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章回7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食物足够,所有人便集中精力在建设新家园上。

    严默把发现人鱼的事情告诉原战后,原战建设防护墙的速度明显加快。

    “你建墙的土壤哪里来的?只是从地基中?”严默这天在观察原战半晌后问。

    “不止,还有周围。”

    “这样取土太浪费,而且只靠你一人建设防护墙还是太慢。”严默走到原战面前,在积雪上用树枝画了一座简单的城池外形,又在城池外画了一条护城河。

    “这是什么?”原战立刻抓住重点。

    “护城河。越宽越深越好,可以防止动物袭城,可以防止敌人攻进城下,还可以在河中养鱼虾等物。虽然防不到人鱼,但是如果我们和人鱼族交好,说不定我们的护城河中还能多一道防护。”严默在看到人鱼,发现他们可交往后,就想到了护城河,他甚至想过把护城河直接和那个超大湖泊连接,形成活水。

    原战身为战士,对于这种城防攻守更加敏感,“祖神在上,我们怎么就从没有想过在住地周围挖一条河!”

    严默在地上比划计算着,“按照你现在建设防护墙的速度,来年春天肯定完成不了,除非我们只建造一座很小的、只能容纳一两百人的小村寨。但是,如果把你花在建墙上的精力全部放在挖掘护城河上,先不考虑城墙,只把挖出来的土壤堆积到河内侧,这样是不是速度可以加快很多?”

    “当然,只让土壤变松、变成坑,把土壤堆积到一侧,那很容易。”原战细想,动容,“没错,这样,我可以在短时间内弄出相当大的范围,堆积的土壤也可以暂时当作墙用,而且可以以后慢慢弄。”

    严默索性道:“你干脆在整个高地下面挖掘护城河,把这一块地皮全部占领下来。护城河直接挖到那个大湖,这样连水都不用我们灌输,至于人鱼那里我去解释。”解释好了,他们不但能多一个朋友,城池防护说不定还能再多一道。

    原战从坑里跳出来,直接把严默拉到防守墙上,两人站在高处向四周望。

    严默伸臂虚指划了个大圈,“这一块全部。”目测这一块面积大约有三十多平方公里,足够他们现阶段发展和使用。

    严默这个不懂城建的,完全不知道自己随手这一划有多么夸张和不合理。

    原战没有说话,但他的神情已经足够告诉严默,他在想什么。

    严默侧头看他,“看起来很大,但我观察过你的能力,给你四个月时间,你完全能够做到。而且,你的能力在这四个月中也一定能再上一个台阶。”四个月是严默预估这里气候,觉得冬天会结束的时间。

    “四个月后春天来临,我们首先可以不用担心周围野兽偷袭和攻击我们,然后我们把这片高地中比较危险的野兽全部……驱逐,”严默本来想说清理,想到指南立马改口,“接着,我们再建设城墙和房屋,到时候春天开冻,大家也都可以帮上忙。”

    “有两个问题。”原战还算冷静,“第一,我们人太少,如果真的有敌人来攻打我们,我们没有办法防守住这么大的地盘。”

    “有人鱼可以帮忙。”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如果你说的人鱼族不但不能帮我们,还与我们敌对,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对于城防完全不懂的严医生虚心求教,他也只是说出他对城池的印象,并不知道到底如何建设才是最好。

    原战不知道他的祭司大人是真不懂,还是在考验他,他深深地看着他,“护城河还是按照你说的挖,这里的防护墙也照弄。”

    严默略惊讶地看他,“内外城池……好吧,只要你觉得自己能应付过来。”

    他想,也许原战这个人哪怕没有他,哪怕没有来到这里,而是留在了原际部落,也有极大可能会成为部落酋长,并把部落发展为更强大的存在吧。

    原战看着严默想,幸亏他有这样一位得到祖神传承的祭司,这样的祭司,就是给他十个部落的奴隶,他也不换!

    而两人则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今天这样的随手一划和简略商谈,在未来给这片土地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原战先把内城,也就是他现在圈定范围的护城河给挖了出来。

    首先,他在雪地上按照严默的图画,画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圈,这就是他圈定的内城范围,这个范围大约有两个平方公里左右,然后他就沿着圈的外延开始挖坑。

    地盘小,挖这样一条四方形坑道并没有占用他很多时间。

    在原战使用能力让目标处土壤自动分开、堆积到内侧上方时,严默在旁边看着,随时告诉他要挖多深、多宽,对于这条内城的护城河,他完全按照了曾在原世界参观京城古皇宫时看到的护城河标准来。

    原战花了整十天时间挖好了这个四方形的圈坑。

    阿乌族人也没有闲着,他们看首领堆积到边上的土壤,便主动过来要求帮忙把土壤弄成墙,这些深挖出来的土壤都比较松软,他们完全可以处理。

    原战便让他们把土壤碎石鹅卵石之类和胶质泥浆灰搅拌在一起。

    严默一拍脑袋,做个模子,这不就是现成的合成砖吗?

