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章回8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跟着严默一起走向那些矮人。

    “大泽和他们试图接近过两次,但他们的语言和我们不同,你看你能不能听懂他们的话。”原战看那些小矮人手中武器都下垂着,手抬起往下按了一下。

    大雨中视线不佳,紧跟在原战身后的一名勇士专门负责传递首领讯息,当他看到原战的手势,立刻把朝向矮人的长矛重新竖起,他后面的人看到就跟着学,就这样一个接一个都收起了长矛。

    朗朗对身边的查查长老道:“看,我说他们没有敌意吧。”

    查查长老翻了个白眼。

    朗朗忽然伸手指向严默,“那个人地位肯定不一样,他坐的东西很有意思,我也想有一个。”

    “你想让大家抬着你走?做梦!”查查长老一口否决。

    “可是它给了我很大启发,我们可以改造一下这个东西,用它来抬食物、抬伤病者,还可以用它来运送沉重的东西。你觉得他们会送我一个这样的东西吗?”

    “族长!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们来了!”

    看到踩着泥浆走上土山的巨人们,朗朗回头喊了一声。

    莫莫族的老弱病残听到声音,都退到了队伍最后面。

    而所有原本坐在地上的矮人全部站了起来,一部分分散在族长周围,一部分则围住了没有战斗力的族人。

    原战抬手。

    队伍停止前进。经过长时间训练,现在这些阿乌族勇士已经学会在恶劣天气如何最快速地传达和执行指令,所以哪怕停止的命令来得突然,他们也没有出现后面人撞到前面人的慌乱场景。

    双方距离相隔约十米。

    大雨阻挡了视线,但严默还是大略数出矮人的数量,约有两百人出头。

    朗朗从族人中走出,查查长老和两名战士紧跟在他身后。

    原战也走了出来,护卫和勇士都没有动,他们在来之前就收到首领命令,一切以保护祭司大人为主。

    朗朗仰头看着大步走过来的原战,大声道:“嗨,大个子,你别再过来了,我不想对着你的大腿说话!”

    原战第一次和矮人交流,他听见那个站在最前面的强壮矮人跟他说了什么,但他没有听懂,他也用九原语大声道:“小矮子们,你们从哪里来?来这里想干什么?”

    后面听见原话的严默嘴角抽搐了一下,也许他回去的首要工作就是先教导他们首领大人的语言艺术,不过那矮人说的话也没有文明到哪里去就是。

    天幸,小矮子们没有听懂原战的话。

    朗朗表示不能沟通很痛苦,可这该死的大雨天,他就算想用图画表示,也有一定困难。

    原战在等待,看对方是否有类似默的族巫人物。

    朗朗考虑到自己是来寻求帮助的,只好继续边比划边说道:“大个子们,我们希望能够上你们的山上避雨,作为交换,我们可以送你们几把梳子。哦,看你们那乱糟糟的头发,大雨让它们变得更糟。”

    果然语言丰富流利的种族都不太……纯朴。严默在心中嘀咕,几把梳子就想抵两百多人的住宿费,这已经不是精明,而是狡猾,那个矮人想必也在趁此机会探查他们的底线在哪里,顺便也是想借此测试一下他们的智商?

    矮人们的行为让他想到原世界某些所谓先进国家的人士到原始部落探险,用一个一块钱的塑料打火机换来一堆价值连城的宝石的事迹。

    也许在原始部落人的眼中,一个塑料打火机的价值甚至高于那些不能吃也不能用的宝石,如果换成刚来时的他,哪怕是现在的他,也愿意用一堆只颜色漂亮的石头去换取一个更有用的塑料打火机。

    但问题是,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原始土著人,他的价值观已经成型,所以当听到有人想要用几把梳子就换取两百人的长期住宿时,他好笑之余更觉得可气——他这是被土著人当土老帽了吗?

    原战听到他的祭司大人似乎嗤笑了下,但没有听到默开口,他也不清楚是默没有听懂那些矮人的话,还是有其他打算,最后他选择暂时保持沉默。

    一群巨人在自己面前保持沉默,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天上还下着冰冷的大雨,朗朗和其他矮人表示,压力很大。

    “好吧,我还以为你们是一群聪明人,可你们的表现显然只是一群不懂得表达和沟通的大傻子。”朗朗叹息,从头发上拔下他心爱的梳子,往前走了几步,抬手递给原战。

    原战接过梳子,随意看了两眼。这把被默叫做梳子的东西看起来比上次捡到的那把更精致,梳齿十分均匀光滑,梳背上雕刻了精美的藤蔓。

    “嗨,你看到了吗?喜欢吗?快有点表示吧!你们想要更多吗?”朗朗抹抹脸上的雨水,迫切地问。

    原战把梳子往腰带上一插。等默头发长长了,这个梳子就能用到了。然后继续沉默地看朗朗。

    “喂!大个子,你不能就这么拿走我的梳子却什么表示都没有!”朗朗蹦了下,还挥了挥手,“喂,说话呀,你刚才不是说话了吗?哦,天哪,也许你们没有敌意,但你们的脑袋显然比石头还硬!”

