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9章 章回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双属于少年的,瘦长但矫健的双腿出现在人们眼中,只凭看,完全看不出这双腿有什么问题。

    严默对自己日渐有弧度的肌肉感到满意,但同时又为这一个月都无法锻炼双腿而感到沮丧。

    原战瞄了那双腿好几眼,大伙都这么把四肢露在外面,夏天露得更多,可是为什么他看默的双腿就这么露给别人看会这么不舒坦?

    朵菲的右手碰到严默的小腿。

    “呀!”朵菲尖叫,迅速后退。一根地刺突然冒出来,差点把她刺穿。

    原战站在严默身后,冷声喝出两字:“跪下!”

    乌宸竖起粗眉毛,他也不喜欢有人摸祭司大人!

    地刺消失,朵菲屈辱地跪在土台前。

    严默并不喜欢别人跪他,但他不准备在这么多人面前驳斥原战,而且他也没指望获得朵菲的友谊。

    朵菲如果是个聪明又安分的女孩,他真不介意部落里多一个治疗者,哪怕对方的行为是在抢夺他减少人渣值的机会,因为他并不能让人断肢重生,也不能无中生有。作为一名合格的领导者,他必须从大局出发,部落里多这样一名治疗者并没有坏处。

    但如果对方想要跟他争□□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哪怕她能让死人重生,他也不能让对方留下,要留下就必须受他控制。

    朵菲,也许你曾经身份高贵,但我又比你差到哪里?

    只不过下跪而已,谁也不比谁的脊梁软弱。别说下跪,当初我为了不让原际部落的老祭司看出我有问题,甚至不惜砍断自己刚长好的腿,你呢?

    比起我在众人面前被牲口战占有,你呢?

    都是为了求生!我到今日可以坐在土台上冒充祭司,虽有运气成分,但我付出了多少?

    你也有运气,否则你不可能在冬天的荒郊野外还能活下来。那么你打算如何活下去?

    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你打算走出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我希望你能懂得:我要的是一个可以认清形势、听话的帮手,而不是会给我暗中捣鬼的敌人。如果你做不到,就离去,去找新的部族做你的祭司。

    严默可以把这些话说给朵菲听,但他不想。

    朵菲又不是他的族民,更不是他的学生和弟子,他没有义务也不愿去教导对方。

    一个妄图和他抢夺控制权的人,他不杀她、不折磨她、没解剖研究她,已经是看在对方是个女孩又有点同病相怜的面上。

    他现在又不是之前加减一点人渣值都要死要活的时候,真把他惹火了,他也不介意接受惩罚来消灭一两个敌人。

    朵菲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的手很漂亮,没有一点被风霜、木石和盐渍侵害的痕迹。

    朵菲的能力来自祭司叶赫一脉,可以利用那种特殊的晶石收集周围生物的生命力来医疗自己或他人,甚至可以形成一层看不见的保护罩来保护自身。

    晶石一般本身就具有某种能量,但一旦用尽,就需要他们给晶石充能,不知道充能和释放能量的方法,晶石就没有用。

    同理,如果她没有晶石,也不知道该如何把能力存储和导出。

    晶石和他们一族一直都是一体,缺一不可。

    当她治疗别人时,如果那人身体健康并无缺损,晶石内的能量便会消耗得很慢,相反则会很快。而她就是利用这一开始的接触可以知道伤者的伤势有多重,而她应该挥发和吸收附近多大的能量。

    在她的手碰到少年腿部的一刹那,她就感觉到晶石内能量的飞速流逝,那种速度甚至让她感到可怕,就好像有个无底洞在吸收她和晶石的所有能量和生命力一般。

    朵菲脸上来不及掩饰的惊骇和焦急足够让周围的人明白严默得到的惩罚有多重。

    那个说自己会治愈的女人只不过一会儿工夫,脸色就变得惨白发青并摇摇欲坠。

    朵菲在咬牙坚持。

    以前她治疗别人时,为了避免误伤,会到专门的献祭台,那个献祭台建在一个献祭室中,室中会准备好专门用来献身的奴隶。

    如果救治的人伤势不重,这些奴隶的损耗也不会很大,顶多不舒服几天。

    如果救治的人伤势很重,比如频临死亡,或残缺太多,有些体弱的奴隶便会支撑不住。

    为了让奴隶少死一点,每次献祭的奴隶数目总是很多,而且轮流来。

    这次……

    朵菲看看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不无报复地想:让你们羞辱我,那么你们便为你们的祭司大人献身吧!

    被治疗的严默很快就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这种感觉太舒服,就好像冬天晒着温暖的阳光,疲累多天的身体被人用恰当的力道按摩,又像是寒冬泡入温泉时的写意,更像是饿了许久终于吃上了一顿美味佳肴,不但饱腹而且极为好吃。

    原战看严默舒服得眯起眼睛,就差没呻/吟两声来表示自己有多舒服。再对比那个脸色发青、咬着嘴唇在坚持的女人,突然觉得那女人有点可怜。

    猛两手抱在胸前一直没有表示,无论是朵菲上前要治疗严默,还是严默允许她治疗并敲打她,现在看到女人的惨样,也一样。

    猛也许二,也许莽撞,可他同样看得很清楚。女人很重要,但兄弟显然更重要。比起已经获得他信任和敬佩的小默默,朵菲也只不过是个可以给他暖床的女人罢了。

    朵菲原来有成为他妻子和姐妹的可能,他都没有嫌弃对方什么都不会做,朵菲可是连最基本的烤肉都不会。但在她试图挑拨他和兄弟的关系,并挑战默默的祭司地位以后,她已经被他扔到了可以卖掉的奴隶那一栏。

    默默当初可没有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甚至没有说老祭司的坏话。

    当初对默默感兴趣的人不少,大山和他都想睡默默,如果默默想,他们几个兄弟为争夺一个奴隶打上一架也不是不可能,大山身边的蚊生就是他跟其他战士打架硬抢回来的。

    原战忽然脸色一变。

    有什么不对,他明明没有使用能力,可是他的能力却在自动消耗。

    乌宸低头看着脚下已经冒出尖尖的嫩草,刚才还带着无限升级的嫩绿草叶如今竟然开始发黄、萎缩?

