤其在训练前后,数日后,严默发现原战的饭量陡然变大,原来两只兔子就能勉强吃饱的青年现在给他半头羊他也能全部吃干净。

    原战的改变不止饭量变大,在他饭量变大的次日,他对能力可以控制的范围也变大了。而这个改变非常明显,让原战自己都十分惊讶,主动跑来乐颠颠地告诉自己的祭司大人。

    严默皱眉,这双刃剑难道是指能力变强的同时饭量也变大?如果只是这么一个缺点,指南有必要那么特意告诉习者要谨慎吗?

    严默再次打消自己对训练法的心动,决定继续监测原战一段时间。

    天色擦黑,眼看捕猎的大人们都已经回来,乌宸坐不住了,跑出去找玩野了另外两个小伙伴。

    “萨!大眼!”乌宸刚跑到住地附近第一个小湖泊边,就看到那两人手捧什么东西,正慌慌忙忙地向这边跑。

    “来了来了!”

    乌宸扫了眼他们手上捧的东西,是一些黄紫色的小果子。

    萨凑到乌宸面前,有点讨好和巴结地把果子举给他看,“看,好吃的,分你。”

    乌宸奇怪地看他,再看看同样有点不安的大眼睛,“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没干什么!”两人异口同声道。

    大眼睛嘟嘴,“果子给你吃,你还问那么多!”

    乌宸看看两人身后,没发现什么,他毕竟还小,也没多想,随手抓起一颗果子塞进嘴里,尝了尝味道还不错,就道:“拿去给大人吧,他一定会很高兴。”

    平时有好东西一定会像献宝一样献给祭司大人的两小鬼今天却出现了一点迟疑,大眼睛暗中用胳膊肘顶了顶萨。

    萨抓抓头皮,喏喏地道:“没有多少,我们吃了吧。”

    大眼睛也急急地道:“给大人,大人也会分给我们,可如果让大人知道我们为了采果子,这么晚才回来,我怕他会生气。”

    乌宸也不想让祭司大人担心过多,自己只抓了两颗,其他都没要。

    大眼睛和萨看乌宸没有追究,在对方转身的同时,互看一眼,一起偷偷松了口气。

    转眼两天过去,很快就掌握了第一个动作的原战开始要求学习第二个动作。

    严默在确定对方确实已经熟练掌握后,把第二个招式也教给了他。

    十天,原战已经连续学习了四个招式,而且可以连贯起来施展。如果不是他还不太适应做动作时一定要配合呼吸线路,十天时间足够他把十二个招式全部学会并贯通。

    “收动作时吸气,出动作时吐气。那我平时是不是也可以按照这种呼吸……”

    “规律。”严默教他新词。

    原战接着道:“那我平时是不是也可以按照这种呼吸规律来呼吸?”

    严默默默地看他。

    原战疑惑,“不行吗?”

    “……行。”严默忍不住再次问道:“你学习这些招式时,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有哪里不舒服,很舒服。以前训练完,有时会觉得一些关节很疼,一些说不出来的地方也会抽痛,可这种训练法不会。”

    “那是因为你身体韧带已经被拉开,也已经习惯了高强度训练,这种类似舒展和恢复性动作,对你自然没有伤害。但如果是个从没有经受过任何身体训练,身体比较僵硬的普通人,这些动作就会学得很辛苦。”

    “你学了吗?”

    不承认自己在帐篷里偷偷练习到腰酸背疼腿抽筋的严默嘴硬道:“没有。”他只练习第一个动作,如果有问题,他不练也来得及,他这样告诉自己。

    原战拍拍他的肩膀,“其实我觉得这训练法没什么害处,就吃得多一点。我今天去石山捕猎,你去吗?”

    “不去!”

    原战活动手腕,他这段时间觉得身体大好,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似的,只建筑混合土墙已无法满足他想要搏杀的野性,他必须找个地方彻底发泄一下,顺便多打点猎物回来。

    胡胡和大泽听说原战要去石山捕猎,都兴奋地叫嚷着也要跟着去。天天吃鱼,他们也吃腻了,而且鱼又那么难吃,怎么做都有一股子腥气。

    因为舍不得收集的那点草药,哪怕其中有替代的除腥物,但只留给自己用而没有拿出来贡献的严默也非常期待可以多点肉食,于是最后临时住地只留下十名看守的勇士,其他人都跟着原战去石山打猎了,这一去,至少三天,他们都不会回来。

    天快黑了,大眼睛和萨还没有回来。乌宸奇怪,平时这两只一到吃饭的时候就会跑得比谁都快,怎么今天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这十天中,他们有好几次都回来得很迟。

    乌宸放下编织了一半的草鞋去煮鱼汤,大眼睛做不出来,他倒是看着图琢磨出了一点门道,本来想等自己做出来后教给大眼睛,可是那两人老是出去玩耍不把大人布置的功课放在心上,他决定暂时隐瞒这件事。

    不过那两人到底跑哪儿玩了?还有他们为什么每次迟回来,嘴里都有一股吃过那种黄紫色果子的香味?如果他们发现了大量这种果实,为什么不告诉祭司大人?

    乌宸想不通,他决定明天偷偷跟随那两个家伙,看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