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2章 章回7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哈?人鱼?”猛从来没有听过还有这么一个物种,“敌人?”

    “不是,算是盟友。详细情况以后跟你解释,先把人都安顿下来,后面要做的事情多着了,我也有些事要问你。”

    严默走到一块土台前,踩着阶梯上去,这块土台是他让原战特地随手弄了一下,不正式,但能用就好。

    朵菲这次看到了严默,当看到本来属于她的毛皮大衣穿在一名少年野蛮人身上时,她一方面厌弃了那件大衣,一方面又十分不爽。这么冷的天,她穿的是什么烂毛皮?就算那件大衣她已经不想要,但如果能拿回来,她也不介意再穿一个冬天。

    最先跟过来的勇士们一看到严默走上土台,率先反应过来,立刻向土台面前聚拢,并告知其他刚到的族人,“祭司大人有话说,快过去。”

    阿乌族长和老族巫一听祭司大人有话说,立刻各自从半癫狂和兴奋状态醒来,带领族人一起走到土台面前。

    严默右手握拳,轻轻摆放到自己左胸前。

    凡是跟猛学过战技的阿乌族勇士都知道这是一种问候礼仪,纷纷也同样右拳捶向左胸回礼。其他阿乌族人和猛共同生活这么长时间,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这种礼仪。

    朵菲看大家都如此,她也不得不回以同样的礼节。

    猛也跟着走到土台前,但他并没有上去,而是和阿乌族长等人站在一起。

    严默站在土台上,看着下方众人,他在考虑言辞,不能说的太复杂难懂,必须要让乌宸等人能听懂他的话,好把他所说的内容传达下去。

    如果他的能力能让他把他的意思直接传达到台下每一个人脑中,就好了。每次都要用手按着别人的额头,而且还必须是单对单,太麻烦。

    但这种能力要怎么提高并开发呢?他已经练习初级训练法一个多月,可是好像并没有太显著的效果,虽然身体似乎比以前柔软灵活许多。

    严默脑中想着要让众人都听懂他的话,闭眼深呼吸一次,按照初级训练法的呼吸规则调匀呼吸,为了配合呼吸,他不由自主地慢慢抬起双手,继而张口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缓慢说道:

    “这里是神赐之地,九原部落将在此诞生并壮大。来到这里的人,你们只是第一批,以后将会有更多接受神考验的人来到这里,成为九原部落的子民。神赐予我聆听的力量,九原之地必将成为众族融合之地。族人啊,我很高兴,你们能顺利来到这里,作为九原部落的第一批子民,今天我将用生命赐福你们!”

    严默头颅高高仰起,双手一点点抬向空中,高举,就好像从空中取得了什么,随即猛地对众人一挥洒。

    所有在土台下面的人突然在冷冽的寒风中嗅到了一股清香,这股香味非常好闻,就好像春天清晨的花香,又好像青草的芬芳,闻之让人头脑清醒精神一振。

    最让人感到神奇的是,阿乌族人绝大多数都听不懂九原话,可是今天此时,祭司大人所说的话就像是直接传入了他们脑中,他们虽然没有听懂,却理解了。

    可怕的祭司之力,可敬的祭司大人!

    阿乌族人心情激动,有些感情较为丰富的人已经眼中含泪,有些上年纪的人和妇女已经跪下。

    老族巫以前虽然也会赐福大家,但大家从没有这么明显的得到赐福的感觉。很多因为赶路疲乏的人在此刻都觉得身上舒服了许多,当然这也许是心理作用,但那股香味也确实起到了不少作用。

    朵菲也相信祭司之力,所以她也没有怀疑那股香味的来源,只在心中猜测台上少年的力量来源。

    台上的严默在赐福完众人后,突然身体一软,竟然直接倒下。

    “大人!”乌宸第一个冲向台上。

    随后猛也跑了上去,大眼睛和萨也不慢。其他人也想上去,被猛制止。

    乌宸抱起软倒的严默,焦急地喊:“大人!”

    严默晕乎乎,他这是怎么了?竟然只不过说了几句话就浑身脱力。

    猛过来想要抱起严默,乌宸还不让,他想自己抱起祭司大人,却有点吃力。

    就在这时,一双粗大的手掌从乌宸怀里一把抢过严默,抱起。

    “首领大人!”勇士们纷纷呼喊。

    刚跟人鱼干架回来,带了一大串干架赢来的肥鱼,打算让他家默给他做鲜鱼三吃的原战大人一回来,就看到严默倒下的瞬间。

    原战把鱼一扔,直接飞奔上台。

    严默努力睁开眼睛,见是原战,嘴里嘟嚷一声,安心地双眼一闭,直接睡过去。

    原战脸色难看得可以吓死人,结实有力、肌肉隆起的双臂紧紧抱着严默,一双狭长眼睛狠狠盯住猛,冷声逼问:“这是怎么回事?默怎么会突然昏倒?”

