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9章 章回6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蒙静静地站在台阶下,等待首领大人的指示。

    之前他在门外碰见戴文,戴文说他已经把那包淡红色细小颗粒交给首领,但首领并没有跟他多说什么。他进来把那少年和人类部落的事禀告了一遍,重点说了那看起来十分坚硬的石墙,首领也没有立刻开口,但也没有让他离开。

    海森沾了一点点红盐抹进口中,在品味了一会儿后,终于开口:“是海的味道。”

    “海?首领,您是说那些人类来自大海?”

    正值壮年、身体肌肉线条宛如雕刻一般的海森摇摇头,“大海离这里很远,连我都无法在短期内到达,更何况人类。”

    听说就连族里最强壮、最厉害的首领大人都无法在短期内游到海里,拉蒙对那传说中神秘的大海越发好奇,传说他们一族也来自那叫大海的地方,传说大海是个无比广阔的天地,几乎跟天空一样辽阔,可是族巫却说大海离他们太遥远,就算他们可以游回大海也会因为疲累而脱磷,而且一路上危险也多。

    对于人鱼族来说,脱磷就表示生病,严重的甚至会死亡。可就算如此,拉蒙还是很想游到大海里看一看。

    “在这片土地上的南方有个湖,那里湖水淡红,湖边会结出一种像这种味道的晶石,我曾经想把那里占领下来,但是……”海森似乎有什么想不通,“那里是人面鲲鹏的地盘,它们从古早开始就有一支血脉在那里传承,成鸟会在那里产卵并哺育幼鸟,待幼鸟可以捕食就会离开。而幼鸟长成又会回去大海中人面鲲鹏的领地,到有了伴侣并准备产卵再回来,就这样周而复始。”

    拉蒙听到人面鸟,立刻撇嘴,他讨厌那大鸟,经常来抓鱼吃不说,看到他们也想要捕食。

    “我记得前不久还看到那只幼鸟在天空飞翔,那体型应该还没有到成年。如果人面鸟没有离开,那那些人类又从哪里得到这种晶石颗粒?”海森单手敲了敲膝盖,从石床上站起,滑下台阶。

    拉蒙猜测,“会不会是那些人类杀死了……”

    “不可能!那人面鸟虽然还是幼鸟,但也不是普通人类可以杀死。也许……”海森想到了一个可能。

    拉蒙抬头看他。

    “也许人面鸟进入了成长的睡眠期,而那些人类不知道那是人面鸟的地盘,从人面鸟那里窃取了那些有咸味的晶石,如果这样倒还有可能。”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是驱逐?还是不管他们?”

    比高大的拉蒙还要高出大半个头的海森转头问他,“你有没有在人类的部落里看到战士?”

    “那少年是二级能力战士。”拉蒙仔细想了想,回答:“其他人没看到,不过他们留在那里的人很少,也许出去捕猎的人中有战士。”

    “年龄不大就能成为二级能力战士,要么这少年的地位在那群人中比较高,要么这支人类部落就都很强大。”海森脸上似乎冒出了一些兴味。

    “不过那少年看起来很友善。”拉蒙为那给他们烤鱼吃、还送他们礼物的少年说好话。

    海森似笑非笑地扫他一眼,拉蒙连忙做正经状。

    海森轻嗤一声,“先观察。那红湖离我们比较远,我们想要获得这种颗粒会比较麻烦,而且这颗粒经过提炼,我们不知道提炼手法,不如暂且和人类做交换。另外,让巡逻的战士仔细观察天空,看人面鸟是否真的已经进入睡眠期。”

    “是。”

    就在拉蒙领命离开之前,海森突然又道:“让族中所有战士做好准备,如果那些人类有异动,立刻扑杀他们!一个都不要留!”

    拉蒙脸皮一绷,“是!”

    九原部落住地中,被允许进入祭司大人帐篷的乌宸偷偷看了祭司大人一眼,忍不住又看一眼。

    严默摸了摸额头上那个大肿包,在心中把指南骂得狗血喷头,平时有伤很快就能好,而这个肿包却到现在还没有消下去的迹象,他涂了药都没用。

    “大人,你……撞到了吗?”乌宸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啊,刚才想事情不小心。”

    “看起来好疼。”乌宸同情道。

    严默忍住想要剖开什么的冲动,对小家伙招招手,温柔一笑,“你过来。”

    乌宸身上汗毛陡然炸开,他不明白怎么了,但直觉感到了一丝危险。

    可是这里是祭司大人的帐篷,危险会从哪里来?乌宸想不通。

    “乌宸?”

