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6章 章回7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觉得自己都要忙疯了。

    叶星和萨宇发现乌宸会在早上和傍晚跟他们一起练习初级训练法后,便打滚撒泼地跟他哭求,说也想学习。

    严默觉得两人性情不稳,暂时不想教他们。

    可那两人也不知怎么逼问乌宸的,当得知乌宸已经是严默的弟子,而弟子和学生完全不同后,那两只疯了,不再哭闹,而是大雪天跪在他帐篷门口不起来。

    严默差点气死!

    如果不是他早点出来看到,这两熊孩子的腿都得废掉!

    无奈,严默不但得给他们治伤,还得给他们养身体,为了保险,还让朵菲过来帮助两小治疗了一次。

    “乌宸通过了我的考验,才成为我的弟子,你们想要成为我的弟子也必须接受考验。”严默在拖延时间。

    他现在真的很忙,人鱼族那位诺玛姑娘也不知是天赋对纺织敏感,还是聪明过人,织机没弄出来却给她折腾出手摇纺车来。

    诺玛人非常实诚,因为那一根羽毛,竟然就把那纺车直接送给了他,还把纺车怎么做的,怎么使用,一五一十都教给了他。

    人鱼纺车像是用某种骨头拼接而成,严默有询问诺玛这些骨头是怎么制成工具。但诺玛没有明说,只说这是部族的秘密,除了族巫和首领,其他人鱼都不能告诉任何人。

    严默闻此便没有再追问,那纺车的结构很简单,用木头做更容易。

    为了补偿这位好姑娘,也为了鼓励她弄出织机,严默送给她一大包细盐,还把自己珍藏了许久都没舍得吃完的炒榛子分给了她一半,另外又给她单独做了一顿烤鱼大餐。

    诺玛高兴坏了,一个劲承诺说如果再弄出他说的那什么织机就来告诉他。

    有了纺车,麻线想要大量制作也成为可能。严默这段时间就在忙着找人伐木、炮制木料、用木头仿作纺车,再教授纺车的使用方法。

    而原战这段时间也不知是能力使用太多,还是身体受冻旧病复发,老是喊着这痛那痛,身上也经常会因为和人鱼打架而多出不少伤口。他给原战调理身体等也要花不少时间,而他手上的药草已经不多,他还得抽空出去看有没有可以替代的药石等。

    还有他教的那些孩子,小孩子总会吵架打架闹事之类,闹大了自然会找他诉苦或请他调解。

    看看,这么多事,他忙得都没时间上湖中岛屿去转一转,哪还有时间教导弟子,乌宸大多数时间也都是在做他帮手。

    但叶星和萨宇两个铁了心要做严默的弟子,听严默说有考验,忙拼命点头,说一定会完成考验。

    无奈,严默只得给两人布置了两个稍微有点难的功课让他们去做。

    猛对着双手呵了口气,用劲交互搓揉双手,脚也用力跺了跺,天太冷了。

    瞅瞅身边不动如山的某人,猛有点妒嫉,有能力真好,似乎连寒冷都可以无视。

    “安静点,你在这里跺脚,五里外的野兽都能跑掉。”原战埋伏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猛蹲下,“那些狍子越来越狡猾,我们为什么不去石山抓野山羊?应该还有很多吧?”

    “默说不能只盯着一种野兽抓,而且上次抓得太凶,再去,恐怕那些山羊都会搬家。”

    “你跟默学会了很多祖神的话。”猛嘀咕,“为什么祖神不能让冬天消失?”

    “这是神对我们的考验。”原战示意猛噤声。

    猛迅速趴下。

    一只体态不错的狍子从树林里探出头,大约在判断外面是否危险。

    过了一会儿,那只狍子往外跑了几步,接着便像是发现了什么好吃的,低头在地上舔了一口,舔完抬起头看看周围,像在刻意寻找什么般。

    树林里又钻出了几只狍子,一只接一只,一个大约有十几只狍子构成的小群落出现。

    这些狍子都和领头的那只一样,出来就有目的的寻找着什么。

    狍子们逐渐在向一处空地聚拢,那处的白雪似乎与别处不同,有些发红。

    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从树林到那处有一条弯曲的红雪点缀而成的路线。只不过路上的红雪都不多,被狍子一舔就没了。

