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6章 章回8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严默与原战商议,随即向众人宣布,九规第一条中的长老团将加入女性,而且今后男女数量必须相等,长老任期为五年,最长不超过十年。以后再有其他管理组织,构成和任期等与长老团同样。

    为了确保这点会被实行下去,严默让原战把这些内容加刻入了石碑背后。

    原战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答应了他。

    严默觉得原战的态度有点奇怪,但并没有放在心头。

    而自从那天后,部落内部就有什么在明显改变。

    首先便是人的精神面貌,如果说之前的阿乌族人更多的是随波逐流,为了活着而活着,那现在他们就是在主动参与,甚至努力用结结巴巴的九原语来表达自己的感想和建议。

    其次,便是大家对九原语的学习一下热情了许多,每个人都在努力开口说话,不管年纪多大的人。

    再次,就是人们开始喜欢问为什么。

    “乌宸,为什么你的名字叫乌宸,乌是黑色,宸是什么?”

    “叶星,为什么1+1=2?可我和你娘加在一起生了你们三个!这不是1+1=5吗?”

    “叶老头,为什么大人让我们鞣制兽皮时要加盐?”

    “萨宇,为什么一个月有三十天?而不是二十天或者五十天?”

    “猛大人,为什么男人天生肌肉多,女人脂肪多?脂肪是什么?肌肉是什么?为什么只有女人会生孩子?为什么男人不能生?”

    “我想不通,为什么祭司大人不让部落里近亲结合,神不是都这样嘛,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当这样的问题传入严默耳中时,严默便在授课时利用学生的嘴巴把他的解释传了出去:“人类与神不一样,神的身体没有缺陷,而且他们结合和创造下一代神的方式也与人类不同。但人类和其他生物本身就带有各种缺陷,这也是为什么神和人类及其他生物结合后,不能再诞生新的神,其后代只是有一定几率获得神的某种能力。”

    听严默这样说,有人提问:“那么近亲结合不就很容易产生神血战士?”

    严默笑,他就知道会有人这么问,“当人类或其他生物近亲结合时,虽然血脉中的神血可能会更浓郁一些,但同样的属于人类和其他生物的缺陷也会被加倍遗传,于是近亲结合生育的后代很容易出现痴傻、天生残疾、形状怪异的孩子。如果一个部落里大多数都是近亲结合,那么随着血缘越浓厚,这种缺陷也会更厉害。妄图用这种方法创造神血战士,只会让整个部落都跟着毁灭,因为利用这种方法,往往十万个人才可能出现一名神血战士。”

    “十万!我们整个部落才六十五个人。”孩子们惊呼,这么庞大的数字已经在他们大多数人理解之外。

    严默又道:“阿乌族为什么女人会越来越少?大家的寿命也不长?很多孩子生下来就死掉或者也活不长?这都跟近亲结合有关。问问你们的老族巫,问他是不是有女人生下过畸形的孩子?而他们因为害怕而把孩子给弄死了。”

    真的有人去问老族巫,而老族巫也证实了严默的猜测。

    自此,大家对于近亲不让结合的事也不再纠结,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都说了,以后部落里的住民会越来越多,女人不是问题!

    “女人是问题!”严默头疼。

    原战单膝曲起坐在地上,抓着烤肉撕扯,闻言吞下肉块,随口道:“你要怎么解决女人数量的问题?”

    “你的想法呢?”严默没好意思说他打过人鱼族的主意,但在他了解到这里的人鱼族并不像他原世界传说中那样,人鱼上岸可以短期变出双腿,便打消了让人鱼族女人来补充九原部落的馊主意。

    也许以后会出现跨越种族的倾城之恋,但那只会是极个别现象。

    至少在部落发展前,人鱼族的女孩子们可不会看上他们。

    原战没有立刻回答。

    可严默已经比较了解他,也知道他心里这段时间都在想什么,“你想回去?”

    “不是回去。是去把他们带来。”原战摸摸自己的脸,“我现在也是四级战士,而且能力和体能同时都是四级。我记得酋长脸上刺青的颜色,他的能力也觉醒了,但只有二级。如果真打起来,他不会是我的对手。”

    严默点出困难,“路途,危险,时间,还有你离开后这里的防守,我们必须考虑好并安排好一切,你才能离开。”

    “我知道,我没说现在就走。”而且他要走,肯定会带上默,他才不会把默长时间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说森林里会不会还居住了其他人类部族?”严默异想天开道:“既然有矮人,那说不定也有其他野人类。”虽然矮人出现了,但他们也太矮了,这要怎么通婚?