    朗朗回头,对查查长老等人很难过地道:“那个傻大个拿走了我的梳子,还不打算还给我,我们要对他们宣战吗?”

    查查长老很想捂上脸表示不认识前面那个人,他真的很想换一个更正常点的族长,可是其他长老和族人却不同意。

    就在矮人们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另一名长老越众而出。

    查查长老看到这位,小小舒了口气,总算族里还有个可以管住族长并比较靠得住的人。

    “祖巫大人。”朗朗和查查长老一起对这位长老行礼,祖巫在他们矮人族中属于最特殊的存在,她们虽然也是长老,但无论族长还是其他长老都会对她们很尊敬。

    编着长长辫子的祖巫长老是一位长相非常秀丽的女矮人,她对原战点头,把刚刚刻好的木板递给原战,随即抬眼望向坐在抬椅上的严默。

    祖巫长老两手握拳上下相撞,左手在上,右手在下,竖放到胸前,同时对严默点头,这是矮人族的礼仪。

    “尊敬的巫者,你的神之力便是水神的泪水也无法遮掩。我是莫莫族的祖巫,卡蒂。”

    听听,这才是两“国”交往应该有的开场白!严默坐直身体,右拳按到左胸,也颔首回礼,同时凝目看向那不到一米高的小矮人。

    对方说能感觉到他的神之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卡蒂会越过原战与他直接交谈?因为他们都是巫者?

    看严默只是回礼却没有开口,卡蒂有点失望,她没有指望这位巨人族的巫者能听懂她的话,但她希望对方能够主动做些什么。

    “雪落之前,祖先之灵向我低喃,山神之地出现神的血脉,危险正在逼近,贪婪吞噬一切。我当时以为祖先之灵在告诉我们,危险就来自神之血脉。可是不久前当那些怪物袭击我们,我才知道危险指的是它们。当我再次向祖先之灵求助时,他们指向了这个方向。尊敬的巫者,我族在寻求你们的帮助,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们度过这段困难时期,我族必将报答你们。”

    卡蒂想着对方既然听不懂,便说出了实话,而这也会让她的请求看起来更真挚。

    祖先之灵?是说矮人族的祖巫可以与矮人祖先的鬼魂沟通?这世上真的有鬼魂吗?还是某种有意识的能量体?

    严默仔细推敲着卡蒂的叙述,想以此找出这位祖巫的能力和矮人族更多的信息。

    从卡蒂的话来分析,矮人祖先之灵的低喃不像是预言,倒像是他们把已经看到的事物,挑出重点和与矮人族安危相关的内容,告诉这位祖巫,然后任由这位祖巫自己去分析和理解。

    那边原战也已经看清楚木板上刻的内容,那就是一幅简单但清晰的简笔画。

    画上,一群矮人走进城池,一个矮人把什么东西交给巨人,而巨人手中已经拿着一些果实和奇怪的物品。

    原战走回严默身边,把木板递给他。

    严默低头大略看了眼,重新抬头看向卡蒂和那群矮人。

    “他们大概是想和我们交换,让我们收留他们。以前在原际部落也有同样的事,通常我们会要求食物或者奴隶,不过一群矮人奴隶?他们那么小能干什么?”原战的口气万分嫌弃,“你能听懂他们的话吗?”

    “能。还有不要小瞧矮子,浓缩是精华。”

    “什么?”原战没听懂。

    严默也没解释,他让护卫把他抬得再靠近矮人们一点,他可没有那么大嗓门,把自己声音在大雨中传得那么远。

    看到那个少年不像少年、老人不像老人的奇怪巨人坐在那个奇怪的东西上接近他们,矮人们都在互看,还有人在窃窃私语。

    查查长老恭敬地问卡蒂:“祖巫大人,那人是巨人族的族巫吗?”

