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8章 章回6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蒙三人不像小拉若那么害怕火,他们曾偶尔见过被雷打中烧着的树林,族中也有关于火的描述记载,所以虽然对人类生火很好奇,但也知道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羊肉锅他们一开始吃得并不习惯,因为他们从没有吃过口味这么重的食物,而且羊肉他们也是第一次吃。

    严默见他们不习惯羊肉锅,就换了烤鱼。

    果然,这次一换烤鱼,三名人鱼帅哥都不错眼地盯着严默的手,看他用极为熟练的手法剖鱼、去鱼鳞、洗鱼、在鱼身上划刀抹上作料。

    见到那把手术刀,拉蒙三人好奇它的形状,却没有好奇它的材质。

    严默之前就已发现拉蒙三人用的三支鱼叉材质似乎和他的手术刀类似,不过不像他的手术刀被完美炼制塑造了形状,三支鱼叉一看就像是某种大型鱼骨加鱼刺所做。不过鱼骨和鱼刺有这么锋利和坚硬吗?

    丰富的词汇、流利的语言,还有似乎用了特殊制造法的武器,人鱼族似乎比普通人类要发展得更好,至少比他们现在要好得多。

    看来部落真的得加快发展了,一时示弱可以引来同情,但如果长时间都处在弱势,却极易被轻视和控制。他需要的是盟友,可不是给自己找一个主子。

    四条烤鱼,正好一人一条,可是严默才吃到一半,就见另外三人鱼帅哥已经吃完自己的份,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手中这一条。

    “怪不得拉若天天跑来和那两人类小崽混在一起,原来……”拉蒙嘀咕。

    戴文热情地问严默:“你想吃果子吗?想要吃更多的鱼吗?以后你每天来,我们给你鱼,很多鱼,你给我们烤好不好?”

    西蒙则已经一头钻进湖里,不一会儿就见好几条鱼被接连甩上岸。

    戴文赶紧把那些鱼全部拿过来,有点谄媚地送到严默面前,“吃鱼,吃鱼。”

    严默嘴角抽搐,他可不想做厨师,而且他也不打算让这些人鱼一次吃个过瘾,他故意抬头看了看天色,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抱歉,部落里还有事情要我做,我必须要回去了。”

    “啊?”三人鱼一起表示失望,“不能再玩一会儿吗?我们去摘果子给你吃。”

    严默摇头,“下次吧,我真的得回去了。”这也不是他骗人,时间已到正午,大眼睛他们大概也快要过来了,他还不想现在就被小朋友揭露自己的祭司身份。

    “下次什么时候?明天吗?”拉蒙问。

    “三天后吧,三天后我会和今天一样的时间过来。”严默看到三人鱼眼中的失望,他在心中笑笑。三天时间足够让他们惦记,但又不会忘了他。

    临走前,他留下了一小包大约三两重的粗盐。

    “这是我们部落的特产,只有我们族人会提炼。抹在食物上,加入汤水中,可以让食物的滋味很好,加入多少则看个人口味,你们刚才看到我烤鱼了吧,只要撒一点点就可以。”

    拉蒙小心地把这一小包粗盐接过来,因为听少年说这东西入水即化,他打算把这东西装入鱼鳔里带回去。

    “这些鱼都给你。”西蒙把六条肥鱼全部堆到严默身边。

    严默也没客气,解下带来的草绳,穿过鱼鳃,全部拎起。

    戴文似乎对草绳很感兴趣,抓着草绳翻来覆去看了看。

    直到严默走远,三人鱼还在看着他。拉蒙把盐交给戴文,“把这个带给首领。”

    戴文和西蒙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

    拉蒙长长的鱼尾一摆,在雪上一下滑行了老远,他要去看看少年住在哪里,还有明确一下那个部落到底有多少人,对他们是否有威胁。

    看到少年和捡了一堆枯枝的两名成年人类汇合,拉蒙也没有觉得奇怪。

    家里小崽出来,有大人随同也正常,而且很可能是小崽跟着大人才敢跑到这里。大人在附近干活,小崽则负责玩耍嘛。

    严默也没有想到人鱼会跟踪他们,也许他想到了,但他并没有提醒两名勇士,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和两名勇士回转住地。

    拉蒙跟了他们大约一个多小时,途中还看到了那两个常去找拉若玩的小崽。不过小崽没有看到他们,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少年和那两名成年人走的路和他们避开了。

    远远的,拉蒙发现了这片高地上多出了以前从没有见过的碎石墙建筑。

    那混合着大量大大小小圆石、颜色泛灰白、看上去似极为坚硬的石墙还不长,大约只有四、五条成年人鱼连起来那么长的长度。但高度却很高,足有两个人鱼加起来且把鱼尾拉直那么高。

    这些人类才来多久?怎么这么快就建立起看起来如此坚固的石墙?还有那种灰白色的材料是什么?某种他没有见过的石头?那圆石为什么能镶嵌进去?