    猛退后一步,咽了口口水,自从朵菲跟他说了关于刺青的常识后,他现在看人都会先看对方脸上刺青的形状、数量和颜色,而他刚才发现两个月前和他分离的战,如今脸上那三个小三角形刺青标记都变成了蓝黑色,这不是说明战无论体能还是他的血脉能力都已经达到了三级?

    “二猛!”原战看猛不回答,竟然只是盯着他的脸看个不停,当即大怒。老子有这么丑吗!

    好吧,这人现在正处在外貌被鄙视的敏感期,连严默偶尔爆出的老子两字都学会了。

    “首领大人,祭司大人是因为用生命赐福大家,才会……”乌宸说话声音有点呜咽,台下的阿乌族人更是焦急万分。

    “祭司大人怎么了?祭司大人有没有事?”众人挤到台前纷纷焦急地喊着。

    “用生命赐福?”原战紧紧皱起眉头,他抱着严默转脸看向台下众人,沉声但不带怒气地道:“看来祭司大人很看重你们,竟然不惜用生命赐福你们。”

    原战一发话,和严默不同,所有阿乌族人都变得噤声,神色间也有些惧怕。后来的人还记得原战斩杀小怪物的经过,而先来的人则亲眼看到原战建城时使用的近乎神一般的能力,还有他残杀狼兽群的可怕。

    “你们很弱,无论身体、头脑还是能力。九原部落不养无用之人,你们来了,但如果你们中的谁不能努力把自己变得更强,不能让九原部落变得更加强大,不听我和祭司大人的命令,我不会杀你,但我会让祭司大人把赐予你的祝福收回,再把你赶出九原部落,因为你不配成为九原部落的子民,不配接受祖神祭司的赐福!不配接受整个部落的庇护!”

    阿乌族人就算听不懂原战的话,也被他说话时的气势和大家的氛围所震慑,每个人都静静地站立在寒风中,连小孩都被大人捂住了嘴巴。

    乌宸等人迅速把原战所说大意传递出去,听说不听话不努力就要被收回祭司的生命祝福,还会被赶出九原部落,阿乌族很多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战环视众人表情,“胡胡,大泽!”

    “在!”被叫到名字的胡胡和大泽从人群中越众而出。

    “胡胡你安排人建立帐篷,务必在天黑前让所有人安顿下来。”

    “是!”胡胡现在也能听懂一些简单言辞,况且原战现在说的事,之前就已经吩咐过他们,他们也早有准备。

    “大泽你带人点燃火堆,烧水烤肉煮食,让所有人都放开肚子吃到饱。同时别忘记警戒!”

    “是。”大泽与胡胡同样右拳捶胸领命。

    原战刚要转身,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乌宸!”

    乌宸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当众叫到,立刻跳起来,大声回答:“在!”

    大眼睛和萨对他都有点羡慕妒忌恨,这时候被首领大人点名,这是多出风头的事啊!

    “默应该跟你说过,卫生的重要,你还记得吗?”原战经常听严默提到卫生这个词,从发音到意思都已经牢牢记住。

    乌宸点头,随即又挺起胸膛大声喊:“记得!”

    “你负责告诉大家在哪里集中拉屎撒尿,如果我在住地里看到有人不遵守祭司大人的要求,我让他怎么拉出来就怎么吃下去!”

    “……是!”

    “还有,把我扔掉的鱼捡回来送到帐篷里。”

    “哦!”