    “非常有可能,他的地位在那些大个子中很高,可是他看起来却没有那些大个子那么强壮,那么他不是族长就是族巫,最起码也是长老。”卡蒂说出她的分析。

    朗朗用极为热情的眼神凝视着卡蒂,嘴上却说着很正经的事,“那些大个子看了你的画应该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你们觉得他们会同意吗?”

    “不知道,可惜我们和他们语言不通,想要沟通还得花点时间。”

    查查担心地看向族人,“我们的身体虽然强壮,可是这么长时间的淋雨,我怕孩子们会生病。”

    “我也很担心你们的孩子。”一道听起来很舒服的声音突然传入矮人们的耳朵。

    卡蒂、朗朗和查查长老一起转身吃惊地看向严默。

    原本在小声交谈的矮人们,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也都震惊地抬起了头。

    严默有意识地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和缓,“所以就让我们先进城避雨,我想你们这时一定很想要一个安全、干燥、温暖的地方恢复体温,最好还能再来碗热腾腾的浓稠肉汤?”

    矮人们不少人吞咽口水,他们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火堆,热汤,避雨的地方,那是他们现在最渴求的事物。

    “你你你……能听懂我们的话?你还会说我们的话?不,你的发音不对,可是为什么我能听懂你在说什么?”卡蒂震惊到眼睛睁得溜圆。

    其他矮人也都满脸不可置信。

    阿乌族勇士看到矮人们震惊的模样,一起挺了挺胸膛,胸中满是骄傲。他们听不懂,但他们能看出对方的表情代表了什么意思。

    原战得意一笑,这样的祭司只有我有!大地之神一定看他这个后代很顺眼,才会让他捡到默。

    严默微笑,“因为我是九原部落的祭司。尊敬的卡蒂长老,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也一样,先让我们回城里安顿,部落刚建,城内还十分简陋,但安顿你们的地方还是有的。”

    这就是提前建这么大一座城的好处了,临时大量来客也不至于腾不出住的地方,光是城墙上的角楼和四座城楼,挤一挤,住两百矮人绝对不成问题。

    当晚,共两百零六名矮人在严默安排下住进北边的城楼和角楼中。

    矮人族已经知道严默能听懂他们的话,也就没有再多做隐瞒——在他们以为对方听不懂的时候,已经泄露了很多。

    严默从那位朗朗族长和祖巫卡蒂口中了解到矮人们遇难及逃难的全部经过。

    首先是卡蒂与祖先之灵沟通时,被提醒有危险,他们做了准备,可是因为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谁会给他们带来危险,这让他们的准备还不够充分。

    之后冬天来临,一大群饥饿的小怪物杀进森林,它们嗜肉,在偶尔捕杀了几名矮人后,竟然盯上了住在森林比较边缘地带的莫莫族,而这些怪物不但能爬树,还能钻洞,且学习能力特别强,它们看到莫莫族用木头做武器,它们竟然也很快模仿出来。

    再之后,矮人们逃到森林边缘,一边抵抗那些怪物的袭击,一边出外寻找食物。卡蒂则在此时再次与祖先之灵沟通,得到逃往东北方的指示。于是矮人们就花了大量时间从森林边缘挖了一条通往东北方草原的地道,他们从深冬一直挖到一个月前,而为了迷惑那些贪吃的怪物,这一个月内他们还挖了不少其他短地道。

    后,暴雨期来临,地底洞穴的水无法全部排出,矮人们不得不离开更隐蔽的洞穴而逃到树上,矮人们以为暴雨期那些怪物也会去躲雨,结果却是那些小怪物竟在大雨中偷袭他们。

    无奈之下,矮人们只能暂时放弃自己的家园,经过商量后分成了两批,一批逃往森林更深处寻求其他矮人族的帮助,还有一批则吸引那些怪物来追杀他们,并利用之前挖好的地道从地底逃出森林边缘,逃进草原。

    第二天晚上,忙碌一天回来的原战问严默:“他们逃出来的洞穴是不是都用什么特殊方法堵上了?昨晚我就加强了防守和巡逻,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那些小怪物追出来。”

    “这点我问过他们。”严默道:“卡蒂没告诉我矮人族善于挖洞的秘密,但她也让我们放心,说他们挖过不用的洞都会堵上,那些小怪物不可能找到这里。”

    “如果这样,他们在森林里怎么会无法摆脱那些小怪物,非要逃到这里?”

