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1章 章回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看向窗外,兽皮帘分两边挑起,缕缕微风送入城楼,这大概是这片土地一年中气候最宜人的一段时间,可惜时间短得让人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

    蔚蓝色的天空有大鸟在盘旋。

    “他们说这里春天很短暂,雪被这场雨一化,温度就会快速上升。我想晒盐池差不多可以挖了,我带的盐已经没有多少。人鱼族已经明确提出要用红盐做雇佣他们的报酬,矮人族大概也会有同样要求,至少走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带一些。”严默转移了话题。

    原战也知道这人肚里黑,见他不想说也没逼他,就顺着他的话道:“可下水道还没有开始弄。”他才刚刚把内护城河的两侧河堤全部加固加高完毕。

    “按照轻重缓急,红盐最重要,就算不做交换,我手头上的盐也不够支撑全部落的人用一个月。”严默拿过另一块石板,只见这块石板上已经罗列了一些条目。

    严默在内护城河堤那项后面画了个圈表示完成,在晒盐、挖下水道和建房三处各画了一个勾,“不能什么事都靠你来做,你去弄最重要的晒盐池,带上最可靠的几人,留下猛,顺便再帮我去看看九风,看它有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我不在,就怕那些矮人会捣乱,还有那些小怪物。”

    “我已经和人鱼族说好,他们会先派战士过来,如果不出问题,明天他们就会到。人鱼和矮人言语不通,短时间内也不怕他们两边联合到一起,只要他们互相牵制,我们部落就是安全的。”

    “我可能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来回路程,加上弄晒盐池,再到弄出一批盐,最短也要两个月时间。

    “我知道。你把晒盐池弄好,先带一批回来,下次我过去可以多装一点。”严默扭头看他,“路上小心。如果部落真的被人攻打侵占,我不会死守,我会立刻和猛他们一起离开。”

    “天气变暖,食人蜂该出巢了。它们能从老巢跟着九风一路来到这里,想要横穿草原找到你也不难。”

    严默抬起手指,看着原战笑了,如果真这样,那么他就真的不用再担心原战离开后,部落和他自己的安危问题。

    湖边小树林。

    正和大家一起出来捡拾枯枝和寻找野菜的朵菲忽然抬头望向天空。

    “朵菲,你在看什么?”沙狼与她擦身而过,也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大鸟,也许是老鹰或大鹏。”仍旧是老妇人样貌的朵菲顺了顺头发,低头蹲身。

    沙狼再次抬头,“大鸟,山神大人?”

    沙狼没有办法判断,那只大鸟已经飞远。

    朵菲在沙狼离开后,紧紧抓住挂在胸前的透明晶石,呼吸加重,目光复杂至极。

    次日,原战和严默迎来一百人鱼战士,以后他们将作为九原部落的雇佣兵,为他们守护内城。

    人鱼战士的主要职责就是防守和攻击敌人。食宿自理,只要每月按时按照一人600钱红盐结账。

    矮人也基本同意了用帮工形式抵偿报恩,严默也答应他们,帮工期间内,包住。

    矮人们在集体参观了人鱼战士后,就急吼吼地想要去盖房子,被严默制止。

    严默让乌宸等人送来几块石板,指着石板道:“盖房子要先弄下水道,或者做石砖。所有的一切必须按照图上要求和我说明的来,达不到要求或者乱来的,全部不算数。”

    朗朗和查查长老等人顾不得先反驳严默,他们一眼就被石板上简陋的城市规划图给吸引。

    “这是路?路也要用石砖铺?”

    “铺之前别忘了先做地基,房子、下水道等等都需要先打地基。”

    “房子只能盖在住宅区?”

    “不一定,但平时用来住的房子和做工的房子肯定要有不一样的地方,所以你们必须按照指示来。”

    “下水道……我知道,这是排水用的,我们的住地也有同样的东西,不过不像这样,我们只在两边挖了两条沟……怪不得我们每年都会被淹,原来排水沟还能这么弄!”

    “房子的形状要按照这个图画来?哇,好……漂亮!我太喜欢了!我要把自己的房子也造成这样!房子前后的空地是什么?为什么要围起来?”

