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7章 章回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让身边两人不要现身,他也没动,现在并不是出去的最好时机。

    可就算如此,受到惊吓的小人鱼对大眼睛和萨摆摆手,快速从岸边滑向湖水中。

    “拉若,你要走了?”大眼睛看天色还早,不明白小人鱼怎么会现在就回去,以前他们每次都一起玩到很晚,小人鱼还会抓鱼给他们,而他则偷偷把鱼藏到包裹里带回去,用盐抹了再送来给他。粗眉毛那鼻子尖的发现过一次,但他说是在附近湖里抓他的,他也就相信了。

    小人鱼回头看看他们,再看看声音发出的地方,“明天我再来。”明天他把哥哥也带来,这样他就不用害怕了。

    “等等,明天我带一个人,可以吗?”大眼睛喊。

    小人鱼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这句话,他已经滑进水里。

    大眼睛和萨感到很可惜,大眼睛愁,回去要怎么应付那粗眉毛哦!

    俩小孩大概觉得无趣,在湖边转了没多久就回去了。

    严默叮嘱两名勇士,让他们把今天看到的事不准说出去。

    两勇士忙答应。

    回去住地,严默也就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没有去找那两熊孩子,他开始做准备。

    第二天天还未亮他就把两勇士叫来,离开住地前,他又让人通知三小孩免了今天的课。

    这次赶到湖边,他没让两勇士靠近,让他们在树林外面待着,交代他们除非听到他的求救声,否则就不要接近湖边。不过计划不如变化。

    “天冷,你们别一味在外面傻站着,多活动活动,点个火堆也可以。”

    “可是……”两勇士感激,但明显不放心。

    “没事,有事我会叫你们。”严默拍拍他们,让他们把背过来的石锅和石板交给他。他带这两人主要就是为了做苦力。

    两勇士想到祭司大人上次对付小怪物的手段,又想他们就在附近,勉强答应了让严默单独去湖边。

    严默回头,“对了,再给我多收集一点枯枝和枯叶,我有用。”

    严默头顶石锅、怀挟石板穿过树林,来到湖边,先放下累赘。回头又进入树林和两勇士一起收集附近的枯叶和枯枝,三个人一起动手,半小时就收集了一大堆。

    严默自己不好带,只好让两勇士帮他把这些送到湖岸边,东西一放下,他也没让人立刻走,既然已经来了,那就顺便再把地上的雪铲开,给堆一个防风墙吧,湖边风太大了!

    两勇士干活麻利,三两下就铲出一块空地,露出下面一块冻僵的土地。

    严默把枯叶堆放到那小块空地上,两勇士则聚集周围的积雪,把它们拍打严实,给严默做了一堵临时的防风墙。

    两勇士大概看出严默要生火,又颠颠地给他捡来几块石头,给他围出一个火塘。

    “谢谢。”严默衷心表示感谢,这两人太有用了,主要是有眼力见,都不用他吩咐。

    两勇士憨笑,也不会客气,还想帮严默生火,被严默婉拒,两勇士看确实没有他们忙的了,这才离开。

    严默确实准备生火,他没有用冰块点火这么慢腾腾的办法,而是从腰间解下一个被兽皮包裹的小石管。

    这小石管如果不是原战有控制石头的能力,还不一定能做得出来。

    他拔开石管的塞子,从里面晃出闷烧中的干草,吹出火星,凑到聚集的枯叶上,枯叶一下就冒出了火苗。

    可惜这支简易火折子石管密闭性不行,里面闷烧的干草要不了多久就会烧完,无法在路途中长时间携带,不过支持一个小时左右基本没什么问题。

    严默赶紧把捡来的枯枝一根根架上,注意留出空隙,以方便它们充分燃烧,如今他对生火这一技能也不再陌生。

    等火堆燃起,他又费力地把石锅架在石块上,用随身携带的木碗和木勺挖雪,倒进石锅中。

    如果那小人鱼贪吃,他就不信,凭他的手艺还比不上只会抹盐的两小孩。

    至于小人鱼出来看到他会不会跑,严默倒并不是很担心。

    如果小人鱼不害怕十二岁左右的大眼睛和萨,他这具身体的年龄也不过才十四五,又一脸憨厚老实和蔼的模样,怎么也不会吓到小人鱼不敢出来吧?