    原战把手上还带血的烤肉放在火上烤了烤,“先把部落弄好,收服矮人,了解森林情况后再探。”

    严默点头,“如果你回去原际部落不能把人带来,可以考虑用盐换一些奴隶。”

    “确实,我们需要奴隶。可惜附近没有发现人类部落。”原战一脸失望,以他现在的能力,收拾一个原始部族绝对不成问题,如果有人类部族在附近,他们就有足够的奴隶人手来补充部落的劳力。

    严默抬头,“我们需要的是人手,不是奴隶。”

    “嗯?”原战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我是说,就算我们把奴隶换回来,也不是让他们做奴隶的。九原部落不允许出现奴隶制。”

    “什么?”原战惊讶,“你把那些女人当宝也就算了,连奴隶都不要?那部落怎么发展?”

    “没有奴隶就不能发展了吗?我们需要的是人手,我们……”严默忽然止住话头,看着男人,好一会儿没说话,久久,“你心里其实根本没有把我跟你说的一些规则制度放在心上是不是?你压根就没把那块石碑上刻的内容当一回事,是不是?”

    “我觉得有些很好。”原战看对方猜出了他的想法,也没有隐瞒,“比如明确人们什么样的行为属于犯罪,而犯罪必然会被惩罚之类。那个奖励也行。”

    “那长老团和裁决团制度呢?一夫一妻制度呢?私有化制度呢?抚养和赡养制度呢?”

    原战嗤笑了下,“我只知道两件事情。第一,你必须强大;第二,你必须让大家吃饱肚子。否则无论你做什么,哪怕那些什么什么制度对他们再好,也没人会把你当回事!”

    “制度有必要,与其后面完善,不如一开始就定下游戏规则。我上次跟你解释时就跟你说过,这些制度除了让我们便于管理部落住民,也可以帮我们吸引更多的其他部族人。你有没有想过,其他部族,比如原际部落,他们把女人当作弱者,女人在部落里的地位非常低,奴隶更不用说。如果有一个部落,她不但强大和富足,同时她也给予大家相比较而言比较平等的环境,女人在这里不用被当作生育工具和交换财产,奴隶也一样,老人和孩子都不用担心会被吃掉和抛弃,所有人都是自由的,那么那些部族里的人会不会被我们吸引,想要到我们这里来?”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你也说了前提是我们的部落足够强大和富足,在这之前,任何事都没多大意义。”

    “有意义!等我们强大起来再去制定这些就迟了,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把这些规则根深蒂固地植入部落民众的灵魂中,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他们将是最好的传输者,他们……原战!”

    埋头大嚼的原战抬头,挥手,含糊不清地道:“祭司大人,你说,我在听着。”

    “狗屁!”严默也知道让原战在短期内就理解他的想法很难,他闭嘴不说了。

    原战听到声音没了,奇怪地抬眼瞄他,终于空出嘴巴来道:“默,不管你想做什么,制定什么制度,我都会支持你,哪怕我不明白你那么做的意思。”

    “哈!你就不怕我把部落玩坏掉?”

    “不怕,我信任你。”

    “我好感动。”严默讽刺一笑。

    原战丢掉骨头,起来坐到严默旁边,注意和他隔开一个拳头的距离,盯着他的眼睛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是得到祖神传承的祭司,你的这里……”

    原战指了指自己的大脑,“你想的与别人都不一样,我不敢说你的想法都是好的,但你做错事还会被祖神惩罚,那么如果你把一个部落给玩坏了,祖神应该会更加惩罚你吧?”

    严默简直要为原战的推断鼓掌。不过这家伙就是因为看到他做错事会被祖神惩罚,所以才相信他?……好混蛋!

    原战看出严默在心底骂他,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你说过人的职责需要分工,那我的职责就是杀戮与威慑,我把猎物抓来,把它拔皮抽筋,而它的肉则由你把它做成美味,然后我们一起分享它。”

    严默深吸一口气,“部落里的女人地位必须和男人一样,理由以后跟你说。”

    原战点头,“好。”

    “部落不能有奴隶,换来和用其他方法得到的奴隶或战争俘虏,我会用另外的方法让他们劳作。”

    “好。”

    “任何制度都会有*的可能,因为人类有欲/望,你我必须以身作则。但是你不用担心你会没人侍候之类,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这点也是我要让部落之民牢记的一点,侍候人的人并不就是奴隶。”

    “明白。”

    “孩子是最后牺牲的,甚至在你我之后。”

    原战皱眉,“你最重要。”

    “不,孩子最重要!”

    “好吧,那些小崽和你一样重要。”原战非常勉强地道,但他心里怎么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两位统治者对部落的发展方向和管理方式暂时达成共识。

    有了两道天然屏障,暂时没有了外敌之忧的九原部落自然开始大力发展内部建设,严默已经住够狭窄、黑暗、味道怪异的帐篷,他要住上真正的房子!

