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3章 章回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听到叫喊的人一起看向走过来的严默。

    严默先是一惊,但在听出叫他的人是胡胡的声音后,他决定还是先问清缘由再担心也来得及。因为这位的口头禅就是“不得了”,只偶尔一次从他这里听过去,这位大概觉得有意思,之后几乎每说什么事情都要加上这三个字。

    胡胡踩着长木板,撑着两根棍子飞快滑到防守墙的正门口,现在这些阿乌族勇士有几位已经无师自通,摸索出了用木板在雪上滑行的窍门,虽然因为工具和技术问题,还不是太熟练,但在平地滑行却是基本没有问题。

    “祭司大人!快叫祭司大人!”胡胡没进来,只在城门口叫囔,住地里没有多少积雪,他进来还得解□上装备。这人慌乱中也没看到被两名勇士挡住的严默。

    “我在这里。”严默走到胡胡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用手按在别人额头上才能让别人听懂他的话,而且由于听的一方听他说的是九原语,脑中却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在听他多说几次后,竟然意外地加快了学习理解九原语的速度,这点在他亲自教授的那些孩子中特别明显。

    而严默发现这点后,平时说话也有意无意地使用着能力,希望阿乌族人能尽快掌握部落用语。

    胡胡这次也许没有用错词,因为他的表情真的非常着急,“祭司大人!快!跟我来!首领大人和人鱼打起来了!真打!大水淹过来了!”

    怎么会?他知道原战经常去找人鱼打架,但那就跟切磋差不多,他也跟着看过几次。那些人鱼闲着没事干,原战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自己跑过来缠着原战动手。他们还为此设立赌局,互相用食物当赌资。

    但不管谁去找谁打,向来都是友情第一,比赛第二。难道这次打出真火了?

    “你先把事情经过告诉我,慢慢说。”

    胡胡没有慢慢说,但他说得还算清楚:“首领大人在挖坑,我们做砖头。离那个大湖还很远,可是大水突然淹过来,首领大人站在坑底差点被水淹死。”

    “人鱼为什么会突然拿水淹你们?”

    胡胡目光游离了一下。

    “胡胡!”

    胡胡干笑着说了实话,“人鱼有时候会来找首领大人,还会看我们做砖头。以前来的都是男的,今天来了几个女人鱼。她们……花儿一样好看,好看得不得了!”

    胡胡还做了个很猥琐的动作,他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好白,白白的,圆圆的。”

    对于胡胡如此加重语气描述那些女人鱼的外貌,甚至在人鱼用水差点淹死了他们的首领大人后还能眼露爱慕之色,严默几乎可以想见那些女人鱼有多么漂亮。

    “你们对人家女人鱼干什么了?”

    胡胡低头,“没、没干什么,就围上去看,然后一条女人鱼就叫起来,说有人摸她尾巴,人鱼就生气了。”

    “还有呢?”严默两臂抱于胸前,这帮好/色的野蛮人!你偷摸人家人鱼的尾巴,跟摸人大姑娘的大腿有什么区别?这也是人鱼武力值比较强大,否则你们恐怕就不止摸人家的尾巴了吧?

    “一条男人鱼和首领大人在说什么,也突然吵起来,后来……就打起来了,再后来大家一起上去抓人鱼,越打越凶,再后来……”

    “人鱼就用水淹你们了是吧?”严默按住眉心,他多想把现场那些混蛋全部绑起来抽一顿!只听胡胡述说,就知道这事大半错处都在他们这里,让他想要去找人鱼说理都不行。

    “你回来的时候他们还在打?”

    “是。”胡胡声音变得很小。

    “有人和人鱼受伤吗?”

    “有。”胡胡声音变得更小,“首领大人还抓住了一只女人鱼,说要烤着吃。”

    “……”无语的严默转头吩咐一名勇士,“乌强,你去把那个会治疗的女人带来。”

    “是。”

    朵菲听说祭司大人找她时,心里竟有些激动。

    终于!来这里都已经快大半个月了,那少年祭司竟一次都没有找过她。

    而阿乌族那些人也奇怪,受伤生病宁愿去找那祭司抹药吃药慢慢恢复,也不肯来找她这个可以更快速恢复的,除非身体真有残缺的人。

    “快点!”乌强催促发呆的女人。

    朵菲立刻丢下正在鞣制的毛皮迎向那名勇士,这样如同奴隶一样的生活她过够了!如果不是她可以掠夺周围生物的生命力治疗自己,她的模样早就不能见人。

    严默看到朵菲也没说什么,只让她跟上。

    当严默带着人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赶到事发地点时,已经离胡胡去找他过去了近两个小时,再加上胡胡回来找他的时间,将近四个小时全部耗费在路程上,如果真有什么急事,那真是黄花菜也凉了。

    必须想个更快的赶路方式,否则以后这多耽误事?

    严默把这个想法暂时放到一边,凝目向事发地点看去。

    双方目前似乎暂时处于休兵状态,只不过两方对垒分明,一方在水里,一方在岸上,都在虎视眈眈地怒瞪另一方。

    水里?严默觉着似乎有什么不对。

    严默一到,阿乌族勇士首先喊起来:“祭司大人来了!”那声音听着就很高兴和迫切。

    原战转头走过来,高大魁梧的身体上全是泥浆,脸色凶狠异常,“你怎么来了?”随之瞪向跟在严默身后的胡胡。

    胡胡脑袋一缩,他能不去请祭司大人嘛,都打成这样了。

    朵菲看到人鱼,眼睛顿时瞪大,她听说过人鱼族,但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

    这些人鱼真的就如同传说中一般美丽非凡,男人身体强健,女人曲线诱惑。

    严默看到了被混合土包围控制的女人鱼。

    混合了胶质泥浆的土壤硬得堪比花岗岩,那女人鱼也可怜,被禁锢在里面动都不能动,只一条长尾不住拍打地面。

    严默特地盯了下女人鱼的眼睛,看她哭了,眼泪却没有变成珍珠,心中不免有点失望。

    再看众人受伤情况,虽然多少都负了些伤,但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情况出现,也许人鱼手下留情了?