    乌宸连忙答应一声,走到严默面前两步远停下,看严默坐着,他很自然的也一屁股坐到地上,平时他们上课没有特别吩咐都这样,他还把沙盘给抱来了。

    “再靠近一点。”

    “是。”

    严默手按住重新坐到自己面前的小孩额头,脸色一正,严肃道:“我今日有一样非常重要的知识要传授给你。”

    祭司的严肃表情和语气立刻影响到乌宸小朋友,乌宸不由自主挺直了背脊,颈后汗毛还炸着。

    “这和神的血脉传承有关。”

    乌宸张大嘴,眼睛也瞪得溜圆。

    “我今天跟你说的事情,未得我允许,你绝不能说出去,你可明白?”

    乌宸用劲点头。

    “你是个好孩子,经过多日观察,我打算收你为弟子。”

    看乌宸目露不解,严默笑道:“你和大眼睛他们以前都只是我的学生,以后我不说明收为弟子的,也只是学生。学生可以学我的知识,但无法得到我真正的传承,只有弟子才能接触到更高深的知识和传承。现在我问你,你是想继续做我的学生,还是想做我的弟子?”

    严默这个问题太狡猾了,只要乌宸脑子没坏,他会不选择弟子吗?

    我愿意!我愿意!乌宸激动得第一个字堵在喉咙里半天,越急就越说不出来。

    “别急,我知道你的心情,不过你要想好,做我的弟子,规矩也很严。你且听听这些规矩,觉得能遵守,再答应也不迟。”

    “是。”乌宸总算憋出一个字,又怕严默误会,不住点头,表示他心里有多么想要成为他的真正弟子。

    在严默跟他的第一个弟子述说入门规矩时,猛沉着脸来到囚禁那女人的帐篷外,里面果然传来那女人嘤嘤的哭泣声。

    看守的勇士向他行礼,猛回礼。

    猛掀开门帘进去,带着点不耐烦道:“你为什么老是哭啊哭?”

    里面的女人擦擦眼泪,抬起头。

    猛看到女人的脸,怒火莫名就消失了很多。

    原本原战把人带到了树林里找了个土坡,弄了个洞把这女人关在里面,不给她食物,就扔给她一件破烂的兽皮衣,让她用神教给她族的本领来交换食物。

    他看她在洞里冻得可怜,给她送了火种,还帮她升起火堆。

    这女人也不是时刻都不能让人碰到,就好像战的能力也不是一直都能用一样,在女人无法撑起那层防守时,他给她充足的食物,自然就把她给睡了。

    这女人似乎有点不情愿,不过哪个奴隶又是心甘情愿地跟随自己的主人?

    猛本来觉得女人是战捡回来的,又长得不错,肯定会被战收为第二个奴隶,哪想到战却不打算要这女人,还说等她把神教给她族的本领全部说出来后就杀了她。

    他有点舍不得,他觉得这个女人不但长得好看,性格也很温柔,很像草町。

    他早就憋坏了,战还有祭司大人睡呢,他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瞪眼……现在连看都看不到。

    所以他跟原战明说想要这个女人,战想了想,同意,但让他要看好这个女人,并小心她。

    话说开后,他看这个女人也就当自己奴隶看了,后来也没饿着她或冻着她。而女人后来也愿意了,甚至会主动服侍他。

    于是战和默离开,走之前让他把阿乌族人全部撤离九风巢穴附近时,他就做主把那女人从洞里放出来,一起带到了阿乌族住地。

    不过因为战要他小心这个女人,所以他并没有给她自由,而是依然让人看着她。

    “你来了。”朵菲尔德眼巴巴地望着猛。

    这眼神让猛很舒服。

    朵菲脸上带着泪痕,面色柔和地道:“因为我在感伤生命的流逝。每当有生灵死去时,我都会感到它们灵魂的悲伤和不舍。你明白吗?”