    突然,那片有着红雪的大地陷落,十几只狍子一起栽入坑中。

    就在这时,离那处陷落地大约三十多米处的大片白色积雪被纷纷掀开,从下面跳出二十多个身穿兽皮衣的勇士。

    猛率先冲了上去。

    没有人发出喊叫声,这里离树林太近,他们并不想惊动隐藏在树林里的凶兽。

    勇士们兴奋得鼻空大张,高举着木矛刺向坑中那些狍子。

    “别全弄死了,带几只活的回去放血。”原战越过那些勇士,直接跃入那口呈垂直状的地坑。

    狍子们发出凄惨的叫声,互相在坑里推挤跳跃想要逃跑。

    原战抓住一只雄狍,在它脖子间一划,不等滚热的血喷洒而出,他就凑头咬住那处伤口大口大口灌饮狍子的鲜血。

    眼看坑里的狍子要么被杀死,要么被打昏,原战手脚未动,坑陷地就重新恢复成平地,把他和坑底的狍子全部托到雪地上。

    勇士们见到一次捕猎了如此多猎物,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小声的欢呼。有首领大人在,他们打猎就会变得容易许多,而且收获也多,还很少人受伤,死者更是至今一个都没出现。

    勇士们对原战无限敬佩,更觉得这是神对他们的爱护,否则他们怎么会那么好运地被神的战士和祖神祭司庇佑?

    原战抹去嘴角溢出的狍血,对众勇士一挥手。

    猛和众勇士一起冲上前去把那些狍子拖开,而杀死的狍子则被他们当场放血喝血。

    原战站在附近警惕,虽然冬天伤口冻结快,但还是要小心树林和附近有嗅觉灵敏的猛兽闻到血腥味靠近这里。

    众勇士的动作很快,喝血补充体力和热量后,立刻把死掉的狍子拖到带来的大木板上,还活着的则全部拴住四蹄,这是一次丰收!

    带着猎物回去的路上,猛嘴唇和下巴上带着血迹靠近原战,但他没有开口。

    原战瞅他,“你今天是不是想要跟我说什么?”

    猛搓了搓手,似乎在犹豫怎么说,但他还是一咬牙开口了,“默答应朵菲不用再做我的奴隶,但需要她自己养活自己。”

    “你想要她继续做你的奴隶?”

    “不是。她不做我的奴隶,也可以做我的女人。”猛实话实说道:“我就是觉得默对朵菲是不是太……严厉了,我先前不知道,后来才发现朵菲不但要自己养活自己,还得干活。”

    “部落里所有人都得干活。”原战面无表情地道。

    “我知道。我想说的是,朵菲治疗别人也很吃力,每治疗一个人都需要恢复一段时间,而默还不让大家送食物给她,如果不是我,她可能就饿死了。”

    猛索性一股脑地说道:“我知道所有祭司都不喜欢另一个部族来的另一个祭司,可是朵菲心地善良,就像当初的默一样,只想帮助大家,她的治疗能力对我们也很有用,你能不能跟默说说,让他不要对朵菲这么敌视。”

    “敌视?”原战唇角微掀,露出尖锐的虎牙,“二猛,我问你,如果朵菲现在不是在这里,而是在部落,如果老祭司秋实发现她拥有治疗之力,你说她会有什么下场?”

    猛脸色立变,老祭司一定会生刮了朵菲,把她的血肉和骨做成药。

    “就算我们一起庇佑她,就像当初瞒下默的事情一样,她是不是就得和当时的默同样,得老老实实做我们的奴隶?”

    “……是。”猛擦了擦脸。

    “她除了平时要治疗我们的伤病,还得做一切奴隶要做的苦活,更得小心翼翼不让其他人发现她的能力,对不对?”

    “对。”猛吞咽口水。

    “她身上的东西,不管是衣服还是那些晶石都不能留下,是不是?”

    “是。”猛开始有点局促。

    “那她现在呢?你知道吗,在她显露出自己可以治疗的能力后,我想杀了她,但你口中那个敌视你女人的默却说不要杀她。”

    猛目光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原战的脸。

    原战没有放过他,讥笑道:“如果你的脑子还没有长到那女人的屁股里,你应该清楚那女人当初在阿乌族人面前暴露自己拥有治疗能力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默,没有山神九风,那些头脑简单的阿乌族人大概早已把那女人视为神的使者!”

    “不要说你不明白那女人的行为代表什么。”原战猛地提高声音:“她在挑战我们!挑战我、默,还有你!而她完全忘了她的一条命是谁救回来的,她大概觉得自己有治疗之力,别人救她就是应该,而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我,她早就冻死在野外!”

