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0章 章回7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阿乌族住地。

    猛伸手摸向朵菲的脸。

    朵菲握住胸前的透明晶石,大胆把自己的防守能量收回。

    “你脸上没有刺青标记。”猛奇怪道:“可你明明觉醒了血脉的能力。”

    朵菲眼神漂移了一下,为避免对方怀疑,尽量快速但有选择地道:“我族人都觉得这个刺青留在脸上很难看,而恰巧我族祭司一次通神后获得了可以去除刺青的力量。”

    “哦?那你们怎么确定战士级别?”

    “只要通过祭司大人的验证,战士们可以按级别获得不同的衣服和饰品。”

    “衣服?你会做衣服吗?”猛一听到衣服,就想起了严默交给阿乌族人的考验,他说的麻布,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弄出来,就算勉强编织出来的,洞眼也很大,不能当衣服穿。不过猛看到那个洞眼很大的麻线织物莫名觉得应该很有用。

    “会。”朵菲肯定道。她虽然没有亲自做过衣服,但她看过女侍做过。

    猛高兴地拍了她一下,“那好,我找几个女人带麻线过来,你教会她们。”

    朵菲点头,眼中流露出真正的笑意,只要肯让她接触到人就好,而女人的耳根总是比男人要软。

    不过朵菲也高兴早了,她是知道衣服怎么制作,但是她知道的是已经织好的布如何裁剪和缝合,但没有变成布匹的线要如何变成布匹,她却完全不知。

    朵菲被嘲笑,只能再次施展自己的治疗技能,希望能震慑住这些野蛮人。

    而这些野蛮人也确实被她震慑住,但看着排队到她帐篷前让他治疗伤口和残体的人,朵菲差点昏死。

    她的能力不是那么取之不尽好不好?

    这种靠吸收周围生物的生命力和自身能量来治疗并残肢再生的能力,小伤还好,一天还能施展个三、五次。但如果是像黑皮那样的残疾,她三天施展一次就很勉强。如果是残肢再生,那需要的间隔更长。

    如今这么多人来排队,其中还有不少是缺胳膊少腿的,她要治疗到什么时候?

    而且如果过于密集的治疗,这片土地上的生物,包括这些野蛮人都会出现衰弱现象,她治疗的频度越快,这些人衰弱的也就会更厉害。

    这些人虽然野蛮却不是傻子,时间长了肯定会发现不对,到时候她的能力就算还被需要,但也肯定不如现在这么震慑人心。

    朵菲只好再次找来唯一能听懂她说话的猛,先让猛好好地占了她一次便宜,等对方满足了,才提出她的能力有限制的问题。

    因为有战这个例子,猛对能力限制还比较了解,听后也没为难她,说这件事就交给他来处理。

    最后猛离开帐篷前,回头跟躺在那里的朵菲说:“你是奴隶,哪怕你不会做衣服,我也不会杀了你,但以后你最好不要再骗我。”

    朵菲气死,还得做出柔和温婉的模样点头。

    部落住地。

    原战也没急着要进帐篷,那么多猎物还要处理,这些活计也需要他分派。

    扒皮、切肉的活计被原战统一分派给留守的人负责,具体如何分则交给了大泽。

    留守的人自然对此毫无怨言,毕竟比起留守,还是打猎的人更危险、付出也更多。

    由于住地里暂时没有女人和单独的家庭,住地所有人员都是吃大锅饭,分肉和分皮毛这两项最麻烦的事可以暂时免除。

    天冷,肉也不用特意腌制,挂在帐篷外冻上也能保存很久,想吃的时候直接拿进帐篷里化冻切开就可。

    最麻烦的是扒皮,这是技术活,剩下的留守人员并不是人人都是扒皮能手,没有被分派到活计的捕猎人员也不是真的就完全袖手旁观,看到大家忙不过来也会上前帮忙。

    这时候的人私心还不是很重,也极少有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人出现,一旦有这种人都会被整个部族排斥甚至抛弃,也只有五六岁以下的孩子才能完全免除劳役,但他们也要负责看管更小的孩子。

    严默发现这次的猎物除了二十几只野山羊,还有几只狍子、十几只肥兔子、几只狐狸,和四只头脸很长、看起来像驴,但身体背毛丰富、四爪如猛兽、尾巴如鞭子的野兽,另外还有五十来张狼皮。

    竟然有这么多狼皮!严默目光收缩。

    “猎物太多不好带,狼肉也不好吃,就只剥了皮带回来,这是长头兽。”分派完任务的原战抽空告诉严默,又指了指那怪模怪样的野兽,“喜欢一家子一起行动,这次把这一家老小全都打来了。”

    “小的没留?”严默觉得这玩意看起来很像是传说中的驴头兽。

    “没留。这玩意记仇,只要让它看到你杀害它亲兽,将来一定会偷袭报复你。这群狼兽也一样,所以我全杀了!这些皮子不是全部,有些太碎的就没带。”

    严默脸皮抽了抽,加上狼皮的数量,原战这次很可能杀了约有百只野兽,怪不得指南会一下子加他20点人渣值。

    五比一的比例,也就是说指南认可一人可杀五只以下的野兽果腹?不过也许这数量可能会根据兽类不同也有改变。

    “被狼群围了?”