    再看水里的人鱼,也有受伤的,但情况似乎也不很严重,至少没见到人鱼死亡。

    见此,严默暗中吐出一口气,很好,双方闹归闹,还算有理智,事情还有很大的回转余地。

    看原战过来,严默一指那条女人鱼,“你这么欺负人家女孩子干什么?还不放了。”

    “不能放,得让他们先把坑里的水弄回去!你说过,坑里两边和底下都必须加固才能放水,这都还没有加固。”原战磨牙,他干了这么长时间都白干了!

    严默仔细打量现场,细看后惊讶地一挑眉毛,“你已经挖到大湖边了?”

    “没有,这一段我本来就准备最后挖,可那群肥鱼瞎捣乱!”原战不屑地冷嗤一声,“老子挖坑挖得好好地,他们非要插一手。”

    “胡说!我们明明是在帮忙!”原本待在水中的拉蒙滑上岸。

    严默看到拉蒙,笑着问他:“我们不是约好了今天正午在湖边老地方见面吗?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幸亏我没去,否则不是白跑一趟?”

    拉蒙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打起来了嘛,就没来得及赶过去。”

    “湖边?老地方?”原战脸色更加难看,盯着严默和拉蒙怀疑地扫来扫去。

    严默没理他,“拉蒙,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想大家之间可能有误会。”一边戳原战,赶紧放人!

    原战冷哼一声,也没见他怎么动作,那躺在地上的女人鱼身上的混合土就突然碎开。

    女人鱼一感到束缚自己的东西不见,立刻滚进了旁边的深水坑里,呜咽着快速游到同伴身边,她的同伴们也都游过来迎接她、安慰她。

    严默给了原战一个赞扬的眼神。

    既然不准备和人鱼闹僵,这时候放掉人鱼,可比等会儿弄清楚事由再放要好多了。

    这样既能让原战证明自己有对付甚至杀死人鱼的能力,又能表现出他的不在乎和大度,之后只要他严默好好与人鱼沟通,说不定就能把这件事定性为玩闹上。

    看到族人安全回到身边,人鱼们的脸色果然好看了不少。

    原战看到严默满含温情和赞许的眼神,脸色也开始阴转晴。

    拉蒙现在已经知道这名少年就是这个新出现部落的祭司,对于他族祭司,他们忌讳,但同样也有一份尊敬,更何况他对严默的印象一直很好。

    在拉蒙等人鱼眼中,严默这名经常跟他们来往的少年祭司跟他们人鱼族的族巫显然不太一样,不但没有那么严肃,而且面容憨厚,看着人特别好,也好说话。

    所以看到严默出现,拉蒙才会主动上岸,并想要跟他说明情况。

    “我们没有捣乱。”拉蒙首先说。

    原战翻个白眼,身上泥浆突然抖动全部掉落了个干净,然后他伸出左手按在严默肩膀上。

    严默瞅他一眼,“先听他说完,我再听你说。”别人是客人,当然要让着人家一点。

    原战没吱声,他只是在用行动告诉对面那只长得比他好看的人鱼,默是他的祭司。

    男人,靠的是战斗力,长得好看有屁用!

    拉蒙也觉得原战那只手有点碍眼,不过原因他没深究,就是觉得对方那么一个大块头,还要把手的重量压在比他小一圈多的小祭司身上有点过分。

    这也是九原部落的小祭司性情好,如果换了他们族的族巫,首领大人敢这样把手搭在她身上试试,不被一尾巴扫到湖渊里才怪。

    “事情是这样的……”

    根据拉蒙述说,他们一开始不知道原战在原野上挖土坑是什么意思,后来原战告诉他们,他想围着部落挖一条大河,最好能和大湖相通。

    拉蒙他们一开始很担心,觉得自己的族地有被侵略的危险。可是在他们回去禀明族长后,族长却笑着说凡事有弊也有利,多了这条大河,他们能到达的地方也会更远。

    族长同意了原战想要把护城河和青渊湖打通的要求。青渊湖就是他们居住的那个超大湖泊。

    为此,他们便经常过来看原战干活,后来发现整条护城河都要靠他一个人来挖掘,他们便想要帮忙。原战在这头挖,他们就在那头用水冲击土壤,到今天,虽然从表面上看青渊湖到原战挖掘的地方还是断开的,但其实底下已经给他们打出一个洞,如今就只有薄薄一层土挡在中间。

    他们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告诉原战这个喜讯,还多带了几名同伴,大家都想趁着这股水势,到达他们从没有到达过的原野上看一看。

    结果他们的同伴被阿乌族人侮辱,拉蒙跟原战表功,却被原战骂他多事,还骂他添乱。

    两头一起闹起来,话赶话,就都没有好话,而无论原战还是人鱼族都更信奉用拳头说话,道理说不通,那自然就开打。

    拉蒙因为赌气大家的好心被浪费,就几个人共同使用能力硬是打通了最后一层屏障,还故意加大水势去冲击站在坑底的原战。

    阿乌族勇士看到首领被淹,立刻拿起武器冲去攻击人鱼。

    原战被淹,迅速让脚下土壤升高把他托出水面,顺手就抓了离他最近的一条女人鱼,事情就这么进入了僵持和火爆状态。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写着写着就忘记了时间,先上传这一部分,我继续写,晚上19点会上传下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