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2章 章回9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雪化后草原已是满目绿色,植物生长得很快。

    原战拿着木矛边走边拍打前方草丛,其他六人跟在他后面。

    所有人都穿上了草鞋和兽皮战甲,小腿上的绑腿兽皮从脚踝一直系到膝盖下方,这样可以有效防止毒虫啮咬。因为有麻线、有人手帮忙,现在原战等人身上穿的战甲可要比当初严默几个大男人瞎捣鼓出来的要好看也规整得多。

    原战放慢步行速度,逐渐和后面的胡胡走成并排。

    “不要看我,听我说。”

    胡胡神色一动,遵照命令没有侧头,也没有开口,原来干什么,现在还在干什么。

    “天上那两只大鸟已经跟了我们两天,得想办法把它们弄下来。”

    胡胡下意识想要抬头看天空。

    “别看!”原战轻喝。

    胡胡脖子僵住,努力保持眼睛望向前方的姿势,好一会儿才恢复自然,他有点犹豫地低声问:“大人,您觉得那两只鸟会攻击我们?”

    胡胡在九风的地盘上出生长大,除了九风就没看过其他大型鸟类,并不知道除非大型凶禽,一般鸟类很少会主动攻击成年人类。

    但原战很清楚这点,就因为清楚他才觉得奇怪,进而开始暗中观察那两只大鸟,一天半下来,他已经很明确那两只鸟确实在跟踪他们。

    “不管它们会不会攻击我们,让它们跟着,对我们就是一个威胁。是威胁,无法躲避就必须消灭!”原战低声嘱咐了胡胡一些话。

    原战和胡胡说着说着忽然争吵起来。

    胡胡挥舞着木矛对原战大吼。

    原战一拳把他打倒,转身就走。

    后面的勇士们惊呆,他们不知道胡胡怎么敢跟首领大人争吵和大吼,见胡胡被打倒,自然围上来伸手拉他起来,并迅速问他是怎么回事。

    胡胡像是在和同伴们抱怨一样,指着原战,双手挥舞,激动地说了些什么。

    勇士们你看我、我看你,大家纷纷开口,像是在安慰胡胡,又像是在附和他的话。

    有两名勇士离开胡胡,快速跟上前面的原战,还有三名勇士则落在后面跟胡胡走在一起,一行七人竟像是分成了两派。

    突变在中午休息时发生。

    胡胡突然举起木矛刺向正在小河边弯腰捧水痛饮的原战。

    原战反应迅速,一个翻滚避开,并立刻抓起木矛迎战。

    在胡胡动手的同时,他的同伴也动手了,一起用木矛刺向跟随原战的两名勇士。

    两名勇士猝不及防,一名被木矛刺中倒下,另一人则躲开。

    “杀!杀光他们!”胡胡大吼。

    原战也在吼叫:“杀死叛徒!”

    混战开始。

    很快,跟随原战的两名勇士和跟随胡胡的人在互相残杀下全都倒下。

    原战一个人奋力搏杀胡胡和仅存的一名勇士。

    就在原战用木矛刺中仅剩的那名勇士时,胡胡从背后也刺中了原战。

    原战背部插着木矛,回首大吼,抽出腰间石斧冲上去砍中胡胡脑袋,随即他倒下的身躯把胡胡的脑袋正好压住。

    “戾——!”盘旋在高处的大鸟降低了飞行高度。

    两只大鸟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往原战等人的尸体靠近。

    半空中,两只大鸟的身体产生变化,竟然变成了两名背生巨大双翅的人类,不过他们的双翅并没有羽毛,而是宛如蝙蝠一样的皮膜。

    “汉克,这队野蛮人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自相残杀起来了?”飞在上面的鸟人问。

    “谁知道,为了争夺食物、女人、权力?”

    “那个带队的野蛮人似乎在那座城堡中地位比较高,我看到那些野蛮人对他行礼,他们怕他。”

    “所以杀了他?”汉克越飞越低,已经快要降到地面。

    “那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菲力大人让我们跟着他们,说他们出来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而我们在天上没有发现公主,也许公主就被他们藏在什么地方?那座城堡,还有这些野蛮人的战甲,一定和公主有关!”