    靠朵菲最近的叶星忽然脚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哎?我怎么了?怎么突然头好晕。”

    严默沉浸在异常的美妙感觉中还没有苏醒过来,他能感觉到这具身体原本的损耗正在被快速修复和补充,他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抚慰和淬炼。

    靠近土台的小孩子首先就出现反应,有喊头晕的,有直接打瞌睡的,还有的直接坐到地上。

    “停下!”原战对朵菲迅速暴喝。

    猛直接把木矛的尖对准了女人的脖子。

    朵菲根本停不下来!她的手像是被粘在了少年腿上。

    她遇到了怪物!那个可怕的怪物在反过来吸收她的生命力!

    如果她此时停下,她一定会被那个怪物吸干!

    “救……命……”朵菲流下眼泪,哀求地看向双眼微阖的少年,“大人……饶了……我!”

    严默毫无所觉,他甚至在想,这感觉真不错,以后可以让朵菲多给他来几次。

    阿乌族人从首领的表情、孩子们的反应以及朵菲的言行中也察觉到不对。

    众人脸色惊慌,巫诚小声喊:“这是怎么回事?”

    原战立刻沉声道:“这是祖神的惩罚!惩罚这个女人的不自量力!竟然想要以凡人之力对抗神的力量!你们往后退,不要靠近这里!猛,你和其他勇士离开,把孩子也抱开!快!”

    猛大吼一声,众勇士飞速动身,先上去抢孩子,抱到一个就飞速往远处跑,包括乌宸在内,所有孩子都被抱得远远。

    原战让土台周围所有人都离开。

    巫诚失力跪倒,阿乌族人纷纷后退。族巫弟子巫青拖拽着年纪最大、反应也最大的巫诚,想要把他拖离危险之地。

    朵菲完全没有想到,只是一次治疗不但暴露了她这个能力的缺陷和秘密,而且还让她陷入想要脱身都不可能的危险之境。

    朵菲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她能吸收的范围有限,当生命远离她,而附近的草木又不足以支持她的大量消耗时,晶石吸收的便是她的生命力!

    她想停下来,但完全停不住。

    “大人,求求您……饶命……”朵菲手背、脸上开始出现皱纹,她的头发也在变白。

    原战都快支持不住了,但是他不放心严默,索性放出能力对抗。但这种能力要怎么对抗?要怎么才能阻止自己的能力和生命力被吸收?

    “大人!”朵菲惨嚎。

    严默的右手开始发光,但他没有看见。

    不过在他右手发光的同时,他的脑中也冒出一句话。

    ——被流放者身体得到完全调治一次,身体各项机能已趋于该年龄段和该身体能力的完美状态,调治手段为吸取其他生物之生命力,涉及生命体范围31平方米,主要被吸收生命力者64人,非主动,人渣值+95点。注:多余生命力已被储蓄。

    严默顿时惊醒!他太陶醉在那种感觉中,以至于指南的提示大半都没有注意,但后面那个人渣值+95点立刻让他清醒过来。

    这可是差点就又上百点!

    怎么无缘无故的突然又给他加人渣值?还一加就52点?

    严默睁眼,一睁眼就看到土台边缘趴着一个苍老到可怕的老太婆,那老太婆鸡爪一样的手还搭在他腿上。

    严默吓了一跳,下意识挥开了那只手。

    满身皱皮和老人斑、头发脱落、面目全非的朵菲倒在地上,不住颤抖。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原来被人夺走生命力竟是如此可怕!

    朵菲的手一离开严默的身体,原战身体就往前一冲,差点跌倒。那股吸取他生命力的能量消失了,之前他找到了对抗的路子,可因为不熟练,导致他的力量和那股夺取的能量就像是在拔河。

    原战突然抬手捂住眉心,他感觉到眉心传来了熟悉的灼若感。

    严默看向自己还在闪烁光芒的右手,脸色瞬间变得跟朵菲之前一样难看。

    指南给出了新的惩罚。

    ——因一次性加点超过10点,被流放者将接受一次小惩,惩罚内容:碰触他人便会补偿对方最高50%的生命力,次数95次。

    ——注:被流放者因并非主动要求接受其他生物之生命力,被惩罚时不用流失自身生命力,但会感受到生命力流失之痛苦。另注:惩罚一天最多可施展五次。

    看完惩罚内容,严默面色从难看变到古怪。

    原来朵菲是在用吸取周围生物之生命力的方法给人治疗?

    他一个被迫接受的都被加了95点,如果这本指南在朵菲身上,朵菲这个使用者会被加多少点?而她显然已非第一次使用。

    呵呵。严默在心里笑了,这女人和同样使用这种能力的人,如果不注意平衡,死后下场绝对不比他好多少。

    严默拍了拍腿,周围已经清场,目前只有三人在,所有阿乌族人和猛都在远处看着他们。

    乌宸看到朵菲倒在地上,立刻挣开按住他的大人,向这边飞快跑来。

    严默瞅了瞅地上的朵菲没说话。

    95次补充他人生命力之惩罚,啧,虽然不知道那生命力流失之痛苦有多痛苦,但如果使用好了,这次的惩罚内容说不定将变成对他的莫大助力!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相当于重写了,不过深深觉得重写的更好,原来的太平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