    想到就做,严默立刻教大家如何做模子,这个简单,用木头做边就可以。

    看到四四方方的石头在自己手上做出来,阿乌族人个个兴奋莫名,一个个挣着抢着去做砖头。

    严默看大家热火朝天地做砖头,忍不住想:如果用火煅烧,这些砖头是否质量会更好?

    但现在他们暂时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验证这件事,只能暂时放弃,不过只这样弄出来的砖头效果也不错,感觉坚硬度甚至不比青砖差到哪里,那胶质泥浆真的是个宝贝!

    严默没去想如果那潭泥浆用完了会怎么办,因为那潭泥浆的量目测至少足够建设几座城池,而且也许到那时他们能找到更好的粘合剂也说不定。

    之后,阿乌族人一起制作砖头,原战负责挖地基。

    等原战去挖外护城河时,留在住地里的阿乌族人就可以直接在地基里垒墙砖。

    两层墙砖之间直接灌入混合泥,原战回来时再用能力巩固。

    逐渐的,一个坚固的小型城池外形已经出现。

    猛带着剩余的阿乌族人经过长达近二十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出现在城墙之外。

    为什么会花这么长时间,一个是猛只看那张简略图,并不熟悉道路,走了不少弯路。

    还有一个就是因为这一行人构成复杂,老弱妇孺皆有,雪地又不好行走,哪怕让勇士用木板拖着他们前行也快不到哪里去。

    第三个原因也是赖他们人多,被狼兽和其他饥饿的野兽给盯上了,他们为了对付那些野兽也花了不少时间。

    最后一个就是他们带的行李太多。

    猛知道那胶质泥浆是好东西,又受到严默临走前的吩咐,在一个月准备期间,他让人每日都去那泥潭取泥做成泥浆石,走的时候几乎大半的木板上都叠放着那些泥浆石。

    朵菲看到那么多泥浆石感到好奇,找了个机会想要询问猛。

    猛带着大家赶路,每天要忙的事情一大堆,天天都有突发事故发生,哪还有闲情找女人寻欢,为了减少晚上搭帐篷的负担以及为了安全,所有女人和小孩全部集中睡在一块,男人都睡在外围,他晚上也都是和其他单身的阿乌族勇士挤在一起睡觉。

    所以朵菲来找他时,快被各种琐事给烦死的暴躁猛不等对方开口就把人直接骂了回去。

    朵菲忍怒退回到女人群中。因为她的治疗能力,她现在稍稍有了些自由,但还是有人在盯着她。

    老族巫走过她身边,对她说了什么。可惜她没有听懂。

    知道她可以治疗后,这老族巫一开始对她很友善,看她的神情也有所改变,还独自来找过她几次,可是他们不能交流,每次说话那老族巫脸上就流露出明显的失望之色,还嘟嘟嚷嚷说了些什么。几次之后,这老族巫就很少再接近她。

    猛和阿乌族人被震住了。

    前方那是什么?!

    阿乌族长和老族巫立刻快步走到猛身边,焦急地问:“神说的是这里吗?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族吗?”那圈石墙是怎么回事?

    被拉来做翻译的阿乌结结巴巴地把这两位的意思大致传达给猛。阿乌因为常做翻译,在环境逼迫下,他现在是留下的六个孩子中九原语说得最好的一个。

    猛看着手上木片,再对照前方地形,他也在疑惑和犹豫。

    战说的就是这里吧?可是这里明显被人占领了呀!

    而且只看那堵高大的石墙,也可以知道这里的敌人有多强大。

    可战不是说这里没有其他人族吗?

    难道战看错了?可是这麽高大、这么明显的石墙,怎么也不可能看不到吧?

    猛其实心里还有个猜测,但他根本不敢往那里想。

    战和默才离开多久?他们才带了多少人?而且这还是冻土坚硬的严冬,就算战有操控岩石和土壤的能力,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弄出这么高、看起来这么坚固的石墙啊!

    或者这石墙原本就存在?

    朵菲大约是最镇定的一个,前面的石墙虽然看起来坚固高大,但也只是一个外形,上面连城垛和巡守士兵都没有,完全无法和她父亲的城堡相比。

    不过那石墙前面的深坑是什么?

