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5章 章回8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女人在冷笑。

    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相当深刻,其他阿乌族女性看到他,一般都会露出敬畏、感激或喜爱的神情,但只有这个女人每次看到他都面无表情,上次给她诊脉,确诊她有寄生虫,给她开了打虫的药,她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

    说来,这女人之后就没有找过他,他也无从确定她肚子里的寄生虫是否被打下来。

    除了这个女人,阿乌族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寄生虫,尤其小孩子,当然这跟他们的饮食习惯有莫大关系。

    严默也不是说非要这女人感谢他,但是对方那冰冷无谓甚至略带讽刺的面容让人看了也确实很不舒服。

    女人年龄说起来在所有妇女中最大,但严默知道,对方顶多就在三十后半。

    三十后半……这在原始社会几乎是已经接近死亡的年龄。

    但女人和其他阿乌族妇女不同,她把自己收拾得很好,长发一样枯燥,却给她用一根绳子扎在脑后,脸的两边还特意留了两缕发丝,脸蛋也洗得很干净,兽皮衣看着就很整洁。

    女人很高,目测约有一米七五左右,曲线隐藏在兽皮衣下,但两条修长笔直的双腿还是很引人注目。

    女人虽然年龄大了,但对她有意思、想和她一起生活的男人还是有不少,可是女人却都没答应,她好像一直就没有固定关系的男伴,甚至连孩子都是自己在抚养,不过那些男人和部落也在帮她养着孩子就是。

    “沙狼,你有什么打算?”这女人甚至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男性化的名字。

    她原本报上来的名字是“杀狼”,他听说是一个女人,直接就给她改成了“沙琅”,但是女人后来竟然为此特意跑来找他,说她要叫“杀狼”,不要叫“沙琅”。

    严默劝她,“杀”这个姓不好,对孩子将来取名也有影响。

    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孩子,女人最后勉强同意把“杀”换成“沙”,但“狼”却怎么都不肯换了。

    于是部落里便多了一只女沙狼。

    沙狼撩起眼皮,语言干涩简单,冷冷淡淡:“祭司大人,决定所有。”

    嗯?这口吻听着可不像是让他决定一切的意思,而是类似于“xx,你不是已经帮别人都决定了吗”这样讽刺又充满怨气的含义。

    严默轻轻敲桌思考,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了个别阿乌族人的反感?

    果然,任何人都不可能赢得每一个人的喜爱,哪怕他付出再多。

    但他不可能因此就斥责沙狼,相反他必须找出症结所在。

    “你真的希望我帮你决定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便决定了。”严默露出招牌的温厚笑容,他没有跟女人争论他是否已经变相完全掌控了阿乌族、甚至控制了他们的思想,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沙狼深吸了一口气,她想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如何正确表达,她突然推开身旁的人,绕过木桌一直走到严默身边。

    她的行为让两名护卫警惕,其中一名护卫直接伸手要去推开她。

    严默抬手制止,看向女人。

    沙狼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僵硬地道:“摸我,听我。”

    严默摇摇头,“不用,你说,我会理解你的意思,不用说九原语。”

    可是女人掌握的阿乌族语也不多,或者说阿乌族语本身就不丰富,一句话往往是必要词汇的连接,这让女人说话显得很僵硬。

    沙狼也没有非要严默碰触她的额头,她退后两步,回到人群最前面,夹杂着九原语和阿乌族语道:“为什么,女人要和男人过?”

    这问题是说沙狼觉得男人应该跟着女人过?

    严默也发现,阿乌族人正处于母权和父权交替的过程中,小小的部落既有以父亲为一家之主,也有以母亲为主,以母亲为主的大多都是一妻多夫的家庭。

    严默敲了敲自己的膝头,他要怎么回答?说他只是按照父权社会的惯性思维在做事?说母系氏族已经不适合世界发展进程?说拥有了肌肉的父系氏族处在统治地位是必然现象?

