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章回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朵菲每踏出一步,她的容颜便恢复一分。

    而她每踏出一步,凡是她走过的地方,方圆一丈以内,青嫩的绿草变得灰黄,刚刚冒出嫩芽的灌木丛和树木转瞬枯萎。

    沙狼看着朵菲背影的眼神就像看到魔鬼。她一看到草木出现变化,就没敢再接近,只远远地坠着。

    朵菲不想让自己用老妇的容颜去见菲力团长和他的手下,她急于恢复青春,也顾不上一路留下的明显痕迹。

    菲力和泽西跟着天上那只大鸟跑进了北边一个小湖泊边的树林里,这里已经越过外护城河有一定距离。

    “大人!”倒在地上不住喘息的艾迪一看到菲力和泽西就挣扎着想要起来。

    “艾迪!你怎么受伤了?汉克呢?”泽西跑过去托起他的上半身。

    艾迪捂着伤口,喘着粗气急速道:“大人,呼呼,快去救汉克!汉克被野蛮人抓住了!呼,他们有能力战士!”

    “能力战士?”菲力脸色微变,“几级?”

    “四级,那人可以操控土壤。呼……大人,那些野蛮人一定也抓住了公主,我们要救公主出来!”

    “你看到公主了?”

    艾迪摇头,调整了一下呼吸,道:“没有,不过那些野蛮人急着要去什么地方,可惜他们发现我们……他们怎么会发现我们?那些野蛮人竟然还知道使用计谋把我们从天上骗下来!”

    艾迪到现在都不可置信。

    菲力没有立刻说要去救汉克,四级能力战士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但是那座城真的太古怪,动手前他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泽西爬到树上,找到他们事先藏在这个树林里的行李,跳下树,跑回艾迪身边,翻找出药物和绷带,急忙给他包扎伤口。

    “大人?”艾迪迫切地看着菲力。

    菲力抬头,“你只看到一名能力战士?”

    “是!”艾迪肯定道,随即问:“大人,你们去城里探查是不是也发现了其他能力战士?”

    “嗯,不过看到的最高级数也只是二级。”

    “大人,他们有没有可能也会隐藏战士级别标记?”

    菲力承认有这个可能,“如果公主真的在这里,并且在帮助他们,很有可能教了他们这点。”

    “那些人鱼和矮人脸上也没有战士标记。”泽西插话。

    菲力对泽西摇了摇手指,“那些异族和人类不一样,他们也有标记,只是位置和显示和我们不同,那是那些异族的秘密,他们不会告诉我们。”

    “那么那些河里的人鱼也有可能是能力战士?他们的装备比那些野蛮人好得多,我看到他们手上持有炼骨武器。”

    这也是让菲力对那座城堡的实力不敢肯定的原因,他甚至不明白一向厌恶人类的人鱼族为什么会在人类城堡的护城河里出现,包括那座城堡里大量的矮人,还有那些拳头大的土蜂,这一切都太古怪了……

    菲力原地走了两步,做下决定:“我们先去救汉克。艾迪,汉克确定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艾迪痛苦地道:“汉克全身都被土壤包裹住,他喊我赶快逃,我不知道那些野蛮人会不会杀了他。”

    “他们敢!”换上战甲、背上弓箭的泽西陡然变脸,“如果他们敢杀死汉克,我就杀了他们全族!他们敢伤害艾迪就已经是大罪!大人,我们走!”

    艾迪挣扎起身,也穿上战甲、背上弓箭,“我带路。母神在上,如果我知道那些野蛮人敢对我们动手,我一定会带上弓箭,好让他们知道第三军之所以伟大的原因!”

    “谁?”菲力突然转身。

    “是我。”朵菲踏着青草从树木后走出。

    严默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他盯着落在树上的食人蜂努力回忆。

    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在意?

    “默!我们也许有了敌人。”猛跑了过来,快速跟他说了城里发现两名陌生人又逃掉的事情。

    “等等!你刚才提到你看到一只大鸟冲进北边树林?那两名外来者也逃向了北方?”严默转身,脑中有什么闪过。

    “是,这几天一直有大鸟在部落上空盘旋。”

    大鸟……鸟叫……坏了!严默终于想起来了,在原战离城那天,天空中传来了鸟叫,他当时也没在意,现在想想在九风的地盘出现几只大型凶禽根本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那些鸟有问题!”

    “默?”

