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章 章回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蒙说完,咳嗽一声:“我们知道原战首领的力量,那水肯定淹不死他。我们真的只是想要帮忙,但……”

    “我知道你们是好心,也怨我,没把事情跟你们说清楚,我们首领大人是位口拙的,也没想到要跟你们好好解释。”

    口拙的原战斜了眼严默,不满。我在你眼里缺点那么多吗?不好看,口拙,野蛮,不讲卫生,还有什么?

    拉蒙感动,小祭司果然是个明理的好人。

    “不过你们这水还能退回去吗?否则咱们首领一个人辛苦两个月的的护城河沟可就真白挖了。”严默脸上露出愁苦之色,“冬天已经过去大半,春天就要来临,而我们的自保工事却……”

    拉蒙愧疚了,听到严默说话的人鱼都感到自己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毕竟拉蒙和原战说要打通最后一道屏障时,人家虽然口气不好,但确实明说了暂时还不能通水,可他们却……

    严默注意观察着拉蒙的表情,见火候差不多,便跨前一步,脱离原战的手掌,走到护城河岸边,对着河中的人鱼和拉蒙招手,等人聚集过来后,他蹲到雪地上用树枝画画,详细解释护城河的作用、形状、建成要求等。

    “……所以为了坚固,也为了保证城墙地基不会被水侵害,护城河两边和河底都必须要加固,尽量不让水渗透过河堤。而在有水的情况下,首领想要加固河堤、河底和河岸都比较困难,我们也不敢在河岸边直接修筑防守用的城墙。”

    人鱼们都看懂也听懂了,拉蒙当场就道:“退水没问题,不过需要原战首领先帮助我们把青渊湖和护城河之间堵上,这样我们退水会更容易一点。”

    严默立刻代替原战答应。

    原战直接走向湖边去用土壤堵住缺口。

    “我们这里有位治疗者,如果你们有伤者,可以让她帮你们治疗。”严默挥手让人带朵菲上来。

    拉蒙看到朵菲,重点看了下她的脚,略惊讶地道:“她的脚……你们部落还有猿脚族的人?”

    严默带朵菲来这里,除了担心现场有他应付不过来的伤者要处理,还有就是想要让传承知识相当丰富的人鱼族来辨识一下朵菲。

    “你知道猿脚族?”严默不动声色地问。

    拉蒙点头,又摇头,“只是族里有记载,我看过刻在石板上的图画,但没有看见过真人。”

    “我也不太清楚这个种族,这姑娘是阿战在路上救回来的,据她自己说是被一股龙卷风带到此地。”严默解释什么是龙卷风,顺便加了句:“阿战看起来凶悍,但心肠很好。”

    在远处干活的“好心肠”原战摸摸鼻头,觉得很痒。

    拉蒙笑,他可不觉得好战又暴力的原战是个善心人士,“我回去帮你问问族巫大人,他应该知道得更多,我只知道猿脚族住在父神山的另一边,距离我们很遥远,他们似乎善于使用晶石之力。”

    “晶石?”严默想到朵菲挂在脖子上还有耳朵及额头上的宝石。

    朵菲来到,严默和拉蒙一起停下交谈。

    严默让朵菲先帮助人鱼中受伤最严重的治疗。

    朵菲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看让她害怕的原战也不在,立刻试探地对看起来极好说话的严默提出要求:“我不想再做奴隶,平时治疗部落的人,我已经很疲累,我需要恢复和修养的时间,我愿意治疗他们,但我希望部落的人能够尊重我。”该死的,总之别再让她去做那些苦活脏活累活!

    “可以。”严默一口答应。

    朵菲似乎没有想到祭司大人会如此好说话,有点呆愣。但她在重新打量严默后,心想:也许她猜错了,前面那大半个月这位并不是故意晾着她,也不是故意让她焦急?毕竟这位平时看起来确实很忙碌。

    一名年少、心软的小祭司,应该会比较好控制吧?朵菲盘算着。

    “去吧,从今天开始我将让人记录你的工作。”严默微笑。

    朵菲没听懂工作这个词,但心想应该跟功劳的意思差不多,当下也露出了得体的微笑。

    在为人鱼治疗前,她还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并给自己施加了一次“生命力掠夺”,好让自己容光焕发。

    人鱼们忽然有所触动,拉蒙用怀疑的目光看向突然变得亮眼、端丽的女人。

    在朵菲为人鱼受伤最严重的一位治疗好他脱落的鳞片和胸腹处的伤口后,人鱼们婉拒了让朵菲继续为他们治疗。

    拉蒙看着严默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朵菲在,这也不是说话的场所,便没有开口。

    严默在朵菲为人鱼们治疗的时候,也去治疗自己的族人。

    伤势轻的就互相用药抹抹,伤势稍重的则由严默亲自动手,还好大家伤得都不是很重,严默处理得也很快。

    在包扎伤口时,严默用了阿乌族人使用麻线纯手工编织出来的稀疏布条,人鱼们瞅着那布条似乎很好奇。

    见朵菲被退回来,严默也没说什么,只让她到一边休息。

    朵菲乐得清闲,暗中打量着人鱼和严默,想着要怎么利用他们。她想与人鱼交好,但人鱼却像是对她有些提防。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来。朵菲想,反正她也不可能自己走回她父亲的城堡,而且……来到这里,说不定也是她的一个机会。

    严默看人鱼们对麻布感兴趣,便送给他们一条。

    “不好意思,这东西制作比较麻烦,目前我们也很少。”严默又取了一捆麻线送给拉蒙。他发誓,他真的没有因为原世界的传说而想要让人鱼帮他织布的意思,不过人鱼们如果能研究出织布方法,这对大家也都是好事嘛。

    事情到此基本解决,严默看那位被原战抓住的女人鱼脸上还有点悲愤之色,而另外一名年龄小的、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也是愤愤地瞪着他们,心想这芥蒂必须解除,不能给九原部落和人鱼族之间埋下隐患。

    严默当下起身,回转阿乌族勇士那里,用半开玩笑地口气道:“说吧,是谁偷摸了人家小姑娘的尾巴?”