    “房子一共有四种造型,分平房和两层楼,房子里面有各种功能区,这个以后跟你们详细解释。另外,所有房子都有前后园,为了方便以后养殖牲口和家禽。”

    “养殖?家禽?”精明的矮人们抓住了重点。

    严默却只是笑笑,完全无意解释。

    “你们现在还不会做石砖,更不会盖房子,我会让人教你们,放心,这个教学不会另外收取报酬。”严默心想自己还是不够黑心,否则光是教导怎么挖掘下水道和打地基就能让这群矮人给他做一辈子劳工,更不用说还要教他们如何盖房子。

    “另外,作为部落祭司,我很忙,不能时刻跟着你们帮你们做沟通,你们只能靠自己和我部落的人交流,有什么重要的事请先找我的弟子乌宸。”

    乌宸虎着小脸,对矮人们摇了摇手。

    站在城墙上的原战抬头望着天空。

    猛低头削着棍尖。

    “九风进入睡眠期,其他大鸟都跑出来了。”他还记得刚来的时候,九风的地盘可没有其他大型凶禽出没。

    猛抬头,“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件事,这几天我至少看到四五只大鸟在天空盘旋。”

    “让大家小心孩子,另外提醒那些矮人。”

    “是。”

    原战按住城墙石垛,“我跟你说的那些事情都记住了?”

    “放心,保护默默第一。”

    “谁不听话,直接杀掉,不用跟默说。”

    “不通过裁决团?”

    原战面无表情地看向猛。

    猛咧嘴一笑,右拳砸向左胸。

    原战那边都安排好了,严默这边也把事情都大致交代下去。

    矮人们一方面想早点还清欠债,一方面又对那些建造知识充满兴趣,更想早点住进自己盖的石屋中,在集体听课两天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实践,完全不用严默催促,他们自己就忙碌了起来。

    两天后,天刚蒙蒙亮,原战带着胡胡在内的六名勇士离开部落,对外只说去拜见山神。

    严默站在河边对原战等人祈福。

    原战带着六人走了不远,回头看向严默。不知为什么,他对这次离城总有种强烈的不安感,这让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叮嘱猛守护好默。

    严默挥手,目送七人远去,转身就回了内城。

    “戾——!”天空传来鸟类的长鸣。

    朵菲两次经过东城楼下面,第二次她已经准备踏上石阶,可最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收回了踩在石阶上的脚,转身离开。

    沙狼站在不远处的城墙阴影中,微微皱眉。对于这个外来的女人,她一直都很警惕。虽然对方在被祭司大人教训后没再敢夺取大家的生命力为自己换取青春,但她还是不相信她。

    矮人有他们自己的内部分工,严默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

    矮人们分出两批人手,一批出去打猎和收集干柴及食物,一批留下来挖下水道和做砖、打地基等。

    他们的孩子闲着没事,在大人特意指示下,全部跑来听严默讲课。但这次严默没有再允许他们入内,并清楚地向朗朗和卡蒂表明,只有九原部落的子民才能不用支付任何报酬地学习祖神传承。

    矮人们心痒又心疼。心痒那些知识,又心疼学习那些知识需要很大代价。

    “一堂课一个人就一头牛,这价格也太贵了!黑,真是黑!”朗朗也听过几堂课,如今某些词汇也用得溜熟。

    “如果我们部族将来也能弄成这样就好了。”查查长老趴在地上盯着石板炯炯有神,这些石板都不能让他们带走,只能在广场上看。

    “我们要这么大的地方干什么?成立部落吗?算了吧,那几个好战的家伙绝对不会同意凑到一起过日子。”朗朗挥手嗤笑。

    “为什么不行?人类可以,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格格小声嘟囔。

    “或者我们干脆加入九原部落?这么大部落才这么少人,反正我们也要寻找新住地,不如我们也住进来……啊啊啊!你们干什么打我?”提议的德德被包括族长在内的矮人一起海扁了一顿。

    “呜——!”古怪的巨大声响突然从城外响起。

    经过广场的朵菲一惊,立刻抬头看向天空。

    而众矮人和阿乌族人则一起转头四看,并纷纷忽问:“发生什么事了?那是什么声音?”

    正在给大家上课中的叶星忽然跳了起来,大喊:“是号角!是祭司大人刚让我们做出来给战士用来示警的号角!敌人!有敌人来攻打我们了!”

    课堂一阵大乱,不少孩子都在喊:“小怪物!肯定是那些小怪物来啦!”

    不过孩子们的表情并不慌乱,甚至还有点跃跃欲试,尤其是十岁往上的孩子,他们已经提前和部族的女人一起开始接受初步的战士训练。

    叶星火速冲出了课堂,他要去通知祭司大人这件事。

    严默根本不用人通知,号角声一响,全城都听见了。

    严默走出东城楼,带着护卫一起顺着城墙走向南城门,号角声就是从南边传来。

    人鱼战士们看到天空上急速飞来的那一大群,先还没认出是什么,等他们中见识比较多的一位看清楚了那些飞行物,当即就脸色大变地狂喊:“快入水!那是食人蜂!”