    猛大冷天脸部涨得通红。

    “默也不想做奴隶,我也睡了他。他恨我,以他的能力甚至可以杀了我,可是他没有动手,为什么?因为他觉得他欠了我一条命!默如此,那女人呢?我敢用自己的能力跟你打赌,那女人只要得势一定会杀了你和我!”

    原战冷笑。

    “那女人跑去找默说不想当你的奴隶,依仗是因为她会治疗。而默不但会治疗,他还能教会别人如何治疗,他还懂得更多,一百个祭司加起来的传承都不如他!如果不是默,换另外一个如此厉害的祭司,一个挑战他权力且如此不尊重他的女人还能活着吗?”

    猛抓着脑袋讪讪地想说什么。

    “可是默不但同意让她不用再做奴隶,平时只要治疗他人就可以,甚至还给她提供了帐篷。”原战狠狠地瞪着伙伴,“就算是默,他每天要做那么多事,他平时出去还记得捡拾柴禾和带回一切能吃的东西,烤肉、煮汤、烧火、打扫、缝补,他什么不做?而你的女人呢?”

    猛一脸恳求,似乎想要求原战别再说下去。

    “你的女人却仗着自己会一点治疗,不但不肯做这些平时大家都在做的事情,还想让别人侍候她。”原战喷了猛一脸:“她算什么东西!你告诉她,再敢跟你盘弄嘴舌,不老实做事,我就撕了她!部落里并不是非她不可!你也一样,要让我知道你被那女人迷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我活拆了你!”

    猛哭了,“老大,求揍!我错了!”

    原战也没客气,路上就把猛狠揍了一顿。

    猛被揍得嗷嗷叫,还不敢还手。

    阿乌族勇士看到首领突然和战士猛打起来,先都吓了一跳,后来看战士猛一边挨揍一边求饶,口中还一个劲说“我错了,别告诉默”,勇士们才放下心,随后看猛的目光都有点不对。

    战士猛不会触犯了九条规则中的哪一条了吧?

    啧,连猛犯错都会被首领大人揍成这样,还不敢让祭司大人知道。以后他们要是谁敢犯错……

    众勇士齐齐打了个冷颤,暗自发誓回去一定要让乌宸他们再给他们认真解释一下九条规则的内容,争取绝不犯错。

    原战带着一身寒气掀开帐篷进来时,严默正在痛并快乐着。

    上次颁布了那九条规则,他当晚就查阅指南对他的减点能有多少,可是指南对此却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严默当时还奇怪,难道颁布法规从根本改变原始人的生活并不能减点?

    为了不让指南找他麻烦,他在拟那九条规则时还特别注意没有加入诸如祭司最伟大、人人都要听祭司的话这样的规则。

    所以当时看到指南没有因为那九条规则给他减点,他还挺失望的。那九条规则他真的费了很多脑筋才想出来,可惜。

    没想到惊喜会留到今日,而且一来就是个大惊喜!

    ——因被流放者提出并有效施行人类生存法则九条,人渣值-9000。

    ——注:法则属于持续性受益类别,今后部落每增加一人,被流放者可获减1点人渣值。

    “吔!”严默亢奋地做了个握拳下拉的姿势。

    九千点!有了这九千点,前面那些例如提出城池概念、指导护城河建造、教导学生、救死扶伤、起名和与人鱼族友好来往而赚到的所有减点都成了小点缀。

    严默猜测指南到今天才给他减点,很可能关键就在于那“有效施行”四个字。

    任何规则颁布,不管在哪个时候,都不会那么快就见效,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来消化,指南等到今天才给他减点,是不是也可以说明部落里的住民已经开始真正接受并正视起那九条规则?

    而指南后面追加说明的那一点,也让严默欣喜到恨不得去亲吻那块碑石。

    从此往后他的目标就是给部落增加人口!

    其实就算指南不追加这点,他也会想法增加部落人口,毕竟全部人口才六十四个人的部落连部族都称不上,朵菲暂时不算。

    严默吸气吐气,指南还没有显示,他就已经在期待突破一万点的奖励。

    而指南在这方面向来不小气,很快就给了他第二重巨大的喜悦。

    ——恭喜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10000点,现在总计获减人渣值14762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奖励两种,任选其一。

    奖励一,草药包性能扩展为多功能保鲜包裹,可容纳物品种类不限,容量体积增加为100立方米。注:除植物和原生态生物,不建议放入活性生命体。

    奖励二,针术。注:双刃剑,习者谨慎。

    请在五秒内决定奖励内容,如无法决定,可延后选择,确定后请到本指南的奖励列表中领取奖励内容。

    针术?