    朵菲眺望着还没有放水进去的深坑不解,但也能猜出这是某种防守措施。

    “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我。”猛说出自己的决定。

    阿乌族人虽然担心,但他们中最厉害的就是猛,也只能让他去探看。

    就在猛要动身,阿乌族人担心中,雪地上有人远远滑行而来。

    “族长,大巫!是你们吗?”阿乌族语的喊叫声在空旷的原野上传出老远。

    阿乌族人狂喜,“是族人!是我们的族人!”

    原来,负责防守和巡逻的胡胡他们早已经发现这群人,只不过离得远,还不敢确定而已。

    分离两个多月的阿乌族人再次团聚,这份欢乐和喜悦自不必多说。

    除了巡逻人员,所有住地中的勇士都跑出来迎接自己的族人,严默听到消息,也带着三名学生从帐篷里走出。

    大眼睛早就按耐不住,眼睛滴溜溜地寻找自己的亲人,他有好多事要跟大家炫耀,比如他会编织草鞋了——虽然是乌宸教的,比如他现在可以从一数到一万,还能做一万以内的加减法,比如……

    他要炫耀的太多太多,最最想要炫耀的是,他有名字了!还是祭司大人亲自为他取的名字!

    阿乌族人混在一起,大家纷纷指着石墙兴奋地说个不停。

    “这是什么?是你们弄的吗?”

    “祭司大人说这叫‘城墙’。”先跟着出来的勇士骄傲地说。

    “结实,防守野兽和敌人,我们以后住在城墙里面,什么都不用怕了!”另一个勇士用更大的声音道。

    阿乌族人喜不自胜,他们也许不懂什么是城墙和城防,但他们也能看出有了这些石墙后,他们的住地将会有多安全。

    老族巫不顾寒冷,趴在石墙上摸个不停,他明知戳不动,还拿手指戳个不停,一边带着哭音喊:“坚硬!结实!神啊!”

    阿乌族长则对那些石砖感兴趣,不停问这是什么,要怎么弄。

    大泽拿着砖头炫耀地告诉所有人:“这个,石头,盖房子!房子知道吗?哈哈!你们都不知道!以后我们就能住房子了!”

    大家又一起激动地问什么是房子。

    在阿乌族人亢奋地在住地里东摸西问时,朵菲跟着众人也被接进石墙中。

    当她看到这个宛如建筑工地现场的住地,公主大人撇撇嘴,有点不屑。

    什么嘛,竟然连栋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她以为至少能看到一座供祭司和首领居住的小型宫殿,结果连栋土坯房都没看到。

    看来那个祭司也不是多有本事,竟然还住在帐篷里面。

    不过朵菲也有点警惕,如果这个部落刚刚开始按照那同样被捡来的祭司的要求建立,这位祭司没有让野蛮人先给他盖房,而是先让大家建造城墙,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那祭司要么是个不太在乎外物的人,要么就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朵菲见过不止一个祭司或族巫类人物,他们的城堡里还有一座神殿,神殿里有多位神侍,这些神侍除了平时侍奉神以外,当他们发现可以控制的部族也会把这些神侍派出去做那些部族的祭司。

    而这些被派出去的神侍已经习惯了被人侍候的生活,对于居住地的要求也很高,他们往往比一族的族长过得还要好。

    如果这位被捡来的祭司也同样出于其他神殿,那他至少不是一个只知道享受的神棍。

    严默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人堆里的朵菲。

    因为这姑娘长得太显眼,哪怕她经过这两个多月的搓磨,穿着已经和阿乌族其他女人一样,但那明显经过梳理的红色弯曲长发、那雪白的皮肤,还有那挺胸直背、绝对与周围人不一样的气质,足够让她亮得像个电灯泡。

    严默虽然看到她,但暂时没工夫去搭理她,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拖进来的大量泥浆石给吸引。

    猛大步向严默走来。

    严默先伸手,狠狠拍了他一下,“太好了!这里的泥浆石正好快没有了,你来的太及时了!快,今天把大家先安顿下来,明天一起干活!”

    猛……张嘴又闭上,他本来想问这圈正在建设的石墙是怎么回事,但看到住地里的建设景象也猜出了个七七八八,等严默说完,他才问道:“战呢?”

    严默一挥手,“找人鱼打架去了。”

    那牲口,精力简直多得无处发泄,那么大的护城河让他挖都累不死他,他就说了句人鱼哪怕最丑的都长的比他好看,那牲口就去找人鱼干架去了!简直不可理喻!他说的明明是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10:30修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