    “如果我没猜错,那些鸟一定起到斥候的作用。它们在监视和观察我们,见鬼,我早就该想到!猛,这几天你们一共看到多少只大鸟在部落附近飞翔?”

    “不能确定,但我有看到至少四只大鸟在天空一起盘旋。”

    四只大鸟,跟着原战的有几只?他当时也没仔细看。不过他并不担心原战,那家伙精明得不像野蛮人,一肚子弯弯绕,他现在想要骗到那牲口都要看他愿不愿意让他骗。

    “你说那两名男子外形和朵菲很像?”

    “是。”

    “朵菲也不见了。”猛抓头,他总觉得朵菲是他的责任。

    “朵菲不见不是问题,她要留下,我才觉得奇怪,城太大了……我就应该弄个小的。”严默嘀咕。

    “默,你在说什么?”猛没听清楚。

    “城太大,如果来者对我们怀有敌意,我们想要守住整座城很难。能探到对方来了多少人?又是什么实力吗?”

    猛摇头,“他们脸上没有标记,但从他们奔跑的速度来看,他们的体能至少在二级以上。人数目前不知,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捕猎队,留意那些人的行踪。”

    “现在我们的实力如何?”

    “阿乌族有二十二人达到一级战士标准,大泽和穆长明刚刚达到二级,能力战士只有乌宸一人,还是一级。其他人脸上还没有出现标记,还算不上战士。”

    “也就说我们能形成战斗力的最多只有二十五人?”

    “加上我和你,那就是二十七人。”

    严默看着飞到自己身边的食人蜂,抬手让它落在自己的手背上,“如果真有敌人来袭,你的安排是什么?”

    菲力等人震惊过后,一起对朵菲行礼。

    菲力有一肚子疑问要问朵菲。

    朵菲抢先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也一样。不过我现在另外有更重要的事情,希望您能听一听。”

    菲力弯腰,行了一个贵族礼仪,“殿下,再重要的事情也比不上您的安危,见到你安然无恙,鄙人不胜欢喜。如果国王陛下知道您没事,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菲力阁下,我知道你并没有接到我父亲的命令。”朵菲淡淡地道,这段时间她从那名小祭司身上学到很多。

    菲力惊讶,“殿下,您怎么会这样认为?陛下一直在担心您。”

    “他只会担心他的那些女人为什么还没有给他生个儿子。”朵菲不想浪费时间和菲力绕圈子,她直接道:“菲力阁下,杀了我对你的主人并没有多大好处。如果我是你,我会在动手前先听一听一位公主的建议。”

    泽西和艾迪互看,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

    菲力表情不变,“殿下,您似乎有所误会,我只是得到命令出来寻找您而已。”

    “我不打算回天堑城。”

    “什么?”菲力的脸上出现了真正的惊讶。

    “我有两个建议,或者说请求。阁下,你愿意听一听吗?”

    菲力抬手,泽西和艾迪退到树林外面。

    “殿下,请说。”他很好奇这位以美貌和聪慧闻名的公主会说出些什么。

    “帮我夺取九原部落城池,或者送我到另一个有野蛮人的土地上。不管你帮我做到哪一个,我发誓,那都会比你杀了我得到的报酬要巨大得多。你的主人只是不想我回去阻挡他给国王送女人而已,我不回去,我对他的威胁也就不存在,以后他愿意给我父亲送多少女人就送多少,我会很高兴自己将来多几个弟妹。”

    天真的公主,那位可不只是想给国王送女人而已。菲力也无意去跟这位公主殿下说明这点,也许公主很聪明,但还达不到让他效忠的地步。

    “殿下,我以为那座城属于您?”菲力疑惑地问。

    朵菲轻叹,“很遗憾,我也希望那座城属于我,但真实情况是它属于一名来历不明的少年祭司。”

    “祭司?三城神殿的祭司?”

    “有可能。”朵菲没说自己甚至怀疑严默来自传说中的圣城,没有人会对自己的敌人毫无保留,哪怕对方的态度暧昧不明。

    菲力脸色一正,“殿下,如果您希望我帮您,那么我需要知道那座城堡的所有情况,尤其那位白头祭司的能力。”

    猛把原战离开之前和他商议的防守计划说出:“战也考虑到城池太大不好防守这点,我们的计划是,让人鱼分成三批,两批分守北城门和东城门的护城河土路,另有一批在内护城河游动,对付会下水的敌人;我们的人守卫西、南两城门土路;如果你能说动矮人帮我们守住一个城门最好,不过现在有食人蜂过来,也许你可以让你的蜂卫帮助守南城门,我们的人就集中守卫西城门。”