    二十几个大男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目光集中到一名年岁不大的青年身上。

    那大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红着脸站出来,“大人,是我,我、我见她尾巴好看,我……”

    “你这话应该跟人家姑娘说,你跟我来。”严默让他跟着自己。

    青年有点担心,但还是跟着严默走到河岸边。

    “放心,有我在,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是战士就挺起胸膛承认自己的错误。”严默在青年耳边轻声道。

    “是!”青年一下挺直背脊。怎么说这场打架的起因一半也在他,他已经愧疚老半天了,如果部落和首领真的因此和人鱼族交恶,他都不敢再回去部落,幸好祭司大人来了,幸好人鱼们也不是那些只有人样的凶残怪物。

    严默抓住青年的手臂,对河里那名十五六岁的人鱼小姑娘招手,“来,我把凶手给你抓来了,你不高兴就狠狠揍他一顿,不用客气,直接上拳头把他揍趴下!让他知道女孩子不是可以随便乱摸的!就算长得再好看也不能随便摸!”

    “噗!”小人鱼女孩没绷住,一下笑出来,虽然立刻又绷紧脸,但周围气氛已经完全不同。

    那青年正面一人对着漂亮的小人鱼,整个人都像是要晕了,再看人鱼姑娘还冲他笑,那更是脸部迅速充血,结结巴巴地用九原语道:“你打,我我我让你打,随便打。”

    “拉娜!揍他!上!”拉蒙等人鱼唯恐天下不乱地为女孩胡乱助威。

    而阿乌族勇士看危险解除,顿时都变成禽兽,一个个不顾兄弟情谊,全都凑过来兴奋地高喊:“揍他揍他!”

    这些人这么一喊,人鱼们脸上最后一点不愉也全部消失。

    所有人都在喊着让小姑娘开揍。

    青年傻笑。人鱼族的姑娘们看青年那傻呼呼的模样,对他恶感也顿消不少。

    拉娜小姑娘对着青年扬了扬锋利的爪子,青年看着那爪子有点忧愁,不过他还是挺起了胸膛,还用右拳捶打自己的胸膛,用九原语大吼一声:“来吧!”

    “呼啦!”河里的水突然上扬,一大/波水浪扑打到青年身上,瞬间把青年浇了个通透。

    青年冷得直打颤,这样还不如用爪子抓他几下呢,冻死他了!

    “拉娜!”拉蒙和戴文等成年人鱼一看小姑娘用水攻击,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这在他们族中,互相用这么点水攻击那就跟玩耍似的,但人类不知道他们的习俗,在这么大冷天被浇了这么一身,那简直跟杀人差不多。之前他们打架也就算了,那时还有他们的首领原战帮他们用土墙遮挡,现在还这样就有点……而且人家还毫无防备!

    拉蒙立刻扬手把青年身上的水分尽量收回,同时解释:“拉娜只是闹着玩,不是真的想要伤害你。”

    严默也连忙道:“这小子也不是真的想要侮辱拉娜,他只是见拉娜尾巴生得好看,一时情不自禁才会伸手想要摸一摸,是不是,你?”

    青年打着哆嗦不住点头。

    听说青年因为见她尾巴好看才想要摸她,拉娜小姑娘最后一点气愤也消除,他们长尾族本就是以尾为美,被人赞扬尾巴好看,她还是很高兴的,加上教训也给了,气也出了,当下高高地一扬泛着彩光的尾巴就没入了河水中。

    “拉娜害羞了。”拉蒙和几位成年人鱼都笑。

    阿乌族勇士也不知在兴奋什么,纷纷上来拍打青年,胡胡直接喊:“你跟首领大人一样被水淹了,不得了啊!”

    还有人猥琐地用胳膊撞他,“那人鱼女孩好看吧,看你眼睛都直了!”

    青年冷得牙齿都开始打颤,这帮混蛋就没有一个同情他的。

    严默莞尔,令青年脱下/身上的兽皮衣,解下自己的兽皮衣裹到青年身上。

    带着祭司大人体温的兽皮衣一上身,青年简直感动得一塌糊涂,加上身上那些多余的水都被人鱼除去,他一下就觉得从心里到身体暖和到火热起来,“大人!我不用,你穿……”

    “没事,我还有一件。”严默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那件毛皮大衣。这时候不收买人心,还等什么时候?

    其他阿乌族勇士们眼睛都妒嫉红了,拳头捏得咯咯响,似乎很想冲上去代替人鱼小姑娘狠揍同伴一顿。

    青年被同伴们拉到中间,不时能听到青年传出一两声痛叫声。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二更奉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