    沙狼的问题和今天发生的各种麻烦也让严默警觉,他的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跨越太大,很可能让这个时代的当地人无法接受。

    还有他对女性的认识和安排,他似乎从心底轻视了这些土著女性,只当她们是弱者,却忘了她们也许武力值不够高,但天性还没有被“女德”等封建思想毒害,也没有在心理上就把自己处于次于男人的地位,相反,因为孩子跟着母亲过的母权影响,很多土著女人在态度和性格上甚至比男人更强硬。

    他的做法错了。

    虽然他已经注意不要让男权在制度中/出现得很重,但无论是裁决团的成员,还是一夫一妻制,其实已经变相的把男人的地位提高,让女人更处于辅佐和附属的地位。

    虽然他本意并不是如此。何况谁说父权社会就一定是发展的正确方向?原世界的历史进程可以借鉴,但也不是就绝对正确。

    也许他可以有意识地让母权和父权并重,让两者平衡发展?

    他的目的又不是来这个世界称王称霸,本身也不是男权主义者,否则九条规则绝不是那九条,他只是想要减去人渣值并给未来的孩子和他创造一个优良的生活环境。

    既然如此,有意识地提高女性地位是否会让人渣值减去更多?母权和父权并重并相辅相成的社会构成是否会对他的孩子更好?毕竟他也不知道他的孩子来到这世界上时是男还是女,如果是女孩,女人地位不高的话,嘟嘟不就吃大亏了?

    而且这样做似乎也更有意思,不是吗?

    严默突然有了种兴奋之感,这样好像做实验,而且实验对象不止一个人,而是整个部落、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

    “呼……”严默轻轻吐气,带着真心的微笑看向沙狼,“谢谢,你让我清醒,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你,很好!”

    沙狼突然变色,原本冰冷讽刺的面容一下涨得通红,她完全没有想到祭司大人会向她道谢,甚至在祭司大人拒绝抚摸她的额头时,她已经有了自己会被逐出部落的可怕预想。

    但是祭司大人为什么要感谢她?她说了什么吗?她不是只提了一个问题吗?

    沙狼的困惑也是所有在场阿乌族人的困惑,没有人知道祭司大人为什么会突然感谢沙狼,他们都以为祭司大人会惩罚不敬的她。

    朵菲躲在人群后面注意着事态发展,沙狼出头让她心底暗暗高兴,这个部落也不是人人都听那小祭司的话。

    “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问题,我等会儿一起解释。”严默温和地道。

    沙狼定定地看着少年白发、容颜沧桑的祭司大人,她忽然感到了羞愧,祭司大人其实一直在帮助他们,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力来赐福他们,可是她却因为对方是外来者,而始终对他充满排斥。也许她也做错了?

    羞愧归羞愧,但该问清楚的还是要问清楚,沙狼握紧双手,扔出了第二个问题:“女人也可以打猎,猛大人教男人,不教女人,女人听你的,纺线、烧煮、带孩子,为什么?”

    第三个问题:“孩子,女人生的,孩子跟着父亲姓,为什么?”

    朵菲撇嘴,沙狼问的这些问题简直好笑,女人不跟着父亲姓,要跟谁姓?女人不做饭做衣服,难道要男人做吗?

    沙狼一连三个关于阿乌族人根本的问题和对祭司的咄咄逼人,让阿乌族人产生了一番混乱。

    老族巫对沙狼低喝,让她闭嘴。

    沙狼对老族巫可没有对严默那么客气,当场就白了老族巫一眼,骂道:“夺孩子的老不死,你闭嘴!”

    老族巫气得身体发抖。自从大家开始跟着祭司学语言,大家平时能用的词汇也多了许多,尤其骂人的话学得最快。祭司不说,首领大人和猛骂起人来可是百无禁忌。

    沙狼对老族巫的态度并没有让严默感到奇怪。沙狼给他留下印象后,他也打听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沙狼据说是阿乌族生育孩子最多、活的时间也最长的女人,可她的孩子大多都被老族巫拿去献祭给天地或九风,有的还被……吃了,所以阿乌族人人尊敬的老族巫在她面前也不怎么敢倚老卖老,被她骂,也不好斥责她什么。

    从这点来看,阿乌族女人的地位可能确实要比男人高一点,差不多就是族长、族巫、女人、男人、小孩、老人,这样的顺次。

    目前,沙狼只有一个孩子,在他那里上课,不算聪明,但胆子特别大,而且特别好斗,才五六岁的年纪就敢跟比他大几岁的孩子打架。

    严默理解她的心情,如果嘟嘟被人生生夺去献祭,他大概会把那个夺去他孩子的人活着解剖上一百年!

    所以他也没有阻止和斥责她对老族巫不敬,只是见她和老族巫一副要干架的表情后,才把她的注意力拉回来。

    “只有这三个问题吗?”