    严默对他竖起大拇指,“这个问题我同样问过,卡蒂说他们堵洞很快,但挖洞需要时间。他们逃到这里的洞穴,也是花了大半个冬天的时间才挖通。而且我觉得他们不向森林深处挖地道,除了地底下树根盘结,想要不伤到树根挖洞很困难以外,大概就是很不想把那些怪物引到其他矮人族那里。”

    原战表示他会继续观察矮人族,让严默也多加留意他们挖洞的秘密。

    认为自己很诚恳的矮人们在交代了一切后,很快就丢掉客人的羞涩和含蓄,来之后的第三天便开始在九原部落里到处转悠。

    “这是什么?”查查长老迫不及待地问。

    “城池。”

    朗朗:“干什么用?”

    “用来保护住地居民和抵御外敌。”

    卡蒂问题更多,“为什么要建成这样?这个开口干什么用?这个叫角楼和城楼的是怎么建造起来的?只把砖头往上垒加就可以吗?城墙为什么这么厚、这么高?还有那个护城河……”

    严默回答累了,直接摆出这是部落秘密无法奉告的表情。

    “祭司大人,求再回答一个问题!你们用的什么材料?为什么这么结实?”凑过来的德德和格格提问题还不算,竟然直接掏出从小怪物那里弄来的石镐就往墙面和地面上砸。

    严默挑眉,护卫大怒。

    巡逻的阿乌族勇士正好看到,冲上去就把德德和格格提了起来。

    阿乌族勇士很愤怒,查查长老捂住脸,朗朗和卡蒂转头当没看见,严默温厚地道:“大家揍的时候轻一点,药材也很珍贵。”

    于是生气德德和格格企图破坏城墙的阿乌族勇士就“轻轻”揍了两矮人一顿。

    矮人虽然被揍,但他们对整座城池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情,就连外面的大雨都无法阻挡他们探索的脚步,更别说一些皮肉伤。

    因为城池刚建好,内部还什么都没有,严默也不怕他们看,就放开给他们参观研究。

    从和矮人们的交谈和接触中,他已经发现这些矮人虽然过于自来熟了一点,但也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聪明,虽说还没有达到人人举一反三的地步,但严默真心感觉和他们交流要比和阿乌族人交流容易多了。

    在矮人们观察九原部落的同时,九原部落住民和严默也在观察他们。

    逐渐的,严默有了个想法。某天,他让乌宸和猛故意在矮人面前讨论吊桥的制作问题,他们上次做的模型失败了,这是第二次修正后尝试。而路过的格格和德德不出所料地被吊桥这个新鲜东西吸引,很快就把整颗心都扑了上去。

    乌宸忽然有了危机感,他开始更加勤奋地学习,自动减少了睡眠和锻炼时间,几乎废寝忘食地去研究吊桥制作,试图抢在矮人们之前弄出可行方案。

    唯一弟子的不对劲,严默很快发现,也很快制止了他这种不理智的比赛行为。

    “你的专长不在这里,之前我是实在缺乏人手,才会让你和猛主要负责此事。可是就像猛更适合做一名战士和战士领导者,你更适合去做一名综合性管理者,辅修医学和算术,而想要做好一名管理者,武力也必不可少。记住,以后不管做什么事,你必须保证每天的睡眠和三餐以及战士训练,如果你没做到,或者再做出这种不冷静的行为,我就把你丢到青渊湖里喂人鱼!”

    乌宸很严肃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傻乎乎地笑起来。师父在关心他呢!

    严默随手拍了蠢弟子后脑勺一巴掌,等手掌接触到乌宸的头发才想起来他还在惩罚期内,可是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乌宸就觉得浑身再次沉浸入那种暖洋洋的舒服感觉中,很快,这几天累积的不适感就全部消失。

    “师父!”乌宸感动得眼泪汪汪。

    严默也想哭,又浪费一次!而让严默没想到的是,他不止浪费了一次装神棍和施恩的机会,他的蠢弟子还顺便坑了他一把。

    乌宸这几天的不对劲,原战也发现了,可他现在看着对面一脸喜气走来的小崽子,就觉得他脸上再没有早上看到他时的疲累,走路也不再拖着脚步,眼圈也不黑了。

    乌宸看到原战,立刻站住行礼。

    “你刚从默那里出来?”原战问他。

    “是。”乌宸诚实,又比较怕原战,听他询问,当下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说完,他还不忘给他师父扎刀,一脸感动地道:“师父对我真好,这么短时间就赐福我两次,他让我别说出去,我当然不会说!”不过告诉首领大人肯定不算。