    严默不是军人,战斗经验为零,也许他可以背出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之类,但他却不会应用。

    “还有天空,我们必须提防从空中来的袭击。”严默头疼,听完猛和原战的计划,他也不知道有什么需要修改和注意的地方,只能在武器和防具上动脑筋。

    古时候最重要的城防利器是什么?除了火炮,就是弓弩和城墙用投石器。

    他之前也很想让人做出这些东西,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提出,更别说找人去琢磨它们。这么短的时间,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偏偏他们还各种麻烦不断。

    “盾牌。”弓箭和弩来不及,就先做最简单的。

    “盾牌?”

    “对。”严默蹲到地上,随手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盾牌的外形,“这是防护器具,我们的人可以一手持长矛、一手持盾牌。另外,格格和德德弄出绞盘来了吗?”

    猛不知道盾牌,但知道绞盘。之前他和乌宸为了琢磨吊桥怎么做,几乎把严默画的图、说的吊桥相关词汇全部背了下来,而绞盘是建造吊桥中最重要的一个部件。

    “他们好像弄懂了,但具体做到哪里,我也不太清楚。”猛汗颜,自从格格和德德自告奋勇来帮助他们做吊桥,他跟逃似的把所有事情全部扔给乌宸和那两矮人就没管。

    “等会儿你把格格和德德找来,如果他们弄出绞盘,我需要他们先帮助我们做另外一样东西。”严默打算让矮人研究比较复杂的投石器,让乌宸等人去制作较为简单的弓弩。

    弓箭不考虑质量和射程,制作应该不难。至于弩弓,他记得他曾在博物馆看过新石器时代的最古老弩弓制作方法,只比原始弓箭稍微复杂一点,但射程和力量都比弓箭大很多,他和乌宸他们一起努力一下,说不定能试做出来。

    当然,这次他不会再便宜矮人族,想要学会投石器做法,他们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合适做弓弩的木头?而且现在开始做,还来得及吗?他该怎么做才能守住这座城,保护住大多数人的性命?逃跑?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

    如果原战在就好了,那家伙至少可以帮他出出主意。不对,如果原战在,就是他出主意,对方做抉择和背压力。严默后悔,早知如此,他就跟原战一起去晒盐了。

    “猛,”严默叫住正要离去的猛。

    猛回头。

    “你让人传消息给狩猎队,让他们回来时走西城门,且看到蜂类绝对不要主动攻击。另外,去找矮人时记得要表现得非常愤怒,做出指责他们的样子,要骂得凶一点,反正他们听不懂,就说他们给九原部落引来了强大的敌人。”

    猛坏笑着领命离开,他准备去吓死那些矮人,他早就看那些叽叽喳喳、吃得又多的矮人不顺眼了。这家伙属于完全无压力型,就算敌人攻到眼前,他只要能带着默逃掉,就算完成兄弟对他的交代了。至于阿乌族人,他会交代一起逃跑的。

    严默在猛离去后,对停在手背上的食人蜂发出讯息道:“我可爱的臣民们,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到两条大河外北边的树林里去找找那里藏了多少人和大型的鸟,回来告诉我。如果遇到有人攻击你们,不用客气,直接干掉他们,但不用硬抗,保命第一。”

    严默不知道蜂群能否明白他的指示,他在脑中具体了方向和敌人及大鸟的模样,人类就是以朵菲为原形的男子外貌,重点在发色和脚掌形状上。

    食人蜂抖了抖翅膀,在严默身边绕了一圈,飞回同伴中,不久,一半蜂群嗡嗡飞向北方。

    树林中,菲力正在考虑朵菲的建议。

    那位大人派他出来并没有要求他一定要杀死朵菲,甚至没有要求他一定要找到对方。

    他的前任显然不明白这点,力气用的不是地方,于是这个苦差事才会落到他头上。

    他出来后其实根本没有仔细寻找公主殿下,他带着三个兄弟几乎是游玩一样在蛮荒之地飞来飞去,偶尔欺负一下土著人,看到漂亮的土著女孩就拿些价值不高、但对野蛮人来说很稀罕的东西交换那些女孩的一夜,玩够了再换下一个部族。

    他们也看到一些较为强大的部落,对于这些部落,他们只是远远观察,并没有接近。

    飞到这片土地上时,他们也跟原来的打算一样,弄些稀罕的骨头,再睡一睡漂亮的土著女,直到他们看到那座只有城墙的奇怪城堡。

    虽然有所猜测,但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公主,更没想到的是这座城堡竟然和公主无关?