    原战话一说完,抱着严默转身就走,他相信他的命令会被忠实地执行下去。

    原战把严默抱回帐篷,确定对方呼吸平稳、脸色也不错,看样子只是累得睡着后,便用皮毛把他盖好。

    乌宸来送鱼,原战接过,摘下两条送给他,把人打发走,迅速用土块压住帐篷帘子。

    在火塘里加了些干柴,把火烧旺,再架上锅烧水。

    跟严默住在一起,原战自然而然的就也被对方传染了一些习惯,比如没事就烧一锅水,喝水也尽量喝烧开的热水,还有其他一些看起来微小的事情,比如常洗脸洗手洗脚、拿草根磨牙齿之类。

    原战回到床铺边,把毛皮揭了,看着严默身上的兽皮衣,装模作样地想:这样睡多难过,当然是要脱光了睡才舒服。

    于是……严默迅速就被扒干净了。

    帐篷内就算点了火堆温度也很低,严默的肌肤上很快就冷得冒出一堆鸡皮疙瘩。

    原战摸摸自家祭司大人,很镇定地以最快的速度扒掉自己身上的兽皮衣,爬上床铺,紧紧抱住了同样光/溜溜的祭司大人。

    “我这是在为你取暖,这可是你教我的。”某人恬不知耻地道。

    “对了,想要快速回复体温,还要做什么来着?”某人揉了揉怀中人,一拍对方比以前有肉的屁股,“摩擦!对吧?我记得没错吧?来,我帮你摩擦生热……”

    严默就这么被人抱着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被磨擦了一遍又一遍。

    事后,洋洋得意怀中人果然被他暖热了的原战难得勤快地用热水为严默擦身,把所有罪证全部消灭干净。

    感谢祖神赐予他家祭司大人的特殊体质,看,刚不小心咬下的牙印现在都已经淡了。

    傍晚的篝火大会,原战作为部落首领去参加了这次的狂欢。

    祭司因为身体缘故,缺席。

    阿乌族人为此喜悦度都降低了不少,但整体还算热闹,长途跋涉了这么久,能有热水热食下肚,且还能敞开了肚皮吃,晚上还有安全和暖和的地方睡觉,那真是做梦一般。

    朵菲想要靠近原战,却在注意到猛的目光后停下脚步。

    她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吸引这位首领的注意?而又不会让猛反感她?

    想了想,她改变目标向猛走去。

    “大人,”朵菲在猛身边蹲下,柔柔地呼唤对方。

    猛正在和原战说话,看到朵菲,侧头不高兴地问:“什么事?”

    “大人,祭司大人身体恢复了吗?”

    “你问这个干吗?”猛瞪眼。

    “大人,你忘了我有治疗的能力?也许我可以帮助祭司大人恢复。”

    “不用!”一口拒绝的是原战,“他损耗的是生命力,你能补给他吗?”

    “能。”这对她来说并不难,抽取附近生物的生命力给那位祭司就可以。

    “用不着你。”原战不相信她,也不可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去治疗他的祭司大人。如果默真的有生命危险,他说不定会冒这个险,但默身体本身就可以自我恢复,根本用不着这个女人。

    “好了,你下去!”猛挥手让朵菲别再来烦他,在他眼中,朵菲能力再有用,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奴隶。

    朵菲也算识相,咬咬牙,行礼退下。

    “她没有对你下跪。”原战指出这点,抓了块烤羊肉,起身拍了拍猛的肩膀,“我去看看默,你的奴隶你管好。”

    严默被一股烤鱼的香味诱惑得撑开了眼皮。

    “咕噜咕噜。”一阵饥饿的腹鸣。

    自从学习了那个初级训练法,他的饭量也明显变大,而吃得多又有适量的锻炼,他的身体眼看着就结实起来,哪想到今天会来个当众昏倒。

    “醒了?”一直在注意严默动静的原战看到对方醒来,莫名地松了口气。做的时候很爽,但做完后他就开始担心默的身体,害怕自己的行为真的给对方带来很大的损伤,虽然在摩擦时他有好好抹油,还抹了很多。

    “唔。”严默总觉得自己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劲,特别疲乏,他忽然想到什么,伸手就摸向自己身体。

    好像没什么异样?严默一时没想到自己的恢复力方面,放心的同时,慢慢坐起身。

    原战做贼心虚,张口就道:“我问过众人,他们说今天你说的话,他们都听懂了,你会昏倒可能是因为能力使用过度。我的祭司大人,你是不是有事情隐瞒我?你不是说你的能力是那个能装很多东西的草药包吗?为什么你还能还让大家都能听懂你的话?还有,你真的用生命赐福了所有人?”

