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1章 章回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没想到生命力流失会如此痛苦,当初享受朵菲给他带来的生命力补充之舒适度如果为一百,当他“赐福”乌宸等人时,他感受到的痛苦就是一千。

    指南果然不会轻易让他钻空子,他明明感觉自己身体有力气,但就是痛苦难当,甚至因为身体太健康、意识太清醒,导致感受到的痛苦也就越发清晰。

    这时严默还不知道自己的头发变白,当第二天原战摸着他的脑袋说他变成小老人时,他才通过水影发现自己外貌上的改变。

    少年白发不算,还一脸颓败衰弱之相。如果这时候谁说他只有十五岁,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生命力流失之痛苦看来不止作用在精神上。”也是啊,眼睁睁看着自己从青春少年短时间内变成垂暮老人,那才是真正的痛苦,普通人谁能受得了这个?

    严默亲眼看到朵菲和阿乌族人等人的变化,一想到自己也将变得鸡皮鹤发,他就忍不住骂娘。

    指南你果然不是好东西!

    你就让我占一次便宜又怎么样?又不是我主动想要接受朵菲给予的生命力。

    难道在剩下的92次惩罚没有结束之前,他都将维持老态?倒是昨日感受到的身体内部痛苦已经消失,他已经可以行动自如。

    那么会不会他以后每施展一次“赐福”,他都会变得更老一点?

    坑爹哦!他还想着保留这个惩罚,留着以后忽悠人。可如果和一直维持老态比起来,严默难以做出抉择。

    今天,他才发现原来他也是外貌党,竟然不能忍受自己明明是少年身体却长时间顶着老人的外壳。

    “我去找朵菲,让她看能不能给你恢复。”原战起身。

    “别!”严默摇手,“你昨天也看到了,祖神的惩罚和赐予都不是凡人之力可以扭转,我会这样跟我受到祖神惩罚也有很大关系,每次赐福时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只能任凭对方吸收。”

    “什么?”原战在他身边蹲下。

    “甚至别人只是碰到我,我也会无法控制地赐福他。而那个人如果身体健康、精力充足也就罢了,我的损失不会很多,但如果对方就像昨天的巫诚一般,那我就会出现大量的生命力消耗。你以后也别随便碰我,昨天加昨晚你已经占了两次便宜。”第二次纯属浪费!

    原战深深皱起眉头,“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晚上都不能再抱着默睡觉了吗?这简直糟糕得不能再糟糕。

    “不知道,也许要等我腿能走路的那一天,也许还要再长一点。咦?你……能力升级了?你脸上出现了第四个刺青标记,而且是蓝黑色。”严默还特地和前面那三个标记对比了一下,他已经从猛口中得知刺青颜色的意义。

    “看来你体能和能力都升到了四级!”

    四级战士?!原战摸了摸自己的脸,昨天眉心灼热,他就已经有要升级的感觉,不过没想到这次会一升级就能让体能和能力同步达到四级。这会不会跟昨天默给他两次赐福有关?

    “你现在和原际部落的酋长大人同级了。有什么感受?四级战士大人!”严默调笑道。

    原战心中自然大有触动,四级战士,这在以前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他曾想过自己经过努力会变成三级战士,但四级……在整个原际部落只有酋长一名四级战士的情况下,他并不敢渴望太多。

    而今,只出来不过一个冬天,他已经从二级战士变成三级战士,再从三级战士一跃成为四级战士!

    这份改变……他很清楚是谁给他带来的,如果没有这个人,他也许还只是一个受腿伤折磨、被人同情甚至嘲笑的二级战士。

    原战再次伸手想要抚摸少年的脑袋,却在看到对方的白发后停住。

    他不能再碰默!

    “我不能碰你,以后你出来进去和拉屎撒尿怎么办?”

    严默沉默好一会儿。狡猾的指南!他怎么忘了他现在不良于行的现状!

