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8章 章回7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朵菲并没有怀疑严默所说的“祖神惩罚”。

    因为她从小就是听着祭司对她说:神既是神,也是魔。神可以赐福,也可以惩罚和折磨他们。所以他们必须祭祀神、敬畏神,以乞求神的慈悲。

    她只是怀疑惩罚竟然是来自祖神。

    祖神,这个世界最初的神。这少年有何本事竟然敢顶着祖神祭司的名头?

    据上城流传下来的神的传说,这个世界上的神并不多。

    最初的祖神。

    祖神分离自己的血肉诞生一对儿女,既父神和母神,也是日神和月神。剩下的躯体全部化作这个世界和万物。

    父神和母神结合诞下火神、水神、大地之神。

    而五位神又互相结合,从此有了春夏秋冬四季之神和其他神灵。

    至于大地上出现的很多人面x身,或人身x面的生物,据传说都是各位神灵与原始生物结合生下来的神之血脉。

    人类也是如此。

    所以很多人类和那些怪物都具有神的能力。

    像她使用的晶石,叶赫大人就曾说过这是祖神躯体化做世界和万物后留下的最宝贵神赐之物。但叶赫大人同样也说过,祖神在诞下父神和母神后就已陷入彻底的沉睡。

    朵菲虽然怀疑严默是否真的是祖神认可的祭司,但她可没傻到在这种时候质问他这一点,她只是再次表明她可以帮助治疗。

    “你要治疗我?”严默笑问。

    “是。”朵菲不亢不卑。

    “好啊。”

    朵菲狂喜。

    正要离去的人看朵菲走上前和祭司大人说了些什么,便互相询问。

    能听懂的叶星等孩子便把朵菲的话解释给大家听。

    阿乌族人都知道朵菲的能力,对她也很尊敬,曾经被朵菲治疗过的人则一起满怀希望地看着朵菲,他们希望朵菲能治好祭司大人的腿。

    乌宸带着警惕和怀疑看向朵菲,还是小孩子的他尚不懂得掩藏自己的表情,叶星和萨语听说朵菲能治疗大人而高兴,可他却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不喜欢她。乌宸告诉自己。不止朵菲平时看他们的眼神、说话的态度让他奇怪的不舒服,还有……。乌宸皱眉,他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喜欢。

    严默摸了摸像只小老虎一般满脸凶悍的乌宸的脑袋,抬起手虚指朵菲,笑着对大家道:“我的族人们,前面我太繁忙,差点忘了这位姑娘。来吧,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位美丽的姑娘,你叫朵菲对吗?”

    阿乌族人一起笑起来,祭司大人确实非常繁忙。

    朵菲不明白这名小祭司打算干什么,只能尽量尊敬地回答:“是的,大人,我的全名叫朵菲尔德。”朵菲隐藏了“天堑城之哈尔”的后缀,作为城主哈尔的女儿,她的全名应该冠上父亲的领地和名字。

    “我的族人们,你们听到了吗?这位美丽的姑娘叫朵菲尔德,让我们还是称呼她为朵菲吧。”严默声音不高不低,足以让在场所有族人听到。

    “朵菲!”不少人亲切地叫出朵菲尔德的名字。

    被一群连天堑城奴隶都不如的野蛮人这么亲密的叫自己,朵菲自尊有点受不了,但她还是露出微笑,并习惯地对大家挥了挥手。

    阿乌族人觉得有点奇怪,他们觉得这姑娘好像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了,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呢?

    原战看向严默,他想做什么?为什么要让大家都认识朵菲?当众承认朵菲不一样的地位?那绝不可能!

    严默没有看朵菲,他只看着阿乌族人,很随意地说道:“朵菲不是这片土地的人,她被一股大风带到这里,掉落在野外,在快要冻死之际被首领大人救回。朵菲姑娘不愿做战士猛的奴隶,可也不愿离开安全的部落,我和首领大人商量后,便命她救治族人以偿还首领大人对她的救命之恩和换取部落给她提供的食物和住处。”

    这样说没错,但是他明明可以换一种方式!朵菲一听严默这样的介绍,就知道自己这几天苦心经验下来的形象要崩塌了。这人果真狡猾又阴险!

    严默说话可不像原战还需要人翻译解释,他的话自从上次就已经可以直接传入阿乌族人的大脑,阿乌族人第一时间就理解了他的话的意思。

    哦,原来那女人不是主动想要帮助他们,而是受到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的命令。众人恍悟。

    而原本对朵菲充满感激的人此时都有种上当受骗之感,明明是祭司大人为他们着想,可这个女人却没有告诉他们,还暗示他们送给她食物、皮毛和干柴,还让他们帮她烧火烤肉。

    “为此,以后朵菲姑娘会留在部落里帮助我救治大家,而战士猛会负责为她提供食宿。”

    这么一说,阿乌族人也立刻想起,他们确实看到猛大人经常出入这个女人的帐篷,还给她扛去食物和干柴。

    “当朵菲姑娘偿还完首领大人的恩情,也许她会离开,在此之前,她都不是部落的人,神也没有让她接受考验。”

    朵菲脸上的微笑已经无法保持。

    阿乌族人的表情变化不大,但无论严默还是朵菲都知道,以后不管朵菲再怎么笼络人心,阿乌族人对她也不会交心。

    排外,这是任何一个种族、任何一个区域的生物的天生本能。

    严默憨厚地扔出最后一块石头,“我的族人们,虽然朵菲姑娘原本只是一名奴隶,但她的能力对我们比较有用,所以我给她成为自由人的机会,也请大家不要因为她是外人就排斥她,如果大家有伤病仍旧可以去找她,相信朵菲姑娘一定会尽心为大家治疗。如果她不尽心,或者你们接受治疗后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都可以来告诉我。”

    朵菲很想现在就转身离开这个该死的野蛮人部落!

    不管这少年是不是真的不能走路,她都不打算浪费自己的能力和精力去救治他,就让他残着好了!

    可是她能吗?

    她当然不能!至少在她找到下一个可以接受她、可以把她当作神的愚蠢部落之前,她都只能待在这里!

    严默终于看向笑容凝固在脸上的朵菲,“你说要治疗我?这可是来自祖神的惩罚。如果你能让我痊愈,我的族人和我都会感激你,如果你不能,我们也不会责怪你。”

    巫诚老族巫上前,他很担忧,“大人,不管朵菲能不能治疗,这是神的惩罚,如果……会不会让神更生我们的气?”

    严默叹息,“朵菲姑娘也是好心,便让她试试吧。”

    “祖神生气又不会惩罚她!”熊孩子萨语突然喊道。

    “可是……”叶星犹豫,他想让大人站起来走路,可他也不想神继续惩罚大人。

    朵菲都要气晕了。原来在天堑城,多少人来求着她治疗,她都不理。如今她主动要给别人治疗,竟然还被人怀疑和拒绝?

    “来吧!”严默打断所有人的犹豫和劝阻,玩笑一般地道:“如果朵菲姑娘的能力真的来自神赐,那么也许祖神会看在那位神的面子上不再惩罚我?”

    朵菲咬嘴唇,“我需要先确定你受到的惩罚有多重。”幸亏我的能力可以让我知道你“伤”得有多重,你如果是假装的,我立刻揭露你。

    “可以。”严默大大方方地掀起毛皮大衣的下摆。

    作者有话要说:后文正在修改,下午两点准时上传^^

    拜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