    沙狼的注意力立刻重新收回,“是,大人。”

    严默笑,难得,竟然能称呼他为大人了。

    “那么,就让我来一一解释你的问题。首先关于孩子跟随父姓的问题,我想你和部分族人可能误会了,部落颁布的任何一条规则都没有要求孩子必须跟随父姓。比如萨宇不就跟着他母亲萨云姓?”

    萨云憨憨地来了句:“其实我是跟我孩子姓。”

    大家都哈哈笑了,场中气氛一下变得轻松不少。

    “大人,那,让孩子跟着母亲姓!”沙狼立刻道。

    哦,这是个聪明的女人,严默笑。她也许不明白孩子跟随父姓的长远影响和结果,但是她的敏锐足以让她发现什么才是对女人最有利的。

    那么需要颁布这条规则吗?

    可一旦孩子跟随母姓,那么以后男人是不是都要采取“入赘”的形式?家族的继承权是不是也要交给女性?

    不尊父权,那么就非要尊母权吗?

    远处,原战和几名勇士快步走来,是有事?还是这人听到消息特地赶来?严默对脸色冰冷的原战摆摆手,示意他这里没事。

    原战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更快地走来。

    有人发现了原战,很快阿乌族人就对原战纷纷行礼,并让出道路。

    严默有点妒嫉,这些人似乎更害怕原战,而不怕他。他是不是应该更高冷一点?

    算了,为了减人渣值,他想高冷也是个难题。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注意没有去碰他,而是像为他撑腰一样,往他旁边一站。

    而原战的出现,也确实让大家变得老实许多,就连沙狼脸色也有点发白。祭司大人不会杀她,那首领大人呢?

    严默没有让原战离开,他说的话让对方听听也好。

    “跟母亲姓也好,跟父亲姓也好,都可以。祖神想让我们记住的是,我们都是九原部落之民,九原才是我们第一个姓氏。比如我,就是九原之严默,而你则是九原之沙狼。”严默趁机加深大家对部落的归属感,把他们从部族和家庭的小圈子中拔/出来,让他们开始有“国家”的概念。

    “你们想让孩子跟谁姓,可以夫妻间自己商量好,如果孩子多,我想这不是问题,部落不会硬性规定。这点你们能接受吗?”至于继承权的问题,以后等部落私有财产变多,再用实例慢慢解释和灌输给他们更好。

    沙狼和族人互看,一个人开始点头,大家都点头了。

    严默竖起两根手指,“再说第二个问题,我为什么不让战士猛也教女人捕猎的本事,却只让女人纺麻线织布、做食物和带孩子?沙狼你是否觉得部落这样的决定有失公允,让你感到男女地位不平等?”

    沙狼抓住了关键词,“平等?地位?”

    “对,平等和地位。”严默耐心跟她解释,这些解释的内容不但说给她听,也在说给其他阿乌族人听。

    “平等,就像你所要求的,男人做什么事,女人也得做什么事,反之同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大泽那样的男人可以一次搬运一块上百斤的石头,女人呢?我让大泽他们去搬石头,那女人是不是也要去?”

    阿乌族很多女人都在摇头。

    “同样,女人怀孕生孩子,全部落的人都会照顾她,怀孕期间和生育后更不会让她做重活,那么这时候为了平等,是不是也应该让女人出去做活?”

    沙狼抿住嘴唇,随即不平道:“男人不会生,这不……”

    “不公平对吗?所以平等有时候并不意味着公正公平。”严默留下时间让大家理解这句话。

    朵菲脸色微微改变,为什么这名小祭司说的话和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很不一样?她的父亲也好,祭司也好,她的教导者也好,每个人只会告诉她,女人、公主应该怎么做,而不会告诉她为什么。

    严默注意着大家的表情,接着道:“沙狼,我明白你的想法和委屈,但是我安排大家做的事情是根据大家的特长来分配,并不是因为你是女的就一定要去做某事。沙狼,你很强壮,训练后你会成为一名好战士,但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这样。我让女人跟着男人们一起训练和打猎,才是对女人的不公平。”

    严默说到这里一顿,“不过你也提醒我了,九原部落的子民自然与其他部族不同,我们的女人也是强者,就算不能人人成为战士,也必须有自保的能力。从明天开始,我会让乌宸教导大家如何自保和如何正确锻炼体魄,希望部落里能出现几位女战士。”

    阿乌族的女人们脸上瞬间冒出光彩,祭司大人说了,她们和其他部族的女人不一样,她们也是强者!