    “那座城堡和他们的战甲和我们像又不像。艾迪,我们下去看看吧,也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汉克的脚落到了地面上。

    “汉克!”艾迪突然大叫。

    汉克一落地就发现不对,他没有看到鲜血,也没有闻到血的腥味。

    可就在他要重新飞起时,趴在地上的原战突然翻身挥手,地面泥土飞速包裹住汉克的双脚,并以极为可怕的速度从下往上向他全身蔓延。

    “艾迪!快走!他是能力战士!”汉克大喊。

    可艾迪在听到之前,身体已在瞬间重新化成似鹰非鹰的大鸟,嘴中厉叫,并俯冲向原战。

    “杀!”原战暴吼,手中木矛同时一挑,一排凝结的尖锐土箭飞刺向艾迪。

    而原本趴在地上的阿乌族勇士们也都或翻身、或跳起,抓起木矛就投掷向半空中的艾迪。

    “戾——!”艾迪躲避不及,被数根土箭刺中身体和翅膀。

    “艾迪!快逃!他只是四级战士,你快往上飞!”汉克身体已经完全不能动,泥土已经包裹到他的脖子。

    艾迪无法再救出自己的同伴,只能忍痛拼命向高空冲去。

    原战怎么肯让他逃掉,可是艾迪变成鸟后飞行的速度比人形时快出许多并敏捷许多,他又一个劲往高空飞,不久就逃出了原战的攻击距离。

    原战狠瞪着空中的黑点,用力投掷出最后一根土箭。该死!有一只逃掉,后面就会麻烦不断!再一次肯定,他厌恶一切有翅膀的东西!

    “天哪!”胡胡已经高叫起来,他语无伦次地喊:“他们变成了鸟……不,鸟变成了人!天哪!那是什么,他们是什么,他们是……”

    最后一个字眼在首领大人的冰冷扫视中咽回肚中。

    但是阿乌族勇士们都很不安,他们本来就崇敬山神人面鸟九风,可九风也就顶了一张人脸,这两位可是直接从鸟变成了人。

    汉克反应极快,他一看阿乌族勇士的表情就知道机会来了,当即沉脸怒吼:“愚蠢的野蛮人,我是神!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还不放开我,想要神惩罚你们吗!”

    “你说你是神?”原战走到汉克面前。

    汉克看到对方的脸,瞳孔微微收缩,如果知道这人是一名能力和体能都达到四级的战士,菲力大人包括他们在内,行事都会更加谨慎,可惜他们的视力并没有好到距离那么远还能看清对方脸上那小小的印记。

    此时,汉克话已经喊出口,只能硬挺下去,“是,我是神,你怎么敢对神不敬?”

    “哦。”原战垂眸,突然挥拳,一拳砸到汉克脸上。

    “噗!”汉克给他硬生生砸飞一颗牙齿,鼻血也泉水般喷涌而出。母神在上,这也太不公平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会变身为鸟的斥候,你一个四级战士欺负一只没有多大攻击力的鸟,羞不羞愧?啊啊啊!

    指了指汉克,原战对嘴巴大张的阿乌族勇士道:“如果这是神,那么你们也都是神。”

    阿乌族勇士看自称神的男人被他们首领一拳打飞牙齿,脸上不安顿时消失,这么弱的神怕他个鸟!连吐风刃都不会,还敢自称神,信不信山神九风大人出来灭了你们?

    胡胡抓抓脖子,用木矛戳了戳汉克露在外面的一截翅膀,好奇:“他们不是神,那是什么?”

    “鸟人。”原战一把抓住汉克的头发,用他傲人的身高逼视汉克的眼睛,“说,你们从哪里来?来干什么?有多少人?为什么跟着我们?”

    汉克自尊受伤,他竟然被野蛮人抓住了!最可耻的是他们竟然中了这群没脑子野蛮人的计谋!