    食人蜂大名在这片土地上可以说赫赫有名,没有见过它们的人也大多听过它们的传说,历史越悠久的部族关于它们的口传就越多。

    人鱼战士们下意识就要潜入水中,总算他们的战斗意识比较强,也还记得自己来是干什么的,当下就有人吹响了随身携带的号角,通知九原部落住民,危险来临!

    城墙上巡逻的勇士们也看到了食人蜂,不过阿乌族历史较短,对食人蜂并不太了解,他们见识最多的老族巫又不在,而有幸曾在祭司大人身边见过食人蜂的那几位如今都还没赶过来,反应上就比人鱼战士慢了不止一步,直到他们听到人鱼战士吹响了代表极度危险的号角声,这才开始警惕。

    有人去飞速寻找猛。猛也正在往南城门跑。

    原战不在,猛便不再离城狩猎。

    而在祭司和猛发话之前,城内出现了比较慌乱的场景,孩子们都从课堂里跑出来。

    “大家不要怕,不要慌,跟我来,不要乱跑!”明白号角声音意思的乌宸大声呼喊族人,让他们赶紧跟他到祭司大人之前就指定好的紧急地点躲避。

    可是没有多少人听从乌宸的呼喊,人们乱纷纷地跑来跑去,有人还跑上城墙想要看发生了什么事。矮人们更不用说,一个个都丢下工作往城墙上跑,巡逻的勇士根本没有那么多人手可以阻拦住这么多人。

    勇士们又要拦住那些跑上来的族人和矮人,又要去询问人鱼战士那些飞来的东西是什么,又要注意防守,忙来忙去全乱了套。

    严默回头看到那些乱象,在看到敌人之前,他的脸就先黑了。

    而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南城门外给吸引时,混乱中,两名身穿兽皮衣的男子从北城门洞直接走进内城。

    两人走入内城时一脸惊讶,其中一人低声跟同伴道:“大人,我们竟然这么简单就进来了。会是什么诡计吗?”

    诡计?不,他不这么认为。这明明是一座刚在建造中的城堡,城堡新,那些战士的战斗经验也很“新”。四个城洞都没装上大门也就罢了,一出事,就连原本看守门洞的守卫也全都跑向南城。

    这座城,还真如他在天上看到的一样,只有一个看起来吓人的外壳。不过他还是想仔细探一探,这座奇怪的城堡离天堑城虽然遥远,但看他们的城墙建造和城市规模,如果不处理,也许将来就会成为天堑城的大敌。

    “大人,您说公主殿下会在这里吗?”

    菲力摇头,“不确定,我们这几天在天上观察都没有看到公主不是吗?”

    “可是这里已经是我们寻找到最像有公主存在的野蛮人部落了。大人,您看看那些野蛮人,他们还穿着兽皮衣,手上拿的也只是木矛和石锤,可是他们却建造了这么一座……城堡,您觉得这样的野蛮人能造出这样一座城堡吗?”

    “还有人鱼和矮人。”菲力心里其实也在怀疑,他们一路寻来的部落就算有发展比较好的,但也只是堆积一些石堆或木墙,像这样成型的城墙式建筑还是第一回看到,而且这些城墙建造得如此之高,那些护城河堤也明显经过人手修葺,如果没有一个曾经见过这些的人指点,他也不觉得那些还穿着兽皮衣的野蛮人能造出这样一座城。

    不过菲力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按照公主失踪的时间来计算,就他在天上看到的那点人真的能在一个冬天的时间就建造出这么一座巨大城池来吗?而且冬天,土地都冻得跟石头一样。

    “哈!人鱼和矮人,这两个种族竟然能在除了奴隶市场以外的同一座城市里看到,简直让人惊讶。也许只有美丽又聪慧的公主殿下才能吸引他们来此?并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菲力耸了耸肩,“也许。泽西,小心些,这座城里的人不多,也没看到他们有什么人类访客,我们就算穿了他们的衣服,也有可能被认出来。”

    泽西点头,两人行动越发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觉得好多人都好陌生,看到别人与记忆中变得不一样的脸,再看到别人望向自己迟疑的眼神,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原来我也老啦~~

    哎呀,心在这一刻变得好沧桑,果然人都不能接受自己容颜老去,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