    摸摸脑袋,自从九风睡眠,他不用担心自己的头毛,也没再剃光,如今又已长出了一层毛茬。

    说来他的头发生长好像受到他心情影响似的,当初九风老喜欢啄他头毛,加上头上虱子多,他心里想着被啄掉的头发就不要再长出来,哪想到后来还真的没怎么长,而这次他想着头毛终于没有鸟再祸害,身上的虱子也给他想办法用药和除毛的方式差不多解决完毕,而天冷,有头发总能看着暖和点,结果头发就全部长出来了,虽然速度并不是很快。

    为了能给小人鱼留下一个好印象,严默出门前特地把自己捯饬了一番。脸蛋洗得干干净净,还擦了点自制简易防冻膏,身上那件原战帮他抢来的大氅也仔细擦干净,外面罩着的皮毛也都整理了一遍。

    不过因为严默怕冷,他虽然把自己收拾干净了,远看近看仍旧像一个球,配上他那个只长了一点毛茬的脑袋,远看就好像一个灰色的大仙人球上长了一颗小的仙人球。

    从草药包里扯出一条山羊腿。羊肉因为其各种滋补作用,被草药包接纳,不过只限于立刻宰杀的鲜肉,如果肉时间稍微放长一点,只要有一点变质,草药包就拒绝那块羊肉进入。

    他不知道人鱼吃不吃羊肉,但人鱼不吃,他可以吃,大冷天,如果能吃上一锅有滋有味的炖羊肉,那也是一桩美事。

    把用手术刀削下来的羊肉混合除膻和增添香味口味的各种草药按照次序放入锅中。严默便不再去管那口锅,里面的雪水足够多,不怕很快烧干锅。

    他拿起一根刚才捡枯枝时掰下来的顶端带叉的长树枝,学大眼睛,踩着湖岸边的石头一点点接近冰层与湖水相接的边际线,最后在一块大石头上站住。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团麻线。这是他临走前,阿乌族进献给他的成品之一。

    这团麻线稍微有点粗,不过用来钓鱼正好,免得一下就被挣断。

    是的,这家伙准备钓鱼,来之前就把所有家伙什都准备好了,在他想来一条死掉多时的咸鱼怎么比得上新鲜的烤鱼和鱼汤。

    钓鱼钩他直接用了一根金针制作,虽然心疼,但没有找到合适的替代物,只能用金针代替。还好他一共有72根金针,少掉的,以后发现合适的材料也可以重新制作。

    麻线系上树枝带叉的一头,鱼钩也和麻线紧紧系上,鱼钩上他还捏了一小点烤熟的肉粒当鱼饵插上去。

    扬手,麻线甩出,鱼钩落入水中。

    两名负责巡逻这一片湖岸的人鱼帅哥立在远处的大石头后打量着那名人类少年,觉得奇怪。

    “西蒙,你觉得那小子在干什么?”

    西蒙观察了一会儿摇头,“看不出来。”

    “看来我们的新邻居下的小崽子很多。”人鱼宝宝跑出来和人类小孩一起玩耍,还玩耍了这么多天,他们不可能不发现,但见只是两个小崽子,对拉若宝宝又没有什么恶意,便只是提防,并没有制止他们来往,这点首领也知道。

    “戴文,你觉得首领是什么意思?他是否打算驱逐这些人类?”早在发现两小孩之前,他们就发现了来湖岸边树林里捡拾柴禾的阿乌族人。不过他们这里从没有人类生活过,也不知道这些人类到底如何,首领也就没有立刻下达驱逐的指令。

    “我也不知道。拉若似乎很喜欢那两个人类小崽带来的鱼,不知道那鱼身上是不是抹了什么。”

    “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从那堵雪墙后面传过来的。那小子在那雪墙后面弄了什么?”因为角度问题,他们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咦?”

    “怎么?”

    “鱼在向那垂入水中的奇怪东西靠拢。”

    “我们过去看看?”