    “我劝你最好放了我,我知道你是四级战士,但是四级战士在我们城也只是垫底而已。”稍微夸大一些应该没什么问题,汉克想。

    他接着威胁道:“我是伟大的哈尔诺思曼国王手下第三军斥候,奉国王之命出来寻找公主,野蛮人,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我们只想知道公主的下落。你放了我,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伤害我或者杀了我,伟大的哈尔诺思曼国王一定会报复你们!杀光你们!我们的神血战士可以在瞬间摧毁你们的城堡!”

    “砰!”汉克的脸又生生挨了一拳,这一拳把他人都打懵了,惨叫着,眼泪鼻涕血液混合在一起流下。

    “砍掉他一只翅膀。”原战命令胡胡。

    汉克大叫:“不——!”

    胡胡看向原战。

    “砍掉!”

    “是!”胡胡毫不犹豫地拔/出石斧就砍向汉克的右翅。

    “不!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啊——!”

    “你们来了多少人?”

    汉克满头满身都是冷汗,他仇恨地瞪视着眼前高大雄壮的野人,“你、你竟然……敢砍断我的……”

    “多少人?他们现在在哪里?”原战眼神残忍,冷酷,宛如没有人性的野兽。

    “你休想我会……”

    “砍掉他另一只翅膀!”

    “是!”

    “不——!啊啊啊——!”

    “下面是你的手臂。”原战挥手,包裹在汉克身上的土壤移动,露出汉克的左手。

    “我不会说!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们有种就杀了我!伟大的哈尔诺思曼国王会为我复仇!我们的战士将会血洗你们的村落和城堡!杀光你们!啊啊啊!”

    原战活生生扯下汉克的左臂,脸色狰狞。

    “大人?”胡胡看着这样的原战,小心肝吓得乱颤。

    “回城!”

    “可是祭司大人说了……”

    “我说回城!”

    “是!”

    原战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倒霉的汉克被四肢倒攒紧缚在木矛上,由勇士们交互抬着他跑。

    汉克觉得不等这些野人跑到,他就会血流光死掉。母神在上,希望艾迪能尽快通知到菲力大人,带大人来救他!

    严默看到纷乱的人群,有心纠正却暂时没有这个时间,只能记下一切,事后再让猛和原战狠狠调/教他们。

    他也明白哪怕是训练三年的士兵在第一次遇到真枪实战时也会出各种问题,更何况他们这帮还在开化期的原始野军。

    他以为他可以等这些人慢慢成长,可是事实告诉他,只要活在这世上,他就不会缺乏敌人,他已经无法等待这些人慢慢来,他必须给他们加速。

    十二多平方公里的内城,相当于近一千七百个足球场那么大,城墙走一圈下来也要十五公里,他们就六十几个人,如果真有敌人来袭,以他们现在的战斗力和城防意识,根本无法守住这座城。

    人口!他真的急需人口,雇佣人鱼和矮人也只能解决一时的困难,并不能长久。

    人的能力和实力不够,就靠数量来补足。可是他要到哪里去弄到大量的、还要听他话的人手?

    看到祭司大人出现,大泽第一个飞跑过来,“大人!人鱼战士吹响了敌袭号角!您看,那是不是……”

    猛也赶了过来,他一看那群黑压压的虫子,顿时就觉得熟悉无比。

    严默也看到了那群已经快要飞到河面的食人蜂。

    人鱼要对食人蜂动手,并传递讯息让城楼上的人迅速躲避。

    猛看向严默,严默笑着摇了摇头。

    猛立刻趴到城墙边大吼,让人鱼不要攻击。

    人鱼战士们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些人类看到食人蜂还不躲避?他们不但站在城墙上傻呆呆地看着那些食人蜂一点点逼近,竟然还让他们也不要动手?

    猛再三大吼,“千万别攻击!那是自己人!”

    食人蜂?自己人?人鱼战士怀疑地看看城楼上的人,在看到那位祭司也在后,距离近的互相看看,尾巴一甩,一起没入水中。

    算了,他们已经尽到职责,既然那位神奇的祭司大人也没让他的族人躲避,他们又何必多管闲事?