    拉蒙在看到少年拿出那把手术刀时就已经有点警惕,如今看到这堵还未完工的石墙,更是把这个部落的人类看重了三分。

    也许他们来了一个强大的邻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他们基本都生活在湖水里,主食也是鱼类,和人类的冲突倒不是很大,不过谁知道这些人类会不会像族里族巫大人那里的记载一样,属于十分好斗且贪婪的那群人类。

    拉蒙学习过,所以知道人类和他们人鱼一样,有十分好斗的种族,也有比较和善友好的,就是不知道九原部落属于哪一种。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他们都不会害怕,长尾人鱼族虽然不是十分好斗的种族,但是水神赐予他们的天生本领和强壮体魄,让他们无惧任何敌人。

    拉蒙也不敢太过于接近,他看到人类在巡逻,便只是远远地围着那片高地转了一圈。

    从树立的帐篷上看,这个部落果然就如少年所说,人并不多。但也不至于少到只有几个人的程度,大概其他人去捕猎了吧?拉蒙想。

    拉蒙还看到这个部落的成年人对少年行礼,那是行礼吧?用右拳放到左胸处,还点头。

    那么这个少年在这个部落的地位应该比较高?首领的孩子?还是其他?怪不得他要三天后才能去找他们玩。如果是首领的孩子,这么大已经必须要学习和做很多事了。

    拉蒙探查清楚,很快就回转。他们虽然能在陆上活动,但并不能离水太久,虽说冬天的落雪可以补充他们一定的水分,但寒冷的空气对他们也有很大影响,湖里可要暖和多了。

    严默看乌宸又被那两熊孩子给留下,一个人在那里做事,便对他招手。

    乌宸立刻丢下活计跑过来。

    “你不用替他们担心,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没什么变故,他们应该会邀请你明天和他们一起去。”

    乌宸努力理解祭司大人的话,严默又简单说了一遍。

    乌宸懂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他心里确实很不高兴大眼睛和萨把他单独留下来,这种不被小伙伴信任的感觉糟透了。

    严默拍了拍这孩子,看他脸色冻得发青,很自然地抓起他的手腕,给他把了把脉。

    小孩身体基本健康,除了有点营养不足。他们的食物还是太单一,肉类虽然可以补充能量,但老吃肉也一样伤身。

    在放下乌宸的手腕后,严默突然回身,再次抓起乌宸手腕。

    乌宸呆住,以前祭司大人也这样摸过他们的手腕,他告诉他们这叫“把脉”,说是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判断人是否有生病等。

    乌宸和其他孩子把这视为神奇的巫术,乌宸很想学,而祭司大人也说了等他们学会基本知识后,看谁想学就教谁。为此,他一直在拼命学习祭司大人交给他的一切知识,只恨不得一下子就全部学会、学完。

    严默盯着乌宸,表情略复杂。

    虽然没有原战表现的那么强烈和明显,但就在刚才,在他放下乌宸手腕的一刹那,他确实摸到了一点异常。

    而这次他仔细凝神细查,果然给他抓到了那一丝变化。

    这种脉搏,就好像本来是正常的鼓点声中突然加重敲了一下,过一会儿又再来一下,竟十分有规律,但间隔很长,如果不注意就会被忽略掉。

    这种脉相对于严默来说很陌生,不过有原战的例子在前,让他没有错过乌宸脉相这一变化。

    原战的脉相要比乌宸强劲有力得多,而且最强鼓点落下的间隔时间没有乌宸那么长,就好像原战体内另有一股支撑他身体活动的能量存在。

    这股能量依附于原战的身体、经络和穴位,但又不同于普通人。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内力一说,严默都要怀疑这种脉相就是所谓内功存在的证据。

    中医学上,经络、穴位都是必学的知识之一。

    一般来说,人体共有14条经脉,除12常经,另有任脉和督脉。共475个穴位,其中奇穴114,正常穴位361。

    原战也曾怀疑过,一书作者虽然不能确定,但著作时间基本已经被确定在战国时期,也就是说内经一书上所说的医学知识都是在战国之前总结下来的。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在当时落后的科技条件下,经络和穴位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如果关于经络和穴位说真的可以回溯到黄帝时期,那么那时的他们又是如何发现并利用经脉穴位?

    任何学说都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才可能变成学说。

    如果远古就有人类发现经脉和穴位,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推想那时的人们对于经脉和穴位的利用频度很高?高到他们可以在数千年后的黄帝时期被总结并流传下来的程度?

    考虑到现代人,尤其西医对于经络和穴位等并不重视,中医也确实没有西医见效那么快,很多人都是西医看不好才像碰运气一样去看中医,那么这些不被重视、无法被轻易学会的中医知识就要被放弃吗?

    也许流传至今的中医学在方方面面都有些错误,而现代人学中医也大多是照葫芦画瓢,很少有人去琢磨和钻研其中的科学依据和道理的由来。

    但是,严默觉得能让中医在他的国家流传数千甚至上万年,必定有它的道理存在。只是在发展过程中,在历史长河中,有那么非常重要的一环缺掉了。

    也许就是那场波及全世界的大洪水?严默笑了一下。他怀疑以前在他国家所属地区曾有过高度文明存在过,而且这种文明很可能和人体本身能力的利用和开发有关。

    至于为什么没有留下高级文明的痕迹,根据某些各个国家都有的神话传说,“神”可是经常打架的,破坏力也惊人,有些破坏力堪比核导弹。

    也许在神打架过后,一场大洪水来袭,就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一些口口相传的知识和神话在一些幸存者口中被流传下来。现在想想,那场波及全世界的大洪水也很可疑,一场洪水竟然可以泛滥到整个世界?真的和那些“神”的消失没有关系吗?