    “我以后尽量不出帐篷。需要出去时,就让人拖拽我身下的兽皮,把我拖到门口。还有我教过你,别说那么粗俗的词,请说方便。另外,你让猛过来一趟,我需要他做个东西。”椅子必须要!好歹可以抬起来走路。

    原战接受了这个解决方法,他自己都舍不得碰触他家祭司大人,当然更不愿意让别人碰到他。他当天就命令四名护卫守在帐篷外面,绝不让别人靠近他,除非他自己允许。

    椅子和桌子这类东西,只要有图有工具,想要快速做成并不难,当然你不能求太好看或太精致。

    猛有了前面做木工活的底子,在拿到桌椅的图样后,两天就给严默送来了一张方方正正、特别沉厚的大木椅。

    木椅没有多少弧度,舒适性不能求,表面只用毛皮打磨掉木刺,就是那种最原始的手工艺。

    但看到这张带着靠背的椅子,严默还是感动了。

    椅背笔直靠得不舒服没有关系,他可以后天弥补。

    他指点叶星,让他用麻线和木针缝制了一个兽皮套子,在里面加满干草,再封口,就成了一个腰垫。

    原战看到这个腰垫受到启发,直接用厚厚的兽皮在椅子上铺了一层,并把兽皮固定在椅子上。

    严默在帐篷里待了四天,但这四天他并没有浪费,除了继续指点三个学生,并让三个学生暂时为他代课,他把初级训练法也教给了猛和叶星、萨宇。

    把初级训练法传授出去这点,严默经过了长时间的考虑。

    第一,他们不能固步自封,想要守住这座城池,只靠原战一人肯定不行。远的不说,就长尾人鱼族,如果人家有侵略他们的意思,他们根本无力反抗。那位海森族长派出八百战士帮助原战建城,可不只是好心,那也是一种对武力的□裸炫耀。

    第二,虽是双刃剑,但只要他把亲自传授的人员品德性格等方面观察好,并立下规矩,计算下来还是应该利大于弊。

    第三,自然是笼络人心,进一步确定自己的地位。

    叶星和萨宇虽然有点浮躁,但两个完全没有受过教育的小孩子顽皮点也是正常,人不可能没有缺点,但看他们跟他学习以来,所作所为虽有让人头疼的地方,但绝大多数教给他们的事情都能完成得很好,最重要的是对他很尊敬也很爱戴,甚至对他有种盲目信任。

    至于猛……

    在猛刚到住地时,他也打算教他。但在看到对方和朵菲走得很近后,他暂时放下了这个想法。

    听说猛那天把朵菲带回了帐篷,他不但没有生气和感到背叛,倒使他原本的犹豫变成了肯定。

    他知道猛并不是被美色所迷,也不是对朵菲产生了真正的爱情之类。猛只是作为一名战士,作为一个人,本性让他对曾经的奴隶朵菲伸出援手。

    猛讲义气且重情,很奇怪,虽然没有人明确教过他这方面的东西,但他确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青年。

    而不管是出于需要更多高等级战士这点,还是单纯地给自己加大在猛心中的筹码,他都需要做出一番表示。

    而赐福和初级训练法就是他用来拴住人心的最好绳索。

    闪耀着火光的帐篷中,盘坐在兽皮上的严默表情严肃。

    在他面前,跪着三个人。

    原战和乌宸也在,这是个重要时刻,虽然地方简陋,但众人的郑重和肃穆的空气却足够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由祖神亲自传授的初级训练法有多么重要,我想已经不必我多说。祖神令我传授他人时必须慎重选择被传授者,不止初级训练法,其他从我身上学走的所有知识都一样。而想要跟我学习,必须接受由祖神制定并传下的规矩,不管你们是否是我的弟子。”

    猛抬头,突然道:“默,让我做你的弟子吧。我妒忌乌宸!明明除了战,就我跟你的时间最长,可你对那三小崽比对我还好!”

    严默眼皮抽搐,还以为这人被朵菲刺激得成熟了,结果依然二得让人想揍他。

    原战轻轻踹了猛一脚,“闭嘴!默想怎样就怎样。”

    乌宸想要做出镇静的表情,但毕竟还是小孩子,被猛这么一明言妒嫉,他窘得手脚都不知摆哪里好。

    叶星和萨宇这是却学聪明了,老老实实地跪在兽皮上不敢多插一句嘴。当然这跟可怕的首领大人就在帐篷里也有很大关系就是。

    猛嘟囔,“早知我就把默抢过来了,你看你现在都四级战士了,我还只是二级!”猛很想问原战是不是和小祭司大人经常睡觉,所以才能升级升得这么快,还好他没二到家,看到有三个小崽在,这话终究没好意思问出口。但他决定背后一定要问个清楚!

    严默开口,“咳,先听听祖神的规矩,你们再考虑要不要跟我学习。”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两点,还有一更^^

    其实是没写完,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