    跑上城墙的矮人们也看到了食人蜂,他们似乎也没有见过食人蜂,只惊讶地大喊:“这些蜜蜂个头好大!”

    “那不是蜜蜂,那是土蜂!蜜蜂要小得多!”有聪明的矮人叫。

    “哇,这么大的土蜂,刺人一定很疼,大家快跑啊!”矮人们纷纷找地方躲避。

    “咦?这些人类为什么傻站着不动?你们快跑啊!土蜂蜇人可疼了!不小心还会死掉!”德德对沙狼等人大喊。

    沙狼等人听不懂德德的话,但都看到了矮人躲避的行为。包括老族巫在内,阿乌族人就算没见过食人蜂,也见过蜜蜂,自然也知道蜜蜂蛰人有多痛,看到这么一大群个头这么大的蜂类越飞越近,他们也开始感到害怕。

    严默对猛示意。

    猛立刻驱使战士带领大家躲进角楼和城楼中。

    朵菲看到来敌只是一群大蜜蜂,心绪复杂,也不知是失望多,还是庆幸多。

    食人蜂越来越近,它们已经飞到了河面上,严默也从他自己都不明白的途径接收到了食人蜂传来的讯息。

    这群蜂是被女王蜂分派出来保护蜂王的,而且它们竟然还带来了一只新女王蜂。

    食人蜂们同样也不知通过哪种途径也发现了严默,它们高兴地在严默面前改变队形,舞蹈着蜂类才明白的语言。

    它们在拜见蜂王!

    严默伸出手,就好像在和蜂□□谈。

    偷偷躲在水下观察的人鱼战士发现蜂群毫不留恋地越过河面直接飞上城墙,一起从河里冒头往城墙上看。

    城墙上,严默身边左右前后十米范围内没有一个人。

    忠心的乌宸和叶星、萨宇还想拉他一起躲避,被他示意离开。

    乌宸没有进角楼,他站在角楼门口崇拜地看着严默。师父好厉害,连那么大的蜂群都不敢攻击他。

    好多人都在偷偷观察祭司大人和蜂群的互动,他们亲眼看到那些大蜜蜂围着祭司大人,不但没有攻击的意思,相反还像是在保护祭司大人一样,只要有人接近,就会有几十只大蜜蜂一起离开队列逼向那人。

    猛抬起手——默告诉他这是投降和不想打架的意思,“喂喂,兄弟们,虽然一个冬天没见,但我们是伙伴,是兄弟,还记得我吗?啊,求别靠那么近!”

    食人蜂们围着他绕了一圈。

    严默失笑,伸手召回那小群食人蜂,让它们不要再威胁猛和其他人。

    食人蜂们立刻归队。

    看到这一幕的矮人瞪出了眼珠。

    而人鱼们因为高度和视角问题,并没有看到城墙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没有听到惨叫,也没有看到城墙上有人乱跑,更没有看到食人蜂在攻击人类,这让他们也充满好奇。

    严默无意被人继续围观,一招手,带着一大群食人蜂走下城楼,他要带食人蜂们找个地方安身。

    朵菲十分失望,不仅因为来敌不如她所想,更因为这群敌人这么容易就被严默收服了,她心里其实很想看严默倒霉,而敌人如果能给这座城带来新的变化,让她的地位上升,她会很高兴。不过看猛的样子,也许这群蜂原本就是那祭司所养?他还有驱使毒虫的本领?

    阿乌族妇女除了沙狼好一点,其他人看到那么一大群蜂类,好多吓得鸡皮疙瘩直起,第一次,部落里出现有人看到祭司就逃的现象。

    朵菲看到那么多、那么大的蜂也本能地感到害怕,她远远地就避开了严默。

    严默带着蜂群向他的宅基地走去,那里已经被原战事先划定地盘,就在议事大厅后方,占地三亩多,里面有一小片稀疏的小树林,正好给食人蜂们栖身。

    两名男子吃惊地望向被蜂群拥簇、一看就与普通野蛮人不一样的严默。

    朵菲眼睛猛地睁大,那两个身穿兽皮衣、就这么赤/裸裸地盯着少年祭司发呆的男子不就是……?母神在上!他们在干什么?