    他刚才也只是怀疑而已,没想到……!原战紧握手中木矛,紧到把木矛生生握断在掌心的程度,才能忍住不把对面占了极大便宜的小崽子一脚踹到城墙下面。

    当天,严默发现原战也开始变得不对劲。

    继格格和德德之后,矮人们又发现严默在给阿乌族的孩子们上课,很多人便不请自来,非常厚脸皮的人手一块石板一根炭笔地挤进“教室”里。

    阿乌族的孩童和少年起初很排斥他们,言语不通也让两族产生很多误会,短短三五天就打了不止三五场架。

    朗朗族长和各位矮人长老表示小孩子就要多动手,手动多了,脑子才能更加活跃,而这里指的动手也包括打架在内。至于动手的矮人中也有很多不是孩子这点,他们就当没看到,被问起还会反驳:得了吧,你们五岁的孩子就跟我们一样高,你们六岁的打我们就很不公平了!

    严默憋笑憋得很辛苦,看自己的学生没吃亏,也没管,只是有意无意地让乌宸去协调学生和矮人们的关系。

    矮人们也不是一味在占便宜,他们很喜欢给别人送梳子,十天住下来,阿乌族人基本已经人手一把矮人特制木梳。

    “默……”猛期期艾艾地凑到严默身边。

    “什么事?”

    “你是不是和战打架了?”

    “哈?”

    “没有吗?我知道了!”猛一拍大腿,“那你肯定是这几天没有好好满足他,他的火气大到二十里外都能看到他头上冒的黑烟!”

    严默,“……”

    猛摇头,对兄弟一脸同情,“默,你有多久没有让他睡了?我上次问他能力涨得这么快,是不是跟和你经常睡觉有关系,结果他不但没有回答我,还把我和我手下的那些人挨个揍了一遍。这几天他又来了,动不动就说锻炼我们,然后拼命揍我们,你看我的脸,现在大家看到战都绕着走。”

    严默,“……”

    猛想拍严默的肩膀,又在半空顿住,“啊,我忘了,战说你现在不能碰。对了,这是不是就是你没和战睡觉的原因?默,你现在为什么不能让人碰?多久可以恢复?除了战,我也一直在等待你……那词叫什么来着?对了,研究,你什么时候能研究我?”

    “二猛,朵菲还是一副老太婆的样子,你也能睡得下去,我该说你这是真爱吗?”

    “真爱?那是啥?变成老太婆为什么不能睡?反正晚上又看不见。”

    牲口!严默对护卫示意,“把这家伙赶出去。”

    两名护卫表情怪异地走到猛身边。

    猛抓抓脑袋,不明白小祭司怎么突然生气。

    走出城楼时,猛脑中灵光一闪。啊!他知道了,肯定是因为小默默不能让人碰,战也没办法满足他,所以两个人都火气很大,啧,太可怜了。

    晚上,传说火气很大、极为暴躁的原战黑着脸走进东城楼,现在他和严默都暂居在这里。

    看到乌宸还在,原战伸手对大门一指。

    乌宸立刻站起,先看向严默,在严默点头后,对两人施礼离开。

    原战走过去把兽皮门帘用石头压住,他们还没来得及做木门。

    严默一边配制药物,一边随口道:“身上很难受是不是?这场雨已经接连下了快二十天,听矮人族说顶多再有三两天,雨就会停,你再忍忍,太阳出来就好了。”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一屁股往他身边一坐,盯着他,眼中满是迫切的渴求和近乎残暴的欲/望。

    严默被他这个眼神盯得受不了,放下手中工作抬头看他,“你这几天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配点清火败毒的药?”

    “三十一天!”

    “你记错了,是三十三天,还有三天我就能走路。”

    “我没记错,我已经整整三十一天没有碰到你一下!”原战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他好像忍耐到极点一般。

    “我想碰你!想抱你!想摸你!想睡你!”原战挪动屁股,又向严默靠近一拳头的距离。现在两人已经很近很近。

    严默坐在兽皮上哪里都不能去,他也不想玩你追我爬的不和谐游戏,于是他很镇定地道:“你这种情况是病,病名叫肌肤饥渴症,一般都是从小缺爱的人会得的病。”

    说到这里,他突然若有所思,“如此说来,这个世界恐怕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患这种病。”原始人养小孩可不讲究搂搂抱抱,经常是小的时候丢在帐篷里或做活的人脚边,大了就扔出去让他自己玩,或者大孩子带小孩子。

    “你说我得病了?”原战口气怪异。

    “是啊。”严默没听出来,他还在胡思乱想。

    原战狰狞一笑,抬手就扒光自己,一挺胸膛,“那你给我治!”

    作者有话要说:欲知后事,请观下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