    公主想要那座城,他理解。

    如果他也是不被自己父亲期待的儿女,肯定也希望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而从零开始总是很难,直接抢夺一个城堡可以减少很多前期准备时间。而什么地方又能比一个建设中、没有多少人、前景不错、有强大盟友,且吃穿不愁的新城堡更好呢?

    公主的要求也很简单,只要他干掉四个人就可以,九原部落的首领原战,祭司严默,战士猛,以及一名老族巫。

    然后他和他的人只要帮公主威慑一段时间,让公主彻底掌握住九原部落住民,取得控制权后,他们就可以离开。而代价是,他们可以从部落中任意带走女人和孩子做奴隶,而更珍贵的人鱼和矮人,则可以在以后提供给他们捕猎。

    公主甚至暗示他,如果他愿意留下,她愿意以王夫的身份让他留下辅佐他,让他可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条件听起来真的很不错。

    这里离天堑城十分遥远,只要他回去后不向上禀告这里的事情,朵菲殿下就能在这里稳稳当当地发展下去,直到天堑城想要撼动她也需要慎重考虑的地步。

    王夫的位置也是一个诱惑,当女王死亡,又后继无人时,王夫可是有继承权的。

    至于公主的第二个要求则更简单,他们只要带公主离开这里,随便选择一个看起来比较老实又愚蠢好骗的原始部族,让公主殿下收服就可以。

    他到底该怎么做?

    “大人!看我们抓到了什么?一个女人!”泽西和艾迪拖着一个高个子女人进入树林。

    菲力立刻看向朵菲。

    朵菲冷笑一声:“这女人叫沙狼,是九原部落的人,她一直在盯着我。”

    “殿下,要杀了她吗?”

    “不,暂时不要。”九原部落女人很少,在菲力他们没有给她弄来更多的女人前,让沙狼活着对她更有价值。这点也是她跟严默学的,如果是以前的她,她一定会杀了处处看她不顺眼的沙狼。

    沙狼狠狠瞪视着四人,既没有求饶也没有叫嚷。这让菲力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人,年纪也偏大,菲力很快就对沙狼失去兴趣。

    “泽西你到外面盯着,看还有没有其他人跟来。”

    “是。”泽西迅速跑出树林。

    菲力又让艾迪把沙狼绑到树林深处,“记得堵住她的嘴。”

    “是。”

    艾迪拖着沙狼进入树林深处,菲力再次跟朵菲确认:“那个部落中最强大的战士就是他们的首领,也就是外出的那几个人中的领头者,对吗?”

    “对。”

    “那名祭司真的没有战斗力?”

    “他……更擅长医术、祈福和沟通他族的能力,只要你不碰到他,直接从远处用弓箭杀死他,就不用担心他会伤害到你。”朵菲根据自己被吸取生命力的经验道。

    “祈福?是像叶赫大人一样,能给战士们增加生命力和勇气吗?”

    “不,只是普通的祈福。”朵菲隐瞒了严默通过赐福让一个孩子觉醒了神之血脉的能力,这种能力在祭司中根本闻所未闻,而这种能力对于战士们的吸引力有多大,她不用想都知道,而她并不想菲力他们发现这一点。

    菲力再三考虑,最后慎重地道:“那些野蛮人的首领抓住了汉克,我和泽西他们必须先去救回汉克。殿下,你是在这里等待我们?还是回去做我们的内应?”

    “我在这里等待你们的好消息。如果你们能直接在外面杀死原战,这座城对你们来说就已经没有多少威胁力。”

    “那些人鱼战士?”

    “我会给他们好处,和他们商议。原战和严默一死,他们也没必要再遵守和他们之间定下的一切约定。”朵菲说完,微笑着主动表示,她可以帮助艾迪恢复伤势和体力。

    战争的气氛在城内蔓延,但阿乌族人已不见慌乱。

    严默一见到矮人族长朗朗和祖巫卡蒂就皱眉道:“我们已经查明,那两名外来者就是那些攻击你们的怪物的主人。”

    “哈?!”朗朗跳了起来,“那些怪物竟然有主人?”