    沙狼也激动得握紧拳头,她错了,祭司大人和老族巫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朵菲缓缓地低下头,女人是强者吗?那为什么她的父亲始终都想要一个儿子?

    严默竖起三根手指,“第三个问题,女人为什么要跟男人过?这点我想大家也误会了,规则并没有要求女人一定要和男人过,就像孩子跟谁姓一样,这个只看个人,谁住进谁的房子里都一样。”

    沙狼想了想,犹豫着逼出四个字:“规则,不好。”

    严默温和的问:“哪里不好?”

    “女人少,一个男人,不够,吃不饱。”沙狼这句话一出,很多阿乌族人脸上流露出同意的表情,但他们不敢像沙狼一样大声说出来。

    原战也特意看了眼严默,其实他也有相同问题,到现在他对默提倡的私有制概念都还很模糊,也不太明白其意义和好处,虽然默有跟他解释过。

    严默明白了沙狼的意思,“你是说以后部落实行私有制,以家庭为单位,如果一家里只有一个男人,会不容易养活一家子,但如果男人多一些,这家就能过得很好,是这样吗?”

    沙狼用劲一点头。

    严默扫向其他阿乌族人,显然大家都抱着和沙狼一样的想法,而这也是刚才大多数妇女都愿意一妻多夫的真正原因。

    原始人也许思维简单,但并不笨。在理解了规则后,出于生存需要,他们首先就发现了规则实行后对他们的坏处。

    “以前我也跟你们有同样的想法。”严默先认可大家的想法,然后道:“但是祖神告诉我,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所有阿乌族人一起看着他,为什么祖神说这样是错误的?难道祖神不想让大家吃饱吗?

    严默试图用最简单易懂的语言跟他们解释:“一个女人最多可以和几个男人一起生活?五个、六个?五六个成年男子可以结伴外出捕捉野兽,但如果他们碰到兽群、碰到厉害的猛兽怎么办?”

    “和其他人……”叶星下意识接嘴。

    严默笑着点头,“是的,为了安全,为了获得更多的食物,人们必须结伴,于是部落出现。一妻多夫也好,一夫多妻也好,都是因为生活环境恶劣,为了寻求更大的生存机会才会如此。但如果你的部落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吃饱穿暖,女人不需要出去打猎也能养活自己,那么她还需要很多个男人吗?”

    沙狼和女人们一起沉默,包括朵菲,她们都在学着思考,学着去理解更多。

    “再者,如果部落在女人稀少时允许一妻多夫,那么将来女人多了,是不是也要许可一夫多妻?大家不妨扪心自问,在我们都可以吃饱穿暖后,你真的愿意和别的男人或女人来分享自己的丈夫或妻子吗?”

    原战第一个想,我不愿意!他自动把妻子的角色代入了他的祭司大人。一想到他的默要被迫分给其他男人或女人,他就想杀人!

    而阿乌族男女的表情也在逐渐改变,是啊,谁真心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或女人?还不都是生活逼的!虽然自己很想要多几个丈夫或者妻子,但自己的丈夫们或妻子们会愿意吗?

    朵菲更直观,他父亲拥有那么多女人,而那些女人的幽怨、心计、嘴脸,她可是看得够够!如果一个部落只允许一夫一妻,那么是不是他们的儿女也会更幸福?作为妻子是不是也会更愉快?

    严默看火候差不多,最后添了一把柴:“部落为什么存在?我和首领大人为什么要颁发部落规则?只是因为九原部落不同于其他部落,我们的制度可以让每个人都养活自己,而不是靠别人来养。在九原部落里,在祖神的看顾下,我们的女人可以成为战士,我们的男人可以纺织耕田,老人和孩子都可以做力所能及的事,包括残疾也一样。九原部落没有废人!没有需要别人来养活自己的可怜虫!我们每个人都能养活自己,也必将都是强者!或者心灵或者身体!”

    原战用力一挥拳头,肯定地沉声低喝:“部落没有可怜虫!九原部落的子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我们每一个都是强者!每一个都是战士!无论男女老幼!”

    “嗷嗷嗷——!强者!我们是强者!我们是九原子民!”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口口~

    ***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章,可以说也是九原部落真正崛起的开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