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9章 章回8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笑了下,在原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手掌抚上他的胸膛。

    那种无法言喻的舒服感觉再次席卷全身。

    原战狰狞的表情变成呆滞,他设想过很多种结果,就是没有想到这种。

    他其实并没有特别指望默能够接受他的要求,而且他也不是真心想要让默损耗生命力,如果他真的像他家默口中说的那么牲口,他早就不管不顾先把人按倒再说,他其实、其实只是想要让默知道他为了他忍了很久,想要让他知道他……

    牲口就牲口!反正都已经接触了!

    原战一把抱住严默,身体一翻,压在他身上。

    严默就只看着他,脸上无喜无悲也无愤怒,但随着生命力的流失,他脸上的沧桑感越发沉重,眼中深深的疲劳像是再只要用手指戳他一下,他就会砰然倒地化作尘埃。

    “……”原战张了张口,他想说什么,可是那个词他却从没有用过。

    他扯开他的领口,让他露出大半个胸膛,慢慢伏下/身体,侧过脸,让自己的脸颊贴在那胸膛上,感受他皮肤的温暖,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声。

    他不喜欢那张脸上此时的表情。

    严默在男人没有看见他的时候,脸上浮起一抹冷笑,可是他的手却动了,慢慢地探向男人下腹……

    原战暴虐和不满的情绪迅速瓦解,他的祭司大人正在拷问……不,惩罚他?

    男人的呼吸逐渐变重,他忽然张嘴,一口咬住了少年。

    严默轻嘶一声,暗骂:牲口!

    手上动作未停,尽量把本能的厌恶压到心底最深处,就权当自己在帮病人治疗阳/痿。

    下次也许可以试试进行前/列腺按摩?

    如果这样可以驯服一头野兽,让他为自己所用,他真的不介意偶尔出借自己的右手。

    而这种情况,他相信绝不会很长。

    作为祭司,他在这个部落中的权威已日益加深,他的能力已经让这里的土著人认识到他的重要。

    他相信,就算他彻底拒绝原战,原战现在也不会轻易和他撕破脸,就为了睡他一次。

    以后,等他变得更加不可缺少,等他培养起自己真正的势力,等他有了自保和反击的能力,原战对他的行为也会更加慎重,如果他还想让祭司和他站在同一战壕的话。

    至于原战对自己的占有欲和那方面的欲/望也很好处理,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他自己就是,自然也非常明白男子的自制力在某些时候有多差。等他发现更漂亮的女人或男人,而又不好对他下手的情况下,憋久了,自然而然会转移目标。

    如果原战真的能忍耐三、四年不找别人,他倒有可能对此人刮目相看,但可能吗?

    一个没有道德约束,一个已经习惯被原始欲/望支配的野蛮人,只会在日复一日的忍耐下变得更牲口,等他发现适合的目标,看吧,这人绝对会迅速扑倒对方,以满足自己的兽/欲。

    而只要有了让他移“情”的对象,他也从少年变成青年,身材变得更加高大、结实,根据那谁的心理学说,原战十有八/九不会再对他拥有欲/望,而会改成兄弟伙伴情。

    就好像二猛有了朵菲以后,已经再不会缠着他说要摸摸他什么的。

    原战这晚前半夜把他家祭司大人压在身下,后半夜从后面抱住他家祭司,暖暖和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上。

    身体上他并没有满足,但暴躁的心情却奇异地平息了。

    默还是非常重视他的,他会赐福别人,甚至赐福他弟子两次,但他绝对不会这样惩罚别人,也不会让别人这样扒光他抱着睡一晚。

    三次,他的默赐福了他三次。

    为了避免再让默流失一次生命力,从默的手碰上他胸膛开始,这一整晚他都没有让自己离开默,始终处于紧密相贴的状态。

    第二天,首领大人的好心情,几乎只要是人就能看出来。

    他甚至对矮人们笑了笑。

    猛一看到这样的原战,立刻凑到他身前,猥琐地用手臂撞了撞他,挤挤眼睛,“你睡默了?祭司大人可以碰别人了吗?”

    “不能。”

    “啊?那你怎么……?”

    “我当然不一样。”意气风发的男人站在城头上突然仰天大吼一声,吼完手一按城墙边跳了下去。

    猛吓了一跳,一步冲到城墙边上,就看到他们的首领大人已经安全落地。

    这就是四级战士的能力吗?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猛万分羡慕。虽然战没说,但他还是觉得战的能力提升如此之快绝对和经常睡默有关。

    三天后,九原部落的人在热烈庆祝。

    大雨停了,太阳出来了,他们的祭司大人也能走路了!

