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2章 章回8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入我门者,得我知识传承者,必须遵守祖神三令,否则轻则被取回传承清理出门墙,重则取其性命!”

    “第一令,戒杀戮!尤其戒滥杀和虐杀。此杀,不止对人,还对一切其他生物,包括动植物和昆虫在内。”

    “第二令,戒浪费!食物、用具等如有浪费,等同滥杀。”

    “第三令,戒背叛!需敬祖神,敬师长,同门需团结一致,不可手足相残。”

    严默定下的规矩不多,只有这三条,因为简单好记,很快就传遍整个部落。

    三条看似不多,但当你的力量足够强大时,想要遵守却不是件易事,尤其是第二条的戒浪费。

    而此时人们还想不了这么多,他们只觉得这三条看起来严厉,但并不难遵守。

    且因为是祖神三令,哪怕不是严默的学生,部落里的人也不由把这三令深深刻画入心头,毕竟三令中也有言明,得祭司知识传承者也必须遵守三令。而部落中你传我、我传你,谁没有学过祭司大人教下来的知识?

    有意思的是,当他们听到如果违反祖神三令者,所犯事由也将按照部落颁布的九条规则,由裁决团来共同裁决其罪行后,竟然下意识地认为部落九则也是祖神通过祭司之口传达给他们的要求和命令,态度上对九则的认可度一下深入不少。

    连严默也没想到以祖神为名义颁布的三条门规竟然能带来如此连带效应,而这也让他更加深刻认识到在原始社会,人们对神魔的敬畏心理到底有多重。

    也怪不得古时候的人动不动就把事情和鬼神扯上关系,对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的恐惧心理可能一直都深存于人们的基因中,哪怕科学大肆发展的现代社会,真正不信鬼神、不惧鬼神之威的又有几个?绝大多数自认理智的人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尊敬但不得罪的态度。

    有了这种想法的严默,以后行事自然就抱紧了祖神的大腿,哪怕他心中的祖神和人们意识中的祖神完全不一样。

    后话暂且不提,且说猛和俩小孩听到祖神三令后都表示一定会遵守,绝不背叛和违反。

    就连原战也明确表示他会遵守三令,首领大人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敢不遵守吗?

    乌宸更不用说,他和叶星他们一样并排跪下。

    严默神情严肃,“你们虽然将跟我学习祖神传承之初级训练法,但除了乌宸,你们都还不是我的弟子,只能算是我的学生。作为学生,你们犯错,将由部落共同裁决和惩罚。但如果是我的弟子,我亲手收拾他!”哪怕要加人渣值。

    乌宸抿紧嘴唇,握紧小拳头,告诉自己绝不要犯错。

    叶星和萨宇偷瞄乌宸,羡慕得想要扑上去咬他一口。被祭司大人亲手惩罚,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好吧,这俩孩子已经信服崇敬严默到脑残的地步了。

    “默,要如何才能成为你的弟子?”问话的猛表情特认真。

    这个问题将来肯定也会被人问及,严默自然早有准备,“通过我的考验。”

    “什么考验?”

    “品德,能力,缺一不可。”

    “品德?”猛没听懂这个词,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

    这是严默第一次正式提到这个词语,“品德是让祖神喜爱的特质,能力是继承祖神传承的条件。如果品德不佳,不管能力再好,或者是我的亲人也罢,我都不会也不敢把祖神的知识传承教给他。”

    狐狸想要统治狼群怎么办?在不想他们丢失野性变成羊群的情况下,那就只有给他们加上缰绳和狼嚼子来束缚和控制他们的行为。

    而传输品德这一概念,就是给他们的思想和心灵加上辔。

    严默完全不担心这点会不成功,看他原世界的历史发展进程就知道这种加诸于思想上的束缚有多么有效和持久。

    人是群居传染性体制,一旦有人开始接受品德灌输,这些人便会像瘟疫一样,把他“学”到的东西迅速传播出去,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或为了抬高自己,能把原本简单的东西变得更加复杂。