    “嗯。”原战脸色突然变得寒冷,大概想到了被狼群包围的景象,“除了我,其他人都不是战士,那么多狼,肯定会有死伤。”

    “所以你先动手杀了它们?”

    “嗯。”

    “也许它们只是想围猎山羊,而不是你们。”严默有点苦涩地道。按照他总结的指南规则,如果狼群对原战他们有攻击意图,他绝对不会得到这么多人渣值。

    “也许。但我是首领,看到危险必须消除。”

    严默没有再在这方面多纠缠,“辛苦,走吧,回帐篷,我听巡逻队派人回来报信说你们回来了,就煮了一锅好食,就等你回来吃。”

    原战一听,哪有不肯的道理,当场拉着严默就向帐篷走。

    帐篷里果然已经炖着一锅香味特别的肉。

    “鱼肉汤,都炖化了,可祛寒暖身,补足精气。”

    不等严默介绍完,原战已经在火塘边坐下,直接用木勺从锅里舀了就吃。

    吃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又舀了一勺,抬头看严默没有吃的意思,便奇怪道:“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这是特地做给你的,你吃吧。”

    原战用木勺搅了搅石锅,不太满意地道:“好吃是好吃,就是肉太烂。等会儿你再给我烤上次你烤的那什么蜜汁烤肉吧。”

    想得美!严默微笑,“明天吧,天快晚了,晚上吃太多睡觉不好。”

    “有什么不好?”原战嘀咕,他正准备大吃一场好有力气大干一场,他已经期待很久!

    严默没接他话茬,转问:“那训练法的效果如何?”

    原战看对方面色正经,便如实把自己的感受说了一番,总体而言,他觉得行动比以前更快更准确,一些难度较大的动作,也可以施展得更加顺畅,最重要的是对能力的精确控制,让他感觉比以前更加得心应手,而且能力可以到达的距离和范围也比以前远和大。

    “初期,你可能会感觉进步特别明显,但越到后面,你可能会感觉这份进步逐渐变慢,而这属于正常现象。”严默根据他以前锻炼身体的经验道。

    原战点头,看似不在意,却把严默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满满一锅肉汤,原战一个人吃了个干净,吃完他还不太满足,看严默不肯动手,只好自己去割了块肉回来烤食。

    这食量!严默不禁怀疑今天打到的猎物是否真的能如预料一般吃到开春。这还只是按照三十几人的食量来计算,如果之后剩下的阿乌族人到达,这些猎物怎么都不会够。

    不过为什么这家伙还不倒?难道他下的药剂量少了?还是他对这些战士的抗毒性仍旧了解不足?

    总算吃饱喝足的原战一抹嘴,起身,像一匹盯紧了猎物的狼兽一般,一双狭长的带着火热欲/望的眼睛灼灼地盯住严默。

    他走到正坐在草团上玩刀子练习手指灵活度的少年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严默抬头。

    原战舔嘴唇,示意地把下/身往前挺了挺,“睡觉。”

    严默手指中闪出金针,“你自己睡。”

    “一起。”原战不容拒绝地道。

    “不。”

    原战看了眼他的金针,在对方抬手威胁他之际,他突然退后。

    严默正想着这人还算识相,可转瞬间他竟被迅速升起的土壤包围并固定住大半个身体,最主要的是连他放在两侧的手都被固定住。

    “我就是这样对付那些狼兽,一开始我只能这样对付一只,后来我可以一下子困住二十几只狼兽。只可惜最开始的一些狼兽被我用土刺扎烂了身体。”原战眼中流露出让严默熟悉的贪婪和残忍。

    “它们在惨叫,它们不知道大地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利刺,不明白大地为什么会突然困住它们。”

    原战再次走到严默身边,再次伸手去摸他的脸,这次他抚摸得很慢也很彻底,“因为我是大地之神的血脉,凡是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所有都必须受我控制,你,也一样,我的祭司大人。”

    原战低下头,在他的祭司大人脸上用劲啃了一口。

    严默疼得脸皮一抽。但更让他心惊的是这人的野心,人类的野心因为欲/望和能力而增长,这句话还真没错。

    “你这样就想睡到我?怎么睡?在土上开个洞吗?”

    原战闻言大笑,他捏了捏严默的脸蛋,又扯扯他的耳朵,手碰上固定住他身体的土壤,一些土壤从严默身上分离。

    原战顺手把严默拉站起。

    严默瞅着跟个布裹一样禁锢住自己手臂和腰部的土圈,再看仍旧被埋在土壤里的两只脚,而且两只脚还被包裹它们土壤拉着一点点分开。

    严默叹气,“你还真是为了睡我,把能力练习到了极致。”

    原战觉得这是对自己的夸奖,他绕到少年身后,把他的上半身向前压低。

    “操!你打算站着来?你牲口吗你!”严默简直不敢相信这家伙竟然能坚持到现在,为什么那药效还没发作?