    好事一桩接一桩,生活充满无限希望。

    卡蒂和朗朗主动找到严默,“尊敬的祭司大人,您和您族人对我们的帮助,我莫莫族会永远铭记心头,这段时间,大家在这里过得都很快乐,你们不但给我们提供了安全温暖的住处,还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食物,更不用说您还让您的弟子们给我们的伤病者治疗,而您也教会了我们很多从没有接触过的知识。仁慈的您,不但有颗善良的心,有与他族沟通的神奇能力,你还有祖神赐予您的智慧。”

    严默听过很多恭维和赞美他的话,基本已经对这类话免疫。

    而且他认为矮人祖巫用这么多词汇来赞美他,恐怕不只是感谢。

    “大雨已经停止,为了不给九原部落带来更多麻烦,我和族人商量后决定明天就离开。”

    严默嘴角勾起,语气温和地问:“你们打算去哪里?”

    卡蒂和朗朗互看,朗朗接口:“我们打算往东边走,我们已经习惯在森林生活,青渊湖的对面也有森林,也许那里没有那些怪物。”

    严默点头,“我会让人给你们准备一些干粮。”

    卡蒂和朗朗脸上露出喜色,朗朗打蛇随棍上,极为厚脸皮地道:“那能不能再给我们准备一些那种淡红色的颗粒?”

    严默笑出声,“可以。不过,我们是不是也该来谈一谈报酬的问题?”

    “报酬?”卡蒂和朗朗显然都没有听过这个词,但是他们明白了严默的意思。

    “你们说要报答我,而我是个很实际的人,不喜欢等以后,我希望能让这份报答尽快兑现。”

    两矮人再次互看,他们以为严默看起来很好说话,哪想到对方会如此直白地跟他们要报酬。

    “可是我们已经送了很多梳子给你们,很多!”朗朗加重语气。

    “那些梳子?你要多少,我可以让人明天就给你们造出一大把来,也许没有你们做得那么好看,但绝对耐用,我甚至可以让人用野兽的角和骨头给你们做角梳。”

    “角和骨头也能做成梳子?”朗朗惊讶,随即一挥手,“哦,这不是重点。尊敬的祭司大人,我们来之前,你们并没有梳子,你们不能把从我们身上学会的东西当作你们的。”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细细地算一笔帐。”严默拿起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石板,一笔一笔画给矮人们看。

    矮人们摸鼻子不安。严默身边的四名护卫紧紧盯着他们,就好像怕他们逃跑一样。

    “首先,我们提供的石屋住宿价格,角楼一间一晚住宿费为一只成年羊,城楼一晚为一头成年牛,我们一共向你们提供了四座角楼和一座城楼,一个晚上就是四只羊一头牛,你们住了十六天,那就是六十四只羊、十六头牛。”

    严默在石板上分别画下羊和牛的简笔画,另在羊的下面写上64,在牛的下面写上16。

    “什么!为什么会那么多!”朗朗从椅子上跳起来尖叫。

    “不多,你们可是两百零六人,我没有按人头给你们算住宿费,已经是看你们很不容易的份上。”严默微笑。

    “再来,”

    “还有!?”朗朗继续尖叫。

    “当然还有。住宿归住宿,食物可是另算。你们两百零六人在这十六天内吃了我们两千多条肥鱼、相当于四百只成年羊的肉,还有大量的野菜。”

    “怎么可能那么多……”朗朗抱头。

    “那是因为你们平时没有留意过,你们大约八个人一天吃一头羊,食量其实并不算大。”严默在石板上又加上鱼和蔬菜的图画,数字当然也详细记下。

    “因为打猎、捕鱼、采摘野菜都需要我们去冒险,我们还提供了大量的干柴和干净的水,哦,还有最珍贵的盐。你们觉得我们的热汤和烤肉都很好吃吧?就因为我们放了我部落最最宝贵的一样东西,红盐。这些另外算你们十六头成年牛。”

    朗朗张了张嘴,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

    卡蒂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严默还在继续计算,“那些梳子……我们就当作你说的那么珍贵吧,可是它们能珍贵过你们的族人吗?你们当时来时有近九十名伤患,其中有五个人是重伤,还有人在生病。我们不但给予你们治疗,我还亲自为你们祈福,让你们的重伤者在瞬间恢复,没有让他们死掉。就当一把梳子一个人好了,你们一共送出了六十一把梳子,那么另外二十多个人是不是要另算?这次我们不想要梳子,还是按照食物来计算,我们救你们一人就只收你们一头羊,五名重伤者一人算一头牛,这已经很照顾你们。”

    两名矮人看着桌上石板不断上加的数字都哑巴了。

    “最重要的是我的授课。你们不是我的族人,却来旁听我的课程,那是祖神赐予我的传承,非九原部落的人不能学习。你们也来过我的课堂,应该很清楚我教授的知识有多么宝贵。一堂课一个人一头牛,十六天下来,加上你们旁听的人数,一共算你们一千头牛。”