    严默几乎一眼就被奖励二给吸引。

    这个针术总不会是教他如何绣花吧?

    偏偏指南对于针术的描述和初级训练法一样坑爹,只有一句“双刃剑,习者谨慎”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还好已经有初级训练法作为示范,加上那句双刃剑,表明这个针术很可能既能救人也能伤人,端看使用者怎么利用它。

    严默瞅瞅第一个奖励内容,其实这个多功能包裹也很有吸引力,但比起他迫切想要拥有武力值的心,他当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针术。

    针术一到手,严默就知道自己选对了。

    表面看,这就是一本教导人如何对人体进行针灸治疗的医学书。

    这本针术上提供的穴位和经络图比他原来学到的还要详细,而且还多出了许多他从未见过的经络图。

    这本针术的宝贵之处不仅仅在此,它还详细地根据人体各种伤病举例了有效的针炙手法。

    更让严默欣喜的是,这本针术还详细叙述了针灸的原理,只要弄懂这个原理,再记下针术上新出现的所有穴位和经络,凭他原本的基础,不需要那些示范,他就可以凭借金针任意生死。

    严默快速把针术翻到后面,大约指南也清楚他的医学功底,并没有禁止他往后翻阅。

    后面的内容……严默手指停顿下来,眼睛盯着一张人体示意图久久陷入沉默。

    双刃剑,这才是这本针术的真正双刃之处吧?

    原来他的推测竟然是真的,那所谓的血脉能力真的就存在于人的身体中,而且可以通过适当的手段激发后出现。

    当初原战因为身体受损,能力亦被限制,在经过他一段时间治疗后,对方的能力才再次开始正常成长。

    而当时,能让原战痊愈,其实靠的还是一点运气,他甚至不知道治愈原战能力的原理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对原战的治疗哪一点起了关键作用。

    现在这本针术为他解释了一切,并为他推开了一扇新的医学大门……

    手掌还在亮,严默精神力不集中地随意扫了一眼。

    这一看,他所有憧憬、梦想、喜悦和各种天马行空的思绪都被踹到了九霄云外!

    ——因被流放者提议圈地建城并实际参与建设,现查该举措已经对当地生物生存环境形成破坏,涉及范围36平方公里,情节较为严重,人渣值+360点。

    ——因被流放者一次性增加百点以上人渣值,将予以一次大惩,惩罚内容:用心体会领地生物之痛逃无可逃。惩罚即刻施行,时间为三十六日。

    我x!严默痛苦低吼。

    减点痛快,同样加点也痛快!

    他帮助一群,肯定就会害到另一群。他又不是有意的!凭什么获利的是那些原始人,倒霉的是他?

    逃无可逃到底什么鬼意思?还要持续三十六日?

    所以当原战进来时,就看到他家小祭司整张脸像哭又像笑,表情扭曲得像生产中的女人。

    “怎么?知道朵菲找猛说嘴的事了?”原战用冰冷的手摸了严默的脸蛋一把,在严默用针扎他之前,迅速走到火塘边给火堆加柴,顺便舀热水喝。

    “烫死你!朵菲找猛盘弄嘴舌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严默斜眼瞪人冷笑,他早就料到这点。

    “那你也知道她在治疗阿乌族人的同时还在设法笼络他们?”别看他平时忙着建设,住地里发生什么事情他全都心知肚明,那些阿乌族勇士不会向他隐瞒任何事情。

    “哦?那女人还真是不死心,我以为她已经受到教训。”严默惋惜,“她的能力很好用,如果她能老实做个医生,我很欢迎她在这里常驻。可是她不该利用她的能力收买人心,她明知那是在挑战我们的权威。”

    “那女人有野心。”原战把外面的皮甲脱下,挂在帐篷上,又在门口取了冻肉,“你的刀借我用用。”

    严默随手把手术刀抛给他,“那女人交给我。”他就算不适合玩政治,但用三十九年的人生经验来对付一名被保护太好的土著女孩,相信还不是什么难题。

    “麻烦就杀了。”原战更偏向于把灾难掐灭在刚冒芽的时候,“今晚吃你上次做的白汤刷羊肉,你多弄点蘸料。”

    “再看看,能不杀就不杀。”严默笑,起身道:“蘸料你也会说了,只要是关于吃的词你就学得比什么都……咦?”

    原战立刻抬头。

    “我的腿……站不起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