    “这样好操。”原战没听懂牲口两个字,否则一定会再狠咬严默一口。

    “等等!”

    “不等!”

    “必须等!”严默大吼:“原战你知不知道你每次睡我,我的身体都会受到一次大的损伤!”

    原战掀皮裙的手停住,“损伤?”

    “对!你忘了你上次睡过我后,我后面那几天都很痛苦吗?”

    “不是因为你的腿伤?”

    “当然不是。”严默放软声音,慢慢直起身体,“阿战,如果你真的重视我,就不应该这样伤害我,我不想恨你,你别让我恨你好吗?”

    “睡觉……怎么会让你受伤?如果是那里流血,可以抹点兽油,蚊生他们都这样。”原战不解,但也没继续强来。

    “祖神说,人的身体在未满十八岁以前都还未长成熟,就好像没有长大的幼兽。你看过哪只成年兽会强迫幼兽?”

    “十四岁已经不小。”

    “谁说的?就算你,你现在也还是少年,身体并没有发育完全,你还在长身体,身高还在变高,这就是证明!”

    “你是说人必须长到不再长个子才算长大?”原战嗤笑。

    “你别笑,这是事实。而在长成之前做那码子事,对年龄越小的人,伤害越大。你有没有发觉过一些奴隶或者你的族人,尤其是一些年幼时就被强占的,无论男女,他们长大后都会活不长?而且平时身体也不好?”

    原战一下绕到前面,和他面对面,脸色阴沉,“你说我现在和你睡觉,你将来会活不长?”

    严默点头,“你应该也有发现,对吗?”

    原战没说话,部落里的族人经常莫名死亡,更不要说奴隶,谁会去研究原因?但是除了战争和被杀,好像非战士的男女总是死得比较早,尤其年纪小的奴隶。

    如果默没有骗他……

    原战磨牙,“那我要再睡你,不是要等四个春天来临那么久!”

    你最好永远别睡老子。当然这话严默不会现在就说,他现在只能采取拖延战术,在他还没有完全强大到可以对付这人之前,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

    于是,他把声音放得更缓更软和,“四年,并不是很长,而且你也还在成长期,过多做那事并不好。相反,你现在还年少,越是多的保存精力,对你能力的提升也就越快。”

    严默跟他摆事实讲道理,重点点明男人如果做太多的各种害处,其中不乏夸大之词。

    “一滴精十滴血,现在爽了,以后你就惨了。否则我是祭司,十四岁按照你说的也完全可以找女人生孩子了,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找?以前不能,阿乌族中总能找到愿意伺候我的吧?我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阿战?”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突然往他身上一扑。

    突然而来的力量一下把严默压躺到地上,幸亏男人脱力后,对力量的控制放松,困住他脚的土壤变松,否则他的两只脚能当场折断。

    严默一感到困住自己的土壤有松散迹象,立刻挣脱出双手双脚,身体一翻,手脚用劲把还半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掀到一边,本来想狠踩他一顿,又临时收住脚。

    如果他这顿打下去,这牲口一定会怀疑他的话,而且牲口战刚才在听说会伤害他后也没有真的强行做下去,这表示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他不能因为图一时之快,就把两人本来就不太坚固的情谊给毁掉。

    原战简直郁闷到死!

    “……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连说话都变得吃力。

    “我是祭司,我不愿意,就没有人可以睡我!”严默才不会把自己的底牌都告诉他,“刚才只是对你的考验。”

    “……过了吗?”

    “勉强。”严默在他面前蹲下,戳他的脸,“敢咬我?老子脸上都留下你牙印了!”

    原战盯着那牙印,得意地一笑,不过面皮没怎么被牵动,“要……等到……十八,真?”

    “真的不能再真。”严默绷起脸,“等以后部落建立,我准备正式跟族人宣布,未满十六岁就不能结合。凡是侵犯十六岁以下的孩童必须受到惩罚。”

    “十六?”

    “你就只听到这个吗?”严默简直拿这个精虫上脑的年轻牲口没办法,“定在十六岁,是为了让大家适应。惩罚是因为十六岁以下反抗力都比较小,十六岁以上才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同意吗?”

    原战一点都不想同意,因为同意了,他以后就真的要等到他家祭司长到十八才能碰。

    “不同意你就一直躺着。”严默伸手探进牲口战的兽皮裙中。

    原战“嘶”的一声,眯起了眼睛。

    “同意吗?嗯?”

    可怜原战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接受如此“严刑拷打”,何况“拷打”他的还是他的祭祀大人,不一会儿就撑不住了。

    “同意?”

    “……唔!”原战屈辱地投降了。

    作者有话要说:想要威武一把,最后却更憋屈的原战……沉默地看着大家……

    他在想,以后要怎么接受更多的严刑拷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