    严默看着两名矮人略愤怒的眼神,淡淡地道:“这个价格你们绝对赚了,这样宝贵的知识,我相信只要明白其价值的人,哪怕用整个部族的财富来交换这十六天的课程都会觉得划算。如果不是我看你们很不错,绝对不会同意让你们走进我的课堂。”

    朗朗和卡蒂都没有反驳严默这段话,因为他们也知道那些知识的宝贵,虽然只有短短十六天,但他们真的学到很多、受到很大启发。如果可以,他们甚至想继续学下去,可是……

    严默竖起石板,“经过计算,你们现在一共欠我们1037头牛,490只羊,2420条肥鱼,3135棵野菜。你们打算怎么还?我们不接受梳子和其他我们不需要的东西。”

    朗朗和卡蒂彻底哑巴了。这就是他们以为的好人!他们还以为这些大傻子都十分热情好客、极度善良还比较好糊弄,他们急着离开也是怕时间长了,这些人嫌弃他们吃得多,而要求他们进行相应偿还,结果人家早就给他们记着帐了。

    朗朗和卡蒂以前不知道记账这个词,可是现在他们哪怕还不会说这个词,但已经深刻理解其含义。

    “我们首领说,你们可以用奴隶来抵……”

    严默话还没说完,两个矮人一起蹦了起来,朗朗站在椅子上大叫:“我们不可能让自己的族人变成你们的奴隶!绝不!你们想开战吗?来吧,我们不怕你们!”

    四名护卫见朗朗举动不对,立刻一起把矛尖指向他,警惕地盯着他们。

    卡蒂也想表达什么,可在听到朗朗喊着说要开战后,顿时转头望向他。

    “开战?可以。不过在开战前,你们还是需要把欠债先还清,我相信聪明勤劳善良诚恳的莫莫族跟那些袭击你们的怪物们不一样,你们绝对不会像那些怪物一样贪婪又无耻。”

    开战?四名护卫听不懂矮人们的叫嚣,可他们能听懂祭司大人的话,一听矮人说要开战,其中一名护卫立刻对其他三人一点头,迅速跑走,他要去告诉首领这件事。

    在这名护卫离开不久,得到消息的一队巡逻勇士飞奔而来,第一时间保护住祭司大人,也围住了两名矮人。

    还好这是在城楼内,没有其他人看到,否则……

    朗朗还想叫什么,卡蒂一拳头砸上他们族长的脸,怒叱:“你给我闭嘴!”

    卡蒂转头,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严默行了个礼,道:“尊敬的祭司大人,我想如果您需要的只是奴隶,不会同意让我们走进您的课堂,也不会如此善待我们。请告诉我,您想要我们莫莫族做些什么?您计算的那些牛羊,我们也确实无法弄来送给您。”

    严默也对她回礼,“尊敬的祖巫大人,您的冷静和睿智一向让我敬佩。但是我想您误会了,我并不想让莫莫族做什么,我也不需要你们的报答,我只是把你们的避难行为当作一场交易,这样更简单。现在我部落已经提供了你们需要的东西,那么你们只要按照我们的价格支付交易所需就可以。我可以向您保证,我提出的交易价格绝对公正,而这些数字您只要仔细计算就可以得出。”

    卡蒂知道严默说的是实话,那些牛羊鱼菜的数字看起来恐怖,但只要按照这位祭司教授的算术去计算,就会发现人家并没有乱加数额,会有这么多也是因为他们人太多,又比较能吃。

    卡蒂苦涩地道:“你们应该在一开始就说明你们的交易价格。”那样他们会少吃一点,也不会随便跑去听人家的授课。

    “因为你们说要报答,我以为你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如果你们实在无法提供这么多食物,那么也可以用其他等价的东西来交换。”

    “我们……没有。”

    “是吗,那太让人困扰了。不过你们也请放心,九原部落遵循祖神的神谕,我们不会让部落出现奴隶。”

    听说九原部落不会有奴隶,朗朗和卡蒂明显都松了口气。

    严默放下石板,笑道:“我们部落的人在交易时如果无法付出相等的交易物品,那么他也可以选择做帮工,帮工就是帮助交易对象做一些事情来偿还欠债,比如帮对方鞣质兽皮或者打磨石器,或者帮助对方打猎、带孩子、烤肉、做帐篷等等。”

    卡蒂皱眉,朗朗直接怒道:“那和让我们族人给你们做奴隶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严默示意巡逻队和护卫们收起武器,“奴隶除非主人许可,否则永远没有自由,吃不饱、穿不暖,还得天天干活。但帮工却只是帮助欠债对象工作,平时都是自由的,只要工作时间去工作就可以,而且工作完成了,欠债也就结束。”

    矮人们陷入沉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