    严默的思绪被原战的问题吸引,更加无法留意自己的身体,对于沟通能力这点,他也想过说辞,这次被问到,他就把准备好的理由说了出来:“我是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祭司,能力自然不会只有一个。只是有些能力,我也不知道它何时会出现,又何时会升级。这次能让大家都听懂我的话,我想很可能跟我教给你的初级训练法也有很大关系。”

    “以后不要再用了,我可不想你天天昏倒。”偶尔可以,三五天一次就挺好。某人做梦。

    “这次是没有准备也不知道,下次我会控制。”严默也不想再昏倒。他总觉得自己昏倒时,牲口战肯定对他做了些混账事,但苦于没有留下证据,也无法谴责对方。

    “那祝福的事?”

    “你是说生命祝福吗?”严默眼都不眨地撒谎,“这也是我刚掌握的本领,不过对我身体损耗太大,是以我的生命力为代价,所以以后也不能经常施展。”因为药粉太少,这次已经用得差不多。

    “那就不要施展!”想到自己偶尔还要损害默的身体,原战现在一点都不愿意他再为其他人、其他事情损伤自己。

    “你睡我了。”严默突然道,肯定句,绝非疑问句。

    “没有!”原战脱口而出,就好像早就在等着这个质问般。

    “睡了。”

    “没有!”打死不能承认,他可不想被针扎。

    “你那啥还在我体内。”

    “……”原战哑巴了。他个祖神的,他明明洗得很干净,怎么还会有残留?

    严默抿唇点头,这牲口果然趁他昏迷占了他大便宜!枉他还对他有所改观。野蛮人就是野蛮人!

    “吃鱼,刚烤好的。”不到三秒钟,原战就一脸没事人的把烤鱼递到了严默面前。反正都睡过了,大不了就被扎一顿呗。

    严默默默接过烤鱼,张开嘴狠狠地大口咬,凡事吃饱了再说!

    十七八条烤鱼,严默一个人吃了三分之一。吃完一抹嘴,亮出金针就扑了上去。

    原战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可在看到严默一脸怨恨的一刹那,他停住了所有动作,任他家祭司大人拿针把他扎成了刺猬。

    “下次再犯,我就让你做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太监!”严默拿着手术刀对着原战的兄弟比划。

    原战秒懂太监之含义,本能地迅速使用能力把自己的关键部位给保护了起来。

    严默,“……你有种就永远穿着这条贞操裤!”

    一夜无话,在经过数天的忙乱后,住地逐渐变得乱中有序,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也都有活计要做。

    男人一部分跟着猛出外捕猎,一部分留下防守。

    老人、女人和孩子则负责捡拾枯枝干草,鞣制兽皮,处理猎物等。

    严默要求所有人分批在中午最暖和的时候出来学习九原语,不管男女老少。

    老族巫和他的弟子最积极,每天中午都会出现,平时也会缠着严默要求跟着孩子们一起学习。

    严默并不负责教导全部阿乌族人,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乌宸三人,至于具体如何安排,则让三人商量着来。

    十二岁的孩子在阿乌族已经算个半大人,但一直没有被当作真正的大人使用,如今被祭司大人委派了如此重要的任务,难免就有些激动。三小间为此多了不少争吵,但在争吵中,他们也逐渐把事情理顺,并学习到很多。

    严默如今一天时间一分为三。

    清早和傍晚的两个时间段,他带着乌宸与原战一起练习初级训练法。

    当原战去挖外护城河时,他开始分班教导阿乌族所有看起来五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孩子。第一班次为乌宸、大眼睛和萨,这三人因为一直跟着他,学的自然比其他人多;第二班次则是当时被留下的六人和所有十二岁至十八岁的少年;第三班次则是其他孩子。

    教导孩子虽然麻烦,但也是他收服阿乌族人最重要的一步棋,其他阿乌族人总会老去、死去,但等这些把说九原语视为荣耀的孩子长大,他们身上将不会再有阿乌族的痕迹,而是彻彻底底的九原人。

    而从小就受他影响和教导的这些孩子也必将把他视作这个部落最重要的人,将来长大后也会把这份影响力继续扩散。

    下午,则是严默钻研医术的时间,这个时间段他会负责为住地里生病或受伤的人看病,空余的时间就用来研究药物和解剖动物。老族巫和他的弟子以及乌宸等三个孩子都会来帮忙,他在忙碌之余也会教导他们一些医学知识。

    这天,严默在中午时分就带着两名勇士离开住地前去大湖,今天是他和拉蒙他们约好会面的时间,他正在想办法和人鱼族沟通,让他们允许并带他到湖中那些岛上看看。

    可他还没有走出住地,就听到有人在远处大喊:“祭司大人!祭司大人!不得了了!出大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还没检查,来不及了,先上传,等会儿修改bug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