    “好,小心,别让他发现!”两人鱼说着就没入湖水中。

    严默看到麻线浮动,立刻拎起鱼竿,可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再把鱼钩拽过来一看,上面的肉粒已经没有了。

    严默也没指望一两次就钓到鱼,他不是钓鱼生手,在原世界,他的娱乐之一就是钓鱼,心烦或想要休息的时候,出门钓上一天鱼,心情就会好很多。

    如果不是湖边太冷,手上事情又太多,他早就想出来钓鱼过瘾。

    又揪一颗肉粒插在鱼钩上,再次把麻线甩入湖水中。

    可是一次,两次,三次,每次他都看到鱼钩动了,可是等他把鱼竿提起来,却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钩子。

    这怎么回事?这湖里的鱼怎么这么精明?

    按理说,从来没有被人用鱼饵骗过的鱼,想要钓起并不难,更何况这湖里的鱼并不少,他已经看到水面下不少波纹,明显有鱼聚集。

    可惜湖面有浮冰,他把鱼钩甩出的又比较远,因为深度,加上湖面下漂浮的水草,就算湖水很清澈,能见度也不是很高。

    戴文从鱼钩上取下肉粒塞进嘴里,砸吧砸吧嘴,“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这小子太小气了。”

    “就是啊,既然喂鱼,那就丢大块肉下来,这么小一颗,连味都尝不出多少。”西蒙抱怨,忙道:“下次该我了。”

    “不过人类很聪明,竟然想出用这种方法捕鱼。”戴文评价,看到那个弯曲的鱼钩,常年捕鱼为生的他们自然就猜出其功效。

    “这东西的材质有点奇怪。”

    “嗯嗯,也许我们可以给他更好的材料,用来换他的肉?”

    “哎?你看他是不是想要走了?”西蒙急,他就只吃到两颗肉粒,比戴文还少一颗,“快,赶紧抓条鱼给他插那东西上。”

    这次收线看还是没有钓到鱼,严默有点不耐烦了,加上冷,他已经待不住。

    再钓最后一次,不行就算了。

    严默再一次甩下鱼钩。

    西蒙一把抓住那鱼钩,匆忙把上面的肉粒取下来塞进嘴里,再赶紧把戴文刚才抓到的鱼给挂到钩子上,“好了。”

    石头上,严默感觉到了重量。

    这次肯定有了!严默小小兴奋,连忙提起鱼竿。

    一条鱼甩着尾巴被他拎出水面。

    把约有尺把长、看起来像草鱼的肥鱼往湖岸边的雪地上一扔,严默也不担心有人来偷他的鱼,也不怕鱼逃走,这么冷的天,那鱼一旦离水很快就会被冻僵。

    有了成果,自然就不想马上走了,严默打算再甩几次钩子看看,他给自己定下十次的数,不管钓到多少,都上岸。

    这次他插了一颗比之前都要大上两圈的肉粒,他觉着可能之前的肉粒太小,这湖里的鱼则比较大,鱼嘴没有咬钩就把肉粒给叼跑了。

    “来了来了!”两人鱼帅哥兴奋。

    “这次比较大!果然要给鱼才行。”

    “快,吃三颗给他换一条。”

    湖面下两人鱼帅哥吃得高兴,湖面上严默也钓鱼钓得很高兴,这次基本上甩钩三次就能钓到一只,而且放的肉粒越大,钓到的鱼也越大,到后面,他直接在鱼钩上放了拇指大小的肉块。

    湖底下一条银色鱼尾的修长人鱼划开湖水快速向戴文和西蒙接近,“你们在干什么?”

    湖水中,人鱼不是用声音交谈,而是利用另一种交流方式。

    “拉蒙!”两人鱼帅哥看到游来的另一条身体强健的人鱼,都有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慌乱和不好意思。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拉蒙不等两人解释,突然道。

    湖面上,钓鱼钓得忘记寒冷的严默狂有成就感。

    数数,他已经钓上了四条鱼,而且一条比一条肥!就算他不会捕猎,靠钓鱼他也饿不死自己!哇哈哈!等等,这是什么味?

    啊——!他的炖羊肉!