    “是。因为我们庇护了你们,小怪物不敢靠近,他们的主人便偷偷找上门来,想要查探我们的实力。”

    卡蒂轻了轻嗓子,道:“尊敬的祭司大人,我记得你们好像有一个老女人长得和那两个外来者很相似。”

    “你们也和你们口中好战的兄弟族长得很相似。不过朵菲的身份我们也正在查,她是被我们在冬天救回来的外来者,我们怀疑她要么是那些外来者的逃奴,要么就是间谍。间谍就是躲在我们族里,暗中观察我们,把消息传达给她自己族人的人。”

    “那么……”

    “那么问题来了,朵菲之前一直很老实,可是你们来了后,那两个外来者突然出现,朵菲也突然不见了。这说明什么?”严默指控的表情就差指着矮人的鼻子说:这些敌人就是你们招来的!

    时机太凑巧,矮人想要否认也难。

    朗朗和卡蒂互看。如果那些外来者真的是那些怪物的主人,他们是应该立刻逃跑,还是趁此机会报仇?

    严默拍了下巴掌,引起两人注意,“而我们刚得到一个消息,那些外来者要求我们把你们赶出九原部落住地,否则就要攻打我们。”

    朗朗一听,这还得了,当即嚷嚷道:“你们不能这样做。我们、我们还欠着你们的债不是吗?把我们赶走了,就没人给你们还债了。而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那些外来者根本不能相信,就算你们把我们送出去,他们说不定还是会攻打你们,把我们留下,我们还可以帮助你们一起守护住地。”

    “我需要考虑。”

    “这还需要考虑吗?”朗朗急道。

    “当然,按照你们所说,你们的战斗力并不值得期待,保护你们,我们部落将要付出巨大代价,换了你们,你们会怎么做?”严默不再跟矮人争辩,转身就走。送上门的不会被人珍惜,不如让他们自己去“想通”并主动要求。

    艾迪带着菲力和泽西在天空上盘旋。

    “奇怪,我们就是在这里上了那些野蛮人的当,被他们攻击。他们人呢?”

    菲力收翅落地,仔细观察地面,“有血迹,汉克可能受伤了。”

    “他们是不是往南边跑了?刚才路上并没有看到他们。”泽西也落了下来。

    “不,如果他们聪明,应该会回去。”菲力重新飞回天空,让泽西向南飞一段,看有没有那行人的踪迹,他则带着艾迪低空飞行,他怀疑他们和原战等人在路上错过了。

    大半个小时后,泽西追上他们,“南边没有看到他们,除非他们的脚程比我们飞行还快。”

    “他们肯定回头了,仔细找!”

    “是!”

    在菲力等人飞到距离汉克被抓的地点往北约七十多里地的一片草丛和灌木杂生的草原时,艾迪突然大叫:“大人!快看!那是不是汉克?”

    三人又降低了一点高度,只见草原中,双翅断裂拖挂在身体两边的汉克正趴伏在草地上,生死不知,而原战等人却毫无踪影。

    “汉克!他们竟然把汉克的翅膀砍断了!汉克的左臂怎么也没有了?”艾迪目眦欲裂,俯身就往下冲。

    “等等!艾迪!不要!”泽西大叫,迅速反手从背后抽出弓箭,拉开弓弦,对准了地面。

    菲力则直接冲过去抓捕艾迪。

    南边尽头的山崖上,“骨碌碌”几块碎石从被封住的洞口石壁上滚落。

    “砰!”

    更多的碎石落下山崖。

    封住洞口的泥土变得松动,就好像里面有谁在大力蹬踹一样。

    “砰!砰!砰!”

    “噗!”一只巨大的爪钩从裂开的石壁中探出。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小剧场:

    九风:大爷我终于要出来了!桀桀桀!等着看我雄霸天下的英姿吧!桀桀桀!

    原战:男人沉默是金。

    九风:默默,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啦!以后你就跟着鸟爷我吃香的喝辣的吧!

    原战:九原部落新规则——是鸟就必须阉割!所有侍候祭司大人的雄性也必须阉割!女人必须自毁容颜!

    于是九原部落的首领原战从此以残暴、残忍、冷酷、冷血无情和杀戮闻名天下,甚至引来神界震动,祖神大怒,与九原部落祭司严默在梦中交/合,严默产神之子。

    原战因为妒忌而变得越发疯狂,令天下人为他寻找能让男人生子的神药,折磨得天下民不聊生。

    神之子历尽后父原战折磨,长大后与一只名为九风的神鸟,带领鸟类和人类起义,推翻暴政,营救心爱的爹爹大人……

    “噗!”——

    x年x月x日,一名叫馒头的作者被愤怒到灵魂都在燃烧的书中主角原战杀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