    严默习惯性地阴谋论了。

    “大人?”乌宸有点不安,大人为什么抓着他的手不放,是不是……他要死了?

    这种小孩突然死亡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相反,还很多。他长这么大就看过不下三、四回,刚生下来没多久的最容易死掉,但就算长大了,也会因为各种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原因而死亡,有时候前天看着还是好好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严默回神,看到小孩脸上不安的神情,立刻笑道:“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你……等会儿来我帐篷一下。”

    他需要确定。他不是拿乌宸做实验,他真的只是想要确定一下。

    试想,如果人体经络中真的存在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是可以被引发,并经过合适的锻炼方法而逐步变得更加强大……

    严默放开乌宸,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掌,他不能这么激动,他应该用平常心去看待此事,可是他想要把这事研究个透彻的疯狂迫切感逼得他很难受很难受。

    乌宸眼望祭司大人似魂不守舍地回转自己的帐篷,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心里竟感到了一些害怕,他总觉得祭司大人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回到帐篷喝了一碗冷水才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的严默突然发现他的右手又亮了。

    严默看到右手亮起,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只是在心里想想,我又没有真的要拿那小孩做实验!好吧,其实他是真的想。

    严默瞪着自己的右手,在内心不住咆哮,最后运气几次,还是不得不抬起手细看。

    在他张开手掌的同时,脑中也自然浮现了一连串加点减点提示。

    看着那些提示,严默脸色顿黑。

    你娘!原战打猎杀死大量生物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加我这么多点?

    20点!竟然加了他20点!

    他又要被惩罚了好吗!

    至于教导原战学习初级训练法之类的减点,则完全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他现在脑中只有等会儿即将到来的小惩戒——石击之痛!

    可恨的指南也不等他做好心理准备,大概看他周围无人,他手上又没什么事,惩罚竟然说来就来。

    “砰!”

    严默觉得自己就像听到了一块石头狠狠砸中他背部的声音。

    “唔!”严默闷哼一声,扑倒在地。

    “砰!”这次石头像是直接砸在了他脑袋上。

    严默下意识地抬手,以为会摸到一手血,但没有,他只摸到一个大包,触之生疼!

    “砰!”这次最过分!竟然砸他的鼻子!

    严默泪流满面。

    ……也许他知道指南说的那个双刃剑是什么意思了。

    你娘,他就不应该先教会那混蛋。结果那小混蛋能力大增,就大开杀戒,而这份罪孽之果竟然算在了他头上。

    呜呜!他好恨!

    双刃剑,双刃剑,真的是双刃剑。学习训练法可以让人的能力变得更厉害,但与之带来的杀孽也增加,对其他生物的威胁力也加大,换言之,以后原战如果非自救和除正好饱腹以外所造下的杀孽,他将全部承担?!

    这大概就跟他教草町他们一些草药知识等,草町他们用来救人或教导他人,他也会获减人渣值一样。

    等等!如果按照这种规则,那么草町他们如果利用他所教的知识害人或大量祸害其他生物,他是不是也会被增加人渣值?

    严默流着眼泪,脸色变得惨白。

    抹抹眼泪,往好处想想,虽然原战以后的杀孽要应不少在他身上,但他用他的能力救人和建筑等,他也会被减少人渣值,这么一均衡,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等原战回来他就跟他说,以后千万别乱开杀戒,咱们部落以后就以救人、爱护环境,和所有生物和谐友好共同生活为主要宗旨好了。

    不过不管怎样,等那小混蛋回来,他一定要用金针把他定住,狠狠揍他一顿!否则他这口气实在难平。

    “阿嚏——!”

    大约在三十公里开外的一座占地不小的石山空地前,原战突然仰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正在兴高采烈地往木板上捆绑猎物的阿乌族勇士一起看向他。

    原战抹掉鼻涕沫,顺便抹掉脸上混合着血渣的雪花,低喃:“有点冷。”

    胡胡凑过来,高兴地道:“大人,这次我们打到的猎物足够我们吃到开春啦!祭司大人看到这么多猎物,肯定会很高兴。”

    “是。”原战想到他的祭司大人,脸上也带出了点笑,不过这笑容有点狰狞,还有点诡异。

    桀桀!他终于有了对付小奴隶的办法,这次看他不乖乖让他睡。

    作者有话要说:特别说明:本章中提到的关于内力的脉相说法属于杜撰,经络和穴位为真。

    有机会大家可以练习太极拳和五禽戏来养生,而且据说练习这个有很好的减肥和舒展筋骨效果哦^^

    馒头现在正开始跟着电脑上的视频学习太极拳第一式,很有意思滴说~~(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