    严默终于想起来湖岸上他煮的那一锅炖羊肉,钓鱼太开心,他把这锅肉给彻底忘到了脑后。

    严默顾不得再钓鱼,赶紧踩着石头摸回岸边。

    石锅已经被烧糊底,羊肉和草药有一些都巴在了锅底上。不过还好底下的火堆因为没有人添加柴禾,火烧到后来已经很小,否则锅里的东西大概早就变焦炭。

    严默赶紧加雪水、搅拌锅底,再给火堆添加枯枝,忙出了一头汗。

    “喂,人类的小崽子。”

    严默一惊,立刻抬头,就看到三支前端锋利的鱼叉对准了自己。

    “你在这里做什么?能听懂我们的话吗?”拉蒙伸出长长的手指尖戳少年的脑袋,他比较好奇那脑袋上的毛怎么会这么短,看起来毛茸茸的,让人看着就很想狠狠地揉两把。

    严默愣了愣,本来想装出害怕的模样,可考虑到他日后肯定会曝光的祭司身份,他在一愣之后,缓缓展开了一个施发善意的微笑。

    “你们是谁?我叫严默。”

    听严默会说他们的话,而且不怕他们,三人鱼都很高兴。

    “我,拉蒙。这是西蒙和戴文,我们是人鱼长尾族人,就住在这个湖水里。”大概看少年比较顺眼,拉蒙对严默并没有多少提防心,他们又少有外敌,警戒心也不高。

    长尾族?那是不是还有短尾族?人鱼是否也像人类一样有各自的部族和部落?严默猜想。

    “我来自九原部落,我们的部落住地离这里有一段距离,我来这里是来钓鱼的。”严默做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微羞涩表情,“这个湖很大,比其他湖泊都大,我想这里的鱼一定会很多。”

    “你们部落人多么?”拉蒙问。

    严默心念电转,如果说少了,会不会让他们以为可以侵略和驱赶?如果说多了,他们会不会把他们当作假想敌?

    可是他们现在重点是要让强悍的邻居不把他们视作威胁,现在就示强也许并不明智,因为他们并不是真的强大。倒不如让人鱼们感觉他们这批新来的邻居比起攻击性,更多的是友善和给他们带来的利处。

    “不多。”严默老实道:“我们刚刚迁徙过来,原来的地方住不下去了。”

    “哎?为什么要迁徙?遇到猛兽了吗?”水中一样也有厉害的猛兽,人鱼在水中也并不是无敌。

    严默点头,“我们遇到一群像人一样的矮小怪物,只有这么高,可是却非常凶悍,而且吃人,他们把我们当作猎物捕杀,我们虽然把他们杀退,但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族人,只能迁徙,因为我们有很多没有战斗力的孩子、女人和老人。”

    拉蒙三人互看,他们完全不认为一个少年模样的小孩会说谎,只以为他说的都是真实。

    西蒙早就忍不住,听到这里,连忙出声打断道:“严默,你在做什么?是在做吃的吗?”味道很怪,但是又忍不住想要尝一尝。

    戴文和拉蒙也都很好奇,他们过来并不是想要恐吓这个人类小崽子,主要还是被这股奇怪的味道给吸引了过来。

    严默一听他们问吃的,立刻笑,“这是羊肉锅,里面煮的是羊肉?你们要来一点吗?”

    拉蒙三人一起猛点头。反正要不要驱逐这些人类,最后还是要看首领的意思,他们也没必要现在就和人类小崽对上,况且这拿肉粒喂鱼的小崽还挺可爱的。

    与此同时,在阿乌族原住地那里。

    猛和阿乌族人正在收拾整理,原战给他留下了路线图,他们约定好在原战他们出发三十日后就也一起迁徙过去。

    阿乌族的女人和孩子大多数都在忙着收集亚麻的纤维,把它们用纺锤防成线。还有不多的几个老人在鞣制兽皮,哪怕天气滴水成冰,他们也依然坐在结冰的湖水边,用雪擦揉毛皮,把上面的残余除尽。

    “猛大人。”阿乌族长来到猛身边,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怎么?”猛问他。

    “那个女人……又在哭泣,给她吃的她也不吃。”

    猛无所谓的摆摆手,“她不吃就别给她,不用管她。”等饿极了,他拿肉过去,那女人就肯陪他睡觉了。

    “可是……”阿乌族长很为难,“族巫说她也很可能是神的祭司,大家都不能碰到她的身体,而且她还能……”

    “她做了什么?”猛总算正视起来。

    阿乌族长一咬牙,“她昨晚把手放在负责看守她的黑皮身上,黑皮他瘸掉的腿,今天早上就能走路了!”

    作者有话要说:捯饬,dao chi

    北方方言,意思是整理打扮的意思。

    以前看小说看到这个词,觉得很有意思,就学起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