    比如父母想要孩子对自己好,那么在教育孩子时自然会说:你要尊敬父母、尊敬师长,要孝顺、要听话、要怎样怎样。

    而这些孩子长大有自己的孩子后,这些要求不但会被复制,还会被追加。胆敢不听的,则会被集体鄙视和排斥。

    同样,战士会宣扬战友和兄弟情义,要不离不弃不背叛,要讲义气重感情,对敌人凶残但对自己人则要友善爱护。

    家族、同门、部族乃至部落,则讲究内部要团结齐心,大家都要勤劳努力,一起遵守各种规则等等。

    这种品德概念不出现也就罢了,一旦出现,且让人们感觉到它的好处,那么自然而然地善于思考的人类就会产生诸如此类的想法:

    我学会了,我遵守了,凭什么你不遵守?

    我“善良”了,你还这么凶残,这怎么可以?

    学!必须从今天开始思想品德课!争取人人都做祖神喜欢的好人类!

    而事实证明严默的预料一点都没错,当他把他需要的一些品德告知猛等人后,这些品德便迅速在部落内部传播开来,而当阿乌族人发现如果别人遵守和具有这些品德能给自己带来莫大好处后,这些品德便就此在部落内部深深扎根并向外扩延。

    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和俩小孩一样铁了心想要做严默的弟子。

    而原战竟然没有反对。

    严默本来想拒绝,可是他转而想到,如果他收下猛做弟子,那他的兄长猎不就也成了他的晚辈?

    呵呵,这种发展好像也挺有趣?

    其实严默很清楚,原际部落的人将来必然会和他们之间产生联系。

    以前只能勉强维持生存,原战和猛就算心里想也无法把原际部落的人弄来这里。但现在原战已经成为四级战士,城池也逐渐成形,无论是战还是猛,他们不可能在自己过上好日子后就不管他们的族人,老祭司秋实所属的黑原族暂且不提,战的息壤族,猛的飞沙族,不用说,将来势必会被原战他们带到这里。

    而他们也需要增加人手。

    “看在我们认识这么久而你又如此诚心的份上,我也不是不可以收你。”严默温厚一笑,给猛出了一个不算难的难题,那就是让他在接受赐福和学习初级训练法后,必须配合他做人体研究。

    当然,为了不让指南找借口惩罚他,他对猛这样说道:“你想做我的弟子,无非是眼红阿战和乌宸两人觉醒了能力。别否认,否则我会让阿战揍你。”

    猛覥着脸傻笑,“默,你真了解我!”

    叶星和萨宇偷笑,乌宸则努力忍住。原战似乎在想些什么,并没有特别留意几人对话。

    严默拿猛的厚脸皮没办法,“但我需要先和你说明,你的体质和原战及乌宸有点不同,神的血脉在你身上并不浓厚,想要激发出你的能力,我需要一些尝试。而这显然违反了祖神的要求,所以我激发你能力的过程可能会比较长,也比较痛苦,甚至会不能成功,你还愿意吗?”

    猛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立刻点头,嘴上也大声喊:“愿意!多痛苦我都不怕!”

    “很好,如果你能忍受过这种痛苦,以后你将和乌宸一样,也会成为我的弟子。”严默给自己竖起大拇指,很好,练习针术的实验体有了!这可是猛主动,而且也确实为猛好,指南想怪也怪不到他了吧?

    叶星和萨宇互相瞅瞅,看样子也很想趁此机会再努力一把,但被严默看似随意地瞟了一眼,俩小鬼立刻老实了。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亲自教授三人初级训练法第一式以后,严默又分别给三人赐福。

    而连续赐福三人的后果是直接导致严默白了一半的头发变成全白。

    不说三人如何感动莫名,且说四天后严默端坐在兽皮木椅上,宛如山大王一样被四名护卫抬出了帐篷。

    阿乌族人被震住了!