    那两人虽然已经注意躲避行踪,但他们和阿乌族人完全不同的气质,还有他们的外貌,只要阿乌族人眼睛没瞎,一定会发现他们。

    他们以为这里是天堑城或其他下城吗?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跑进来,真是……蠢透了!

    当然,朵菲知道他们不蠢,他们只是自大而已。所有从天堑城出来到蛮荒之地的人都会犯自大的病,就像她之前一样。

    菲力和泽西在震惊过后想要混入人群,却发现那些人都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矮人们直接围上来上下打量他们。

    “哦!又看到一个红头发!这个的头发也不黑。”

    “天,他身上的味道好臭,他一定很久没洗澡。”

    “嗨,你们看他们的脚,他们的脚和我们不一样。”

    “我见过这种脚,让我想想,我记得好像是一个老女人也长了一双这样奇怪的像猴子一样的脚掌。”

    菲力和泽西听不懂矮人们的话,可看他们对自己指指点点,就知道他们已经引起了这里住民的注意。

    “大人?”泽西一步步往后退。

    “我们离开,他们的战士过来了。”

    菲力和泽西转身拔腿就跑。

    这一跑,矮人和阿乌族人一起叫喊起来:“敌人!抓住他们!”

    “戾——!”天空传来凄厉的鸟叫声。

    菲力和泽西同时抬头,同时脸色大变。

    两人冲出了北城门。

    大泽还想带着人去追,猛在城墙上高喊:“不要追!”他们只要站在城楼上看他们往哪个方向跑就可以,现在追出去不但有可能中埋伏,还会让守城的人手变得更少。

    天上的大鸟从高空冲下,消失在远方的小树林中。

    猛双手抓着城墙,盯着大鸟消失的树林,狠狠皱起眉头。

    “长明,你让人守好城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准离开。今天所有人,包括你们,都糟透了!如果敌人真的来袭怎么办?”

    穆长明和大泽羞愧地低下头。

    猛没有安慰他们,直视穆长明,“再出现今天这样没人看守城门的事,我揍死他!你也一样要受罚!”

    “是!”

    “大泽,巡逻次数增加,夜晚也要巡逻。还有,把朵菲找来。”

    “是!”

    朵菲避开人眼,悄悄溜出北城门。

    她很矛盾,她既想看到父亲派来寻找她的人,又不是很想。

    在刚落到这片土地上时,她时时刻刻都想着回去。可在看到严默的所作所为后,她逐渐兴起了另一个想法。

    如果一名祭司可以成为一群土著的王,那么拥有特殊能力的她不是更能掌控住土著们的心?

    与其回去做一个牺牲品或被父亲嫁给一个陌生的别城的王子,她还不如留在这片蛮荒之地上发展自己的势力。

    可是那位少年祭司却深深打击了她,更让她几乎灭掉了夺取九原部落的野心。

    如果在九原部落继续留下去,她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人提防,更别说获得高位,那个土著女人沙狼都比她的地位高!

    她想离开,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外面的危险也让她犹豫。

    如果第三军斥候没有来到这里,她大概还会继续等待机会,可现在他们来了。

    朵菲没有把握一定能说服第三军的菲力兵团为自己所用,但是她想试试。

    沙狼伏下/身体,像一匹敏捷又毅力极强的母狼一样,在低矮的草中爬行,紧紧地盯着前方老妇不放。

    红色的头发,大猴子一样的脚掌,那女人一定和那两个逃掉的男人认识。

    沙狼想,如果朵菲就这样和她的族人离开,那么她也不会抓她回来。但如果她有别的心思,她一定会杀了她!

    原战几乎不顾体力地在狂奔。

    胡胡等人已经跟不上他。

    那鸟人说的什么天堑城、什么国王,他没听懂,他只明白一件事,强大的敌人出现了!而且现在很可能就在九原部落附近!

    九原部落没有能力战士,默和乌宸战斗力不强不算,那些鸟人的尖嘴和利爪就能杀死所有人。

    默,千万不要有事!一定要坚持到他回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