    猛呆了一下,摇头,问她:“肚子饿吗?我给你带了肉,不过不是刚烤好的。”

    朵菲噎住,接过烤肉立刻感激道:“谢谢,你是个好人。”

    “你能不能别再动不动就哭?”猛皱眉,他并不习惯这种喜欢流眼泪的柔弱女人。对,柔弱,明明这个女人觉醒了血脉能力,却给他以柔弱之感。不像原际部落里的女人,哪怕最没用最胆小的也和柔弱沾不上边,包括阿乌族女人也一样。

    如果我叫你,你就过来,我还需要用哭来引人注意吗?朵菲也很无奈。

    “听说你治好了黑皮的坏腿?”猛把尖利的棍头往地上一插,问。冻土坚硬,但也给他硬戳了一个小坑。

    朵菲点点头,看看那根木棍有点不安地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只是觉得他看起来很痛苦、似很难过自己的左腿不能再走路,所以我帮助了他。”

    “你的能力是治疗?”治疗这个词还是他从小默默那里学会的。

    “你知道能力?”朵菲看起来很惊讶,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道:“对了,救我回来的那人也觉醒了血脉能力。”

    “哦?你怎么知道?”猛感到奇怪,战和女人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也没在她面前使用过能力,那……女人怎么会知道?

    朵菲握紧右手,反过来奇怪,“你们不知道么?战士脸上自然生出的刺青可以告诉我们很多。”

    “我知道多一个刺青就表示战士等级会往上提一级,难道它还能表示血脉能力有没有觉醒?”

    “当然。”朵菲为了争取猛的好感,加上这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秘密,便如实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刺青也有颜色上的变化?”

    猛摸了摸脸,他还真的没注意到这点,就算注意到,也只以为这是正常情况。

    朵菲给他解释:“通常我们把战士分为三类,一类是纯武力战士,比如你;一类是能力战士;还有一类则是两者结合,比如救我回来的那位。”

    “怎么分辨?”

    “纯武力战士的刺青颜色为黑色,能力战士的刺青为青蓝色,两者结合的战士则是蓝黑色。比如救我回来的那位战士,他……”

    “他叫战,你可以称呼他为首领大人。”成立部落的祭神仪式还没有举行,原战也没有表明自己就是未来的部落酋长,但猛和阿乌族人都已把他视为首领。

    朵菲温婉地顺应,“是,比如首领大人他的左边脸颊颧骨上有三个小三角形刺青标记,其中从左往右数的前面两个标记都是蓝黑色,这表明他的血脉能力和身体素质都已经达到二级,而他第三枚标记仍旧是黑色,表示他的身体素质已经跳过二级达到三级,但血脉能力还还没有。如果他的第三枚标记是青蓝色,那么就表示他的血脉能力达到三级,但身体素质却只有二级。”

    “身体素质?”猛没听懂。

    “就是身体的健康状态和纯武力表现等,包括身体的力度、柔软度、灵活性、迅捷性,还有反应速度等的杀伤力表现。通常身体素质好的战士一旦觉醒血脉能力,其能力也会很强大,并且提升也快。”

    猛听懂了,“原来如此,那么除了颜色,你还能从刺青上看出什么?”

    “能力的范围,但并不确定,比如首领大人脸上的三角形标记,我就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能力。”朵菲小心试探道。

    猛不在意地回答:“战的能力是控制土壤和岩石,他很厉害!”猛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秘密,反正这女人只要跟着他一起走,以后自然也会知道。

    “哦?控制土壤和岩石?那首领大人能控制多少?他一般怎么控制?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我也不确定,你问这个干吗?你很喜欢战吗?”猛想,下次可以和战一起用这个女人,就像他和兄长猎一起拥有夏肥一样。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太高兴,他想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奴隶。

    朵菲连忙摇头,“不,我只是感激他救回我,我想报答他,所以才会对他好奇,我、我并不是……你知道,我现在是你的人了,我……”

    朵菲羞涩地低下头。

    猛脸色古怪,“你感激战?”在他故意不给你食物吃,还故意冻你后?