    第一,他们第一次看见椅子。椅子这个词还是乌宸等人后来告诉大家的。

    第二,他们第一次看见原来人可以让别人这样抬着走。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椅子上的祭司大人看起来似乎与往日完全不同。穿着毛皮大氅的他,短发雪白,容颜沧桑,眼眸深邃,气质深沉,整个人都是如此高高在上,宛如传说中的神灵。

    当然他们并不会用这些词来形容他们的祭司大人,只是从他们贫瘠的想象力中觉得这样的严默就像是神灵。

    这样的严默让他们看到就有下跪的冲动!

    其实呢?

    严默身上的皮毛大衣被叶星和萨宇抢着擦洗过了。

    严默不止衣服变得整洁,待在帐篷里的四天中,他还让乌宸烧了热水给自己好好洗了一把澡。

    而他眼眸深遂只因为太阳正好面对他,他不得不半眯起眼睛。至于气质深沉,谁变成一副小老头还是个残疾小老头的模样还能开心得起来?

    严默想要让四人把他放下来,但这四名护卫也不知是被原战叮嘱过,还是想要表达他们对祭司大人深深的爱,或者单纯因为新鲜好玩?竟就把椅子抬在肩膀上不肯放下。

    于是,端坐在兽皮木椅上的严默便就这么居高临下的和大家见面了。

    “祭司大人!”老族巫第一个扑到最前面。

    “大人!您怎么……?”巫青想要代表老族巫问候,却被严默满头白发吓到。他也跟着孩子们一起学习,现在已经会说不少简单的九原语。

    阿乌族人渐渐聚拢,他们平时就习惯聚集在石碑附近做活,这样热闹还能晒太阳,部落里有什么事他们也能立刻知道。

    跟着众人一起纺麻线的朵菲一看严默的外表就暗自庆幸,幸亏她只偷偷吸收了一点点生命力来维持自己的行动,还是找了没人的地方。严默作为祭司在赐福后都这副少年白头的模样,她要是敢大肆吸收周围生命力来恢复青春,绝对立刻就会被阿乌族人赶出部落。

    严默今天出来,除了赐福一些上次受损比较重的人还有他要奖励的石东和穆长明以外,另外就是传授一些药草野菜的知识,鼓励大家出去采集野菜和寻找他画出的一些植物等。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外面危险性虽然也增加了,但生存的机会也同样变多。

    为了下一个和无数的冬天,他们必须从今年的春天就开始储蓄和准备。

    而有同样想法的人显然不止严默一个。

    “首领!”大泽带着一名勇士靠近石砖建造地,现在原战正带领不用打猎和防守的勇士们在那里大量制砖。

    “什么事?”赤/裸着上身专门负责用能力搅拌混合土的原战回头。

    肌肉隆起、高大的原战给人以相当的压迫感,大泽甚至不敢靠他太近。

    “首领,巡逻的猛大人让人传话,说有紧急事情。”大泽退后,让跟来的勇士赶紧汇报。

    那名勇士还不太会说九原语,只简单地蹦出两个词组:“外护城河边,矮小的人类。”

    原战手一顿,“矮小的人类?是上次袭击我们的小怪物吗?”

    大泽和那名勇士都没听懂小怪物三个字。

    看两人脸上一片茫然,原战立刻转身,“走,过去看看!”

    在遥远的北方,父神山的另一边。

    巍峨的石堡中,背披长发的高大男子正在听手下汇报。

    “大人,我们在荒野中找了一个冬天,但都没有找到公主殿下。”

    “继续找。”

    “是,大人。”接受命令的男人犹豫了一会儿。

    高大男子沉声问:“还有什么事?”

    男子一咬牙,道:“大人,父神山的另一边,土地广袤,又多是野蛮人和魔兽的地盘,我们这么点人手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公主几乎不可能。大人,您能不能请教祭司大人,请他给出公主殿下准确的下落,哪怕有个方向也好。”

    高大男子看了手下好一会儿,“这件事你不用负责了,让菲力过来。”

    “大人?!”

    “下去!”

    “是……”男子满头冷汗地退下,不知自己到底哪里做了错事,难道他不应该建议大人去请教祭司,还是……?

    不过让菲力寻找公主也许确实要比他更快,毕竟菲力那家伙可是能飞行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