    春天到了,土壤化冻,所有人现在都能帮得上忙。

    盖房子,这是必须的,大家早就盼着了。

    以巫诚为首的一干人都说要先给祭司和首领大人盖房,被严默婉拒。

    大家都没有盖房子的经验,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栋房子成为试验品。

    但在部落族人看来,祭司大人多大公无私啊,第一个盖房子这样的好事竟然让给了老族巫。

    巫诚也没好意思接受这样的好意,最后大家商量定先盖议事大厅。

    盖一个可以容纳百人的房子难度肯定比盖一座小房子大很多,原战接受了这个挑战。

    但他并没有一力承担房屋建造的所有事,毕竟能控制土石的只有他一人,除非他愿意以后就做部落的建筑工,否则他必须把建筑的知识传授给其他人。

    原战的建筑知识也是完全靠他一点点试验和琢磨出来的,他家在这方面只比他能干一点点的祭司大人只负责提供房子外型的图画,和对房子内部的各种功能要求,实际到底怎么盖,祭司大人说了一堆要点,剩下的就全部靠他自己实践。

    “轰隆隆!”春雷阵阵,大雨倾盆而下。

    拉蒙接过石板抬头看着天空,手接雨水道:“雪要化了。”

    严默急忙把简单的蓑衣披上身,幸亏他出门时看天色不对,多做了一些准备。

    两名护卫也赶紧穿上蓑衣。

    说来,蓑衣这东西也要感谢祭司大人,入春后下了几场雨,不少孩子淋雨后生病,被祭司大人喝斥后,祭司大人便让他的学生们学着制作蓑衣。

    而做好的蓑衣穿在身上不但能避雨,还能保暖,用料又简单,制作方法也不难,现在部落里的人几乎人手一件。

    拉蒙看严默变成草人,吃吃笑,他们喜欢下雨,雨水会带来泥土的芬芳,雨点打在身上的感觉也很舒服。

    “会下大雨。”拉蒙按照经验判断:“每年到雪化的时候都会下一场很大很大的雨,会接连下好多天,直到雪水全部融化。你们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到湖边来,湖水会上涨,湖水会一直淹到树林那里。”

    “大雨,化雪……”严默脑中闪过什么,他忽然一拍大腿,“坏了!”

    拉蒙和两名护卫一起看向他。

    严默没解释什么坏了,只叮嘱拉蒙:“请帮我把石板交给诺玛,让她不用着急,有时候祖神传承给我的知识,因为太多,我也会记得不是很清楚。石板上的纺织机只是我凭着模糊的记忆所画,顶多只能给诺玛一点启发,让她千万别按照画上的内容来制作。”

    “好的,你放心,我会跟她说清楚。”

    “我先回去,部落里还有些事。”严默让两名护卫抬起他。猛又给他做了一把更轻便的椅子,可以方便两个人抬着他走。

    拉蒙挥挥手,“等你腿好了,欢迎你到岛上玩。哦,还有,我们首领说了,雇佣我们人鱼战士帮助守卫九原部落没有问题,但具体多少盐换多少人,还要再谈。”

    狡猾的人鱼!一点都不纯朴!严默笑,“可以,我回去就和我们首领商量。你们最多可以派遣多少人鱼战士?”

    “一百。”

    小气!不过严默也知道海森肯派一百人鱼战士来帮助他们就已经很友善,虽然他们需要用盐和肉类来交换。不过长尾人鱼族到底有多少人口?根据上次海森随便就能派出八百战士来看,如果他们不是全民皆兵,那总人口应该至少不会低于五千之数。

    雨越下越大,严默也顾不得再细想,挥手和拉蒙告别,让护卫们赶紧带他回部落,他忘记交代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大家提出的各种评论,非常有意思,也学到很多^^

    ***

    关于严默提出的制度,在这里稍微说明一下哈~

    首先,严默并不是很懂政治和管理,作为一名医生,他穿过去在指南的约束下,在原战异能和他本身的能力刺激下,自然首先想到的是要让人们和他自己如何才能过得更好,于是结合当地现实,他认为他作出了比较有利于部落发展的制度。

    其次,制度的不完全和制度的合理与否不可能一开始就什么都想得十分周到,所以以后在发展中肯定会不停地打补丁,这是无法避免的~

    第三,原始人和我们也没多大区别,就像我们从小学习各种制度,到后来觉得理所当然一样,严默只不过先做灌输,给大家留下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这样以后想要管理别人和管理新的民众就有理可循,而早已学习制度的人,则会一代代把这种制度深刻。

    奴隶制度和封建思想也不合理,可是就因为经过一代代洗脑,奴隶觉得自己就是奴隶,而很多封建思想也早已固定在人们心头。

    严默只不过也在学着提前做思想灌输而已~~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