    “当然。”朵菲肯定地点头,“虽然首领大人一开始囚禁我,对我也不太友善,但我知道对于首领大人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他在没有确定我是否危险前,那样对我,我也能理解。”

    “一样都是战捡回来的,但你和小默默真的很不一样。”猛喃喃道。

    “小默默?”

    猛随口道:“我们的祭司大人,你别看他年龄小,但很厉害,懂的比老祭司还多。”

    “是吗?真想见见他。”朵菲眼中闪烁出光彩。和她一样被捡回来的人,还懂得很多,且年龄不大,那么对方是不是也跟她一样,是不小心流落到了这片野蛮之地?也许她可以……

    猛忽有所觉,盯着朵菲的脸看了好一会儿。

    朵菲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脸上还是镇定自如地回看猛。这个男人看起来莽撞,但也许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好控制?可是她现在还有其他选择吗?

    无论她在那个战面前如何表现,不管是柔弱、强硬还是诱惑,对方都像没看到一样,而且她总觉得对方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点嫌弃?

    这让她很不解,也让她相当挫败。不过还好,她总算在猛这里找回了一点自尊。

    嫌弃人家公主脚丫子长得不合他眼的原战大人在离开的第四日带着大批猎物回到住地。

    留守人员为此轰动,整个住地都热闹了起来。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欢欣的笑容,不仅仅是因为猎物多到也许可以吃到开春,最主要的是这次捕猎没有一个人失去生命,全员都回了家。

    严默作为祭司,自然也迎了出来。

    看到原战和众多勇士都用期待和兴奋的眼神看着他,严默双手合十,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互相交叉,食指和大拇指相对合拢成手/枪状,遥对众人,半闭眼睛,口中念念有词:“感谢盘古大神保佑众人平安归来,邪魔和怨邪退去!愿日后丰收,族人远离饥饿和疾病。”

    旁人听不懂他口中在念叨什么,只看他神情严肃,动作古怪,只以为他在为归来的勇士们祈福和收魂。

    乌宸等三个孩子看他动作,也偷偷学他,尤其乌宸,现在看严默的眼神就像在看神,以前他也崇敬严默,但现在他已经从崇敬变成了盲目狂热。

    严默双手保持同样的姿势高举,头也仰起,似乎在和天神对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放下手,吐出了一口浊气。

    人群陡然发出吼声。

    严默被吓了一跳,不过他没表现出来,只看吼得最欢、最大声的那个家伙,原战用劲一捶自己的胸膛,大步向他走来。

    不准过来,不准靠近我!严默在心中不住默念,并用眼神示意对方站住。

    原战像没看到,一直走到严默身边,突然伸出双手重重地拥抱了他一下。

    严默想推开他,再给他一针,可是众目睽睽下,他必须保护原战的首领面子,只能咬牙让他抱了又抱,还越抱越紧。

    “你够了没有?”严默在他耳边小声怒斥。

    原战很想捏一捏祭司大人的屁股,但大家都在看着他们,他也不好就这么直接上手,只好松开他,“我打了很多猎物回来。”

    嗯,早知道了。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严默就想到自己脑门上那好不容易消下去的肿包,还有他可怜的鼻子。他被乌宸小朋友同情了好吗?

    “很多!”原战加重音。

    严默咧开一个假笑,“我的酋长大人,你真的非常了不起,我真谢谢你了!我对你的谢意就像漫天星辰那么多!”

    “那……晚上让我睡?”

    “好啊。”严默笑眯眯地同意。

    原战一愣,随即得意,果然还是要猎物多才行,女人都喜欢强壮又厉害的战士,更何况祭司。他想睡祭司,自然就要比其他战士更加厉害、更加强壮!

    “以后我会打到更多猎物!”原战重重地保证,他一定不会饿着他的祭司大人。

    严默多想拿块砖头把对面俯看他的男人砸得满脸开花,可他却笑着道:“这事我们等会儿进帐篷慢慢说。”

    作者有话要说:

    朵菲:嘤嘤~~严默大人,其实我对你神往已久,其实我不是坏人,真的~~

    严默:剁一只脚给我,我收你为副手!

    朵菲:……

    原战:来,擦擦口水。那脚丫子有什么好的?全是厚皮,煮了也不好吃,还费柴禾!

    朵菲……当老娘好欺负是不是!都给我等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